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台北新店的「花园新城」社区,人们曾经发行自己的货币,举凡煮饭、打扫、翻译、遛狗…等都能够以社区发行的「花钱」进行支付,居民自行定价,提供服务的居民也可以在下次需要帮忙时使用「花钱」。花园社区的居民们希望透过社区流动货币,促进内部互助互惠,带动在地经济。

「花钱」发起者夫妇之一,同时也是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董事的江慧仪表示,城市的卖场被跨国企业整并,即使在地人都还在当地购物,但手上的新台币在消费之后,究竟跑到了哪里?她以在连锁商店打工的原民朋友为例,在商店里赚的钱,很快地因为消费循环就回到了连锁商店老板的手里。而老板可能因为投资让钱流向其他国家,赚了钱之后又在国外置产、购买奢侈品等等。为了不让流通货币流出社区,她便发起了这样社区互助的模式。

由于发起人搬迁与其他推动困难,「花钱」运作数年后最终宣布暂停。但在实行的过程中江慧仪归纳出两大要点:首先是需要一群足够数量且对社区货币感兴趣的人,一般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是习惯用法定货币来解决,如何增进使用习惯会是推动重点。第二,需要有多样性的参与者提供服务,才能满足不同需求。

在英国,Bristol 市也发行了自己的 Bristol Pound(布里斯托磅),旨在利用社区货币来保障钱都会在当地的独立商家消费,同时建立新的价值交换关系。从官网的商家地图可以看到,共六百多个囊括食衣住行的 Bristol Pound 支付商店与兑换点。不仅如此,Bristol Pound 还可支付电费与瓦斯费,连市政税、营业税也包含在内。前 Bristol
市长 George Ferguson 更以 Bristol Pound 支付其全额薪水,市议员与部分公司也使用它作为部分薪水。Bristol Pound 除了现钞以外,也推出了 APP 电子支付功能。

这样概念的社区货币行之有年,在世界各地皆有不同形态的社区货币。英国伦敦南部 Brixton 的社区货币 Brixton Pound 前董事、帮助社区建立货币机构 [QOIN] 技术执行长 SIMON WOOLF,在 TED 的演讲中说道「Brixton
有 93% 的人都在大型连锁超市购物,当地的钱将进入一个相当长的供应链,因为大型连锁集团并不会在当地采购资源,这就像是个漏水的桶子一般,地方的钱正一点一滴地流失掉。」根据新经济基金会 (New Economic Foundation) 调查,在连锁集团商店消费的每笔钱会有 85% 立即从当地流失,最后到集团股权持有人与集团的口袋里。而信用卡的使用,虽然便利却需花费大笔资源在设备与信用机构上面,每一笔交易最高有 3.5% 的传输成本。这些是他们推动社区货币的原因之一。

社区货币的初衷,除了凝聚社区、帮助当地商家、留住金流以外,对于法定货币受到国际金融局势的影响也会减低,此机制被视为一种补充货币 (Complementary Currency),用来支援法定货币,可以保护或刺激经济。像补充货币这种由私人或企业发起的货币,在美国 1837~1866 的自由银行时代,已经看到相似的样貌,当时任何人都可以发行纸币,各州、市政府、私人银行、企业、商家、个人,在 1860 年时已共印刷了 8000 多种不同的货币。发行单位一但发生问题,这些纸钞就会失效,由于这些组织的不可靠,也得到了「野猫银行」的称号。直到 1863
年美国银行法的出现,才结束了野猫银行的时代。

虽然 Bristol 市比起像是花园新城这样的小型社区,有更多元的服务交换内容和较大使用规模,不过仍有其限制与批评。

有学者指出了 Bristol Pound 的问题,曼彻斯特城市大学 (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和利兹大学
(Leeds University) 的研究指称,Bristol Pound 由于不如英镑的便利性与可取得性,没有驱使足够数量的商家在当地采购,也就是仍有大多数的商家依靠英镑购买原料来生产其产品或是采购外界商品来贩卖,真正在地制造的产品并没有因此增长。当地也有贸易商怀疑社区货币的想法,他们认为将特定区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本身就是不好的商业行为,某程度上也是对英镑的一种背叛。

使用者便利性、货币可取得方式是让使用比例无法大幅提升主要原因,此外,整个社区无法自给自足整个供应链,也让社区货币对于经济保护的本意削弱许多。

区块链的应用也纳入了改善社区货币的解决方案,Bristol Pound 参与的 独立货币联盟 (Independent Money Alliance,IMA) 与 伦敦政经学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 于去年一次会议中,邀请了加密货币圈人士参与,Bristol Pound 成员 Adam Rich 表示「某些地区型货币正在使用区块链技术,例如:Hullcoin。」结合更多弱势社群,是 Bristol Pound 重要的下一步,同时将从消费者与商家,拓展到商家与商家之间的交易,将这个架构整合到 IMA 之中。市议员 Steve Clarke,同时也是 Bristol Pound 总监表示,透过各个社区货币的结盟与相互支持,并分享价值,将会是英国与全世界地方型货币的大跃进。

或许我们能将这些社区货币想像成世界上各自独立的原住民部落,在每个地区有自己的文化和经济规模,由于全球化经济的影响,跨国集团已剥夺了这些部落能自给自足的空间,人们试图透过社区货币的使用让内部经济与文化得以保留。在个别部落缺乏资源多样性的限制下,让有相同理念的部落组成联盟,使得资源能被更多元地交换,透过加密货币与区块链的特性:便利的价值交换、透明可追踪等,则能使社区货币联盟的框架扩展至全世界,优化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链接:blockcast.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