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无论后浪还是前浪,都在这场巨浪中颠簸求存。——林子昊

原文标题:《破局 | 区块链 “后浪” : 林子昊 Moke 与 Candaq 的起起伏伏
撰文:CC



说出上述这句话的时候,这位 2012 年接触区块链,2013 年投身区块链的 Candaq 集团创始人林子昊 Moke,颇有一股自嘲的味道。虽然是个{币圈老人},但 Moke 时常自嘲自己是少有的几个 「老」 但还奋战在一线的 「后浪」 。随着 2019 年而来的区块链熊市和蔓延全球的疫情,这股寒冬巨浪已经不是一个行业的遭遇,而是绝大部分人都在面临的危机,无论是行业新人还是币圈老人,都被激荡在这风暴的中心。笔者见到林子昊时,他刚处理完手边的几个电话,显得有些疲惫。

入局者在行业寻求破局而生的机会,产业在寻求稳定市场的变数。

「Moke 墨客」是林子昊 2013 年正式进入区块链行业时所取的花名,在这个行业的初期,很多早期从业者都有一个混迹各大比特币论坛的花名,而很多年后,这些名字甚至比他们的真名更让人熟知。Candaq 作为区块链行业内进行二次资产重组的结构性公司,按 Candaq 创始人林子昊 Moke 的说法,在 2020 年拥有了第二次生命;而按 Moke 的说法,选择聚焦区块链,某种程度上是他对去中心化的认可,也体现抛却中心化的投资理念。但这个过程却起起伏伏,与区块链这个新事物在中国萌芽、发展,壮大的轨迹不谋而合。

对于投资行业而言,区块链是「新人」。在这个新生行业内能够有八年从业经历,Moke 的经历和投资视角或许能够为解读区块链提供不一样的思维路径。「基于区块链,超越区块链,打造区块链」,Moke 对笔者这么说到,「我们在 2020 年想明白了一件事,以前我们总是觉得区块链技术是革命性并且注定要摧毁一切中心化思想桎梏的,觉得它就像手中的一把利剑,可以斩断过去落后陈旧的事物和体系,却忽视了其实区块链作为一种补充更能彰显它的广度和力量,它们之间不是简单的取代与被取代、革命与被革命的关系,而是一种有机补充。」这些思考是行业变数的倒推,也是 Moke 站在变局节点下给出的一份他自己的思考答卷。

入局·相遇

币圈一日,圈外一年。

币圈的八年,在其他产业看来是基本的秩序,但在区块链行业,却已然是非凡的经历。

林子昊 Moke,经济学出身,商学院进修,钟情于金融科技。

2012 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时,Moke 开始对中本聪的白皮书产生兴趣。P2P 理财是 2012 年的热点,彼时的电子货币已经在市场显露,但并没有翻起太大的水花,去中心化的概念也没有引人注意,电子货币只是作为 P2P 技术的电子符号,价值远受低估。

2013 年,国外有关电子货币的项目雨后春笋出现,对海外金融科技市场密切关注的 Moke 开始对电子货币展开系统学习。Moke 认为电子货币实现了哈耶克「人人都能发行货币」的理念,促进货币自由竞争。对电子货币的兴趣,让 Moke 和冷月博士产生了共识。

冷月是 Moke 七年的技术合伙人,刚认识时,他正从清华毕业前往美国读博,浸淫国外市场行情多年的两人在电子货币领域一拍即合,并对 Yacoin 项目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Yacoin 是币圈早期项目。纯 POW 在矿机竞赛中存在一些问题,POS 则因初始代币分发与节点资本垄断等因素存在争议。而 Yacoin 项目最早将 POS 并入到 POW,能够兼顾 CPU 挖矿,展现了区块链的公平特性。Moke 和冷月认为 POW+POS 是一个折中方案,通过限制 Nfactor 的 N 值来限制 GPU 和专业矿机体现公平性,“人人可以参与”是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走入普通用户身边的最好方式。

国内最早的区块链项目之一 ZCCoin 就在这样的理念下诞生了,与 Yacoin 不同的是,ZCCoin 通过修改早期发行挖矿难度系数,更加体现公平性,避免早期参与者垄断大部分低难度产出的币,从而帮助数字货币在普通市场打开知名度。2013 年的夏天,拥有 5、6 个千人 QQ 群的 ZCCoin,在早期行业阶段已是独一份。但是当时都还在海外留学的两人,似乎对通过这个“社会实验”赚钱没有什么兴趣。

为了体现公平性,我们在初期并没有设置陡峭的难度递增,而是让其他参与者哪怕比我们创世团队更迟进入挖矿竞赛,也不会输在起跑线上。而由于我们当时都是穷学生,手边只有一台用了很多年的笔记本电脑,又没有给自己预留代币,所以我们自己挖了几天没什么产出,就放弃了。所以也许我们是有史以来最穷的数字货币作者。Moke 苦笑道,“但我因为这个事,算是正式下海入币圈,并且认识了冷月。

在 08 年金融危机后,区块链承载着理想主义思潮,大批自由主义信仰者期望用技术突破陈旧世界的桎梏,Moke 认为区块链是 20 世纪技术浪潮中最后一道高浪。


变局·战略

变局是常事。

电子货币是显性交易符号,而区块链是底层逻辑技术。Moke 在区块链领域试水了许多项目,14 年 Eternal Spring 出世,作为国内第一个区块链公益组织,举办过为白血病患者筹资,支援鲁甸地震等活动,ES 运行了数年,在很多早期从业者眼中,ES 是初代区块链项目中里程碑的存在。

「其实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觉得 13 年沾到了区块链第一波红利,赚了一些钱,想做一些有意义的探索。刚好没人做区块链公益,就想着做一下。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其实很怀念,觉得钱这个东西来得太容易了,那就应该回馈给社会,自己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但后来自己做了企业,也就明白理想主义帮你区别于世人,但不一定帮你抵挡世间险恶,人要保有赤子之心,也要知世故而不世故。」Moke 提到 ES 的时候,说了这么一番话,似是感慨颇多。

随后 17 年 ICO 大热,Moke 与冷月拿下独家域名创立 ICO.com,虽然「9.4」一纸禁令让这个新概念还未成熟就中道崩殂,却也是行业辉煌战果。投资视野中,Moke 在内容领域也有积极尝试。金牛财经是 Moke 和团队在 17 年 3 月打造的早期区块链内容媒体,在随后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数百家媒体出现前,金牛也是头部财经媒体之一,打出了对内容信息流的前瞻性,同时为后期纯投资打下媒介矩阵支持。

19 年资产重组,这些年投资、并购的资产与项目被合并成为 Candaq 集团。Candaq 作为一个金融科技集团,涉及内容包括技术开发、投资孵化、媒体咨询、产品设计,覆盖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金融支付等领域。面对当下的疫情,打通产业对接和线上运营渠道成了 Candaq 破局经济困境同时为行业提供附加值服务的当务之急。

我在 2019 年 7 月底从欧洲回到国内,然后选择了杭州作为 Tezas 的立足之地。我一直觉得不仅技术上我们要实现分布式,在商业上也要实现分布式商业组织形态。所以我们集团的公司不是按照项目和产品划分的,而是按照功能,不同功能不同主体不同城市。我把技术开发设在北京,金融资本业务放在上海,咨询运营放在杭州,同时在深圳我们也有设计前端开发团队。

Tezas 是我 2019 年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功能据点,因为产品的生存取决于运营和战略打法,于是我定位 Tezas 为 Candaq 旗下的金融科技咨询公司,放在我认为运营性价比最高也最有基因的城市——杭州。

Tezas 现在拥有 PolkaBase 和 IPFSBase 两大技术社区、连读金融科技媒体、链读区块链媒体、Tezas 传统金融科技咨询等产品品牌与服务。”同时针对疫情,Moke 认为区块链公司的困境在于经济活动下成本问题的困扰,因此 Tezas 开创了云媒体服务与 Staff Sharing 两大全新媒介服务概念,前者通过为区块链及外部产业提供软性与硬性服务来达成为企业削减媒介运营成本的目的,比如一站式媒体资讯 APP 开发,为企业避免繁琐的产品开发和技术重投入;后者则聚焦海外入局国内市场的公司及国内同行公司,提供「员工共享」概念能打破人员桎梏及成本压力。

Moke 认为,在区块链行业,初创公司面临的一大问题来源于人员成本的高额,企业需要更多曝光渠道来打破行业限定性,实体经济都在寻求线上之变。而谁能深耕互联网与媒介内容,谁就能格外从容与包容得生存下去。因此立足同行及外部行业,为面临同样困境的公司提供解决方案,成了 Tezas 目前在努力探索的方向。

区块链行业的共生意识,就像去中心化理念一样,被努力前行的行业人引领。


布局·策略

在局中被困扰,Moke 会选择在高强度工作后,进行一场长时间的自我审视和思考。

破局 | 区块链 “后浪” : 林子昊 Moke 与 Candaq 的起起伏伏

Moke 和我们分享他的解压方法,重新回到校园,读书、学习、思考、沉淀,他习惯让自己做一件事之前,把它彻底想透彻,然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出手。在市场浸淫太久,投资人带有了更多商业化视角,而回到校园是对价值投资理念的进一步提炼,经历了价值投资、资本投资两者观念的博弈之后,能从商业和技术两个视角为投资共同注入活力,Moke 说他希望能不断探索自己的全局化投资视角。

当笔者问道,项目值不值得投资,由什么指标决定的问题时。

Moke 回答道,「在 Candaq 的投资版图里,没有界定项目「成功」或「失败」的标准,项目成功与否从投资回报率上评判过于片面。成功的项目都有它相似的特点,「技术+方案+时机+人性」四位一体的考核标准,是可被摸索的评价方式。」

Candaq 的投资理念趋于多元化:「我们的投资从团队、赛道、可行性、Timing 四条道路出发,因为这样的视角,我们每年的投资侧重点都不同。」

17 年 Candaq 大规模投入公链和基础协议项目,布局诸如 Polkadot 这种的跨越牛熊的项目。在 18 年则重点投资协议层项目,比如隐私协议、物联网数据交换协议、分片协议等提高区块链可用性、扩展性和应用性的项目。

而在刚过去的 19 年 Moke 带领团队重点投资区块链生态行业基础设置项目,比如交易所系统开发团队、差异化媒体、量化团队、价值技术社区等,同时尝试从区块链跨界到泛金融科技圈,尝试跨界,打开投资格局。

「其实区块链的投资者到后来都会成为创业者。纯粹靠投资从而换取代币的高额泡沫涨幅回报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投资人开始反思除了互相挤泡沫,还能创造什么价值。所以我看到很多投资人这一年都默默当起了项目负责人,做起了苦逼的创业者。因为区块链本身带来了去中心化,去中心化首先革的就是金融的命,自金融消减了中间代理人的高额成本,资本其实并不占太大优势,也就是说,你有钱,不一定好使。所以我常说,17 年一波大牛造就了几百家 XX 资本,但是其实很多都是空壳子,泡沫散去,资本退潮,他们也就散了。真正能留下来的,是产品和有核心竞争力的服务与理念。」Moke 说。

我们在 Moke 的布局中看到了不一样的投资理念:未来,我们将在自己的投资格局之外,在我们已有的渠道中,比如媒体矩阵里,在包括连读品牌、连读 App 中打造项目方与资本对接的多向通道,这是我们赛道的加速模式,我们期待行业的繁荣带给我们更大的市场与空间。

2020 开年就是高分难题,对于之后区块链的发展方向,Moke 认为行业的跨界和融合将会成为重点。在几大航空母舰级的基础项目完成开发,大部分的基础协议完善后,探索应用层面和跨界融合将会成为下一个浪潮。

如果说比特币带为区块链带来了「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那么以太坊为代表的智能合约就带来了更具扩展性的世界计算机和智能功用,迎面而来的第三波浪潮将是应用的百花齐放和跨界的融合解决方案,Moke 说,他希望带领团队,布局他所研判的第三次浪潮下的重点投资。

「其实也无所谓我是后浪还是前浪,在这场时代的大变革中,带着希望地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信仰。也祝大家好运,一起看到下一次比特币减半。」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