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

感染医生仍在重症监护室

《受警方训诫的武汉医生》

北青深一度 记者 / 韩谦

去年年底,一张聊天记录截图被大量转发:一位医生在大学同学群内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 7 例 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消息发布 11 天后,这位医生也出现了咳嗽、发烧的症状。
深一度联系到了这位医生,他告诉记者,截图的确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关于确诊为 SARS 的说法不准确,自己此后在群内强调过,“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在群里发布信息的第二天,他被医院监察科要求写一份对于不实信息外传的反思。 1 月 3 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签了一份《训诫书》。
他于 1 月 12 日住院,CT 结果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14 日转至呼吸科隔离病房。此后,他又逐渐出现呼吸困难加重的问题,于 24 日转至重症监护室,至今病情一直未有明显好转。他的医生告诉他,这几天病情就该出现拐点,但肺功能恢复时间会比较久。
截止到深一度发稿时,该医生尚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由于他不方便说话,采访使用文字实录的方式进行

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

感染医生签署的训诫书

“网上流传的截图断章取义”
深一度: 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受感染医生: 体温一直有反复,昨晚(26 日) 38 度现在降到 37.3 了,现在一直插着呼吸管,进行高流量吸氧治疗,无法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 基本无法说话交流,只能打字,即使打字交流一段时间后也会头晕。
深一度: 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的医院急诊科有 7 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医生: 同事之间互相交流知道的。 当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汉市卫健委员会发布的红头文件,紧急通知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深一度: 医院是什么时候收治他们的? 怎么治疗的?
受感染医生: 具体我不清楚。
深一度: 当时知道这个事情后是否担心过会有传染性? 有没有做防护措施?
受感染医生: 嗯,担心。 那段时间上下班都开车,不敢挤地铁。但也没做防护措施,大意了,觉得和自己科室没什么关系。当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深一度: 你是在哪里发布的消息?
受感染医生: 12 月 30 日下午 5 点多在大学同学群发布的消息。 我的同学基本都是一线医生,我当时是想提醒同学注意防范。我也知道这属于公共卫生事件,发布这类消息有风险。我在群里反复强调不要外传,但还是被人截图外传了。传播很广,外省很快就有了。
深一度: 当时在群里这个说法准确吗?
受感染医生: 当时在群里一开始说了“确诊 7 例 SARS”,不太准确,后来我又强调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 那个截图也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我强调了不要外传。
深一度: 所以因为截图外传而受到处分了吗?
受感染医生: 12 月 31 日凌晨 1 点半接到电话通知,让我去武汉市卫健委。 当时卫健委连夜开会,应该是应对疫情的会议,我们医院院领导、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我没参加会议,让我在其他房间等着。会议结束,院领导询问了我一些消息来源之类的问题。凌晨 4 点多的时候主任开车送我回的家。12 月 31 日被叫去医院监察科,去了两三次,有时候是监察科同事接待,有时候是纪委书记。反复问我消息来源,以及有没有认识到自己造谣的错误。后来要求我写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说要院内处分,具体一直没有出来。
1 月 3 日上午,我又接到派出所电话,让我签了一份《训诫书》。
深一度: 后来医院有提醒大家不要再往外传播此类消息吗? 有说发布信息会有什么处罚吗?
受感染医生: 有,要求不要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都是由科室主任口头传达的。 后来疫情明显扩散,因为我亲自收治了这样的患者,并且她的家属也被感染了,我也被感染了。
所在科室曾收治疑似新型肺炎病人

*深一度: 你所在科室什么时候收治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医生: 大概是 1 月 7、8 号的时候。 她住院的第二天开始发热。发热后马上做了肺部 CT 和呼吸道病毒、支原体、衣原体检测。肺部 CT 检测出来是肺部磨玻璃样病变,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现,但是当时不让做核酸检测确诊。
深一度: 当时医生有要求做核酸检测吗?
受感染医生: 有,当时的确诊病例都是通过核酸确诊的。 如果不做检测,就无法确诊,那感染人数的数字看起来就不大。当时专家组的人说他们无法决定做不做检测。
深一度: 病人诊断出有问题之后有做什么隔离措施吗?
受感染医生: 病人在病区单间隔离,我们医生开始戴 N95 口罩,但是病人在一开始没有发热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戴口罩。
深一度: 当时知道会有人传人的问题吗?
受感染医生: 当时我们也不确定,但很快照顾病人的家属在病人发热当晚就发烧了,后来病人和家属在 1 月 10 号都住到呼吸科隔离病房去了。
深一度: 你是什么时候感觉身体不适的?
受感染医生: 1 月 10 号中午我开始咳嗽,当时没太在意,第二天开始发烧,最高 38.2 度,这才意识到问题大了。 当天做了 CT,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变。
深一度: 当天你就住院了吗?
受感染医生: 没有,当天先是自我隔离,因为家里有孕妇和小孩,我就去外面住的酒店。 12 号下午住在我们科室病房,14 号转到呼吸科隔离病房。
深一度: 你有做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吗?
受感染医生: *
1 月 24 号才做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到现在也不能说是确诊。 也问过医生为什么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医生说都没出来,不知道原因。

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

感染医生的诊断书

病情加重转至 ICU,父母也被传染
*深一度: 你是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病情加重了?
受感染医生: 我一开始主要就是发热、恶心,后来高烧慢慢退了,觉得有希望了。 但是 16 号之后呼吸困难加重,完全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24 号转到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现在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
深一度: 从进入重症监护室到现在病情有好转吗?
受感染医生: 变化不大。 医生说这几天就该出现拐点了,但是肺功能的恢复会比较慢。
深一度: 你们科室还有别的同事出现类似的状况吗?
受感染医生: 还有两个同事,有一个在我后面几天感染的,严重程度跟我差不多,还有一个症状比较轻。
深一度: 在病房住院时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做得如何?
受感染医生: 住在我们科室时候的同事就戴 N95 口罩,穿隔离衣。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防护措施做得不够,但也还是正常做治疗,担心被感染是人之常情,但这是工作啊,而且病人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转去呼吸科之后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就完善了,穿防护衣,戴 N95 口罩和护目镜。
深一度: 你的用药一直是充足的吗?
受感染医生: 用药是一直充足的,就是现在还没有特效药出现。
深一度: 治疗需要自己花钱吗?
受感染医生: 暂时还没有催费,政府说是会兜底治疗费用。 但是我用了很多免疫球蛋白都是自己托人从外面买的,这个估计只能自费。免疫球蛋白现在 600 元左右一瓶,我每天打 8 瓶,已经打了 11 天了。免疫球蛋白现在也越来越不好买,价格估计还会上涨,之前买的还能用两天,到时候看还需不需要,再找人去买。
深一度: 目前医院有三餐供应正常吗?
受感染医生: 有,食堂免费配送的,营养还可以。 得病之后食欲不振,我的情况是一般只能吃一点小菜,喝一点牛奶,吃不下太多。
深一度: 你家人有出现被传染的情况吗?
受感染医生: 我父母在我之后两天也出现发热、呕吐的症状,检测出来肺部 CT 也呈现磨玻璃样病变。 他们是 1 月 15、16 号的样子住院治疗的,当时就很难住进去,床位已经很紧张了。他们症状比较轻,前天(25 日)和他们通过电话说还好,估计最近就可以出院了。我不敢和他们多说我的情况,怕他们担心我。
深一度: 你可以每天和家人通话吧?
受感染医生: *
可以,我每天和老婆视频聊天,她每天都在鼓励我,让我积极治疗,她和儿子都在等着我。 我目前呼吸困难,说话不太方便,一般都是她说我听。
(根据受访者要求,受感染医生做匿名处理)

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

喜欢你就点个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