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 Layer 2 四年,Celer 终成风口上的猪?

之前的文章里《Layer 2 是优雅地跟魔鬼做交易》,Celer 的创始人董沫跟我分享了很多他对于 Layer 2 的了解。

在董沫看来,Layer 2 的本质抽象,一种将底层包装起来的假象。但抽象是有代价的,所以「Layer 2 是在跟魔鬼做交易。」

Layer 2 的好处是速度更快、吞吐量更大,但作为和魔鬼的交换,Layer 2 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恢复需要的时间会非常长。另一个问题,则是 Layer 2 会带来孤岛化的问题。

对于 DeFi 而言,资产的自由流动和高度的可组合性非常重要。而 Layer 2 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流动性,进而影响可组合性。

同样是以太坊的 Layer 2,Polygon 和 zkRollup 之间其实并不互通。资产的需要 Layer 1 的介入,这实际上是一种比较低效的方案。很多时候系统的效率并不是由最快的部分决定,而是受最慢的部分影响较大。

因此,区块链的分层网络之间需要更快速的渠道,「跨链桥」应运而生。

资产桥之于分层的区块链

Layer 2 并不是区块链发展的终极形态,区块链网络一定会继续分层,甚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三层网络和四层网络。

这里面有两个非常核心的原因:

1. 用户的规模和需求会不停的增长

2. 用户的需求将会越来越细分

这个趋势其实在 2021 年的下半年就已经非常明显。业界已经不再认为以太坊是无所不能的(或者事实从来不是如此),新兴的公链也不再标榜自己是「以太坊杀手」,而是开始寻找自己独特的定位。

Nervos 要做互联网的区块链层,Dfinity 将自己当成去中心化的开发栈,Flow 专注游戏和 NFT,Solana 不顾一切追求高效,Arweave 专注永久存储。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行业的竞争颗粒度已经越来越细。

随着用户的增长和行业的发展,整个行业的分工正在变得越来越明确和细分。我毫不怀疑未来的有一天,区块链底层会被抽象,用户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在使用区块链,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可能同时在使用多条区块链。

这可能才是区块链真正走入千家万户时候的形态,就好像每天都在使用互联网、App 的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 TCP/IP 协议,也不知道什么是 Python。

2017 年的一次采访,董沫就提到过:「公链并不是真正的用户入口。」

董沫是一个计算机科班出身的创业者,经历过互联网成长的全过程。在 2017 年,他就很清晰的看到了这个趋势:区块链会高度细分,Celer 就是要做 Layer 1 和 Layer 2 之间的咽喉。

最开始,Celer 发力的方向是状态通道,也是为数不多成功将状态通道用起来的项目。据 Celer 介绍,基于状态通道的游戏平台 CelerX 已经有百万级的用户。

状态通道的发展一度搁置,连比特币的闪电网络也在很长一段时间无人问津。但 Celer 却一直在坚持,在 CelerX 和状态通道上多年的积累,也成为 Layer 2 浪潮爆发时 Celer 的竞争优势和技术壁垒。

cBridge,打通异构区块链

跨链桥并不是 Celer 的独家发明,事实上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了多种跨链桥方案。

其中,最简单的跨链桥方案就是通过一个可信的第三方。

如果我们把现实世界的银行系统理解成一个区块链,那 Tether 公司就是一个跨链桥。我们把美金打入 Tether 公司的账户,Tether 在链上发出对应数量的 USDT。这就是一个最简单、最初级的跨链桥。

这样的跨链桥机制简单粗暴,但也有很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性 —— 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我们应该相信每个人都可能作恶。

Tether 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时至今日 Tether 都没办法拿出一份有信服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资产储备。

即便中间人没有主观作恶,依然有可能出现私钥被盗、被攻击等各种风险。这个月就有两个跨链桥 ChainSwap 和 AnySwap 被攻击,合计损失接近 3000 万美元。

资产跨链桥的安全问题就像用头发丝系成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 DeFi 之上。

深耕 Layer 2 四年,Celer 终成风口上的猪?

cBridge 方案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需要一个中间人,跨链的安全由区块链来守护。这就是状态通道的特性。其中,哈希时间锁是这个方案的重要组成。哈希时间锁由两个部分组成,分别是时间锁和哈希锁。

时间锁指交易双方必须某个时间内提交状态,超时则整个交易失效,资金退还。哈希锁则可以简单地理解成交易放行的条件,只有当条件的哈希交易完成,这笔交易才可以放行。

哈希时间锁最大的价值是它可以让多个用户之间的条件交易(跨链桥中的条件是 A 链和 B 链的交易全部完成)在去中心化、无信任中介的情况下完成。

因此 cBridge 的方案,简单而言就是创建一组被哈希时间锁保护的交易。用户在确认跨链桥完成 B 链的资产转移后放行资产,双方完成一次原子互换(要么都成功,要么都失败)。

由于哈希时间锁的存在,跨链桥无法挪用用户资金,也无法凭空创造跨链交易。同时 Celer 还有 SGN (守护者网络)机制来对整个跨链桥的安全性进行补充。

除此之外,cBridge 的另一大优势则是它可以实现异构和点对点的跨链。其跨链桥可以在用户间自行展开,并直接实现 Layer 2 - Layer 2 或 Layer 1 - Layer 2 或 Layer1-Layer1 的跨链。

简单来说,Polygon 上的资产可以通过 cBridge 在去信任、去中心化的前提下跨链到 Avalanche 甚至是 Polkadot。即便后两者的区块链结构和共识和以太坊完全不一样。

董沫跟我分享了一个数据,在 cBridge 上线的一周里,cBridge 为超过 400 个用户提供了 1500 余次的跨链服务。跨链的总额达到 $2M,并节省了将近 $9W 的手续费。

董沫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很多使用 cBridge 的用户,如果不使用 cBridge,而是通过原生桥的话,总的流动性(指跨链的资产)都不够付手续费的。」

从格局而言,Celer 从来没想过将自己局限在某个公链的 Layer 2,他们要做的是不同链和层之间的桥梁。

这就涉及到本文的第三个部分,Celer 究竟在做什么?

深耕 Layer 2 四年,Celer 终成风口上的猪?

Celer,一盘大棋

Celer 对自己的定位是「二层扩容平台」,从 2017 年就一直在专注二层扩容的事情。

目前 Celer 主推的产品有三款:

● cBridge:多层网络之间的跨链桥

● Layer2.finance:DeFi 协议的原地扩容

● Celer SDK:提供给开发者的工具包

这其中 cBridge 我在前文讲过。Layer2.finance 也是一款非常有创新的产品,当大家都在尝试将资产从 Layer 1 迁移到 Layer 2 的时候,Celer 提出了一个不一样的方案。

深耕 Layer 2 四年,Celer 终成风口上的猪?

如果资产依然留在 Layer 1,但是用户的入口放到 Layer 2 会怎么样?

区块链的成本是由信息大小而非资金大小来决定的。因此 10 万美金的转账成本和 10 美金相差无几。所以同样的交易手续费对普通用户来讲可能很高昂,但对巨鲸却并不算什么。

一个人打车很贵,那多人拼车不就便宜了吗。这就是 Layer2.finance 在做的事情,他将很多用户的交易需求打包,并在 Layer 1 上进行统一交易(并提出掉其中的重复交易),由此节省了大量的 gas fee。

用 Celer 自己的话来说,Layer2.finance 做的是 DeFi 世界的公共交通系统。

而 Celer SDK 则是更好的帮助开发者使用二层网络的一系列接口。

董沫和他的团队 2017 年就开始尝试 Layer 2,要知道那个时候的 DeFi 和 NFT 还没有真正的活跃。大家在讨论的都是宏大的、改变世界的叙事,很少有人认真的去思考区块链未来会如何演变。

因此在 Layer 2 活跃的 2021 年,Celer 团队才有足够的技术积累和壁垒推出这些产品。

人们常常在说抓住趋势,可实际上努力追赶风口的人往往只能分到一些残羹冷炙。真正在风口中扶摇直上的,从来不是追赶风口的人,而是早早布局等在风口的人。

真正厉害的投资人,都是那些在行业或者赛道起来之前就已经默默进入并开始耕耘的人。正如因价值投资出名的张磊,这个号称「教育是不需要退出」但无情清仓的的男人又一次踩对了风口,在最高的位置逃顶。

真正的大佬,都并不会因为短期的利益而放弃长远的思考,也不会因为畏惧打脸而错过机会。他们总是在不断的学习、思考,甚至否定过去的自己。

所以最高明的投资并不在于追上了时代的风口,而是能够提前预判行业发展的趋势,并坚持。这里面最难的,或许是坚持。

坚持有两种,一种是自我洗脑式的感动,另一种则是在更全面和更深层认知下的自信。第一种坚持不难,但却没有意义。第二种坚持却恰恰相反,需要团队的创始人有清楚的目标和认知,而 Celer 和董沫恰好是第二种。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句鸡汤,非常适合用来结尾。鸡汤有云,「将军赶路,不追小兔;凤凰于天,不意鸡议。」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