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 RSS 曾败给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如今又是轮回?

橙皮书 2019-01-23

老一辈互联网人读这篇文章应该会很有感触,做区块链的新一代,也会看到很多熟悉的现象。霍炬这位两种身份兼备的玩家,感觉就更复杂了,他是这么推荐的这篇文章的:

「到 2019 这个时间点,再回顾 RSS 的出现和衰落史可以更清楚看到其中的得失。这篇文章完整了讲述了 1999 年年 RSS 兴起到 2013 年 Google reader 关闭、内容阅读和分发被社交网络所代替的完整历史。

之所以推荐这篇文章,是因为这段历史和区块链有很多相似之处的,相比今天的社交网络,RSS 是一个更分布,权利更平均,更开放的系统,但是它最终被打败了。其中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心化的产品更容易设计,提供更好的体验,用户更容易理解而不需要学习复杂的概念,提供运营企业更好赚钱方式。

今天区块链和中心化产品的对比恰好也是如此,这一次,去中心化产品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吗?」

这篇文章有点长,有不少生僻古老的英文技术词汇,还好不理解技术细节也没关系。另外里面有很多英文人名,我们把几个重要人名换成了中文,第一次出现时记住他们,记住这几个人就不会走丢了。

原文标题:《RSS 败给了社交网络,这段历史对区块链有什么启示?》
作者:Sinclair
译者:姚昌林

十几年的老网民应该都很熟悉 RSS。实际上,RSS 有两个不同的定义,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和 Rich Site Summary,但本质上都是一种对程序友好的信息订阅方式。今天还有应用和网站在使用 RSS 技术,但对大多数用户来说,RSS 已经成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了。

回顾 RSS 的发展史,有两个值得讲述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网络未来的伟大愿景,从未实现;第二个故事,开发通用标准的合作,是怎么成为开源软件史上最有争议的分裂。

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在 Netscape 上市和 .com 泡沫之间的梦幻 10 年,大家都不知道互联网会去向何方,但每个人都意识到互联网会比现在更有想象力。有一种推测,互联网将因「聚合网络」而革命。原本互联网是点对点传输,从服务器端给用户单向传递信息,但新的模型可能打破原有的架构,以「频道」的方式重新打包和分发全网信息。

当时有一份在投资人群体中颇具影响力的 Newsletter,叫 Releas 1.0,魏巴赫(Werbach)在一期文章中预测:「聚合网络将演化成互联网生态的核心模型,公司和个人既可以控制自己的线上身份,也可以享受广大网络的好处」。

RSS 的未来曾经如此光明,后来发生了什么?

魏巴赫让读者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击剑爱好者购买重剑时有两个选项,一个是登录电商网站或跑到线下商店,另一个是在每天登陆的击剑网站,点击右侧广告栏就可以购买。类似于广电网络里,大电视台的节目可以在本地小电视台播放一样,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看。聚合网络可以通过中介网站给用户提供信息。如此一来,用户可以更容易控制自己与互联网的信息交互。

RSS 是最有希望实现这种聚合式未来的标准之一。魏巴赫认为 RSS 是「轻量级聚合协议的典范」。另一篇同时期的文章认为,RSS 是第一个实现 XML (可扩展标记语言)潜力的协议。RSS 可以帮助读者和内容聚合者从他们想要的网站里定制频道。

可是 20 年后的今天,社交网络兴起,谷歌关闭了 Google Reader,RSS 只应用在播客、技术播客和部分新闻源,成了一种慢慢凋零死亡的技术。确实还有很多人依赖 RSS 阅读器,固执地把 RSS 添加到博客,当做一种情怀。这些坚持变成了一种对中心化网络的抗议,对几家控制全网的大公司的抗议,对抗这个与魏巴赫的想象完全不同的网络。

RSS 的未来曾经如此光明,后来发生了什么?RSS 的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么?难道真的是争夺标准的内斗造成的?

陷入泥淖

RSS 被发明了两次,这意味着它没有一个公认的发明者,会陷入无止境的争吵。但也说明 RSS 是一个恰逢其时的好想法。

1998 年,Netscape 公司正在寻找下一个用户增量,它的旗舰产品「网景浏览器」曾占据 80% 份额,现在市场份额被微软的 IE 浏览器快速蚕食。所以 Netscape 需要一个新的项目。5 月,Netscape 召集了一个团队着手一个新的项目「Project 60」,基于 Ben Hammersle 的 Atom 项目开发的 RSS 新闻工具。两个月以后 Netscape 发布了新门户网站产品「My Netscape」,与 Yahoo, MSN, 和 Excite 这些门户网站竞争。

次年 3 月,Netscape 给门户网站 My Netscape 增加了一个新功能「My Netscape Network」。用户可以自定义 My Netscape 页面, 增加频道功能,订阅其他网站的最新头条新闻。只要网站发布了「指定格式」的文件,用户就可以点击「Add Channel」在自己的 My Netscape 主页上订阅用户喜欢的网站。一个包含网站头条的模块,就会出现用户的 My Netscape 页面。

去中心化的 RSS 曾败给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如今又是轮回?

这个「指定格式」的文件就是 RSS 文件。但在 My Netscape Network 的声明中,Netscape 把 RSS 定义为「RDF Site Summary (RDF 站点摘要)」。其实这个定义不够精准,因为 RDF (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是一种描述指定资源的特定属性的语法。

其实,1999 年 W3C 也打算起草 RDF 标准。尽管 RSS 理论上应该基于 RDF,但 Netscape 给的 RSS 参考文档根本没有使用任何 RDF 标签。在 Netscape RSS 规范文档里,其作者 Dan Libby 提到,在 MNN 版本里 Netscape 特意限制了 RSS 的复杂度。这个规范的版本号定为 0.90,意味着后续版本会与 W3C 标准更加一致。

最初的 RSS 标准是由 Libby 和 Netscape 同事 Eckart Walther 和 Ramanathan Guha 开发的。Guha 的邮件里曾提到,Guha 和 Walther 开发的思路大部分来自于 Libby 的早期想法;在 AOL 收购 Netscape 后,他们两人离职,Libby 承担了主要的更新工作。Guha 为 RDF 的发展做了很多贡献,他和 Walther 打算把 RDF 应用到 RSS 中。后来 Libby 在邮件里提到 RDF 版本的 RSS 最终被删减了,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时间限制,第二是 RDF 对于普通用户太过复杂。

在 Netscape 陷入「门户大战」努力争取浏览量的时候,「网络博客」悄然流行起来。UserLand 软件公司的 CEO,维纳(Winer),发明了最早的内容管理系统,让不懂技术的普通人也可以搭建自己的博客。维纳的博客 Scripting News 是互联网上最古老的博客之一。在 Netscape 发布 My Netscape Network 的一年多之前,也就是 199 年 12 月 15 号,维纳就宣布其博客产品将会同时支持 XML 和 HTML 格式。

维纳的 XML 格式被称为「脚本新闻格式」。有人认为它类似于微软的频道定义格式,但没有书面证据。跟 Netscape 的 RSS 一样,维纳定义了文本的结构,方便其他程序读取和调用。当 Netscape 发布 RSS 0.90 版本时,UserLand 宣布支持两种格式。但维纳认为 Netscape 的版本「令人惋惜的不完备」和「缺失了作者和读者最需要的核心部分」。它只能引用一系列链接,而「脚本新闻格式」能包含更多内容:包含更多段落,每个都段落都可以有很多链接。

1999 年 6 月,在 Netscape 发布 My Netscape Network 两个月之后,维纳也发布了「脚本新闻格式」的新版本——ScriptingNews 2.0b1。维纳加速继续推广自己的标准,用户也没有认识到 RSS 0.90 巨大缺陷。维纳的版本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可以兼容 RSS。但两个标准存在一个巨大的差异:维纳称为「胖」格式可以包含整个文章,而不只是一些链接。

7 月,Netscape 要发布 RSS 0.91,面临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更新文本规范。RSS 不再代表「RDF Site Summary」,而是「Rich Site Summary」。RDF 元素全部被删掉了。很多脚本新闻标签也被合并了。在这个文本规范里,Libby 解释说:

RDF 引用已从标准里删除。包含 RDF 的的 RSS,是为网站摘要提供元数据格式。删除有两个重要的考虑。首先,数据方需要提供聚合数据格式,而不是元数据格式,RDF 的文件必须非常精确才能达到标准。但这样会造成阅读困难,很难人工直接开发 RDF 文件。第二,没有工具可以生成 RDF 文件。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决定采用标准 XML 方法。

维纳对 RSS 0.91 非常满意,宣称「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把它当做 ScriptingNews 2.0b1 格式的替代品。一度大家都认为,RSS 很快会有统一的官方版本。

大分裂

1 年后,大家发现 RSS 0.91 有很多不足。人们想用 RSS 做的很多事情,0.91 版本都无法做到,其中有很多多余的限制,比如每个频道最多只能包含 15 个链接。

此时,RSS 技术已经被广泛使用。Netscape 已经对 RSS 0.91 没什么兴趣了,其他大部分企业则都在用维纳的标准,比如 O’Reilly Net 公司的 RSS 聚合器 Meerkat,新闻聚合网站 Moreover.com 等。各个利益方的代表通过邮件交流如何改进 0.91 标准,但一直没有形成共识。

对命名空间的分歧,是对 RSS 本质的分歧

一个叫做 Syndication 的邮件集合,记录了关于 RSS 标准讨论的所有邮件,现在仍然可以访问。今天来看仍然是宝贵的历史,记录了这些深刻的分歧最终如何撕裂整个 RSS 社区。

分裂的一方代表是维纳。他很想改善 RSS,但是通过一种相对保守的方式迭代。2000 年 6 月,维纳发布了 0.91 版本,但其实与 Netscape 的版本差异不大。维纳在博客中说,由于 Netscape 不再维护更新,0.91 作为一个起点,展示了 RSS 在实际场景如何使用。

同时,他还认为,简单易用的 RSS,已经足够成功;在 Syndication 邮件里面提到的复杂的新功能,并不会为内容分发提供一点价值。他尤其反对加入命名空间(namespace),也拒绝恢复已删除的 RDF 形式(命名空间允许程序员自定义 RSS 的子格式,这意味新增功能需要所有人一致同意。但命名空间也会让 RSS 读和写更困难)。在 Syndication 邮件组里,维纳提到这几个改动非常重要,可能会由此引发标准的分裂:

我们还在思考如何推进 RSS 的发展。我当然也想在 RSS2 里使用类似 ICE 的内容,发布和订阅功能优先级也很高,但一切的前提都是简单。我也想要更多的扩展空间,但绝对不会再去用「namespaces」,「schema」或重复 RDF 的老路。我理解可能仍然有人需要保留这些功能,所以可能会有一个新的分叉版本。我对分叉版本有很多的想法,时机成熟后会公布给大家。

反对维纳的另一方主要是 3 个人,O’Reilly 公司的多恩(Rael Dornfest),搜索领域创业公司 Calab 的 CEO 戴维斯(Ian Davis)和 14 岁的斯沃茨(Aaron Swartz)。斯沃茨就是我们熟悉的 Reddit 的联合创始人,著名的黑客主义者。在一封戴维斯给我的邮件里说到,2000 年时,斯沃茨的父亲就经常陪他一起参加技术会议。

这 3 个人都认为 RSS 需要命名空间功能来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另外几封邮件里,戴维斯建议建设一个基于命名空间的模块,可以让 RSS 更加可扩展且不至于太复杂。支持命名空间的阵营认为:RSS 很快将不仅用于同步博客,还会有很多其他使用场景。在不增加复杂度的前提下,命名空间是唯一的方案。

关于命名空间的争议只是表象,争议的核心是「RSS 到底应该用来干嘛」。维纳最开始做他的标准是为了同步自己的博客。而 Netscape 发布 RSS 标准,是为了在门户网站里构建微缩网站。有些人认为 Netscape 的初衷应该被尊重。在给 Syndication 的邮件里,戴维斯提到,RSS 最初是为了构建「迷你站点地图」,但是过去一年有了很多新需求,RSS 现在应该扩展支持更多信息类型,而不仅是简单的新闻标题。

这扩大了 Netscape 对于 RSS 的规划,Libby 在给我的邮件里提到,关于 RSS 的发展的争论集中在:「构建全球语义网」VS「让人们更容易出版自己的作品」。

维纳在回复戴维斯邮件里提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逻辑:Scripting News 是第一个 RSS 网络,而且目的与 Netscape 完全不同。社区对于 RSS 发明者及其目标产生了分歧,分裂在所难免。

版本分裂发生在多恩宣布提出 RSS 1.0 规范并组建了 RSS-DEV 工作组之后(工作组包含戴维斯、Swartz 等人,但没有维纳)。在这个 1.0 版本里,RSS 再次被定义为「RDF 站点摘要」,RDF 元素再次被添加进来。考虑到历史上维纳对 RSS 传播做的贡献,1.0 版本并没有把维纳的名字删掉。但 1.0 版本也提到 RSS 不会按照维纳规划的路径发展。单纯给 RSS 增加一些元素,却不考虑可扩展性,RSS 会失去很多应用场景。1.0 版本也基于 XML 命名空间定义模块系统。

RSS-DEV 擅自取名「RSS 1.0」,维纳对此感到愤怒。在另外一封邮件里,他提到:他有一个巨大的工作成果被盗用了,大概指的就是 O’Reilly 公司和其组建的 RSS-DEV 工作组。

邮件组的其他人也认为,RSS-DEV 工作组在取得社区同意之前,不应该使用 RSS 这个名字。但工作组仍然坚持使用。工作组的成员 Dan Brickley 辩解道,RSS1.0 是基于 RSS 最早的愿景,可以追溯到 MCR (RDF 的前身)和 CDF 等。他还认为,RDF 本来就是 RSS 的一部分,1.0 版本对 RSS 的贡献远比维纳更大,也更配得上 RSS 这个名字。

RSS-DEV 工作组 12 月发布了最终版本。几乎同时,维纳发布了自己对 RSS 0.91 的升级——RSS 0.92,升级版本的几个改动很快被各个播客采用。于此,RSS 正式分裂。

如果 RSS-DEV 工作组认真邀请维纳加入,这次分裂或许可以避免。维纳显然很重要,工作组也承认他是 Syndication 的主要作者,为普及 RSS 做了重要贡献。但戴维斯的邮件里也提到,维纳想要控制 RSS,想要把 RSS 变成私人财产,所以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工作。维纳拒绝了工作组的邀请。O’Reilly 的 CEO Tim O’Reilly 在 2000 年 9 月,UserLand 公司的讨论会上解释:

大家聚在一起讨论 RSS 的演化路线,维纳也在场。当在场人员的意见转向他不支持的方向,维纳退出了,称 O’Reilly 想通过讨论取代他的位置,尽管 O'Reilly 的多恩只是十几个作者中的一个,而且多恩经历了 RSS 的全部发展史。

维纳书面回复了 Tim O'Reilly:

会议的两周前,我刚见过 Dale,他一点都没提到 RSS 1.0。在发布前,我周五与多恩通电话,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第一次听说 RSS1.0,就是在官方公告里。

我来问一个不客气的问题,如果「RSS 1.0」是密谋出来的,没有任何投票和讨论,没有让委员会一起来决策,你会怎么做?

UserLand 为开发和普及 RSS 做了大量的工作。现在你们一脚踢开,占用了这个名字。这非常过分。如果我想继续开发下去,却要用一个新名字。Tim 你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我没有在历史邮件里发现任何关于使用 RSS 1.0 名称的讨论。维纳邮件里说:他也没有试图控制 RSS, 而只是想在产品里使用而已。

很多开发者厌倦了社区无休止的争论,决定开发一个新的版本,在 2013 年,分叉又一次发生了。开发者开发了一个新版本 Atom——取消了 RDF 但嵌入了 XML 命名空间。Atom 作为最终版本,提交给 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 (负责建设和推广互联网标准的组织)。

在此之后,市面上有 3 个不同的 RSS 版本:维纳的 0.92 (2002 年更新为 RSS 2.0 并更名为「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RSS-DEV 工作组的 RSS 1.0 和 Atom。今天仍然活跃的是 RSS 2.0 和 Atom。

衰退

不同的 RSS 标准确实妨碍 RSS 的推广,但是并不妨碍 RSS 在 2000 年代的流行。2004 年,纽约时报开始使用 RSS 提供头条新闻,开始向普通用户普及 RSS 和使用方法。后来拥有上百万用户的 Google Reader 也在 2005 年发布。到 2013 年,RSS 已经足够流行,纽约时报甚至在斯沃茨的讣告中宣称:RSS「无处不在」。在地球上三分之一的人注册 facebook 之前,RSS 是很多人与互联网新闻链接的唯一纽带。

纽约时报在 2013 年 1 月发布了斯沃茨的讣告。此时 RSS 已经到了一个拐点,逐渐变成了大家不熟悉的产品。Google Reader 在 2013 年 7 月关闭,表面原因是用户数多年持续下降。很多网评也宣称 RSS 已死。但在 Google Reader 关闭前,使用 RSS 的用户就已经越来越少。2009 年 5 月,Steve Gillmor 在 TechCrunch 上写到:「是时候彻底关闭 RSS,转向 Twitter 了。RSS 已经不能更差了。」他指出,twitter 是一个更好的信息订阅工具,因为 Twitter 除了提供文章,还可以提供不同人的观点。

今天,RSS 还没死,但远远不如之前流行了。许多人试图解释 RSS 的现状,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来自 Gillmor 在 2009 年提出的:社交网络取代了 RSS,给用户提供了更新的资讯,也给运营社交网络的企业带来收益。就像 Google 关闭了 Google Reader 是为了推广 Google+。因为 Google 确实可以从 Google+里获得收益,而在 Google Reader 无法盈利。2013 年,Instapaper 的创始人 Marco Arment 在播客上写道:

关闭 Google Reader 看起来很偶然,其实是 Facebook 和 Google 在互联网的战争里的最新牺牲品。看起来 Google Reader 仍然有大量的用户在使用,但实际与 Google+战略是冲突的:Google 需要人们使用 Google+阅读和分享,这样才能与 Facebook 争夺用户的时间、广告数据、广告收入、增长和其他。

由此可以看出,用户和科技公司都认为到社交网络比 RSS 更高效。

另一个关于 RSS 消亡的理论也很有意思。一直想把 RSS 推荐给用户的纽约时报,在 2016 年却抱怨:RSS 对普通用户不够友好,使用起来太过极客了。2004 年,在 RSS 图标更新之前,纽约时报一直使用橙色的框体链接到 RSS 数据源,点击后进入一个全屏幕都是 XML 链接的网页,让普通用户望而生畏。这篇精彩的推文点出了 RSS 消亡的本质:

去中心化的 RSS 曾败给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如今又是轮回?

普通用户并不觉得 RSS 好用,因为 RSS 不是面向普通用户设计的,有太多技术的门槛。一旦有更好的产品,用户就会放弃 RSS。

如果高效迭代,RSS 也许能更好用,或许 RSS 可以把订阅相同频道的人联系起来,共享彼此的想法;或许,浏览器的适配可以得到改善,用户体验更好。但当 RSS 社区成员在努力创建共识的时候,Facebook 这种大公司却在快速升级产品,不断打破常规。当社区还在统一意见的时候,完善产品的努力却白白浪费在重复的工作上。

戴维斯告诉我,如果社区能相互妥协达快速形成共识,那么 Atom 就不会存在,那些用来争吵的时间就可以用来改善产品。所以,当我们问自己,为什么 RSS 衰落的时候,第一个答案是社交网络取代了 RSS;但深入问下去,为什么社交网络能取代 RSS?答案或许是,RSS 开发者面临的困难比开发 Facebook 还大。正如多恩写给委员会的信里提到的:「现在政治问题远比连续开发迭代严重的多」。

所以我们仍然淹没在信息孤岛。即使这样,魏巴赫在 1999 年预言的聚合网络已经实现,只不过不是最初设想的方式。毕竟,《洋葱新闻》是通过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类聚合网络传播的,《宋飞正传》也是如此。

我咨询了魏巴赫的意见,他也赞同我的观点。他认为 RSS 是一个失败的技术,因为它没有整合博客世界、内容世界或不同资源。但社交网络的革命性也在于聚合不同内容和资源的能力,这其实也是 RSS 和聚合网络的最初设想。

很不幸,现代网络上聚合信息只存在于非常少数的几家网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像魏巴赫想象的那样,管理自己的在线信息触达。一个原因是,RSS 没有给科技公司控制访问和售卖广告的机会,所以科技公司不会支持 RSS。

更通俗的一个原因是,一个中心化公司的统一标准,比需要社区投票形成共识的标准简单许多。共识是难以建立而且浪费时间的,如果没有统一标准,开发者就会提出多个竞争标准。如果说这篇文章提供了什么经验,那就是:想要更好更开放的网络,这个世界就需要更好的合作。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