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夜币安意外宣布入局「交易挖矿」,币圈在短短一个月里貌似突然爆发的「交易所大战」,其实历史早就告诉了我们剧本,只不过如今演进速度可能是十倍,甚至百倍。

而且币安这次的扮演的角色绝非一个急于圈地割据的诸侯那么简单,事实上币安在诞生之初就已经做好了「革自己命」的准备,但在功成身退之前,还有些不得不干的事。

赵长鹏们的终点

Bitcoin.com 四月的统计称,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逾 500 家,最近又有来自民间的统计称 6 月交易所数量已经超过 1 万家。

不过具体数字是多少,前几年还惺惺相惜报团取暖的交易所们今年也注定进入混战模式。尽管放到更大的尺度上来看,这种混战只是去中心化革命浪潮中的一段小波澜。

file

做交易所这门生意里账面获益最大的富豪之一,同样也是比特币的最信徒,赵长鹏。

不知大家有否注意到他在 2017 年 7 月建立币安时的白皮书里就清楚的写上了币安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去中心化链上交易所(Decentralized Exchange,DEX)。

file

他并在今年春天,把币安内部的首要战略 目标定为到了今年夏天要上线 DEX 的 prototype (原型),而同期很多平台还在发力杠杆交易、法币交易,以求赚取更多手续费。

从商业的角度难以理解吧!

在币安运势最旺的时候,不去趁势疯狂扩张,反而主动退出国内市场,把资源投入 DEX 的开发,要知道,DEX 的手续费可以低至 0,这可是在砸钱「革自己的命」。

并且由于 DEX 平台无法再掌控用户的资产,以致断绝了后续可以做资管业务的可能性。比如国内期货公司,由于竞争激烈,大头的收入早已不是手续费,而是客户的保证金存在托管银行而获得的利息!

此时,除了「信仰」二字,找不出这种做法的足够动机。

币安慌了?

但是,「交易挖矿」模式的一声巨响,以 Fcoin 为代表的交易所一夜之间膨胀到全球前七名交易所交易量的总和,似乎让老牌平台们慌了。

file

一向忌讳评论同行的赵长鹏不但连发微博,言辞激烈的批评此类平台,平时动作谨慎的币安也在昨天晚间「仓促」的推出了夸张的「交易挖矿」合伙机制。

仓促到连机制的描述也完全照搬 OKEX3 天前刚推出的「开放共赢计划」,不过改了一下分红比例和合作平台数量限制:

file

导致在我们推送过币安的公告以后,第一时间有网友留言问:是不是小编误把 OK 的公告发到了币安文章里?

file

其实,看过之后赵长鹏的微博和何一在多个区块链群里的奔走解释以后,很多人就回过神来了,原来币安此举的目的并不是要圈地,而是试图迅速挤出交易所的泡沫,让行业回归平稳发展。

如果单纯想割一波韭菜或是圈一波「流量红利」,币安完全有能力设计出一个更精致、更隐蔽的分红制度,而不是像昨天的公告一样,照搬 OKEX,连措辞都没改。

而且用赵长鹏的话说,现在返 200% 不够刺激的话,马上返 300% 也行。

file

很多人会讽刺,不就是不舍得把利润返给用户么,非冠冕堂皇的说挤泡沫干嘛?

然而实际情况是「交易挖矿」并不是真的让利用户,而是变相拿自己发的空气币去换用户手中「真金白银」的 BTC、ETH。

比如最著名的「挖矿交易」平台 Fcoin,实际算下来手续费是万分之 16,而成熟的大平台实际手续费是万分之 5~3,后者已等同于运行了二十多年的 A 股交易手续费。

事实上,FCion 只是前仆后继的「交易挖矿」大军的排头兵,近期两家采用该模式的交易所 86 BEX 和 CATTLEEX 接连倒闭,还有上百家准备采用这一模式的交易所正在往里涌,明知这一模式难以持续,还都誓要把本已脆弱的市场搅个天翻地覆。

看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然而为何「交易挖矿」很多人还是看不懂,核心就在于刷单叠加邀请返佣(比如 20%)机制,可以让刷单者以 8.3 折的价格用 BTC 购买平台发行的币,而这些平台币目前来说是能收到真金白金的分红!

但这种机制很明显,是需要源源不断新入场的资金来支撑,不然后期你花真金白银买来的平台币因为变现盘增多,快速下跌,直到覆盖不了初始买入的折扣,此时挖矿行为将变得没有经济价值,同时分红也会因为刷单量下降而下降,市场将进入负反馈“死亡旋涡”。

这也是为什么不到一个月时间,FT 就成立了「平准基金」来稳定币价,因为在这种模式下,市值管理就是平台能否存活的核心。

需要越来越大量资金进入才能支撑的模式像什么?不就是 MMM 资金盘吗?

这当然不意味着参与 MMM 就赚不了钱,事实上早期参与并及时退出的人都能赚到钱,所以也不怪「交易挖矿」平台短时间里获得一大票追随者。

跟参与 MMM 的人一样,有天真人的以为这是互助互利,也有人是看懂了但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能先走一步。毕竟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持续了二十多年在各国屡禁不止,可能在全球吸引了 2 亿人参与。

顺便说一句,MMM 的创始人 Mavrodi 已经在今年 3 月去世,去世前两年,还敏锐的意识到这种模式可以和比特币结合,创造了一个所谓「MMM 币」来绕开监管,骗取用户手中的比特币。

专门报道犯罪新闻的俄罗斯网站 CrimeRussia 去年 7 月援引匿名线人称 Mavrodi 的个人账户中已经积累了约 20-30 万枚比特币,CrimeRussia 给这位传销大师的另一个称号居然是「加密货币之王」。

如果 Mavrodi 还活着,看到今天的「交易挖矿」,会不会捶胸顿足:「居然还有人比我更聪明!」

婴儿期的区块链行业经不起打击

这种模式尽管从商业角度,对一家公司来说钻了监管空子,无可厚非。但从行业、社会的角度,并不产生任何实质价值,最后有可能是落得一地鸡毛,进而让散户们信心涣散,也让监管部门更强力的扼制住还在呀呀学语阶段的区块链行业。

对于一场才刚刚起步的去中心化革命来说,可以参考孙中山 1912 年刚接手要钱没钱,要军队没军队的中华民国,不但得处处向外国列强示弱,对内也不能得罪各大军阀。

滴滴快的在刚创立之初包括到现在也没有直接说过要挑战出租车公司,大家是来解决「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事实上现在两目前融洽共生,增加了就业,提升了出租车运营效率,最终也大大提高了市民们的出行品质。

去中心化信仰者们多数并不谋求颠覆谁,而是在试图探索一条更公平,更高效的机制。这根多数农民革命颠覆旧政权只是为了建立一个新封建政权有本质区别。

引用有一个共享经济布道者 Jeffrey Wernick 描述的例子:

尽管他是 Uber 和 Airbnb 的早期投资人,但他并不认为这两家公司的模式是真的「共享经济」,尽管出租车司机收到的车费,用户坐到了车,看起来很公平,但 Uber600 多亿美元的市值里,司机和乘客却分不到一分钱,这些钱都进了创始人和华尔街大鳄的口袋里。

实际上,我们可以用区块链的技术,以及去中心化的治理来尝试让生产者和资本家们的关系变的更加平衡。

区块链世界里,抱着这种信仰的人显然不希望在实验还未开始的时候就被打压下去。

历史的经验

2600 年前的春秋战国,是中国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节点。

2200 年前秦的暴政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陈胜吴广)。

1800 年前东汉王朝的腐朽统成就了至今仍在被传颂的三国群英们的故事。

中间还有一连串如八王之乱、安史之乱的混战时期,直到 100 多年前封建制度灭亡,北洋军阀割据混战。

file

可以清楚的看到,几乎每一次社会关键的转折,都伴随一段混沌的时期。在这段时期里,一切都是无序的,大家为争抢资源、权利不择手段,父子尚能互相厮杀,君臣之道往往亦不复。

究其根本原因,当生产制度与生产力不配套时、当中心化集权的剥削超过人民忍受的底线时,变革就会发生。

基于货币贬值、对传统资本家攫取过量工人剩余价值的不满,以 2009 年比特币的诞生为标志,加密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理念开始席卷全球并愈演愈烈,这其实也是一群极客发起的反抗垄断集团们的一次「革命」。

我们不去预测这场革命是否最后能探索出一条可广泛使用的新的金融、社群治理模式。但必须要承认的是已经有四千万人参与的这场革命已经发生。

在革命的初级阶段,你要宣扬的信仰的「人气」非常重要,需要有足够的支持者才行。

就像尽管陈胜、吴广的信仰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上阵打仗的平头百姓为的可能只是「有口饭吃」。

所以,如今「密码朋克」们的革命刚刚开始,但绝大多数人其实没有对政府对央行那么不满,他们有工作有家庭,日子还过得去,怎么吸引这些人为去中心化的革命造势?

创造投机的机会可能是一种最简单的办法。

投机的意义

就像国内最早布道比特币的一众大佬,即便本身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坚定信仰者,但在布道的时候也不得不反复强调「这东西能赚钱!」

file

这是一张币圈里非常出名的截图——中国最大数字货币论坛创始人长铗、一位前科幻小说作家,一位坚定的区块链信仰者,一个从不关心自己发的 BTM 市值的理想主义者,在 2011 年前后还马不停蹄的在知乎上奔走呼吁大家投资比特币。

所以,在革命的初期,投机需求是很大的。

这点从清末辛亥革命时也能印证,比如著名的江苏巡抚程德全的「挑瓦革命」——1911 年他面对来「逼反」他的革命军,假装哀叹说 , 真是「无可奈何」啊,那就赞成革命吧!于是摇身一变宣布独立,自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江苏都督府都督」,但革命不能没有破坏啊,于是让人用竹竿捅掉了几片巡抚衙门上的瓦片,以表示「革命必须破坏」。

回到币圈,吸引逐利的资本和不明真相的散户加入,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拥趸们或者去中心化治理机制的信仰者们来说,也是必要的工作,可谓「携韭菜以令托拉斯」。

而承载这一使命的就是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根据各国监管机构的调查以及部分交易所的公开数据,全球至少有 4000 万人参与过数字货币的交易,这还不算有多少纯「链圈」的开发人员。

file

这不,上面这张来自 Googletrends 的统计显示,连本来冷门的「货币非国家化」理论布道者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搜索热度也随着比特币的价格在今年初来了一轮暴涨。

可见起初的炒作投机确实带来了很多人对现有制度的关注和深入反思!

区块链人的初心

其实不管是 OKEX 的徐明星,还是火币的李林,亦或是 Fcoin 的张健,都公开表示过自己对区块链能提效率,提高人类福祉的的信仰。

Fcoin 的张健也是币圈老人,估计早已预料到「交易挖矿」模式的局限性。但面对众多交易所,他商业角度上所想到的突围模式是优先吸引流量亦无可厚非,之后的战略大概率会逐渐调整。

就像当年的滴滴快的补贴大战,难以持续:一个平台很难让交易者们持续收获比自己付出的手续费更多的东西。

然而我们防不住的是 MMM 模式对人性的考验,各类心怀鬼胎的投机者如果纷纷籍此杀入币圈,一轮又一轮的收割韭菜,让整个行业信心坍塌,即便先「上岸」的平台们也要凉凉。

这是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博弈,在互相信息不通的情况下,囚徒的理性选择一定是背叛,而不能把生杀大权交由对方手里,导致结果一定无限趋近于最差解。(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相关解释,不再赘述)

file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作为区块链行业媒体,呼吁各大平台之间应该互通有无,互相监督,保持自律!

因为在区块链或者说去中心化生产关系变革的大潮中,交易平台所带来的投机属性只是最初的一个战场,后续还有很多问题需要一个温和的环境来克服。

历史留给我们的希望

写到最后,我们想从历史中能寻找到一线希望。

比如文首提到的那些混乱的时期里,却又总孕育出伟大的事物。

春秋战国,先后诞生了几百个诸侯国,但这样的乱世却中华民族思想的巅峰,孔孟老庄,儒道法墨,之后 2000 年的中华文明都在可以说是诸子百家的解读和延伸。

再比如晚清北洋军阀时期,或者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孕育了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马克思、雨果、毕加索、爱迪生、特斯拉、梁启超、泰戈尔 ... 如果可以一直写的话相信光名字就能撑起一本书。

而在今天,这个区块链革命的佛晓降临之际,一些名字,已经隐约印在了天际线。

file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