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就如同一个公有地,单一开发者为以太坊作出的贡献最终受益者是整个以太坊生态,而开发者自身能够得到的部分微乎其微,这导致许多有才华的开发者没有动力持续为以太坊生态「无偿」工作。

这是一个挺让人头疼的问题。而以太坊的坚定支持者、去中心化成人内容应用 Spankchain 的创始人 Ameen Soleimani决定做些事情改变这一现状,他最新发起的 Moloch DAO,则致力于用「DAO」的方式解决协作失效的问题。

Moloch DAO 的尝试值得关注,这有可能用全新的人类组织方式的探索,通过区块链,让治理的整个过程变得高效可信。

Ameen Soleimani,这位从 2016 年起就加入以太坊的开发者,先是在以太坊孵化器 ConsenSys 工作了一年,后又创办了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成人内容应用 Spankchain,现在,他打算用一种全新的尝试,重新找回人们关于「去中心化组织」的信心。

热门区块链治理项目 Moloch DAO 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重要?Ameen Soleimani

Ameen Soleimani 认为,以太坊组织的激励形式需要改变,只有改变,才能更好的加快以太坊 2.0 的开放进度。他指出,以太坊就如同一个公有地,单一开发者为以太坊作出的贡献最终受益者是整个以太坊生态,而开发者自身能够得到的部分微乎其微,这也导致许多有才华的开发者没有动力持续为以太坊生态「无偿」工作。

于是在今年 3 月,他与另外 21 名成员共同发起了一个名为「Moloch DAO」的开源社区治理协议,希望通过引入去中心化的治理模式,解决 ETH2.0 开发缓慢、开发发者激励不足这一核心问题,目前总共得到了逾 150 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其中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和 ConsenSys 创始人 Joe Lubin 分别给该项目提供了 1000 枚 ETH 的资助,此外,ConsenSys 和以太坊基金会也分别向该协议提供了 2000 枚 ETH 的资助。据 Block123.com 信息,Moloch DAO 目标是为以太坊基础设施提供资金支持,并解决生态系统开源开发中的公共问题,该协议可以使投票、成员资格、治理成为可能,代码则是协调机制。Moloch DAO 的合约于 2019 年 2 月 14 日部署,参与者需要提供资金资助或提供符合 Moloch 目标的工作。

这个带有实验性质的项目迅速获得了以太坊社区核心人士的关注和认可。5 月 10 日的以太坊纽约峰会上,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和 ConsenSys 创始人 Joe Lubin 分别表示给该项目提供了 1000 枚 ETH 的资助,此外,ConsenSys 和以太坊基金会也分别向该协议提供了 2000 枚 ETH 的资助,把这个项目推到了聚光灯下。

那么究竟什么是 Moloch DAO?为何它很重要?

我们透过白皮书以及相应的一些资料,结合对 Ameen Soleimani 及另一位创始人 Cassandra Shi 的采访,试图为大家还原 Moloch DAO 的清晰轮廓。

采访 / 撰文:杨浩波

Moloch DAO 是这样诞生的

Ameen Soleimani 告诉链闻,Moloch DAO 这一想法的诞生要追溯到三年之前,他当时和一群「理性主义者」在美国加州伯克利一起生活,他从一篇名叫《关于 Moloch 的沉思(Meditations on Moloch )》的文章中接触到了 Moloch 这个词。

《关于 Moloch 的沉思》这篇文章主要讲述关于「人类协作方式失效」的问题。Ameen Soleimani 说,他当时就觉得「Moloch」很适合成为一个协作型平台的名称。一年后,他去了以太坊最重要的孵化机构 ConsenSys 工作,在那里,他提出了成立一个名叫「Moloch Ventures」基金的想法,希望通过这个基金投资代币发行项目,并用于开发者培训。

可惜的是,他的这项提案被否了。

后来,Ameen Soleimani 离开了 ConsenSys,成立了著名的去中心化成人内容应用Spankchain,并在去年开始提出关于Moloch DAO项目的计划。

image (62).jpg

Moloch DAO 希望解决的是以太坊开发失效的问题。Ameen Soleimani 说,他希望通过重新设计激励体系,让开发者有足够的动力在以太坊上开发。

事实上,「Moloch」在英语中指古代迦南人用于祭祀孩童的神。迦南人认为,只要向 Moloch 这位神祭祀小孩,就能增加军队胜算的概率;而如果有一部分人没有参加祭祀,相应地会降低胜的几率,从而将整个军队陷于危险之中。

热门区块链治理项目 Moloch DAO 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重要?

当你知道了这个背景,接下来的文章将会带你理解 Moloch DAO 的运行原理。你也将很快明白,为何要 Ameen Soleimani 和他的团队会使用 Moloch DAO 这么一个名字了。

Moloch DAO 运行原理是什么?

Moloch DAO 的核心逻辑看上去与我们传统的公司别无二致,每一位成员向一个叫做Guild Bank(可以翻译为「工会银行」)的资金池中注入 ETH,或者为 Moloch DAO 作出一定的贡献。相应的,每一个成员也能获得自己的贡献占 Guild Bank 总资金比例的投票权。

而 Moloch DAO 与传统公司不同之处,就在于投票权上。

我们知道,传统公司的投票权指对公司运营决策的权利,与之相应的还有股权,也就是拥有公司对应比例资产的权利。而在Moloch DAO 中的「投票权」不一样,它相当于股权与投票权的结合,拥有投票权既拥有对应比例资产,也能参与决策

值得说明的是,Moloch DAO 的「投票权」由于锁定在智能合约中,并且映射到自己以太坊钱包地址,它是无法像平常的股票一样转让流通的。

在 Moloch DAO 中,「投票权」只能做两件事情:

  • 投票以决定是否发行新的「投票权」;
  • 销毁「投票权」,按照比例从 Guild Bank 中返回自己的资金。

这两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规则,背后却对应着 Moloch DAO 中两个非常重要的逻辑:前者对应成员的加入机制,而后者对应的是退出机制。

如何加入 Moloch DAO?

首先我们来说加入机制。一个成员要想加入并成为 Moloch DAO 组织中的一员,他是不可能找到官方渠道填写申请表格的。他必须说服 Moloch DAO 内的一位成员,请他在 Moloch DAO 的智能合约中发起投票,然后由各位 Moloch DAO 的成员参与投票,从而决定他是否能够加入。

投票时长为 7 天,投票通过的话还有 7 天的公示期。一切就绪,他才能获得成员资格。

成员资格当然不会是免费发放的,想要加入的成员必须要有对应的付出。他需要往 Guild Bank 中注入一定的 ETH:若投票通过,他可以按照他投入的 ETH 占 Guild Bank 中相应的比例获得新发行的「投票权」,若未获通过,ETH 原路退还。

当然,Moloch DAO 还有另外一种加入的方式,相当于劳务加入。

比如,Moloch DAO 希望能有工程师帮忙开发一个前端网页,或者希望安全研究员帮忙审计代码时,他们同样需要内部发起一个投票。投票成功后,参与这项任务的前端工程师或者安全研究员会获得一定的「投票权」,他们可以将这部分「投票权」通过我们接下来要讲的退出机制,从 Guild Bank 中提出相应的资金。

最后,由于 Moloch DAO 的愿景非常清晰,就是「加速以太坊 2.0 建设」,所以,成员们会发起投票,将新的「投票权」给予那些建设中的以太坊 2.0 项目。这些以太坊 2.0 项目,也就成为了 Moloch DAO 的成员之一,当项目需要使用资金时,他们可以通过销毁一部分的投票,提取 ETH 用于项目的运营建设。

Moloch DAO 的成员们相信,从长远来看,这些「投票权」的分发导致自身「投票权」的稀释,远小于 ETH 本身价值的增长。

为了能让读者更直观地了解 Moloch DAO 背后的增长逻辑,我们从白皮书中取了这么一个例子:

假设标准普尔的 500 家公司市值都一样,其中有一半(250 家)的公司可以通过一个开源的会计框架,使得自己股票的价值增长 1%。如果只有 1 家公司投入资源开发的话,他会损耗自身 5% 的市值,换取所有这 250 家公司 1% 的涨幅。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整个标普 500 公司市值是增大的,但对于这家投入资源开发的公司而言,自身损耗 5% 换回自己的 1% 增值,亏 4%,得不偿失;

如果我们换一种方法,标普 500 的背后的投资者联合起来,增发 0.01% 的股票,将这部分股票对应的资金用于开发开源会计框架。最终,250 家公司有 1% 的涨幅,也就意味着平摊到所有的公司都有 0.5% 的涨幅。所有公司亏损 0.01%,换回 0.5% 涨幅,整体赚 0.49%。我们惊奇地发现,通过合理地调整激励机制和分发方式,让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单独做的买卖,变成了整个体系都受益的结果。

如何退出 Moloch DAO?

正如我们先前说的那样,如果 Moloch DAO 的成员不再愿意参与治理,或者是为了获取流动资金,成员可以销毁自己的投票,从该组织中「怒退」(Ragequit),同时从 Guild Bank 中获得对应比例的资金,拿相应的 ETH 走人。

「怒退」的设计非常巧妙,涉及了 Moloch DAO 治理方面的创新设计。如果一项提案获得通过,但有少部分人是投了反对票,那么这部分不接受提案的人,为了保护自己利益不受损害,则可以选择在提案的公示期内,通过 Ragequit 直接拿走自己的资金。

这种设计也从侧面说明了 Moloch DAO 的逻辑:如果你对组织的决议不满,你可以直接退出,你的利益不会因为群体的意志而受到损害。

听 Moloch DAO 创始人讲解挑战与机遇

在介绍了 Moloch DAO 从「投票权」出发,结合加入和退出机制的整个原理之后,链闻还与 Moloch DAO 创始人 Ameen Soleimani
及该项目创始团队成员 Cassandra Shi 探讨了更多关于该项目的具体问题:

Q1. 传统公司股权和投票权相分离,而 Moloch DAO 似乎将股权与投票权又结合在了一起,这样的考虑是什么?

Ameen:首先,我们希望让代码变得尽可能简单,Moloch DAO 的代码总共也就 400 行左右;其次 Moloch DAO 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公司,投票权的作用很关键:投票决定资金如何使用,投票决定接受谁的钱,谁能成为成员,谁有权退出,这就是为何我们将两者结合起来的原因。

Q2. 在加入机制中,如果 Moloch DAO 仅仅是想与某人完成劳务关系,该怎么处理?因为我注意到 Moloch DAO 发放「投票权」给劳务者,劳务者同时也有参与治理的权利,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份权益,他仅仅需要的是资金。

Cassandra:是的,Moloch DAO 没有第三方付费这个选项,付费事实上都是付「投票权」,劳务者拿到投票权以后,他们可以选择退出,Cash Out,拿出自己的资金。当然我们这里也可以提供这么一种解决方案:付给第三方「投票权」的密钥掌握在成员手里面,等第三方完成工作后,我们成员替他 Cash Out,拿出资金返还。

Q3. Moloch DAO 的股权无法转卖,但投票者是否可以以高于自己的退出价出售自己的地址,由别人再来参与这个系统的治理?

Ameen:成员的确可以转卖自己的密钥,如果他们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他们甚至可以为了某些私人利益关系的投票而接受贿赂。对我们来说,最终要的是知道投票的人究竟是谁,他代表谁的利益投票,我的确不希望非成员参与治理。

Cassandra:Moloch DAO 从设计上来说就不是一种投资工具,任何人退出的时候都不可能拿到比他加入时更多的以太坊。售卖成员资格也许在现实中就不被其他 Moloch DAO 的成员所接纳。

Q4. Moloch DAO 官网上目前有 25 名 Elders 和 5 名 Contributors,二者仅仅是票数的不同,还是某些权利都不一样?

Ameen:现阶段他们的不同确实是因为票数的不同,也许在未来,只有有足够票数的成员,才能够参与一些特殊的讨论。

Q5. 你觉得对于一个提案来说,最少应该有多少 Elders 和 Contributors 参与才比较合适呢?事实上,在链上治理的时候参与的人并不多。

Cassandra:首先,对于 Moloch DAO 的成员来说,他们投票更多是在决定自己的钱如何使用,而不是别人的钱,这样的话参与的激励相比就会更强一些。其次,不参与投票并不意味着不活跃,而相当于某种形式的替代投票。如果一些成员更加相信其他活跃成员的判断,他们也不一定需要投票,有时候,强制性地对一些你并没有充足认识或调研的提案投票,不如把选票交给更专业的人。

Q6. Vitalik Buterin 的 1000 ETH 直接增大了 Guild Bank ,是属于入股,还是捐助?

Ameen:入股。Vitalik Buterin、Joseph Lubin、Cosensys 以及以太坊基金会分别投入 1000ETH,他们也都将各自收获 1000「投票权」,他们能够像其他成员一样参与社区的治理。

Q7. DAO 的安全不容忽略,曾今以太坊 The DAO 被盗事件导致 ETH 和 ETC 分叉,那么 Moloch DAO 如何从技术上保证安全?

Cassandra:Moloch DAO 的设计哲学就是安全大于一切。我们已经从最初的设计当中删减掉了非常多的功能,以减少智能合约的复杂性,保证最大程度的安全。Moloch DAO 最优先的事情就是让成员放心将 ETH 锁在合约当中,毕竟因为 The DAO 事件的影响,以太坊社区到现在仍然没能从创伤中完全走出来。

Ameen:我们并不能完全保证安全,但是我们的代码经过专业人士的审计,代码本身也不多,留给漏洞出现的空间很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The DAO 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筹集了 1 亿 5000 万美金的资金,而在我们准备筹集更多的资金前,我们在两个月内大约筹集了 40 万美金,我们也打算放缓一下筹资速度。

Moloch DAO 和其他同类项目有何不同?

当然,不仅仅是 Moloch DAO,以太坊上也出现了许多其他的 DAO,比如 Aragon DAO,以及别的融资模式,比如 Gitcoin 创始人 Kevin Owocki 提出的「通胀融资」,甚至有一个叫 MetaCartelDAO 的 DAO 直接分叉了 Moloch DAO。那么对于这些项目,Moloch DAO 如何看待呢,Ameen 和 Cassandra 也为我们作了回答。

Q1. 您如何看待 Aragon 的 DAO?Moloch DAO 与 Aragon 有何区别?

Ameen:我认为 Aragon 是一个很棒的、具有创新性的项目,因为它让在区块链上管理公司变得更简单了。Moloch DAO 和 Aragon 最大的区别就在于 Moloch DAO 有着独特的 Ragequit 机制,成员任何时候都可以选择带着在 Guild Bank 中相应比例的 ETH 离开。正是因为有着 Ragequit 这个特性,Moloch DAO 是抗 51% 攻击的,而 Aragon 则不是。

Q2. Gitcoin 创始人 Kevin Owocki 不久前提出了「通胀融资」inflation funding,并列出表格与 Moloch DAO 比较,显示其各方面都更优,您认为 Moloch DAO 和通胀融资有何区别 ?

Ameen:Moloch DAO 对于项目的融资事实上都是自愿捐款,而通胀融资对于项目的投入则来自于新产生区块中的以太坊。只有当硬分叉被社区支持,通胀融资的模式写入代码中,通胀融资才能最终实现,当然如果实现的话,毫无疑问一定会有更多的融资从「通胀融资」而来。

通胀融资事实上需要从协议层面改变以太坊网络,需要协调矿工、开发者、节点等更广泛的社区共识,部署的时间也会更长。而在如何筹集资金,如何为项目融资方面,仍然还存在许多争论以及未解之题。

Q3. 专注于以太坊的应用层的 MetaCartelDAO 最近分叉了 Moloch DAO,你如何看待?

Ameen:我曾经私下里招募 MetaCartelDAO 的发起者 Peter 加入 Moloch DAO,可惜他加入的提案被否决了。对于他组织 MetaCartelDAO 专注于以太坊上的 DApp 和交互设计方面这件事,我也感到很兴奋。我们也希望更多的组织分叉 Moloch,用于他们自己的目的:建立一个更好的协作体系,使得每个人变得更好。

Cassandra:我们也欢迎中国的以太坊社区,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分叉 Moloch DAO。

Q4. 您认为当前 Moloch DAO 还存在哪些问题?Moloch DAO 2019 有何计划?

Ameen:对于 Moloch 来说面临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成员还无法被动地投票,最近我们也 创建了 一个合约用以解决这个问题。

2019 的计划是为以太坊 2.0 生态发展持续贡献,主要会资助那些以太坊基金会的盲点项目:比如工程类项目的管理与协调。我举个例子,所有 ETH2.0 的团队都会需要一个测试执行平台,但现在还没有团队去开发,我们于是就花 15000 美金一个招募了一个人来做这件事。当然我们投资的决定只需要 7 天,比以太坊基金会或者 ConsenSys 的效率高多了。

Q5. 成立 Moloch DAO 过程中最艰难的事情是什么?

Ameen:最难的部分在于让成员加入到 Moloch DAO 当中,无论是准备他们的以太坊地址还是将他们的以太坊锁定在合约中,都费了不少功夫。

为什么 Moloch DAO 值得我们关注

Moloch DAO 是一次全新的人类组织方式的尝试,通过区块链让治理的整个过程变得高效可信。

令人最惊讶的还是 Moloch DAO 简洁的设计:通过简单的加入与退出机制,资金能够协调到需要使用的地方,增强了激励,减少了协作失效。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Moloch DAO 肯定不是尽善尽美,然而对于这份勇于探索更有效人类协作方式的心愿,必将激励着后来者,完美治理的时代也许离我们已不再触不可及。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