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12 日,Bystack 火石计划——共识节点招募全球行(深圳站)开幕,比原链 CFO 李宗乘,比原链 CTO 朗豫分别介绍了比原链 Bystack“一主多侧”的特殊架构,Bystack 的发展愿景、Staking 方案、节点招募进展等。此外,比特时代创始人黄天威、一致资本创始人唐集荣、虎符联合创始人 长安、PCHAIN 发起人曹锋及新明华 COO 刘明轩等也应邀出席,共话 Staking 生态建设与投资机会。

比原链(Bytom)和 Bystack 是什么关系?为什么 PoW 共识的比原链会推出 PoS 机制下的 Staking 服务?共识节点的要求和奖励是什么?Staking 都有哪些坑?投资人如何从这一轮 Staking 经济中找到财富密码?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这场精致的小型聚会或许会给你一些启发。巴比特梳理了 3 小时的讨论精华,为你掀开 Staking 经济的红盖头。

超 60 个团队竞选比原链共识节点,早鸟投票数过 1 亿 BTM

朗豫:一主多侧架构是“不可能三角”的终极解决方案

区块链走过 10 年,有三个阶段。2009-2013 年是单链,即比特币。2013-2018 年分化出了两条路,即 ETH、EOS 这类追求高性能的单链和 Fabric 这类的联盟链。2018 年至今,多链登上舞台。比如 Cosmos\Polkdat 的扩展型多链。比如 Plasma\LN (闪电网络) 的状态通道,以及 Liquid 这类的侧链系统。

从历史脉络看,在安全性、可扩展性(效率)和去中心化这一不可能三角中,发展趋势是为了效率去寻求一种折中的解决方案。

比原链 Bystack 平台提出了不可能三角的终极解决方案“一主多侧架构”,主链 PoW 共识保证去中心化,侧链 BBFT 机制追求高效率 。两者叠加,形成有可能三角模型。

基于一主多侧架构,比原链也可和 BTC、ETH、EOS 等公链进行连通。“所以侧链实现了工具功能,具有良好的适配性。”

朗豫为一主多侧的架构总结了三个特性:

  1. 主侧隔离,实现风险隔离。
  2. 侧侧隔离,实现侧链间业务、隐私、价值等隔离。
  3. 联邦管理,实现合规合法和自定义管理模式等。

“每个领域(商业应用)都可以基于 Bystack 创建一条侧链,但侧链一定是从先从比原链主链进行资产的创建和发行,再通过 Federation 传递到所需侧链进行交易。因此,侧链最核心的是多链之间的通信网关,我们称之为 Federation, 它如何治理,如何传递价值是非常重要的。”

朗豫称,未来,Bystack 会让主侧链之间实现价值通道的开关 Federation 具有更分散的权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此外,主侧链之间可绕过 Federation 实现原子交换,隐私交易这类更强大的功能。

从比原链的探索或许可以看出,主侧架构将是分片等技术之外公链走向商业化落地的一种新尝试。

李宗乘:超 60 个团队竞选共识节点,早鸟投票数已过 1 亿 BTM

超 60 个团队竞选比原链共识节点,早鸟投票数过 1 亿 BTM 进度表

Bystack 共识节点分两种,投票数前 10 位为正式共识节点,11-42 位为备选共识节点。当前,超过 60 个机构和个人提交了竞选申请,52 家通过审核。参与者包括 Cobo 和币派钱包,火币、OK 和 BTC.com 矿池,Bigone 和 ZB 交易所,NGC 和丹华资本等投资机构 ,HashQuark 等 Staking 机构,还有三一牛币圈等比原链社区开发者团队。

7 月 5 日共识节点开启早鸟投票,当前投票数已超过 1 亿 BTM,等值于人民币约 1 亿元。Cobo 钱包以 16% 的投票率暂列第一。

李宗乘说,Staking 经济设计需要考虑三个方向。

  • 第一,生态规模。EOS 年化收益为 1.8%,不高,但由于规模和总市值大,1.8% 的激励依然很可观。
  • 第二,通货膨胀率。小项目市值低,往往设计了较高的通货膨胀率,而 CMC 排名前 50 的币种最高收益率在 15%。
  • 第三,参与率。参与率越高,安全性越大,参与率的提高基于科学的通胀设计和节点的治理和带动。

根据规划,第一年,比原链基金会将提供 1000 万枚 BTM 激励,普通用户可通过对节点投票参与比原链 Bystack 生态建设并获得 Staking 激励。

曹锋:效率是 PoS 兴起的源头,P2P 通信会成为多链架构的效率瓶颈

2019 年一定是 PoS 和 Staking 经济的元年。EOS 上线,ETH2.0 转向 PoS,Polkadot、Algorand、Cosmos 明星项目登上舞台。根据 QKL123 统计,当前 Staking 项目共计 77 个,总市值 1395.17 亿人民币,在数字货币市场占比 6%。(比特币占比超过 60%)

PoW 是不是要不行了?

“PoW 在去中心化这件事情上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算法可以超越,各种 BFT 都不行。PoS 兴起的原因就一个:效率。”PCHAIN 发起人曹锋说。目前,创业者往往采用以随机算法和通讯压缩为特征的第三代 PoS 去试图平衡效率与去中⼼化。两者让 PoS 机制也具有了无限扩容,支持无数的节点成为共识节点的可能。

除了 PoS,比原链、PCHAIN、Polkadot,在寻求落地和效率的道路上最终都走向了多链系统。“几条链你不能说是多链,多链可以是几十上百条链,多链有两大挑战,其一是消息通信机制,其二是需要做到随机、公平和可验证的平衡。”

他以前者为例,当多链架构达到 256 条时,P2P 通信会成为效率瓶颈。“Polkadot 最近在 Consensus 大会上也把这个当作是一个非常重磅的问题推出来。有关主链和子链的交互性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曹锋说,目前 PCHAIN 虽然对 P2P 进行了改造,但也只支持 Token 级别的交互,智能合约级别的交互还有很多难题需要攻克。

新明华 COO 刘明轩:投资性现金流需要和实体经济经营性现金流相结合

我们都喜欢泡沫,泡沫能够让我们在行业发展当中获得投资回报。但最后泡沫也需要落地,它需要将投资性的现金流跟实体经济的经营性现金流相结合,实现落地。

我们看到 PoW 目前还是最好的共识,比原链通过主侧链架构,它能实现主侧链间价值的锚定和沉淀,而侧链又能在垂直领域实现落地,能在实体经济中实现应用产品的落地,从而让经营性现金流在区块链里实现流动,从而整个区块链生态的价值可以真正得以体现。

比特时代创始人黄天威:Staking 是项目成功的助燃剂

Staking 是 99% 的锁仓和 1% 的流通,1% 的流通决定了那 99% 的锁仓的价值。这是不是跟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点像。

Staking 创造了一个非常稳定的经济模型,它给很多工具类产品,像钱包、交易所,乃至于立志做区块链金融的一些工具类产品一个崛起的机会。因为它们可以围绕 Staking 建立自己的营收流水,然后很容易拓展其它的一些金融产品,这是一种很安全的理财方式。

Staking 是项目的助燃剂,但不是最后能否成功的核心要素。核心要素还是项目的技术实力,商业场景的落地能力。我不相信一个空气项目会成为最后的王者。

一致资本创始人 唐集荣:团队和风险控制是 Staking 投资的两大焦点

Staking 的核心是我们是否愿意为了那一点收益而降低资产的流动性。很多人因为这一点而不大愿意参与 Staking。而愿意参与的人则想的是看好一个项目的价值,代币会升值,从而质押来获得更多代币,期待挣取更多收益。

如何选择 Staking 项目?

  • 第一,区块链技术还处于相对早期阶段。白皮书一版定终身的逻辑非常不合理。我们认为一个有技术创新性和耐力持续性的团队是重点,他们可以不断的迭代和更新项目。
  • 第二,有些项目收益可能达到年化 20%-30%,甚至更高。但它的锁仓周期也非常长,流动性管理很差。投资人需要兼顾交易属性和收益属性,做好风险控制。

虎符联合创始人 长安 : 混乱并不是一个深渊,而是一个阶梯

大家现在看公链,包括共识算法,PoS 有很多变种 ,DPoS,BBFT、PBFT 等。我们可以叫它微创新,也可以叫它结合,它反映出很多团队在一些细节上探索。因为现在还没有定论证明说是 PoS 最棒,还是 PoW 最棒。

Staking 本身其实也在演进发展,早期需要锁仓牺牲流动性。现在像 Algorand 就很有意思,所有持有 ALGO 待币的人都可以获得奖励,不管这个币在钱包还是交易所。它相当于不用牺牲流动性的情况下去做 Staking。它倒逼不同项目去思考如何纳入 Staking 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