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舆论为什么反感吴军?

离职员工喷前东家没问题,但一个败军之将喷前东家非常有问题。

很多人持续参与揭批吴军的点,不只是因为他不断喷前东家:

关键要看观点思路对不对、批评得对不对,基因论本身就有问题,自己做得狗屎一样,留下一堆烂摊子跑了,不找自己的原因,最后一个‘没有做搜索的基因’,为自己开罪。现在又出来说没有做
to B的基因,(腾讯)开始做游戏的时候也进展得不怎么样,怎么不说没有做游戏的基因?一位腾讯员工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吴军是最没有资格评论百度的。再对老东家腾讯因为自己搞砸了的事儿指指点点,那就说明此人不可救药了。一个业内评价

腾讯做搜索和 toB 的问题可能真是存在,但搜搜这块业务是吴军任上搞黄掉的,一个败军之将不首先从自身来思考问题,却不断来批评前东家和将你击败的竞争对手,是非常不合时宜的。对照腾讯其他离职 GM 对腾讯的评价和昨天李楠关于魅族的评价,这份职场基础修养还是差距很大的。

且吴军在腾讯挂着较高的 title,很少去公司,干的活和成绩都非常少,相当一部分精力都是花在旅游写书思考如何包装自己身上,这点是多位搜搜同事确认的。不能别人辛苦加班干出成绩就成是老板的功劳,干不出成绩就说公司不行。

2. 吴军的 title 到底是什么?

吴军的百度百科,和京东图书宣传页面,身份都标注是腾讯副总裁。更有甚者,有文章直接将吴军指认成腾讯谷歌双料高管。吴军的主要威望,就是在腾讯挂 VP,在谷歌挂 Chief
Engineer 的 title,可以有罪推定这是吴军默认的认可的,至少是不反对的。

吴军刚回国时挂过 Google chief engineer 的 title,比如你用 吴军 谷歌 首席工程师去百度搜索,第一个搜索结果标题是这样的:

吴军 | 曾是 Google 总工程师,也是腾讯副总裁,用四本书成为中国首席互联网思想家

不知道谷歌开过几个总工程师的 title,或者首席工程师到底在谷歌意味着什么,但“吴军从谷歌离职前是 T6,带 20 人左右,从腾讯离开再回去也是 T7。”(口径来源吴军一位清华直系学弟)

谷歌的 T6 和 T7 应该是还不能划进高管序列的,吴军能够跳好几级去腾讯负责搜索是有时代背景的,十年前中国互联网的 BAT 才刚刚起来。

10 年谷歌退中国后,有 6 个级别比较高的中国人进入了百度和腾讯。王劲、范丽和郑子斌等去了百度,最后王劲发展成了 estaff,范丽和郑子斌成为副总裁;吴军、朱会璨、颜伟鹏都加入腾讯做搜搜,其中朱会璨是
Google
图片搜索创始人,任职搜搜首席架构师,颜伟鹏是谷歌(中国)原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兼工程总监,出任腾讯搜搜广告平台部总经理,吴军是谷歌东亚语言搜索算法主要设计者,担任搜搜执行副总裁助理。虽然三人都是 GM 的 title,但后来吴隐隐是负责人,高出其他两人半级。

腾讯的职级架构是:VP、SVP、SEVP 是高干,副总裁<高级副总裁<高级执行副总裁。GM VGM AGM 是中干,总监、副总监、组长是基干。

吴军加入腾讯的级别是 L3,GM,总经理,在国内对应的话是跟百度的总监一个级别。吴军有时对外会被称为是副总裁,但朱会璨和颜伟鹏好像都没对外以腾讯副总裁的 title 介绍过自己。

因为上 VP 需要硬业绩,比如孙忠怀上 VP,那是因为门户和腾讯视频都做起来了。

有时候因为业务或者 PR 需要,也会将一些业务负责人的 title 调高,最典型就是 VC 行业里面各家起步都是 VP。但在公司里,业务 VP 跟 PR
需求 title 的某某业务 VP 完全是两码事,是断不可以直接跟公司 VP 挂钩的。

不知道吴军在搜搜的业绩是什么。

3. 极其肤浅可笑的公司基因论

昨晚虎嗅微信推送了篇应和的《吴军点评腾讯没有 to B 基因怎么了》,里面提到“我们讨论的焦点应该集中在吴军点评得对与不对上”。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删掉了,那我就接着来聊下吴军点评的对不对。

比如他最近两次批评腾讯,一次批评百度的理论依据都是基因论,这是他在那本畅销书《浪潮之巅》里反复强调的观点,但我一刷下来却觉得这也太过幼稚肤浅可笑了。

论证的画风你们感受一下:

  • 腾讯做不出搜索,因为腾讯没有搜索基因;

  • 百度没能从 PC 转型移动,因为百度没有移动基因;

  • 腾讯现在做不了云计算,因为没有 toB 基因;

  • IBM 做不出 toC 产品,因为他早期服务政府和公司,只有 toB 的基因;

  • 摩托罗拉的衰落,因为他是做模拟信号的,做不出数字移动通讯也是由宿命决定的。

两年前,我和李开复博士等人多次谈论科技公司的兴衰,我们一致认为一个公司的基因常常决定它今后的命运,比如 IBM 很难成为一个微机公司一样。摩托罗拉也是一样,它的基因决定了它在数字移动通信中很难维持它原来在模拟手机上的市场占有率。

吴军,第十章 没落的贵族——摩托罗拉 第 3 节 基因决定定理

吴军习惯把公司基因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工程技术基因,代表公司有谷歌、百度、微软;

第二类是产品基因,代表公司有苹果、腾讯、Facebook;

第三类是销售导向基因,典型的是阿里巴巴。

吴军遇到一切企业兴衰问题都会归结为基因问题,但却无法解释为什么腾讯有社交基因游戏基因,阿里有技术基因的问题。张一鸣显然没有新闻基因,连续搞社交创业失败的王兴就有外卖基因?只有技术基因的百度为什么还能做出畅销的硬件,有产品基因的腾讯和 Facebook 都做不出短视频。销售导向的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却做成了最有技术含量的云计算。

基因论是一种过度静态的观点,非常地陈腐,属于 用错误的方法分析问题碰巧得到正确的结果,或者说是事后诸葛亮。

所谓基因到底是由什么因素构成的?包括成功路径,核心业务资源,用人观念,组织架构方法,价值观这些要素到底是如何在这家公司发生作用的?今天更成功的企业家都是将公司作为一个系统或者产品去看的,组织人才 KPI,使命愿景价值观,从来不会用基因这个词来给自己主动设限。

但因为《浪潮之巅》的畅销,企业基因论变成了白领人群(包括互联网圈)流传最广的企业组织理解方式,这其实是一种流毒

4. 张一鸣和王慧文的反基因论

张一鸣和王慧文应该是有资格来谈论这个话题的,他们都对公司基因论非常反感。

张一鸣认为基因论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宿命论,是自己不能折腾的表现。

张一鸣有次在双月会上表达了自己对基因论的反对:“现在公司大了,经常有人说我们不该做某些新业务,我们没有这个基因。那我倒要问问,我们公司的基因是什么?是移动互联网吗?公司创始团队原来是做 PC 网站九九房的,这和今日头条没啥关系吧?是机器学习吗?创始团队也没有机器学习专家,第一版推荐系统是我和另一位同学业余学习相关文献摸索着开发出来的,技术绝对不算业内领先。是商业化能力吗?公司成立两年后还没有商业化部门,现在好几千人。那我们的基因到底是啥呢?”

王慧文认为自我定义就是自我设限,基因论是属于给自己主动设限。因为基因这个东西是可以变化的,要用科学和技术去追求真理。

当张鹏问到美团的企业基因是什么时,王慧文答道:
“最开始王兴拉我创业时,我们两个学的是电子工程,我毕业设计是焊卫星下行电路板,王兴的研究生读的是生物芯片,听看是芯片,其实是生物学,我们两个的基因不是做互联网的。

我们一开始创业时没有这个基因,因为要写代码编程、做网站,我们一开始是想招人做网站,但是我们两个又不会,两个人看起来不太靠谱,也没有钱,所以就招不到人,所以我们两个就学了编程。

等我们开始做团购时,在业界里面是最不被看好的团队,因为我们失败了好几次,其实我们之前都是做社交的,没做过电商,也没管过大团队。所以,在当时看起来,我们这家公司应该没有做 O2O 基因的,没有多城市线下管理基因。”

后来老王又聊到自己的世界观:

“人类从出现到今天,其实整个的发展就由两个部分构成:

第一,用科学来认知世界、人类、社会和自己,科学是一种认知方法。

第二,工程是改造方法,是建设方法。

所以,要用正确的工程方法,把你的科学认知实践、创造成那些对人类生活有价值的事情。”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