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 月 25 日,北京。39 天没有更新推特的吴忌寒,出现在比特大陆「比特同芯,再创辉煌」年会上。

娃娃脸的吴忌寒蓄起了胡须,看起来沧桑了许多。

后分叉时代的比特大陆,AI 或许才是未来之路

灯光璀璨,举杯庆贺,派发红包,年会现场一片欢声笑语。尽管几十天来波折不断,但比特大陆从上到下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有趣的是,在过去的一整年负面缠身的 OK 集团,也在几天后举办了年会。被投资人围堵、撒了一年敌敌畏的徐明星高喊「烧不死的鸟是凤凰」,大有一吐胸中郁结之意。

2019 年,OK 集团或许能否极泰来,而比特大陆的风波,似乎才刚刚开始。

原文标题:《寒门矿霸之困:比特大陆,一只真正用力活过的独角兽》

后分叉时代的比特大陆

提到比特大陆会最先想到什么?相信很多人都会说是 BCH 分叉大战。

的确,2018 年年尾,由比特大陆和吴忌寒发起的 BCH 分叉大战一时间引爆了整个币圈的热度。

然而,比特大陆在分叉中爆发的算力碾压气势却并没有持续到 2019。

算力大战之后的比特大陆,负面消息接连不断。

首先是比特大陆香港上市希望基本破灭。

12 月 19 日,据证券时报报道,香港股票市场监管机构不愿允许比特大陆在香港进行 IPO,尤其是 2018 年加密货币的大幅波动让港交所对此类矿机商上市更为谨慎。

事实上,三大矿机厂商,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招股书已经过期,嘉楠耘智传出要在纽交所上市的消息。2019 年 1 月 23 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回应称,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除了上市之路不顺,在去年的裁员大潮中,比特大陆的大规模裁员也被屡次报道。

「有人知道比特大陆的情况吗?听说要裁人啦?」1 月初,有用户在脉脉上发起了一条匿名提问,一位加 V 认证的比特大陆员工回复消息确切,裁员会在「50% 以上」。

后分叉时代的比特大陆,AI 或许才是未来之路

随后,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 Dovey Wan 转发了这条消息,并称,「比特大陆将在下周开始裁员,比特大陆现有员工 3200 人,年前将裁员 1700 人,裁员比例可能能高达 85%,裁员部门涉及 AI、矿池,矿场以及在美国的 BCH 哥白尼客户端团队。」

消息很快传开并引发众多媒体报道和市场的热议。尽管比特大陆官方予以否定,但事实来看,比特大陆裁员的动作,并非此刻开始。

2018 年 12 月初,比特大陆关闭了两年前在以色列开设的 Bitmaintech Israel 研发中心,并裁撤了全部 23 名员工。近日消息称,比特大陆还会关闭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海外办事处,这里此前主要负责比特大陆主业务 BTC.com 的开发和运营。

山雨欲来风满楼,早在裁员风波之前,比特大陆就一直有「换将」的传闻出现。2018 年 4 月,比特大陆内部曾有消息称,「詹克团和吴忌寒正在分家」,比特大陆双 CEO 的局面可能要结束。

曾有比特大陆前员工表示,「并不看好,双 CEO 公司的结局无一不是一地鸡毛。」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两位 CEO 一直不合。

据新浪财经消息,在比特大陆创办之前,吴忌寒将比特币的维基百科资料递给詹克团看,詹克团花了两个小时看完,随即决定答应吴忌寒的要求,加入比特大陆,而吴忌寒给詹克团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开发出可以高效运行比特币加密算法的 ASIC 芯片。

除以之外,吴忌寒还提出了一个颇为奇怪的条件,就是不给詹克团发工资,但如果詹克团研发出芯片,整个技术团队才可以拿到 60% 的股份。

此次 7NM 矿机售卖不利,导致吴忌寒对詹克团怨气很大,反过来,詹克团也对吴忌寒过度卷入 BCH 分叉大战而不满。

因此,双方分手传闻一直甚嚣尘上。

虽然比特大陆并未发布官方声明,但消息人士表示,该公司已于 2018 年 12 月进入领导过渡期。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 2018 年 11 月 7 日,比特大陆曾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工商资料显示,彼时包括吴忌寒在内的 4 名人士退出董事会,吴忌寒身份由「董事」变更为公司「监事」,而詹克团从「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很可能从那会儿就已经启动交接的工作了。

今年 1 月 10 日,比特大陆被传将由王海超继任首席执行官,詹克团和吴忌寒将不再干涉公司的日常业务活动。其中,吴忌寒为蚂蚁矿池 CEO。

1 月 21 日,眼镜蛇 Cobra 发布推特称,吴忌寒推特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并称自己是吴忌寒在推特上「突然消失」之前最后回复的一个人。

吴忌寒在 2018 年 12 月 17 日转发 Aleksandar Kuzmanovic 的一条推特后,其推特状态一直显示未更新。

与 CSW 战事未达预期目标,在公司内部又遭到质疑,饱受内忧与外患的吴忌寒现在估计没有心情再更新自己的推特。

分叉的泥潭、上市波折、裁员风波、管理层动荡以及业务收缩,比特大陆动荡不安中迎来了 2019 年。

古语有云: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比特大陆崛起得太快,衰退得也很快,而其衰退的原因则早在崛起过程中便早已注定了。

捉襟见肘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现金流是王道。

2018 年,整个币圈一片萧条,无数区块链项目团队死去,剩下还活着的,也在苟延残喘。

强如比特大陆也不例外。

据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营收来源十分简单: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等。不得不说,全部是围绕「币」进行。其中,在 2015 到 2017 年,矿机销售额占总营收分别达到了 78.6%、77.3% 和 89.9%,2018 年上半年,矿机销售占比为 94.3%。

然而,2018 年 8 月,加密货币评论员 WhalePanda 转发 Blockstream CSO Samson Mow 发表推特:「比特大陆 Q2 财报不乐观。比特大陆有 12.4 亿美元的库存,而 S9 的价格则下降了 85%,第二季度亏损在 6-7 亿美元。」随后 Samson Mow 还补充称,在 IPO 之前,投资者应敦促比特大陆立刻披露 Q2 数据。

后分叉时代的比特大陆,AI 或许才是未来之路

截至目前,比特大陆 2018 年下半年的财报依然没有对外公布,似乎可以肯定,比特大陆的财务收入很不乐观。

矿机售卖不利,比特大陆便想通过上市来缓解现金流的压力。

事实上,2018 年 9 月,比特大陆发布招股书,谋求上市之路,其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广泛吸纳社会力量,缓解资金压力。

我们已经第一部分提到,比特大陆上市,困难重重。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接近港交所的人士表示,此次港交所不愿比特大陆上市的原因之一就是,未来 POW 加密货币矿机将会逐渐饱和,届时将以何种方式来持续盈利,目前尚不明朗。

2017 年 9 月 4 日,国家禁止了 ICO,去年年初,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又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

和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一样,但凡被打上「币」属性,其 IPO 之路就将变得艰难曲折。

君不见,加密货币交易所诸如火币、OK 等在遍寻各种上市方法无果之后只得「借壳上市」。

作为世界第一大加密货币矿机公司的比特大陆更是无法摆脱「币」属性标签。其 IPO 之路也会比上述几家更为艰难。

一时无法「开源」,那么比特大陆就只能选择「节流」。

倚仗 BCH 发家致富的比特大陆,本意或许是想通过分叉来进一步扩充自身财富,但万万没想到最后变成了烧钱的无底洞。

2018 年 11 月 BCH 分叉,这是一场算力大战,更是一场烧钱大战。

据币印矿池朱砝称,同样是 1T 算力,挖比特币有 1.48 元,挖 BCH SV 收益仅为 0.73 元。这意味着对于挖 BTC,挖 BCH SV 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以 4000P 算力计算,相当于 ABC 集团每天烧钱 300 多万。

本以捉襟见肘的比特大陆财务状况,不得不分出很大一部分资金去应对这场战争。更为糟糕的是,此次分叉大战,比特大陆并没有干净利落的胜出。

尽管在决战伊始,比特大陆全面占优,但战斗并没有向吴忌寒预期的那样快速结束,直到现在,比特大陆仍然陷在与 BSV 斗争的泥潭中。

据 coinmarketcap 平台数据,截至目前,BSV 已然全球前十加密货币,其单价和总市值均在不断的接近 BCH 中。

后分叉时代的比特大陆,AI 或许才是未来之路

分叉之前,吴忌寒还在信心满满的表态将通过更加灵活的一些脚本去支持多种通证在 BCH 的区块链上进行发行 , 并将在需要时对 BCH 毫不犹豫的扩容。短短一个月后,比特大陆就不得不在 IPO 的关键时期,面对社区分裂带来的困扰。

比特大陆单一的结构导致其在熊市来临之后整体收到了较大的冲击,再加上 IPO 的数次失利,最后 BCH 分叉大战计划外的支出严重消耗了比特大陆的实力。最终詹克团离任,吴忌寒调职。

吴忌寒亲自督战矿池

2019 年初,比特大陆官网发布了一篇名为《比特大陆:回顾 2018,展望 2019》的博客,这是它在今年的首度公开发声。这篇文章重点回顾了比特大陆在 2018 年取得的成就:发布 7nm 矿机,发布 AI 芯片,投资 Circle,进军美国市场,赞助休斯顿火箭的比赛等。

比特大陆也表示,新一年将会重点发展核心业务:矿机。

比特大陆在过冬,而过冬的方式,除了裁员节流,还将重点转移到了自己最擅长的业务。

纵观比特大陆发展史,矿机一直是该公司发展壮大的不二法门。

此次吴忌寒调任蚂蚁矿池 CEO,或许也是为了更进一步的保持比特大陆的优势。

毕竟,2018 年,比特大陆「呕心沥血」之作 7NM 矿机由于其性价比甚至不如早先发售的 S9 矿机,没在市场里掀起太大波澜。

「现阶段所谓的 7nm 的矿机只是未来营销的噱头,不具有大规模量产的实际价值。」某知情人士表示,「无论是从生产工艺的成熟度还是量产的程度,目前也都是小批量的市场。」

除此之外,比特大陆最大的竞争对手,矿机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杭州嘉楠耘智已经早于比特大陆正式发布了 7nm 矿机阿瓦隆 A9 系列,所以 7nm 的风头已经让阿瓦隆占尽。

无独有偶,2019 年 1 月 9 日,一个名为「比特小鹿」的矿机共享平台悄然上线。在比特小鹿平台上,所有可租赁的矿机均是蚂蚁系列的矿机。其背后依托的矿池则是比特大陆的 BTC.COM 和 ANTPool。如果该消息属实,那么意味着比特大陆走上了「以租代售」之路。

一直在矿机界傲视群雄的比特大陆似乎也感受到了危机,如果不在矿机领域进一步有所扩展,或许比特大陆最终会被竞争对手赶超。

此次 7NM 矿机遇冷和比特小鹿矿机租赁平台或许就是一个征兆。比特大陆要想获得新生,光靠一个矿机还不够。

AI 或许是比特大陆未来之路

除了矿机,AI 也是比特大陆布局的一个重点。

早在 2015 年,比特大陆就开始了对 AI 芯片的研发。

有趣的是,此前关于比特大陆要放弃 AI 的猜测甚嚣尘上。

2018 年年初,比特大陆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曾透露,其 AI 芯片团队规模已超 300 人。并于同期发布算丰芯片。

然而好景不长,此后,比特大陆就迎来了裁员风波。

在比特大陆这轮大裁员中,裁撤员工也涉及到 AI 部门,并且在裁撤过程中,身为 AI 方向负责人的詹克团也并未表态。

一时间,人人都以为比特大陆将要放弃 AI。

但年末,比特大陆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2018 年 10 月,比特大陆入驻福州软件园闽侯分园,投资 13 亿元打造集团区域总部项目和算丰科技产业园项目。

从名字上来看,签约打造的算丰科技产业园项目或许是推进比特大陆 AI 战略的重要一环。

此次比特大陆选择曾于 2010 年到 2017 年在半导体设计公司中天联科工作过的王海超担任新 CEO 也能体现出比特大陆转向的决心。

当月,比特大陆在北京召开 AI 新品发布会,正式发布了旗下第二代云端 AI 芯片算丰 BM1682 以及终端 AI 协处理器 BM1880。一同发布的还有算丰智能服务器 SA3、嵌入式 AI 迷你机 SE3、3D 人脸识别智能终端以及基于 BM1880 的开发板、AI 模块、算力棒等产品。

根据吴忌寒最初的估计,未来 5 年内,比特大陆 40% 的收入将来自 AI 芯片。

不管怎样,比特大陆正从芯片、硬件到计算平台,从云端、边缘侧到终端做着全方位 AI 芯片布局。

在招股书中,比特大陆同样对 AI 芯片技术大书特书,并将自己定义为中国第二大兼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 AI 计划。

今年 1 月 10 日,比特大陆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网络技术研究院、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在福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拓展人工智能市场。

同月,比特大陆与福州市人民政府、福建省算域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福州「城市大脑」合作备忘录。比特大陆能够从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受到福州政府的欢迎正是凭借其 AI 方面的优势。

届时,比特大陆将帮助福州市政府构建智能化信息服务设施,搭建具有城市数据综合运营能力和人工智能计算能力的基础设施平台、人工智能产业共创平台、城市运行管理平台。

但比特大陆在 AI 方面的努力能否得到回报?

目前的 AI 芯片市场仍然处于快速增长、供不应求的阶段,各个公司都在吃红利。但再过一段时间之后,随着市场份额的不断分蚀,竞争也将随之加剧。

尽管在 AI 方面有所建树,但在未来 AI 市场的大浪淘沙中,起步较晚,且伤痕累累的比特大陆,能否突出重围,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呢?

公元前 133 年至 119 年,汉武帝抱着「寇可往,我已可往」的决心,和匈奴展开了艰苦卓绝的的战争。

其中最著名的战役有三次: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三战三捷,大汉王朝迎来了鼎盛。然而,由于汉武帝穷兵黩武,汉朝连年征战。导致开销巨大,将「文景之治」流传下来的财富挥霍一空,朝廷财政入不敷出,连正常的机构运转都不能保证。最终不得已发布《罪己诏》,检讨自己的过失。

同样,吴忌寒不是汉武帝,比特大陆也不是汉王朝。

比特大陆熬过了上波熊市,创造了奇迹;未来比特大陆会怎么走,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