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岁的颜玉米(化名)是一名护士。作为医务工作者,颜玉米在救治病人时被感染新冠肺炎。出院 12 天之后,颜玉米去了献血站。

为啥要去献血?“我看新闻啦,专家说,恢复期患者血浆有保护性抗体,能用于治疗重症患者”,颜玉米说,“来献血我就一个想法,肯定有人需要我,我得去。”

踊跃献血的不仅是颜玉米,还有宗建,他是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党委书记,也在工作中感染了新冠肺炎。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

图为宗建在捐献血浆。受访者供图

“我第一个伸的胳膊,那天有 8 名康复者捐献血浆。这几天主动捐献的人更多了,他们都是医院工作人员。”2 月 5 日,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开展第一批康复者采血,宗建是其中一员。经过生物安全、抗体滴度等系列检测,他们捐献的血浆可用于临床治疗。

捐献血浆,管用吗?“恢复期患者血浆中存在大量保护性抗体,可以用于对重症患者的治疗。”在 2 月 15 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说,截至目前,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多家医院,对 11 位重症患者进行治疗,治疗后临床症状明显改善,各项检测指标向好,没有明显不良反应。

对此,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也表示,目前已建立了协同推进机制,相关部门在血浆采集等方面,积极推进、加快进度,确保应急攻关任务实施。

近期,人民网“人民好医生”客户端向社会发出《献血救命!向新冠肺炎康复者发出倡议》,倡议“期待您的善举,挽救更多生命!”,从那之后,武汉市多个献血点的咨询电话成了“热线”,不少康复者主动报名捐献血浆。据介绍,目前捐献血浆者主要是在前期被感染、现已康复的医护工作者。

在武汉血液中心,2 月 14 日登记了 20 余名报名者,另有 3 人完成了采血。“截至 16 日晚,我们已在全国采集 39 人血浆,有 100 余位康复者报名”, 央企国药集团下属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在临床治疗中,康复者特免血浆治疗仅用于危重患者。从前期科研和临床数据看,1 名康复者血浆平均治疗 2 至 3 名危重患者。

“康复者血浆要经过筛查、采血、血液生物安全检测、病毒灭活和抗病毒活性检测等环节,最终制成特免血浆投入临床约要 7 天时间。”上述负责人说。

这是一场“先愈帮后愈”携手抗病毒的战斗,特别是对首批捐献血浆的医务工作者,无声的行动给人震耳发聩的力量,他们践行着献身医学,忠于人民,救死扶伤的誓言。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

图为献血者获得的《感谢状》。受访者供图

献血后颜玉米 “晒”出了她收到的《感谢状》,她说,“我在等检查结果,一旦符合要求,我还要返回医院,我的岗位在那。”

昨天,他们是战胜新冠肺炎病毒成功康复的强者;今天,撸起袖子献血,救治更多重症患者,他们是杀回战“疫”阵地的勇士。我们期待更多强者,期待更多勇士!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大家都在看


不漏一人!人民日报“新冠肺炎求助通道”持续开放

热情四川实力支援前线!这次,大熊猫都出动了…

免除医务人员的后顾之忧,这些措施不怕多!

责编:翟巧红 | 编辑:田晓丽


来源:人民好医生,尹莉娜 袁婷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

献血战疫情 病愈医生:“我第一个伸的胳膊”喜欢本文,请点这里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