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机价格半年缩水 90%,卖不出去跟废铁一样

Odaily 2018-11-08

「(矿机)停一分钟都是赔钱……只能一边挖一边找人出手。」一位正在抛售矿机的矿工告诉我们。

文:小派克

今年下半年以来,二手矿机市场迎来一波抛售潮。矿机从年初的 2 万一台到如今的 2000 一台,有时甚至还面临卖不出去的状况。

实际上,矿机抛售现象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市场正在经历一次洗牌。马太效应逐渐凸显,小矿场和新矿工正在经历生死存亡,而利润更多集中在有资源和财力雄厚的大矿场一边。

折半出售,跟废铁一样

在「火速比特币交易网」和「彩云比特」等二手矿机交易网站,蚂蚁矿机 S9 型号的二手矿机价格已经跌到 1200-1500 元左右,而比特大陆官网 S9 新矿机价格为 3000 元。牛市时,这款矿机的价格甚至被炒高到两万多元。

蚂蚁 T9 型号的二手价格更是低至 500-600 元,仅有新矿机价格的三分之一。币圈熊市之下,二手矿机市场的价格越来越低迷。

矿机价格半年缩水 90%,卖不出去跟废铁一样彩云比特二手矿机交易网

在彩云比特网站上,截止 11 月 5 号总共有 2176 条交易数据,据统计,出售信息占据 72.8%,而回收信息不足
28%。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些二手矿机处于滞销状态。

据活跃在名为「币印矿池小伙伴」的矿机交流 QQ 群的群友透露,二手矿机很多都卖不出去,尤其是旧的,因为旧矿机技术已经过时,功耗大,算力小,根本挖不过算力大的新矿机,「跟废铁差不多」。

不少矿工告诉我们,目前在二手矿机市场抛售矿机的群体,主要集中在 17 年年底和 18 年年初入场的小矿工和小矿场。

那时,币价高,矿机也贵。他们以很高的价格买入矿机后,遇到币价大跌,挖矿卖币的收益抵不过电费等成本,只好出手卖掉。但与持币不同的是,币价跌了可以持续持有,坐等回升。但矿机需要每天挖,就得每天交电费。扛不住压力的人只能卖掉。

几毛钱压死小矿工

我们接触到一位叫陈浩的矿机卖家,几个月前因为听说「牛市炒币,熊市挖币」这句话入场挖矿。但是矿机买来还不到 2 周,就在 QQ 群四处寻找买家,「因为币价低,电费太贵」。

这一周以来,陈浩的心情如同东北的天气,有些糟糕。一周之前,他买了 10 台蚂蚁 DR3 矿机,专门用来挖一种叫 DRC 的小币种。

机子未到之前,陈浩托人在沈阳的旧工业区找了个废弃的厂房。厂房连电缆都没有。他大概花了 2 天时间,自己挖坑,埋电线杆,请电工拉电缆。原本计划之后继续扩大规模,因此还拆除了一些多余的墙。

施工完成后,电工突然告诉陈浩,这里的电费是按阶梯电来算的。他大概算了下平均一度 1.05 元,与之前朋友告诉他的 0.5 元,高了一倍。而家用电才平均 0.8 元 / 度,西南山区的电费在 0.28-0.45 元之间。

无法承担 1.05 元的电费,租的厂房只好退掉。拆了的墙又给人家补了回去。电缆和电线杆还在。

之后,有朋友在自己的组装厂,专门给他空了个地方放矿机。虽然不用交租金,但每天都在耗电。

「这些加起来也有 1 万多块了。」他有些沮丧地说。

「为什么不把矿机托管到山区?那里电费低。」

「我要是认识那边的人,我早就去托管了。」陈浩颇有些沮丧的说:「而且托管的话得要 100 台起,我只有 10 台,人家不给托。」

近期,陈浩在 QQ 群询问是否有人回收矿机,但回复者寥寥。

陈浩这样的人可以看做抛售群体的具体画像,入行不久,既对这个行业不够了解,又没有资源找到低电费托管。因为一句投资逻辑就慌忙入场,在高昂的成本压力下只能急急退身。

「就不能先停下来吗?」记者问。

「停一分钟都是赔钱……只能一边挖一边找人出手。」

去年 9 月陈浩冲入币市时,买啥都涨,像做梦一样。后来遇到熊市,亏损无门。他开始相信「熊市挖矿,牛市卖币」这句话。于是想要在熊市挖些币,然后在牛市卖掉。但没想到,他对这句话的践行,只用了一周的时间便以失败宣告结束。

其实,这句话逻辑是对的,只是陈浩不知道还有个前提条件:你必须得有充足的财力和资源,足以支撑挖矿成本,才能熬过漫漫熊市。

显然,陈浩走错了剧场,他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还可以回去吗?」记者问。

「已经回不去了,这是我最后的退路……」

大矿场还在盈利

经过一番波折后,陈浩终于找到了买家。刘哲凯与陈浩达成协议后,买了连夜的车票,从北京去沈阳。

他和陈浩其实都在一个 QQ 群里潜伏,与陈浩不同的是,他主要看群里是否有人想卖矿机,他来回收。因为群里消息更新太快,两人没在同一个时间交流过。

10 台矿机将从沈阳快递到北京,最终将送到刘哲凯的客户手里或者留着自己公司用。他说,他们公司不仅仅是矿机销售公司,也在四川山区建有矿场,自己挖也给别人托管,有近 2 万的矿机规模。

刘哲凯一边介绍,一边将手机递到记者面前,点开存储在里面的视频,「这就是我们的矿场,这个是水电站……」

视频中,有一条溪,激流触石,浪花四溅。溪水旁,矿场和水电站依次而立。发出的轰鸣之声,不知来自溪流还是矿场和水电站。

他大概意识到声音有点大,快速滑到下一个照片。照片里是一辆小轿车停留在陡峭的山路上,山路周围都是郁葱的树木。这是他们大致的矿场环境。

刘哲凯透露,像他们这样规模的矿场拿到的电费是 0.38 元 / 度。目前每台矿机每天净赚约 4 块钱( 2 万台矿机每天赚 8 万),而去年能赚 200 块(2 万台矿机每天赚 4 百万)。他说,规模越大的电厂谈到的电费越便宜。

「要拿到价格更低的电,实际上还要看公司的资源,比如政府方面的关系。」而他们公司是属于火币系的,这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帮助。「像几千台机器的小矿场就活的比较艰难了」他强调。说话间隙,有电话进来向他询问,是否还有某一型号的矿机。

实际上,像刘哲凯所在的公司,他们在挖矿、托管、销售等多个环节都有产业布局,规模效应使他们实际上付出的单位成本要比小矿工和小矿场小很多,因此也活的比较好。

刘哲凯透露,他们公司目前还在盈利状态,只是相对而言没有去年那么暴利。

大企业携带资本趁机入场

趁着矿机价格暴跌,一些传统大公司、资本方则趁机入场。

老矿工兼某矿场主刘先敏透露,近期有一些基金和上市公司都来买矿机。因为全球的传统行业收益都非常低,大家都想在这个新的市场中找到机会。

「矿业又是实体行业,跟他们传统世界的逻辑最接近。比特大陆的财报他们也看到了,收益那么高。而区块链整体的红利还没有消耗完,17 年那个才叫小牛市。」刘先敏解释道。

传统资方机构和大公司参与方式无外乎两种,其一投矿场,另外就是自建矿场。而对有些财报不太好看的上市公司来说,高现金流的挖矿是一种很好的自救方式。但他们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获得政策层面的允许。日前,有些互联网巨头布局非洲服务器业务,就有人怀疑他们暗度陈仓,实际上做的是矿业业务。

除此之外,资本方和大矿场主普遍看好矿业。

极豆资本张议云认为,矿业是区块链领域的房地产。

老矿工刘先敏表示,矿圈作为行业基石,在为区块链提供算力的同时,也为其引进最先进的钱包技术。他认为,挖矿的时候,矿池每 10 分钟出一次,分给矿工的币需要存储,存储就需要钱包技术。最早的钱包都是由矿池出来的。

大矿场主宝二爷则在微博表示已经在中东找到了 4 分钱的店,号召大家一起去中东布局矿业。

国内最早的比特币矿池鱼池 F2Pool 创始人神鱼告诉我们,矿机主要是 POW 算法的挖矿,而 POW 算法的公链数量占公链总数的近 50% 。由此说明,区块链行业对矿机的需求是广泛而持久的。

在此之前,比特大陆因布局 AI 领域,引得外界纷纷猜想,是不是因为矿机利润下降,从而唱衰矿业。张议云告诉我们:「人工智能业务并不挣钱,但好讲故事。目前来看,比特大陆财报上的主要利润还是矿机。」

而关于未来,他表示比较看好分布式存储挖矿,因此认为国内 IDC 机房(类似阿里云的机房托管)将会迎来春天。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