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都是散落的咖啡杯,电脑线从中间缠绕穿过,几个人围坐在书房一张电脑前,盯着屏幕上一个个字符的输入,1 秒后,网址输入完成,黄黑配色页面出现。

香港时间,2019 年 9 月 4 日凌晨 4 点,币安合约上线,邀请制开放。

他们没有欢呼击掌,连续的熬夜让兴奋变得有心无力。这期间,有人干脆就睡在电脑旁,累了去沙发躺会,醒来继续奋战。

“上线前一天忙到凌晨 6 点,离开同事家下楼时,楼下保安还以为我们是小偷。”一位币安合约创始团队成员苦笑道,“上线后首先想到的是,至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第一幕 开局逆流而上

最艰难的时刻远未到来。

2019 下半段,彼时的加密资产衍生品赛道已是 BitMEX 的天下,占据市场近半壁江山,国内的 OK 与火币亦是虎视眈眈,币安合约才刚出生,就要披甲上战场。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后来者”能激起什么水花。

最初的压力不仅来自外部,内部同样存有质疑。

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CZ)极其看重合约板块。19 年他就曾公开表示,未来的一段时间衍生品交易量会比现货交易市场更高,他希望合约交易平台会成为“币安根基”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币安内部人士透露,币安同腾讯打法一致,采取内部赛马机制,币安倾注相同资源,币安合约与收购的 JEX 上线前同在测试网进行 Battle,用户公开投票,如若表现不好就可能被撤下。9 月 13 日,两者同时对外全开放,正式参与竞争。

从整个产品逻辑上,币安合约从一开始就另辟蹊径。在市场清一色的币本位合约产品下,第一家推出了 U 本位合约、125 倍杠杆,低 Taker 费率。有且只有一个交易对、一种工具、一个合约,爆仓机制、保险机制、底层系统性能与其他交易所全然不同,是一个全新物种。

如果翻看币安合约团队成员的背景就会发现,其背后是一支出身传统期货市场的精锐队伍,他们来自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CME 是美国最大的期货交易所,也是世界上第一大买卖期货和期货期权合约的交易所。而这支币安合约团队曾深度参与了 CME 比特币期货项目的开发推广。

从基因里就跟币圈原生的合约团队不同,这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何 “孤注一掷随梦远”。

币安合约选择把鸡蛋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

“ 我们 100% 资源倾注在同一款产品上,尤其是刚开始的几个月,全心全意投入到了 BTC/USDT 永续合约的开发之中。”Aaron Gong 表示。

全新的一套币安体系,对于已养成交易习惯的合约市场来说,或是一步险棋。

“你们这个方向是对的吗?” CZ 在去年 9 月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发问,“我再给你们一周时间。”

币安合约团队坚持自我判断,顶住压力交出了自己首份成绩单——9 月 13 日全站开放合约功能,第一周成交量便超过了 18 亿美元。

“主要是背靠币安大量用户,我们产品的创新,以及快速稳定的系统,帮助用户解决了当时在其他合约交易所交易的一些痛点。用户给我们也提出了很多建议,共同成长,产品越来越好用,大家口口相传。” Aaron Gong 回看那个艰难的起步阶段总结道,“后来我们的交易量持续上升,10 月中就稳定在永续合约市场前三,有时候还冲到第二,甚至到了第一。”

“币安合约使用起来挺稳定流畅的,又有安全保障,而且费率还全网最低,所以就从一开始就用了。”在币安合约交易了 1 年的用户张仁说道,他还特地强调了一点,”关键是我非常喜欢这个操作页面。”

CZ 更是在 10 月初公开亮明态度:币安合约稳定可靠,增长很快,我对币安合约交易平台非常有信心。

如果看币安合约这一年来的发展曲线,就像是坐上火箭,上升速度惊人。

根据 CoinGecko 和 CMC 的数据,币安合约推出 1 周,交易量超过 18 亿美元。

1 个月时,日交易量达到近 30 亿美元,跃居为 BTC/USDT 正向永续合约市场第一。

2 个月时,机构用户反馈,BTC 价格的变动首先发生在币安合约交易平台,成为市场风向标。

2020 年 3 月,上线 6 个月的币安合约平台超越 BitMEX, 成为稳居行业第一的“黑马冠军”。

币安合约往事:人间 1 年 快速迭代 365 天

币安合约月交易量图

第二幕 不是一步走到明天

币安合约并非一步成就今日的摩登高楼,亮眼外观的背后是一步步耐心的打磨修葺。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去年 10 月曾直言币安的合约产品还像一个大的清水房,底子很好,有非常强的撮合和 API 性能。“但是它现在还是一个毛胚,还不够精致。”

正式全站上线后的第 8 天,币安推出价值 20 万美金的合约体验金计划,主打“收益归用户,亏损扣币安体验额”,让利用户,迎来第一波用户增长潮。

“我们看数据很兴奋,每天 10,000 到 20,000 的新用户往里涌。” 币安合约团队早期成员之一回忆自己那时每刻都在系统后台查数据,数字不停地跳,每跳到一个整数就发到群里。

上线 35 天,币安合约成为首个推出 125 倍杠杆的平台,挑起市场兴奋神经。

“用户一直在反馈,希望我们推出这款产品。我们也对金额进行了限制,只允许小额参与。”Aaron Gong 解释推出 125 倍杠杆的原因是”希望用户在自己风险承受能力范围内有更多选择。”

上线 79 天,币安合约上线了其他主流币种交易对,背靠币安现货优势,开始大量开拓小币种交易对。

这在后来被认定为是“极具先见之明”之举——2020 年 6 月开始,小币种行情爆发,用户四处找寻机会,只有币安才拥有全面的交易品类,其他家再起身追赶为时已晚,币安一家占据小币种合约交易市场交易量的 60%,捕捉一大波红利。

穿插在其中的,是产品与市场双头发力。

产品端不断迭代,补齐逐仓功能,首创混合保证金。市场端,与合约帝的交易活动,举办千团大战等,遵循两周一个小活动,一季一个大活动的节奏,为币安合约带来稳定的用户增长。

上线第 6 个月,距离币安合约稳居市场第一的目标,似乎还差那么临门一脚。

据内部人士透露,币安合约团队早期有个小习惯,每天都会算自己占 BitMEX 交易量的百分比,“对标对手里 BitMEX 是不刷量的,且行业老大,就看着币安合约从 10%、30%、40% 再到 60%,就卡在 60% 这了。”

2020 年 3 月 12 日,这个“临门一脚时刻”到来了。

第三幕、暴雨过后有晴天

312,注定要写进币圈历史的一天,这一天比特币经历了诞生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下跌超过 50% 低至 3600 美元。

金钱并不能改变一个人,它只是放大了一个人本来的样子。衍生品市场更是将这种“放大”倍数化。

极端行情之下,BitMEX 平台宕机 1 小时,同样出现长时间宕机的还有国内的多家交易平台。用户无法进行止损、平仓等操作,眼睁睁地看着短信进来,通知自己爆仓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场不愿回顾的痛苦梦魇。币安合约团队同样度过了难捱的一天。

“香港时间下午 4 点左右,我们都在电脑面前盯着,非常紧张。美国团队那边还是凌晨,也被叫起来了待命。行情波动太剧烈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Aaron 回想起那一天,也有些心惊,“当时就想,如果我们也宕机了,那就是我们的责任,该赔给用户的都得赔。”

他预想的最坏结果并没有发生,币安合约平台没出现任何问题,平稳运转着地度过了那漫长的一天。

从币安合约总监 Justin 对外的回答中不难发现原因,币安合约从筹备之初,就致力于建立一个纳斯达克水平的撮合引擎,为此进行了大量投入和测试。“这个引擎每秒可处理超过 10 万笔交易,面对极端行情时,会更为安全可靠,此后用户纷纷转到我们的平台。”

那天之后,币安合约轻松越过了“60%”的那道坎,很快变成了“90%”、“120%”、“150%”。

“超过 BitMEX 的 150% 之后,我们内部就不再去看这个数据了。”一位币安合约早期团队成员表示,延续了好几个月的“暗自较劲”就此结束,因为经此一役,币安合约已成第一,且远远甩开了对手。

2020 年 3 月,“一路开挂”的币安合约仅花 6 个月,就此登上永续合约第一的位置,盘踞至今。

根据 CoinGecko 数据,截至 2020 年 9 月 15 日下午 6 时,从 24 小时合约交易量来看,币安以 56.7 亿美元高居榜首。

币安合约往事:人间 1 年 快速迭代 365 天

CoinGecko 加密货币衍生产品交易所 24 小时交易量排名

“那是我第一次稍微松了口气。” Aaron 回忆起 3 月说道。

第四幕、点滴积累铸来年

时间回到币安合约刚上线没多久。

2019 年中秋节,吃饭时 Jess 还在不停地看手机,刷着 TG 群和微信群近 8000 位用户的疑问。与她同样 7*24 小时奋战在一线的还有币安合约的几名初始成员,与此同时,客服团队的后台也涌入大量询问。

一个市面上全新逻辑的合约产品出现,用户对其还有诸多不了解与不习惯之处。

“早期,客服团队对产品不如我们那么了解,所以我们就全员上线,大家在群里看到信息就会去回一下。”

何一曾不止一次公开强调,币安遵循用户至上原则。她自己就公开在社交媒体收集合约用户的体验吐槽,并给予他们奖励。

区块链重视社区的精神在币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以前从传统银行出来,跟用户有距离。来了这就不同了,每天都会收到用户最直接的反馈,喜欢这种直接对话的感觉。” 币安合约的运营 Jess 回忆自己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跟用户的互动,“有次花半小时跟一位小白用户从头到位讲了遍,对方非常感激,我也为多了一位用户而感到很有成就感。”

据多方了解,客服团队随时都会甩各类的用户反馈给到币安业务团队进行跟进,币安合约亦如此。

在迅速变化的市场里,用户时常能发现产品的盲区与有待改进的地方。用户和市场倒逼产品,促使开发者们打磨出更性感、更打动人心的产品。

回顾币安合约近期的动作也不难发现这个逻辑。

今年 4 月,推出了适合新手散户的币安期权。5 月,上线了币安杠杆代币(BLVT),日交易量为同行的 3 倍。8 月,推出币本位保证金合约,丰富衍生品种类。

8 月下旬,为帮助用户更好地跟踪快速增长的 DeFi 市场,又推出新的 DeFi 永续合约指数。

据币安官方数据,截止 2020 年 8 月 31 日,币安合约共计 4 条产品线:USDT 保证金合约、币本位保证金合约、币安杠杆代币(BLVT)及币安期权。共 69 个合约交易对、12 种杠杆代币和 4 种期权。最高 125 倍杠杆,可选逐仓杠杆或全仓杠杆模式,覆盖用户的不同需求。

“币安对我来说比较完美,它有深度,手续费很便宜。小币种也很完备,比如我之前在做的 LINK,就是个完美合约币种。" 天启资本的首席操盘手 TraderT 评价道。

产品端进展飞速,市场端也发力明显。新一期的币安合约千团大战正在进行,投入超过 160 万美金的 BNB 作为奖金池及福利,10 月 6 日截止。

回顾币安合约飞速发展的这一年,也是币安生态版图闪电式扩张的一年。收购 CMC、推出币安矿池、OTC 业务、币安开放式平台(币安云、币安 Broker)等,还有近期引来万千目光的币安智能链(BSC),不得不说,币安已构建起一个让竞争对手难以追赶的强大生态。

各个业务的扩张都在验证何一曾说过的那句话:你去看整个币安的发展史,在这种交易类的产品上,币安并不是第一个跳出去做的,但能够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进行快速迭代。一个团队要关注自己是否推动了一个行业的发展,产品创新是否提高了效率或者降低了成本,币安是一个全新的物种,我们也一直在进化。

距离那个凌晨 6 点被小区保安误会为“小偷”的时刻已过去了整整一年,而当年某位币安合约在场员工的玩笑竟成了强大的预言——“有小偷这个时候来,那也是见证了历史的一刻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