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篇很舍不得写,因为写完这篇,这个系列就结束了。

所以,今天这篇会比较啰嗦,依依不舍的情感,你懂的。

上周在成都做了一场云币私享会,尽管老猫的分享时间只有短短的 30 几分钟,却是云币难得的第一次大规模的主场,现场 300 人的大厅几乎坐满,这个私享会上,我正式宣布我已经卸任云币的 COO,并且将新任 COO 介绍给了大家。

在主讲台上分享云币如何对项目进行选择的,是云币网新任 COO,他第一次和大家照面,就面对这么多人,看出来还是有点紧张,但好歹是把事情说得清楚明白了,后面云币的运营就得看他了!

《暗夜旅程》写到上一篇,就觉得该结束了,因为后面我的事情,大多数都已经被大家已经了解了,从到了云币之后各种折腾,到茫然没有方向感个人去尝试做 OTC,最终因为以太坊开始出现热度,交易平台慢慢开始变热,直到开始出现各种压力,最终资源的增加永远赶不上注册用户的增加,然后是火爆后面的各种卡、顿、503、无法访问,以及被人诟病的钱包经常需要维护,以及一些功能的不足,完全暴露了云币网作为一个小平台存在的各种不足。

但是,我不得不非常确定的告诉大家,目前云币的卡顿和操作体验不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或许是我作为云币网公关负责人应该告诉大家的。

云币网的核心代码开发在 2013 年年初,那个时候全国知道比特币的人加起来应该不到 10 万人,现在大家猜猜多少?我个人估算,至少应该有 500 万以上。

同样的,基于 2013 年研发『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初衷,貔貅的设计逻辑是让更多人去开交易平台,去满足不同的交易需求,而后来的云币网只是貔貅开源的一个『样板间』。

作为样板间,在当时来看核心代码和服务容量配置已经宽裕到难以想象,所以,当时我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吹牛逼可以实现每秒并发 2000 次,然而,这个冗余在 2016 年启动的大牛市中,很快就被不断涌入的用户瓜分完毕,随后就是不断的升级各种资源,以及各种资源相关的资源,以及各种原来不觉得需要升级现在却成为瓶颈的东西。

然后我们发现,每秒 2000 次的并发在数万人同时联线的情况下,根本就是个渣渣,现在的并发数已经超过 2000 不知道多少了,但依然还是不够,不仅仅是并发,服务器规模,内存,硬盘,外部带宽,内部带宽,程序架构本身,所有的这些资源都不断告急,每个部分都是坑,甚至,在这样大量用户的请求下,连比特币 1.0 代码的 BUG 都成为了钱包业务的障碍,导致有相关性的品种出现了钱包端的膨胀造成业务障碍。

不仅如此,由于用户数大大超过了云币网早期技术构架的限制,我们的卡顿除了对云币网站的直接用户造成困扰,也对使用 API 的合作伙伴们造成了影响,不仅 sosobtc 和 imtoken 这两个手机交易的终端承受巨大压力,连云币合作的短信服务商、邮件服务商、防 DDOS 服务商、服务器服务商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都曾经因为云币的业务流量而出现被拉爆的情况,大量的新客户,就像一头不断成长的大象冲进了一家高级商场,每一块地方被碰伤,都要停业维修,但这头大象却变得越来越大,尽管商场也在不断扩建,但扩建速度显然赶不上大象的生长速度。(所以,邱亮在聊天室的名字叫:看大象的 )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们也知道在目前情况下我们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做的依然是在安全上的毫不妥协,一个多品种交易平台,以及围绕这交易本身各种相关延伸功能的复杂程度,对普通用户是难以理解的,而由于这个平台涉及到用户的资产安全,所以,每一个部分的修改,都涉及到安全方面潜在的风险,又要确保风险,又要增加必要的功能,又要逐步提升服务的性能,『慢』是羞于提及但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在当前的技术架构下,只能是缓慢的改扩建,说到底,这是一个小平台在没有充分准备不得不经历的成长之痛,但这个痛,确实也给云币的一些用户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有人告诉我,说你们太傲慢了,出现卡顿或者宕机居然也不公告,我这里解释一下:我十分理解用户的心情,出现这些问题,有时候可能几分钟就能好,有时候可能需要半小时,偶尔回出现更长时间,我们知道所有的这些现象基本上都是资源不足造成,优化处理一下可能很快会好,如果每个 5 分钟的卡顿发个公告,我们的微博或者推特上将会每天都是卡顿和恢复公告,这合理吗?而且,在我们技术架构没有升级完成之前,这样的卡顿可能是常态,我们甚至知道出现卡顿是必然却不确定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尤其在爆发行情的时候,大量的交易请求几乎必然超过我们的资源上限导致网站过载,要说我们拔了网线自己在做交易,我相信你也同意这是个玩笑,做一个有信用有保障的交易平台赚钱多好,我们要是有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一路走过来这么久?

有人会问,你们那收了这么多手续费,为什么不把资源加到无限?我得坦率的告诉你,这不是不舍得花钱,每个系统,在配置服务资源,一定是有上限的,举个例子,你有一台很高级的笔记本电脑,里面可以装 2 块硬盘,如果你拖 5 块硬盘,也勉强能跑,不过,如果我说:不差钱,你给我拖 100 块硬盘,你觉得你这电脑还能跑起来吗?这就是在系统构架没有大幅升级的情况下,有钱也没有地方可以砸,或者说砸了可能效能更差的现实。

说实在话,我已经不知道上一次安然的度过一段完整的私人闲暇时间是什么时候了,就像一个不断拧紧发条,时刻需要面对各种信息的覆盖,我们对于卡顿这个事情的痛恨,绝对超过任何一个用户,你想象一下,你走路时候走错了一个岔口,同时
50 个人告诉你,你不对,你赶紧调整,这是什么体验?看大象的通宵不眠更加是常态,当然,这个和用户没有关系,用户表示:我交了手续费,你就应该给我优质的服务体验。

如果交了手续费就等于优质的交易体验,在成熟的金融产品中比比皆是,你可以去炒股票,可以去炒期货,也可以去炒黄金白银和原油,他们的体验真的很好,可能一个黑作坊的体验都秒杀云币 100 倍,但你想一想为什么你来这里?不就是因为这里是全新的领域么,不就是因为这个荒蛮之地机会多多么,不就是因为这里的每一条河流都流淌着金子么?美国西部淘金热的时候,你见过谁怪卖水的质次价高?一个 50 人的小镇突然涌入 2000 人,你觉得你还能订到五星级酒店大床房?

我们之所以除了严格的 KYC 审核之外,并不限制用户的注册,是因为我们深深知道区块链行业是怎样一个风口机会,在这个风口,能给更多人有机会参与投资优秀的区块链资产,这是在看透了未来世界的改变下能做的本真的事情,《辛德勒的名单》的主角在危机重重之下做了他该做的事情,但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完人,也有过错,但他做的最本质的事情,依然焕发着人性的光辉,我们并不希望自己光彩照人,但如果能让多一个人持有未来的价值资产,这也算是一种对这个世界的担当。

以上的文字读完,有些用户忧郁症可能要犯了,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你到底要不要我来交易?

我在成都举办的云币用户私享会上,曾经真情的向所有用户致谢,而这个谢意,也向所有阅读我这篇的朋友表达,你们这么辛苦的使用云币网平台,还如此不离不弃,这是一种信任,更是我们的福分,也是我们共同理想相映出来的光辉,我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们的谢意,只有默默忍受一切压力,争取尽快的解决面临的问题。

文章最后的阅读全文,是在成都举办的云币用户私享会上我的分享,希望我的观点能对你能有哪怕一点点帮助。

下面部分,才是今天我原本真正要写的内容,这一篇,我将揭秘我对区块链资产终极价值的理解:

我对区块链资产价值的认知过程

2013 年,我认为比特币会是一个牛逼的东西;

那个时候看到的,是自由财富背后的理想主义情怀,由于认知局限,仅仅认为比特币是一种货币的改良,而全世界只要有它就能变得更加美好,而所有的各种拷贝币的坠落,也印证了这个观点,所以,本质上,我那时候是一个比特神教的教徒。

2015 年,比特币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品《比特币是多好的一种投资品》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开始接触了以太坊了,基于比特币复苏的早期,我确定了比特币是一种极好的资产配置,所以,才会有上面的那篇文章,但是,由于之前长期的熊市,我内心对比特币理想主义的部分已经逐渐背景化,而价值投资的逻辑,成为主流,同期,我还写了《和我的朋友聊聊比特币》等一系列文章,公众号这篇似乎已经是晚了一年再贴出来的。

2016 年,区块链资产是未来人类世界的财富

这个阶段,对于区块链资产是未来世界的财富认知得尤为真切,所以,我写了一系列关于对未来思考的文章,以及对于整个区块链世界发展的认知相关文章。

2017 年,区块链资产,本质上是自己持有的一家家企业!!!

这是我最新的认知,而这个认知,是李笑来在 2013 年以前就充分认识的,这事我上周与他沟通时候他无意中表达出来的。

你持有比特币,相当于同时持有了比特币这家公司的一部分和现金,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好事。

同时,你持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区块链资产品种,你其实持有的就是这家企业本身,请记住,不是股权,是本身。你持有的就是这家企业,你对其有生杀予夺的全部权力,如果他不断的创造利润,你持有他就像是企业老板的收益,而如果这家企业不赚钱,你随时能把它卖掉,每个有价值的区块链资产品种,就是未来区块链世界你所持有的企业。

当我清楚了这一点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一眼我手里的企业,然后,不再关注!区块链的世界才刚刚开始运行,我手里这些企业才刚刚开始他们的业务,我怎么舍得轻易卖掉哪怕是一点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