加密风投 1confirmation 与 Nexus Mutual 创始人的电话会记录回答了这些问题。

记录:Nick Tomaino,加密风投 1confirmation 创始合伙人
编译:Leo Young

以太坊上线五年以来,链上资金流动出现过多种形式:数亿美元流向风险基金,比如 2016 年的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数十亿美元流向众筹,比如 2017 年和 2018 年的 ICO 热潮 ;还有数十亿流向借贷和交易所产品,比如 2020 年的 DeFi 。这些产品是否可以走出加密资产领域,走向更多受众,仍需拭目以待。但如果你关注 开放式全球金融平台 的核心价值,那答案不言而喻。

互助保险 这种筹资模式目前还没有受到很高关注。但我 2019 年在柏林见到 Nexus Mutual 创始人 Hugh Karp 时,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从那以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总锁仓量 (TVL) 节节攀升,智能合约保险的需求也水涨船高。Nexus 有效保单已从今年初的 110 万美元增加到 8 月底的 4530 万美元 。现在,则已经接近 2.4 亿美元。

DeFi 保险明星 Nexus Mutual 下一步是什么?管理 DeFi 风险还有哪些可能性?在保智能合约保险 2020 年增长近 240 倍,来源:https://nexustracker.io/

1confirmation 去年开始就是 Nexus Mutual 的会员,我每月会与 Hugh 通话讨论进展。最近市场对 Nexus Mutual 兴趣倍增,所以这次我特地把电话会议记录下来,供人们了解我们之前的讨论,也可以更好的理解 Nexu Mutual 这个项目和 去中心化保险 业务。

DeFi 保险明星 Nexus Mutual 下一步是什么?管理 DeFi 风险还有哪些可能性?Hugh Karp,Nexus Mutual 创始人

核心看点:

  • Yearn 是目前在 Nexus 投保最多的项目
  • 未来会有项目冷启动的激励措施「 护盾挖矿合约(shield mining contract)
  • 机构投资者并不讨厌 KYC
  • 未来定价模型和资金模型会 完全链上 ,并逐步实现去中心化治理
  • 为解决交易费问题,偏向采用 Optimistic Rollup 的 Layer 2 解决方案
  • 产品会更加 灵活多变 ,例如按损失有限赔付

以下是电话会议全文,有简单删减。

Nick Tomaino: 你先来介绍下 Nexus 目前的关注重点吧。

Hugh Karp : 过去六个月里我们主要关注 供应方资金 ,这是我们的主要短板。我们很幸运,产品需求很大,既有对冲资金也有需要智能合约保险的行业内大玩家。但我们的资金不足以满足所有需求。所以过去这六个月主要是 扩大资金 。最近六周我们获得很大成功。我们的资金规模从四、五百万美元发展到 六千万美元 。这方面我们发展很快,同时通过治理提案做出一些机制调整,资金流入很顺利。

现在我们累积了资本。越多当然越好,现在这么的资金足够我们开始出售很多保险。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转而关注需求面。这就涉及很多重要的东西。一个是构建分销方法,让购买保险方便简易,理想上是在第三方网站一键购买。现在大家只能在 Nexus 网站 上买保险,还不能通过第三方购买。保险产品一般在 销售点 (point of sale) 效果较好。另外就是拓展产品版图。我们正在着手开发堆栈风险之类的全新保险产品,涵盖与 DeFi 相关 的所有风险。比如预言机失效这类。这大概是我们目前最具战略转变的方向。

Nick Tomaino: 大概三月以前,有几个合约达到最大保额限制,对吧?我记得是总保额的 20%。

Hugh Karp : 是的。

Nick Tomaino: 好像现有一个合约达到最大保额,是 Yearn,对吗?

Hugh Karp : 对。我们现在的投保产品还有 Synthetix、Compound、Balancer、Aave 这些。有点意外, Curve 保单也到了最大保额限制。之前出现很多达到限额的情况,现在只有几个。这几年保险市场增幅也很大。好现象。

Nick Tomaino: 所以,这就意味着现在需要找到如何获得更多需求,你觉得呢?

Hugh Karp : 是的。

Nick Tomaino: 有意思的是,Yearn 是唯一达到限额的合约。这种情况的愿意可能不同。你觉得为什么?Yearn 总锁仓量 (TVL) 也不是最大。为什么 Makerdao、Compound、Aave 即使 TVL 很高,也没到限额?

Hugh Karp : 我觉得更多是风险意识层面的。因为 Andre 的产品都是推出之后才测试。

我知道产品都做了审计。Maker、Compound、Balancer 这些都经过使用测试,经过更传统的安全审计。这种 意识层面的风险 有点不同。

另外可能就是 质押 方面。现有我们的资金池内资金量可观,我们得保证质押者的利益,尽可能让他们获益。同时,也要保证很多保险出售,确保这个过程高效,回报不错。我个人觉得这方面很关键,让质押者满意,同时确保产生需求,那么质押者的回报有了,在需要时,资金就会进来。质押者将资金放进来,又能有市场需求,这样形成很好的正反馈环。

Nick Tomaino: 你提到像 Yearn 这样很有意思的市场动向。这些更新颖,更具实验性,这类产品保险需求可能更高。最近另一个例子就是 Yam。 但要为这些合约获得质押,来为保单定价,也是一大挑战。 Yearn 早期是团队质押让合约参与者获得很好定价?还是审计者质押?你如何看待为新合约获得质押,来得到合理定价? 因为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我们昨天还与即将上线的团队谈论,他们乐意为用户提供保险。 但只有有人质押,保单定价才会合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Hugh Karp : 新产品冷启动是个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很大障碍。 Yam 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几乎没人质押,也没人买保险,之后项目就有了漏洞。这时候保险有用,但需要 冷启动协议

我们在研究的一个方案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 护盾挖矿合约 」 (shield mining contract) 。工作原理就是,你有新协议上线,你有治理型代币,你可以奖励一定代币给保险合约中的 Nexus 质押者 。这样进行质押就会获得奖励,而不是质押在那里,因为保险价格高也没人买。这样能突破上线时的障碍。这个例子很重要,我们要保证 质押流程 起作用。

Nick Tomaino: 是的,这样就合理了。如果任何大型合约审计公司持有 NXM,我们是否会知道? 例如 Open Zeppelin 这类知名审计公司。似乎这可以是解决方案。昨天我还与那个项目创始人沟通,他们现在进行审计。要是完成审计后,审计方也持有 NXM,进行质押,获得奖励。 这也应该是冷启动方法,获得保险合理定价,让用户可以购买。是否已经采用这种方法?

Hugh Karp : 我知道有审计方持有代币并参与其中。但更多是个人审计者而非公司。我觉得这种方法很重要。我们确实很想冷启动,让网络运作起来。我觉得有些 文化障碍 要克服。例如,审计方经常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审计,而不是自己拿资金投入。我们是服务提供商,没很多钱。」还有些小障碍我们会克服。我们会深入研究,已经得到社区很好的建议。

例如,铸造新的 NXM 代币 ,根据过往历史提供给审计公司诸如此类。之后他们可质押代币获得奖励,但初始奖励代币绝不能出售。这种会效果好些。

Nick Tomaino: 我喜欢这种方式。是否已经发布提案?还是只是社区的想法?

Hugh Karp : 是社区论坛讨论的想法。我觉得是时候付诸实施了。

Nick Tomaino: 是的,我很喜欢这个想法。你解释过 Yearn 代币设硬顶是有原因的,而其他类型代币沿用同一方式就不合理。每次我打开 Nexus Tracker 看到新合约不断有质押,有保险成交,就觉得很兴奋。这对新项目来说是很好的指标。但有些团队没有 NXM 代币,或没有考虑保险。要是新项目经过审计,代码可靠,就可以得到 NXM 质押,获得合理定价。这个我觉得很重要。 Yearn 是团队进行质押。你知道为什么作为新项目就能获得大量 NXM 质押?

Hugh Karp : 我觉得是因为项目已经有一段时间。部分团队成员质押是想获得一定保险。之后明显 机枪池变化 ,所以 Andre 推出的新产品功能完全改变了整个平台的使用方式,之后保险就开始大增。

Nick Tomaino: 我觉得「护盾挖矿」这个创意很有意思。尽管似乎新的「收益耕种」还有 DeFi 的很多新东西不是那么厌恶风险。我很好奇,很多其他项目也对保险感兴趣吗?从项目方来看,这会引导用户更小心。 从项目方来看,质押 NXM 赚取新协议的治理型代币,这种「护盾挖矿」有哪些优势?

Hugh Karp : 我觉得这会吸引 更多机构提供流 动性 。好几次有四、五个 DeFi 协议的机构流动性提供者联系我,表示对产品有兴趣,但没有保险不想参与。

事实是,保险可以帮助协议 冷启 动流动性 。这也表示安全性对我们而言很重要。他们也可以选择购买保险。但我更喜欢提供质押这种方式,因为这更符合利益。如果协议代表用户购买保险,这就说明要是有任何问题,项目会负责,而不是让用户承担责任,这也是我们想在 DeFi 领域传播的理念。对我而言,这会好点。我们可以帮助保险市场冷启动,但买不买取决于自己。

Nick Tomaino: 目前启动「护盾挖矿」是否需要变更 Nexus 智能合约?现在就可以做吗?你预计什么时候会有项目会使用「护盾挖矿」?

Hugh Karp : 是的,我们已经有智能合约基本与 Nexus 系统分离 ,但读取关键奖励分配的系统数据。所以那是不同合约。目前正在开发。目前已经到尾声,很快会发布。会有很多项目对此感兴趣,会跟他们的项目发布相联系。我们已经做好准备。

Nick Tomaino: 很好。我们之前谈过的另一方面就是,我不确定短期内委托质押是否重要。1confirmation 作为基金,我们持有 NXM,但没有技术或时间审计智能合约,但我们有兴趣委托质押给有技术和时间且值得信赖的个人或公司。 你对委托质押有什么看法?是否会在短期或长期启用?是否会让智能合约定价更高效? (个人认为委托质押对你上面提到的增加有效保单很重要。)

Hugh Karp : 我很喜欢这个想法。只是短期还不会实现。其他的或许更重要,但我们会 持续关注

我们目前关注的就是 质押奖励结构 。还在研究阶段,我们并不会预付奖励,而是随着抵押时间奖励。要是有保单成交后加入质押池,质押者仍会有风险,但不一定能得到很多奖励。这就更好 协调利益

我们确实在研究质押方法,这对我们的很关键。要保证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Nick Tomaino: 我们自去年投资,一个风险就是智能合约外包。你计划要吸引好的工程师加入项目。我觉得 Roxanna (CTO) 明显是很好人选。 团队最近有什么进展?你对选人有什么优先条件?

Hugh Karp : 我们的团队很棒,大家都很投入,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最难的就是 优先次序 。很多想法和好功能等待实现。在 DeFi 变化这么快的领域,尤其要集中做最重要的事,而且开发智能合约也需要时间,这是大挑战。

团队发展很好,也在继续招聘。正在招 Solidity 开发者。还有商业发展总监,主要负责业务整合,B2B 销售,这个职位对我们很重要。

Nick Tomaino: 我知道 B2B 是你们的长期关注点,你也一直在做这件事。所以你要找 BD 来做这些工作?

Hugh Karp : 是。领导整合工作,与想参与「 护盾挖矿 」的项目合作,还有类似对冲基金的数据库销售。

能做很大提升的另一方面就是,创建 定制化产品 。例如 Nexus 可以与 Maker 合作,如果出现问题,就会铸造新币重组系统资金。Nexus 还可以做堆栈再保险,接受一定风险。有治理代币参与这种模式更有可能带来价值。

你也有可能卖在最低点偿付保险。我们可以与其他协议合作,保护 黑天鹅风险 。我们不会对所有权益承保。随着业务增长我们可以承担大部分,这就是 BD 要做的事情。

Nick Tomaino: 资金池变大,似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觉得需要找到最佳方向。有很多加密资产领域之外的人熟悉传统保险。传统公司的利润来自浮存金 (float) 权益,也就是拿资金池资金投资。 现在资金池只有 ETH,我觉得目前 ETH 是很好的投资。你打算怎样管理资金池?就是用资金池里的资金无论是 ETH 还是其他代币做其他事情。

Hugh Karp : 我们一定会做。目前计划构建持续的 混合类型策略 ,就是我们会将 5% 资产放在这儿,10% 资产放在那儿……不断平衡资金。我们达到一定规模,有 合理的资产支持负债 就很重要。

如果我们有很多 ETH 保单,就会持有 ETH 定价资产。如果有很多 Dai 保单,就持有 美元资产 。既要保证系统有效又要保证收益。这是开发优先次序和时机问题。

需要小心的是,持有链上资产必须是 ERC20 。要是投资了投保的代币,我们不想有太多风险。因为赔付的话,我们不仅要赔偿还要损失资产,这就很糟糕。我们得选择风险较小的资产。

目前可投资的资产相对规模很小,所以还没有首推这些功能。但确实计划中。

Nick Tomaino: 目前很多人都对 Nexus 寄予厚望,赢得很多 DeFi 圈内人支持。但批评最多的就是 KYC 身份验证。 已经有社区提议使用没有 KYC 的「wNXM」。你是如何考虑未来的去中心化? 我们的看法是,项目相对中心化更有效,可以更迅速行动,协调更快。但长期需要考虑去中心化。我们之所以愿意与你合作就是因为你有这个愿景。 但说归说,去中心化目前做的怎么样?短期有哪些计划?

Hugh Karp : 在去中心化方面我们有三件事可以做。第一, 定价模型完全链上 。目前还处于产品迭代中,需要调试等等。链下会更容易。合约确定且对模型满意后,我们就会发到链上。我正在向这一目标行进。

Nick Tomaino: 能不能谈下目前链下定价怎么回事?

Hugh Karp : 基本原理就是,需要调用 链下 API 获得报价,之后提供签名信息,与链上交易连接。没有报价引擎的链下报价就没法买保险。

未来只需链上调用智能合约就可以完成。我们目前只是在调整模型,链下操作方便。已经接近尾声。

其次就是 资金模型 。资金模型庞大又复杂。现在链下需要每天运行一次,检查我们有多少保单,需要多少资金支持。现在要做的就是转到链上。就是保单需要一定比例资金。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独立运行资金模型,并让任何人都可以独立运行。

要是与链上信息有偏差,我们会通过 治理方案 更新。我们知道怎么做,只是时间问题。

第三个就是 去中心化程度 。这个有些挑战,但已经有些思路,最难的就是 社区治理 。有两方面需要解决:一个是索赔评估的惩罚。这个目前是中心化方式,希望可以有更多团体加入以更加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第二个就是 控制关联风险 。如果有两种风险高度相关,我们不想提供资金池最高 20% 的标准,因为一个下降,另一个也会下降。我们想将两者联系起来,只能让一些团队来检查关联风险和保额限制,并长期管理。

我们需要找到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已经有些想法。到时候你要是愿意承担更多风险,就可以不受法律限制。要是那样,就得 完全去中心化的 DAO ,同时不再需要 KYC。

我个人也不喜欢 KYC,但我觉得 很有必要 。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很多用户是机构,他们很喜欢 KYC,因为可以让他们放心使用协议。就是我知道对手是谁,说明都通过了合规审核。这种方式不一定符合整个 DeFi 核心理念。我觉得我们会实现去中心化。但实际上我们的一些客户很喜欢这样,不是你想的那样所有人都讨厌。

Nick Tomaino: 机构方面是这样,但他们毕竟是少数。目前 95% 保单是散户购买,对吗?多数是用户自己购买保险,而不是机构代表用户购买,对吗?

Hugh Karp : 我说的是机构给自己买保险,他们更愿意参与。

Nick Tomaino: 但机构不论是给自己买还是代表用户购买,他们的保单只占总量小份额,对吗?

Hugh Karp : 实际上目前机构持有 大量保单 。大额保单基本都是对冲基金、专业的「收益耕种者」购买。

Nick Tomaino: 大概比例占多少?

Hugh Karp : 我还没有算,大概 接近 50% 或 60%。

Nick Tomaino: 很好。我们或许可以暂时谈点 Nexus 以外的。目前以太坊手续费是热点。你怎么看待以太坊的手续费问题?短期或长期这会对 DeFi 和 Nexus 有什么影响?你现在担心这个问题吗?

Hugh Karp : 手续费肯定是一个问题。我认为对我们会是障碍,但目前不是主要问题,因为我们协议上是高价值交易。但长期而言对我们来说高手续费不可持续。

我们目前的策略就是等待能够容易迁移到 Layer 2。由其他优先的项目先尝试,没有问题后我们就紧随其后。这样我们就可以关注其他方面。

手续费会影响交易。意味着你得花费更多钱才能部署应用。也会让 更专业的用户 胜出,而牺牲小用户。 Yearn 机枪池 这类有实际帮助,因为会让大家均分 gas 费,这个想法很酷。我们现在也在研究,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案。

Nick Tomaino: 你目前不考虑其他公链吗?

Hugh Karp : 现在决定还为时尚早。我们需要 资金 池汇聚 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好的跨链方法可行,我不是搞技术的。我们有可能会转向 Layer 2 解决方案,我觉得可能会使用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

其他方案适合 大量小额交易 。我们没有很多这样的交易,我们只需要链上交易更新一次。这也给我们省不了多少钱,所以 Optimistic Rollup 就够了。

Nick Tomaino: 你怎么看 DeFi?我觉得前几个月太过疯狂,都目前 Nexus 只付过一次索赔,对吗?

Hugh Karp : 我们做了一次索赔。是一次事故的多个索赔。就是 bZx 黑客事件。 Opyn 黑客事件可能也会偿付,用户还没有申请索赔。我觉得我们会赔付。

我也觉得 审核索赔机制 也很重要。我们有些想法让索赔更顺畅。

Nick Tomaino: 如果 DeFi 继续目前的发展态势,一定会有很多风险。对于索赔方面,是否还有改进?部分索赔目前还没有启动,对吗?

Hugh Karp : 是。这是我们路线图中计划好的。这对产品开发很关键。一旦就绪,我们就能更灵巧调整产品。

Nick Tomaino: 需要做哪些改动?是不是需要治理投票?产品有需要改动的吗?

Hugh Karp : 基本上我们得开发智能合约处理。目前是投票「是」或「否」。

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投票「是」或「否」,而是 按比例投票 。投票一半,就赔付一半,投票三分之一就赔付三分之一,诸如此类。得有方法根据投票量算出平均赔付额。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就绪后,产品开发会变得灵活多变,更有可能持续发展。这是关键。就像 ETH 2.0 的 惩罚保险 ,有人想对 32 个 ETH 保险,但我们不一定要全额赔付 32 个 ETH。出现惩罚情况,只赔付损失的部分就可以。这就会让产品更持续,价格更低,但需要做些重要变化才能实现。

Nick Tomaino: 还是要治理投票决定保额。例如有人要索赔 32 个 ETH,但赔付少量更合理,这种情况怎么确定赔付?

Hugh Karp : 实际上是通过 索赔投票流程 确定,尤其是使用 加权平均投票量 。要是有五票,10、20、30、40、50 各一票,那就取平均数,最终赔付 25%。基本是这种方法。

用户申请索赔,不一定会得到 100% 赔付,只会得到 投票平均数 。这要取决于投票者。这还需要协议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