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Dovey Wan,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Coindesk 顾问委员会董事,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同时为 Cosmos 与 Theta Network 项目的项目顾问,Spacemesh 董事会董事,ZCash 基金会董事会选举人 , Arrington XRP Capital 基金投资专项顾问。Dovey 在 2018 年被 Coindesk 提名为年度最有影响力的行业领袖,被 BlockExplorer 评选为行业最重要的女性,被 Block123 评选为最有影响力的 100 为加密数字货币领袖之一。

原文标题:《成也以太,败也以太》

成也以太

每次的大牛市行情,需要的都是一丁点的基本面的支持,外加足够强大的外力。这个外力里面最关键的就是预期。

预期在信息不对称,以及新技术光环效应下,很大程度上会变成对神秘不可知力量的美好想象。

在这种不切实际的预期下,外力继而带来投机的资本和盲目狂热的群众。从 2014 年的大牛市下来后,比特币本身的基本面利好早已不足以支撑新一轮的投机和外力的获取。2014 年之后的两年,行业一一直在「Blockchain, Not Bitcoin」 的伪命题里面钻不出来,出现了大量的「区块链服务」公司,行业术语是 BaaS (Blockchain as a service),很多号称自己是区块链解决方案的项目,其实就是把区块链当做加密数据库在用,但是做的还是 IT 老三套,网管还是原来的那个网管,那我还不如买 Oracle 数据库,或者阿里云服务来的更方便。这种连汤都不换的生意,是不可能带来足够强大的外力。

直到 2017 年年初,也是以太坊上线了两年多以后,用以太作为融资手段的代币众筹开启新一波牛市。**牛市永远只会被外部热钱开启,2017 年到 2018 年第一季度,行业开始了为期接近 18 个月的 「ICO, not Blockchain」的狂欢。

市场需要持续新的热点,比特币永远不是最激动人心的那个。在以太坊的带领下,各个代币从原来小喽啰异军突起,比特币的市值占比被在代币市场最疯狂的时候被压缩到了 34%(图一)。图二中以太坊 (蓝色) 比特币 (橙色) 从 2017 年年初为起点的价格波动曲线可以看到,比特币的价格趋势永远都是滞后的。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图一 : 比特币市值占比历史趋势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图二:以太坊比特币价格波动百分比历史曲线

2017 年年初以太坊基本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吗?

没有。

基本面和价格背离几乎是任何高散户参与的投机市场的常态,这个我在最近写的《泡沫,两性和高潮 —写给第二性的你》以及去年市场在顶点时候泼的冷水《链治百病,药不能停》有详细阐述。那么成就了 2017 年的历史性大牛市的是什么?ERC20 作为代币标准早在 2016 年年初就开发完成,虽然 ERC20 是以太众筹的从技术基本面上来看的最大功臣,但也以太宇宙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仔细回想从 2016 年年底到 2017 年初市场心态和信心的变化,以及以太在市场上的战略定位可知:以太一直以来的命题是「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具有全球性和反审查属性的去中心化资产平台与协作组织」。这个和比特币的核心愿景是全球化货币不同,以太坊在愿景上直奔了人类组织的哲学核心 —— 协作的范式。智能合约的概念的提出,其实是把 2014 年的「数据库」和「账本」服务普遍化了,普遍化到了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人也可以产生美好想象的程度 。

加之被 2017 年初如 Cosmos (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 Internet of Blockchain 听上去就很屌),Basic Attention Token (Mozilla 的 CEO,JavaScript 的发明人要打败 Google,还有什么比这个听着更激动人心呢 ?) 以及其他几个同样可以让街坊大妈产生美好想象的项目的 ICO 强势表演,以太价格势如破竹,一路向北。

以太的基本面更多是在价格爆发之后才有了加速的推进,这个是与传统互联网标的不一样的「二级市场推进效果」。

一般互联网标的往往是通过产品吸收了现有市场的需求真空,将需求转化为自己的营收,进而体现到股价上。加之利润的重复投资,甚至很长时间在报表上都无法体现出来对市场价值的捕捉(value capture)。在 2017 年的价格爆发后,以太网络的使用率、开发速度、开发者教育、市场认知都被全方位推进。

2017-2018 的两年以太主要做对了两件事儿:

搭建多元化、开放的开发者社区

以太的网络利用率从 2017 年夏天开始,一直处在接近的满负荷的状态。下图的使用率曲线的计算方式是 total Gas/Gas Limit,接近 1 的时候表示以太合约的 100% 使用率。 这个指标直接反应了某智能合约平台的系统效率,也是平台「落地」最好的炼金石。除此之外,以太坊两大第三方客户端(注意是第三方) Geth 和 Parity 的市场占有率也势均力敌,各种链下开发工具百家争鸣,可用性大大增强。ether.js 为 Web3.js 之外的另一个选择,etherscan 现在也有了 开源的版本,连 OpenZepplin 都有显著的下载量增长(图四)。

以太的开发者社区优势在于其极客基因(虽然图灵完备的利弊可以另做讨论 ...),以及对整体开发标准、工具和抽象的系统设计。虽然还没有达到许多互联网常用开发架构的可用程度,但是在已经足够吸引大量的区块链开发先行者。V 神同学对技术的偏执,对组织架构极度扁平和松散的追求,也吸粉一大帮硬核去中心化玩家。在去年 DevCon 的一个 party 上,和几位 Ethereum Maximalist 喝酒,酒后微醺,几位哥们大声嚷嚷说 「We could die for Vitalik」 (我们可以为 V 神去死)。

一个能有死士维护的组织,除了加密数字货币行业的几个符号,也只有宗教和政治团体了。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图三:以太网络使用率负载曲线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图四:OpenZeppelin 下载数增长曲线

锁定真实世界的资产层

以太社区内部在 EOS 上线之前一直存在极大的焦虑,但是 EOS 上线后一门心思做 Dapp,也让大家大松一口气。诸如各种线上博彩、加密猫、卡牌游戏等等,其实很长时间都是以太对其竞争对手的烟雾弹。

「落地应用」 的落地从来都不是消费级的互联网产品,所以数以百计的各种高 TPS 以太坊竞争对手一开始其实就跑偏了方向。

以太坊从 ERC20 的标准制定开始,就明确了一个最基础也是最有效的「落地」目标 —— 锁定真实世界资产。这个设定极其重要,这个其实和 V 神最早”智能合约“的构想是一致的,许多互联网及应用是在去中心化应用的第三步 "DAO" 完成 (Decentralized Autonomus Organization) 才能有落地的可能,现在来看实在是为时过早,毕竟现在智能合约只能保证链上必须执行,还没有到控制脑机接口的能力。

去中心化应用的前两步,必须是「交易性」的,最好这个交易越简单的越好。从 ERC20 的代币货币政策的设计标准化,到真实世界的资产锁定,都是这个路子上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我们看到了除了 Tether/USDT 之外,所有其他稳定币代币均在以太上发行,如今已经达到了接近 8 亿美金的规模,每天的交易量也在 2 亿美金上下。稳定币是个大事儿,除了成为法币入金最大的渠道之外,还会是未来可见的最大交易对。只要把住稳定币,基本上在资产层以太就可以利于不败之地。其次就是各种借贷、杠杆等金融服务,最典型的就是 MakerDAO,如今已经锁定了超过了 1.5% 的以太流通盘。粗略盘了一下,2017 年年底开始,陆续上线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在以太上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我们可以预见,未来大量的资产上链,首选的平台仍然会是以太。

资产的鄙视链决定了锁定现实世界优质资产的重要性:美金资产都在我的平台上得以保障,一个加密猫还算什么。

  • MakerDAO - 2017 年 11 月上线
  • Dharma - 2018 年 7 月 Beta 上线
  • dy/dx - 2018 年 10 月份上线
  • bZx - 2018 年 9 月上线
  • Set - 2018 年 6 月上线
  • Compound - 2018 年 9 月上线

资本不仅仅具有网络效应,还同时具有「重力效应」。

在一个资本池子里沉淀越多的资金,资本的有效率、成本利用率越高。把持住资本层,才可以让以太上合约保持活跃和高价值:一般简单的 ETH 转账,只需要花费 20k 左右的 gas,但是要开启一个 MakerDAO 的 CDP 合约,需要 900k 的 gas。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图五:以太坊上的稳定币规模分布曲线

败也以太

以太是行业的少有的 Golden Boy (金宝宝),承载了无数人的希望。但是金宝宝的一个巨大风险就是伤仲永,谁叫预期是魔鬼。

许多人诟病的不够高性能,不够 scalable,节点过于臃肿等等技术设计问题其实都不足以对以太照成致命的威胁。从宏观设计来看,$ETH 作为以太坊原生的货币的必要性,以及切换到 PoS 后的系统安全性都可以是两个硬伤。Bitcoin 核心开发者 Jeremy Rubin 曾经在他的檄文「ETH 归零不可避免」中详细阐述了 $ETH 在以太系统中的非必要性,关于经济设计的硬伤我这里就不在重复细说了。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以太坊区块链像是一个共享的汽车,Gas 的多少决定了你车可以开多远。但是这个 Gas 可以是汽油,可以是柴油,可以是 ETH,可以不是 ETH。由应用来决定本身合约需要支付的矿工手续费,才是最合理,且经济的设计。PoS 的硬伤在以太的 PoS 设计最终敲定之前,也还能缓口气暂时放一边。以太如今的阿基里斯之踝,于外于内,都危机四现。

内忧

与以太坊庞大、松散多元化的开发生态相对应的是其上游极度扁平且缺乏有效管理的以太坊基金会。虽说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但是以太坊基金会现在缺乏许多基本的现代组织管理的准则。去年基金会新的 ED(类似 COO) Aya 上台后,基金会混乱的管理有所好转,但是如今基金会账上拿工资的(不一定是全职员工,但是在基金会的 Payroll 上) 接近 1000 多名员工,在长期无组织结构的情况下,混乱程度实在是正常任何企业都难以想象的。没有绩效制度,没有决策机制(技术决策、运营决策)。V 神一直以来希望自己能去神化,退居幕后,成为社区里的一个普通人,但是越是这样越导致了整个社区面临主心骨缺失。离开神的宗教,需要一个甚至更多的耶稣来传播教义,扩大共识,可惜许多在社区里有重大影响力的成员除了在公开场合表达对以太坊未来的忧虑,对竞争对手的偏好,甚至有的还公开脱团 (下图 Afri 是以太坊社区里面颇有影响力的一位开发者)。最近的君士坦丁堡升级,也是混乱管理的一个有力写照,核心开发者甚至在升级的前一周,连大矿池和大节点都没有联系全。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

ProgPow 更是最近以太内部费力不讨好,优先级混乱的一个典范(ProgPow 是让以太坊挖矿对 GPU 极度友好的哈希算法),ProgPow 声称要解决以太坊的「ASIC 威胁」问题,但这个威胁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甚至就连 ProgPow 开发人员都承认,以太坊的挖矿算法其实是最能抗 ASIC 矿机 的算法之一。最好的以太坊 ASIC 矿机挖矿效果仅比 GPU 矿机好 2-4 倍。ProgPow 的讨论牵扯了大量的开发者精力,政治投资,阴谋论,人身攻击等等,但是收益颇微。

对以太的信心和共识最大的流失从算力可以最直接的体现出来,从最高点到现在,以太已经流失了接近 50% 的算力,并未有明显回升。比特币也曾经跌至最高点算力的 50%,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稳步回升,现在已经回升到了最高点的 75% 算力水平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

外患

以太的外患,来自已知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富有、专制、有极高执行力的对手譬如 EOS 和 Tron,在看清以太的资产层布局之后也会大举进入,譬如 Tron 最近成功将 USDT 资产通过 Tron 区块链上的 TRC20 发行就可见一斑。V 神同学政治思想过于单纯,如今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依然可以在最近与 Laura Shin 的访谈中说出如「在某种程度上,以太坊正在失去对智能合约区块链生态系统的控制权。」和「如果有一天 ZCash 甚至以太坊经典篡夺了以太坊的领导地位,我也不会感到完全灰心丧气。」这样佛系的,毫无战斗力的话。

加密数字货币创始人和领袖人物的政治能力,以及建立信心和信仰的能力是凌驾于所有能力之上的核心能力。

正如国家之间外交的首要原则是不卑不亢,宠辱不惊,在任何情况下,示弱从来都不应该来自于一个加密货币领导者。

除了其他公链觊觎资产层这块大蛋糕之外,连交易所可能都不会放过以太。币安最近默默把以太交易区,换成了「ALTS 交易区」,弱化 ETH,先从存在感开始。最近的各大 IEO 平台更是让以太众筹显得毫无优势,交易所未来需要资产上链的全方位一鱼从头吃到尾,从资产发行 / 公链,underwriting,交易,杠杆,这也所有交易所的做大做强野心。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

路在何方

你没看错,这次上次 Devcon 的唯一的高潮:以太坊集体大合唱。

团队在唱歌,敢问路在何方?

  • B-U-I-D-L
  • Casper's coming
  • Serenity
  • New ways to govern
  • Radical markets
  • Are calling to you
  • Don't ICO
  • When there's work to do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

Dovey Wan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敢问前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