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年,都会有无数企业、产品、概念诞生、发展、变革和死亡,2018 这一年,被万众期待的区块链仍然在缓慢前进,虽然还是没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大爆发」,但是,从白皮书空谈概念到实际落地,从空中楼阁到实体支撑,人们对 2018 年末的区块链认知,更加理性了。

2018 年行将结束,在这一年里,ICO、出海、牌照、交易即挖矿、稳定币、币改、链改、STO、菠菜游戏、DApp 等概念轮番上阵,成为区块链领域名噪一时的风口。

回顾 2018 年,哪些风口概念让人扶摇而上?又有哪些极速掠过,徒留一地鸡毛?

风口一:ICO,盛极必衰

从宠儿到弃儿,是 ICO 这一年大起大落的命运。

ICO ,全名 Initial CoinOffering,中文名是首次代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概念,是区块链项目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融资行为。

ICO 一度引发币圈狂欢。从 2016 年开始受到关注,在 2017 年引来大爆发,ICO 的融资金额从 2.28 亿美元迅速增长至 26 亿美元,融资项目数量翻了四倍。

虽然去年 9 月被国内监管机构叫停,但沉寂一段时间后,ICO 在今年年初再次喜迎新高峰。

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在 2018 年前 5 个月,ICO 的规模就已经是 2017 年全年的两倍,ICO 数量达到历史新高。

根据这份报告,截止 2018 年 5 月,注册发行 ICO 的企业共 537 家,总共筹集资金超过 137 亿美元。

最亮眼的 ICO 项目是 Telegram 和 EOS,其中 Telegram ICO 筹集了 17 亿美元,而 EOS 则筹集了 41 亿美元的资金。

不过,随着加密货币行情持续大跌,投资者对 ICO 的热情骤冷,ICO 很快从被众人追捧到逐渐冷场,既失去了合法的土壤,也失去了生长的空间。

对于依靠 ICO 去年暴涨的以太坊而言,也因为 ICO 的没落陷入了漩涡。

风口二:交易即挖矿,一刹那花火

交易即挖矿,只要用户产生「交易」行为,便可获得「平台币」收益,交易越多,收益越多。这种做法鼓励用户多交易,得到更多的平台币,实现平台与用户的「利益共享」。

这种模式,在早期被认为是践行 Token 经济最好的方式。

2018 年 3 月,交易所 FCoin 打出「交易即挖矿」、收入分红的口号,在早期参与者巨大的利益回馈的刺激下,FCoin 一时成为交易所「黑马」,一度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

效仿者蜂拥而上。

据不完全统计,大批新交易所、二三线交易所纷纷基于 Fcoin 推出「改进版」交易挖矿和收入分红模式,比如 Bigone、Coinex、币为、Bitz、opone、Bkex 币客、AAC、Coineal 奥特曼、Coinpark、满币 Coinbene、OCX 等数十家交易所。

事实上,「交易即挖矿」并非 2018 年才出现的新概念。2017 年,一家名为龙网的交易所已经打着交易赠送平台币 DT 的概念,规定每日根据平台收益给持币者分红(当时还号称唯一具有分红属性的平台代币),该玩法并没有被平台大肆宣扬。

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因为「交易即挖矿」崛起的 FCoin 并没能持续多久。

由于设计机制的缺陷,FCoin 的平台币 FT 很快迎来断崖式砸盘,一蹶不起,而采用「交易即挖矿」运作模式的其他交易所,也很快失去热度。

但「交易即挖矿」还是刮起了一阵「挖矿」风,甚至衍生出大量荒诞的挖矿方式。

正常一点的如游戏即挖矿、阅读即挖矿、投票即挖矿,完全无厘头的如畅饮即挖矿、爆仓即挖矿、尽调即挖矿、群聊即挖矿、投保即挖矿等等。

「XX 即挖矿」,注定成为 2018 年区块链领域的一个重要风口。

风口三:稳定币,随波浮沉

稳定币,全称「稳定型加密货币」,它基于某条公链开发,与其他加密货币一样,具备了不可篡改、可扩展等特性,但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稳定币与黄金、法币等具有稳定价值的资产挂钩,如果按照稳定币背后的资产抵押类型分类,可以将稳定币分为:以法币作为抵押品,以数字资产作为抵押品,以及由算法控制的无资产抵押三大类。

正因为「锚定物」的特殊性,稳定币的价格,能在波动极大的数字货币市场中保持相对稳定,不仅成为用户心中的避险港湾,也成为沟通现实法币与虚拟货币的桥梁。

2018 年,出现了大量稳定币概念,比如 PAX、WIT、USDC、GUSD、ZenGold 等,百币争鸣。

目前应用范围最广泛的 USDT,自上线以来,价格基本保持在一定水平,波动极小。

但今年 10 月 15 日,USDT 罕见地出现了异动,上演了一场让投资者「空仓也被割」的大戏,其他稳定币则开始伺机发展,市场开始呈现更多样的竞争态势。

风口四:币改 / 链改 / 票改 / 共票,花样翻新

币改最早兴起于 FCoin 开设的试验区。

在「交易即挖矿」模式过时后,FCoin 开始寻找新的玩法。

7 月 5 日,FCoin 宣布启动一个叫「主板 C」的新交易区,即「币改」试验区,给实体业务公司提供通证化经济改造,完成后,直接在 FCoin“主板 C”上币交易。

一个月内, FCoin 就发起了 14 个币改相关通告,这场宏大的币改实验还有名声在外的通证派人物孟岩参与。

不过,看似热闹的币改试验并没有迎来圆满的结局。

8 月 3 日,Bizkey 在上线前一天突然宣布退出币改这场试验。此前一天,Fcoin 宣布一个名为「QOS」的 Token 项目先于「Bizkey」上线试验区。

作为 Fcoin 第一个公示的币改项目,Bizkey 的退出被认为是「币改试验失败」的开始。

但类似「XX 改」的玩法接连而上。

「票改」发起人,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钟宏解释称:「票改是指基于区块链 3.0 技术,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Ticket’一一对应。让这种票证可流通。」

另一位发起「链改」的王学宗则表示,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就是链改。它为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链改的定义比币改要宽容一些,因为 token 不一定只是币那么简单;多数 token 都不是币。

人大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提出「共票」概念。「共票」,一即「共」,凝聚共识,共筹共智,是够真正共享的股票,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二即「票」,支付、流通、分配、权益的票证。

层出不穷的「XX 改」概念,在行情惨淡的 2018 年,掀起了好几波热潮。

风口五:STO,言出法不随

在币改、链改等模式相继行不通后,最先在海外热闹的 STO 突然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

STO,全名 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化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方式,有人称 STO 是「低配版 IPO」,有人认为是「有监管的 ICO」。

今年 10 月有消息称,美国纳斯达克拟推出证券型代币平台,该消息一度雄踞当月业界话题热点榜。

据了解,美国、英国、德国、瑞士、加拿大、新加坡、印度、巴巴多斯等国均已开始 STO 的尝试。

近日,Bvaluate 发布一份统计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有 56 个 STO 项目,主要集中在 18 个国家。其中,美国一家独大,共有 26 个,占全球总量的一半。瑞士和开曼群岛也相对较多,各有 3 个。英国、德国、新加坡、马其他等四国各有两个,印度、俄罗斯、以色列等 10 国各有 1 个。

就在海外众多项目、机构开始摩拳擦掌谋划如何开展 STO 的时候,国内传出消息,STO 归入违规融资范围。

12 月 1 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学文在演讲中告诫 STO (证券型代币发行)从业者,如果在北京开展活动,政府将视同非法金融活动予以驱离。

12 月 4 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 STO 名义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称,目前仍有部分机构或个人以 STO 名义继续从事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相关活动。

12 月 8 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近期随着全球对 ICO 活动的管控加强,一些机构又在忽悠 STO (Security Token Offering)。在中国,其本质上仍是一种非法金融。

发展不过几月的 STO,还在大雾中摸索前行。

风口六:超级节点,尘埃不落地

2018 年,ICO 的公链相继迎来落地,采用 DPoS 挖矿协议的公链项目推出「超级节点」。

其中,又以 EOS 的「超级节点竞选」声量最大、波及最广。

今年 3 月,EOS 超级节点竞选拉开帷幕,众多参选节点竞选 21 个超级节点席位。一旦竞选成功,他们将获得 EOS 每年增发 5% 的收益中的大部分,大约每节点每年可获得 238 万个 EOS 的收益。

如果按照 EOS 最高价 21 美元计算,他们每年可拿到近 5000 万美元的收益。

整个竞选过程持续了数月,长时间充斥着节点贿选、大户操控、不是真正的区块链、中心化等质疑。

在 EOS 推出「节点竞选」玩法后不久,更多的项目开始推出类似玩法,包括波场 Tron、CberMiles、井通等在内的公链。

另外,超级节点的玩法也开始延展到交易所、媒体。

火币、ZB、EXX 等交易所纷纷推出全球超级节点计划,今年 6 月底,火币超级节点还上演了一场「节点退出」的纠纷,节点资本、DFund 等多家机构纷纷站队,质疑 Hadax 的公正性。而媒体、各种机构也开始以“超级节点”的名义,招募城市合伙人。

一场关于「超级节点」的旋风席卷区块链圈。

风口七:DApp,爆发前夜

DApp,是搭载在公链的应用程序。与建立在 IOS 系统或者 Aoid 系统上的 App 不同,DApp 是建立在底层区块链开发平台和共识机制上的分布式应用,具备区块链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征。

随着 FOMO 3D、EOS 像素,以及各种菠菜游戏的火爆,人们对区块链的关注开始从「公链」转向 DApp。

据统计网站 DappReview 的数据,截止 12 月 10 日,基于以太坊开发的 DApp 共计 1391 个,单个 DApp24 小时最高活跃用户为 754。

盘点:区块链的 8 个风口,你抓住了几个?

而今年 6 月底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DApp 数量则呈现迅猛增长的态势,目前链上 DApp 项目超 250 个;另据 IMEOS 统计,EOS 上排名前 6 的菠菜类 DApp,周流水额均超过百万 EOS。

在慢慢熊市中,DApp 的火热给予开发者们为数不多的温暖。

据 31QU 了解,整个 DApp 生态日趋健全,包括公链核心团队、钱包、投资者、超级节点等在内的生态主体均在积极拓展 DApp 落地。

风口八:分叉,算力大战

区块链网络发生永久性分歧,分裂为两条独立运行的链,而其中产生的新币种就可称为分叉币。

继 2017 年年末出现数十种比特币分叉币,IFO 概念盛行后,分叉币曾沉寂了一段时间。但今年 11 月中旬,比特币现金(BCH)分叉事件再次将「分叉」带入人们的视野。

由于对 BCH 发展路径的认知差异,今年 11 月初,以比特大陆 CEO 吴忌寒为首的 BCH ABC 和 BSW 为首的 BCH SV 两大分叉方案开始角逐。

这两大阵营掀起的算力大战,一度被认为是引发 11 月中旬比特币暴跌的「罪魁祸首」。

分叉本质上是共识的分裂。在大战尘埃落地后,无论哪一方是赢家,最终支离破碎的,是整个 BCH 社区。

回望 2018 年,有几个现象令我们印象深刻——

一是公链项目,尤其是 EOS、波场等项目的崛起,带火了超级节点、DApp、IBO、RAM 等概念,无论是早期被热炒的公链 Token,还是 DApp 的火爆都与之相关;

二是新玩法频出。在交易所赛道,出现了交易即挖矿、分红等新玩法,「同款」交易所批量出现;另外,在 ICO 玩法过时后,衍生出 STO、币改、链改等新玩法。

三是区块链行业风起云涌。FCoin 依靠新玩法瞬间成为交易所「黑马」,但不过风头很快就被其他热点取代,币改、链改等玩法也只是热炒了一段时间,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总体而言,进入 2018 年后,区块链圈开始从概念狂吹、进入到拿出落地成果的阶段,大浪淘沙之下,一大批「空气币」项目原形毕露。

区块链总是在追随和拥抱变化,即便「大熊市」2018 年,仍能看到大量概念轮番上阵,不论是热炒概念、换个马甲收割韭菜,还是诞生的新式玩法,无不显示,区块链这个领域,正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

对于即将到来的 2019 年,区块链还能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