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9 日,专注区块链领域的播客节目 The Blockchain Debate Podcast 邀请了两位熟悉以太坊技术的嘉宾探讨以太坊 1.0 扩容问题,分别是 bloXroute Labs 首席执行官 Uri Klarman 与 CasperLabs 首席执行官 Mrinal Manohar。

以太坊 1.0 还能否扩容?我们跟 bloXroute 与 CasperLabs 聊了聊为何他们的看法截然相反

双方对「以太坊 1.0 能否扩容」持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以下是两位嘉宾的主要观点节选,收听完整节目可 点击此处

bloXroute Labs 首席执行官:0 层可帮助以太坊 1.0 不妥协去中心化而扩容

如果你尝试增加区块容量,区块的广播时长会同比例增加,因此你不得不按相同的比例去调整出块间隔,这不仅是一个瓶颈,而且是区块链扩容的关键瓶颈。通过实验我们已经看到,在消除这个瓶颈后,以太坊、比特币以及其他区块链可以实现比当前水平更高的事务处理能力。比如,通过加快广播速度、扩大区块体积和增加出块频率,比特币现金可实现以每秒 3000 笔交易的峰值处理能力进行运转。回到这次辩论,在不改变共识协议的情况下,我们也同样帮助以太坊实现了每秒上百次笔的事务处理能力。

因此对于以太坊 1.0 可否扩容这个问题,答案是绝对肯定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稍微调整和改进一下区块的传播方式,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在这个问题被解决以后当然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处理时长,即完成各种操作所需的时间。从数量级来说,它们是是一个离核心非常遥远的问题,因此在当下根本不应该被称之为瓶颈。至于将来它们是否会成为瓶颈仍有待观察。

以太坊 1.0 还能否扩容?我们跟 bloXroute 与 CasperLabs 聊了聊为何他们的看法截然相反bloXroute Labs 首席执行官 Uri Klarman

在讨论 0 层和 2 层扩容的区别之前,首先要对什么是 1 层、什么是 2 层、什么是 0 层、它们如何一起协作有准确的概念?有人创建一个区块,把它发给所有其他人,接着每个人都开始创建下一个区块,这些活动指的是 1 层。

类似 Celer 这样的 2 层,指的是与其生成一笔交易,把它发送给其他所有人,然后等待它被验证上链,你可以采用另一种方式:比如,如果我和 Mrinal 只是在彼此之间进行交易,我们可以只关心我们之间的交易过程,而不把它放到区块链上,但最终或定期在某个时候,我们将它记录到区块链上。

当区块链 1 层的节点将区块相互发送时,0 层相当于一个更快的供区块链使用的互联网。就像你的电脑不知道它的数据到底是在铜线还是光纤上发送一样。你有 1 层,共识层,2 层,通过定期上传的方式扩展了 1 层的共识。

可能 PoS 的共识机制会比以太坊 1.0 的共识机制更安全,甚至更快。话虽如此,但很早开始大家似乎就停止了对以太坊 1.0 扩容的投入,并把宝完全压在以太坊 2.0,希望它成为救世主,而不是集中精力解决以太坊 1.0 的扩容问题,在我看来似乎不太明智。

以太坊 1.0 是否可以在不牺牲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扩容?我认为它可以,主要因为 0 层扩容有一个前提,对 0 层的改进必须建立在可验证的中立性基础上。中立性意味着 0 层解决方案不具备任何影响区块链运行、降低其可扩展性、对区块、节点或其他参与方进行审查或歧视的能力。此外,它绝不能成为单点故障。

实际上,所有的扩容解决方案,包括所有 2 层解决方案,在防欺诈设计上,如果出了问题,如果资产定价有误,当有一些疑似不当行为发生时,你总是可以有一个窗口期,在这段时间内你可以发送交易和审批,通知系统你发现的异常活动,比如你正遭受欺诈。但是,如果你需要 2 层充分发挥它的功能,1 层必须具备充足的吞吐能力,从而不容易出现网络拥堵。

我说以太坊 1.0 可以扩容,因为我们已经亲眼所见,目前我还没有看到会改变这一事实的依据。如果转成 PoS,你需要改变整个共识机制。我会说且慢,让我们先来探探它的扩容极限,然后再决定我们是否真的需要 2.0 或 3.0,或者打造一条全新的区块链。

CasperLabs 首席执行官:只有以太坊 2.0 才能实现「终极扩容」

我想讨论的第二个主要问题是如何真正定义可扩展性。我认为这包含三个方面,而不仅仅是单一的。首先,所有人都关注吞吐量,我认为这非常重要,而且衡量吞吐量的方式应该是每秒可处理的事务数量。

我认为以太坊 1.0 之所以不能真正可持续地扩展是因为权益证明拥有工作证明不可比拟的效率。无论我们在工作证明系统上可得到什么样的可扩展性,即使有更好的区块传播,在权益证明系统中只会更好,虽然不是无限好,但肯定会好很多倍。

以太坊 1.0 还能否扩容?我们跟 bloXroute 与 CasperLabs 聊了聊为何他们的看法截然相反CasperLabs 首席执行官 Mrinal Manohar

可伸缩性的第二个方面实际上是安全性。我认为这对可扩展性来说真的非常重要,因为随着系统越来越快和被更广泛地使用,你希望其安全性也同比提高。工作证明的问题在于,你必须遵循产出曲线才能真正确保安对硬件的额外投入成本足以打消黑客攻击的念头。

最后我意识到可扩展性也关乎开发人员的采用。以太坊 1.0 使用专有编程语言 Solidity。虽然这是地球上使用最广泛的智能合约编程语言,但世界上目前只有 1 万 5 到 2 万个区块链开发者。现在如果把他们与全球 2600 万开发人员进行鲜明对比,你可以得出区块链对广义开发人员的普及存在严重不足的结论。如果你再看看许多行业调研结果,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人们不熟悉区块链中使用的体系架构和编程语言。

因此,我相信可扩展性的三个方面:吞吐量、安全性以及开发者的采用,会在 ETH 2.0 和 ETH 3.0 得到大幅改善。与此同时,虽然 1.0 可以在 0 层扩容的帮助下得到一些提升,但我认为它还不足以满足所有这三个方面对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但我确实认为波思路(bloXroute)正在做的事情会为以太坊 2.0 和 3.0 赋予更多能量。0 层为基于工作证明机制的 1 层提供了很多改良,相比我认为它可以帮助基于权益证明机制的 1 层实现一个更加优化的设计。

许多比特币至上主义者喜欢比特币供给衰减曲线的概念,相当于通货膨胀的时间表,供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现在我认为,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这就像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虽然短期内不会爆炸。但就我的观点,你的硬件投入数量取决于你的挖矿奖励。当你的区块奖励是 6.25 枚比特币时,维持大量的硬件可能可行,但在某个时间点以后,攻击区块链的成本与硬件投入成本会出现倒挂。

因此,基于他们目前对 CasperFFG 的部署规划,我认为以太坊的瓶颈将由以太坊 2.0,甚至是 3.0 来彻底解决。他们的计划也经常来回调整,就像在软件开发过程中一样,他们先有一个叫做 Casper FFG 的过渡版本,它实际上具有工作证明,保留了大部分 Nakomoto 风格的共识机制,并与权益证明重合,把它作为最终确认系统。 因此,大部分网络看起来和现在几乎完全一样,因为它是一个工作证明和权益证明机制的混合体。但当他们最终升级到 3.0,这将是一个 100% 的权益证明系统,运行 CBC Casper 或 CBC Casper 的变种。

如果不是像 Optimi、Level 3 等 CDN 技术的出现,当今的互联网就失去了支柱,而我几乎可以认为波思路为区块链所做的类似于他们对互联网的贡献,就像没有他们我们今天便不可能享受 Netflix 之类的在线娱乐。

虽然采用权益证明机制可以让速度变得很快,但是你也必须开始做诸如网络分片和分区之类的事情,因为我确信真正扩容所需的吞吐量应该在数万级别。我指的当然不是当下的行业现状。我们在谈论的是当行业应用渗透率从 0.3% 跃升到 50、60% 的时候要发生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可扩展性。

因此,我的结束语是,我认为以太坊 1.0 可以通过 0 层和 2 层扩容解决方案实现大幅提升。但我之所以说它依然无法扩容,是因为我关注的是终极扩容。我们需要一个效率极高、极其并行、并发的系统,并允许其安全性随网络价值的增加而扩展。我认为只有以太坊 2.0 或 3.0 才能实现这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