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研究员

本文最早发表在 1993 年第 2 期《少年儿童研究》杂志,题为《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__缩写稿《我们的孩子是日本人的对手吗?
》发表于 1993 年 7 月号《黄金时代》杂志。__1993 年 11 期《读者》杂志全文转载,文章标题改为《夏令营中的较量》广为传播。

《夏令营中的较量》的发表如石破天惊,引起了学校、家庭与社会的强烈震动,全国范围内的“大反思”、“大讨论”拉开了序幕,全社会开始了轰动一时的反思热潮。

1992 年 8 月,77 名日本孩子来到了内蒙古,与 30 名中国孩子一起举行了一个草原探险夏令营。

A、中国孩子病了回大本营睡大觉,日本孩子病了硬挺着走到底。

在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当年放牧的乌兰察布盟草原,中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 20 千克,匆匆前进着。他们的年龄在 11-16 岁之间。根据指挥部的要求,至少要步行 50 千米路,而若按日本人的计划,则应步行 100 千米!

说来也巧,就在中国孩子叫苦不迭之时,他们的背包带子纷纷断落。产品质量差给他们偷懒制造了极好的理由。他们争先恐后地将背包扔进马车里,揉揉勒得酸痛的双肩,轻松得又说又笑起来。可惜,有个漂亮女孩背的是军用迷彩包,带子结结实实,使她没有理由把包扔进马车。男孩子背自己的包没劲儿,替女孩背包不但精神焕发,还千方百计让她开心。他们打打闹闹,落在了日本孩子的后面。尽管有男孩子照顾,这位漂亮女孩刚走几里路就病倒了,蜷缩一团瑟瑟发抖,一见医生泪如滚珠。于是,她被送回大本营,重新躺在席梦思床上,品尝着内蒙古奶茶的清香。

日本孩子也是孩子,也照样生病。矮小的男孩子黑木雄介肚子疼,脸色苍白,汗珠如豆。中国领队发现后,让他放下包他不放,让他坐车更是不肯。他说:“我是来锻炼的,当了逃兵是耻辱,怎么回去向教师和家长交待?我能挺得住,我一定要走到底!”在医生的劝说下,他才在草地上仰面躺下,大口大口地喘息。只过了一会儿,他又爬起来继续前进了。

B、日本家长乘车走了,只把鼓励留给发高烧的孙子;中国家长来了,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车。

下午,风雨交加,草原变得更难走了,踩下去便是一脚泥水。当晚 7 点,队伍抵达了目的地--大井梁。孩子们支起了十几顶帐篷,准备就地野炊和宿营。内蒙古的孩子生起了篝火。日本孩子将黄瓜、香肠、柿子椒混在一起炒,又熬了米粥,这就是晚餐了。日本孩子先礼貌地请大人们吃,紧接着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倒霉的是中国孩子,他们以为会有人把饭送到自己面前,至少也该保证人人有份吧,可那只是童话。于是,有些饿着肚子的中国孩子向中国领队哭冤叫屈。饭没了,屈有何用?

第二天早饭后,为了锻炼寻路本领,探险队伍分成 10 个小组,从不同方向朝大本营狼宿海前进。在茫茫草原上,根本没有现成的路,他们只能凭着指南针和地图探索前进。如果哪一组孩子迷失了方向,他们将离大队人马越来越远,后果难以预料。

出发之前,日本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驱车赶来,看望了两国的孩子。这时,他的孙子已经发高烧一天多,许多人以为他会将孙子接走。谁知,他只鼓励了孙子几句,毫不犹豫地乘车离去。这让人想起昨天发生的一件事:当发现道路被洪水冲垮时,某地一位少工委干部马上把自己的孩子叫上车,风驰电掣地冲出艰难地带。

中日两位家长对孩子的态度是何等的不同!我们常常抱怨中国的独生子女娇气,缺乏自立能力和吃苦精神,可这板子该打在谁的屁股上呢?

C、日本孩子吼声在草原上震荡

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中日两国孩子胜利抵达了目的地狼宿海。

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

77 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

“天空蓝不蓝?”

“蓝!”

“你们还来不来?”

“来!”

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天哪!这就是日本人对后代的教育吗?这就是大和民族精神吗?当日本孩子抬起头时,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泪花。

在这群日本孩子身后,站着的是他们的家长乃至整个日本社会。

据悉,这次由日本福冈民间团体组织孩子到中国探险的活动得到日本各界的广泛支持。政府和新闻机构、企业不仅提供赞助,政界要员和企业老板还纷纷送自己的孩子参加探险队。许多教授、工程师、医生、大学生、小学教师自愿参加服务工作。活动的发起者、该团体的创始人河边新一先生与其 3 位女儿都参加了探险队的工作。他们的夏令营向社会公开招生,每个报名的孩子需交纳折合 7000 元人民币的日元。一句话,日本人愿意花钱送孩子到国外历险受罪。

**
**

D、中国孩子的表现在我们心中压上沉甸甸的问号

日本人满面笑容地离开中国,神态很轻松,但留给中国人的思考却是沉重的。

刚上路时,日本孩子的背包鼓鼓囊囊,装满了食品和野营用具;而有些中国孩子的背包却几乎是空的,装样子,只背点吃的。才走一半路,有的中国孩子便把水喝光、干粮吃尽,只好靠别人支援,他们的生存意识太差!

运输车陷进了泥坑里,许多人都冲上去推车,连当地老乡也来帮忙。可有位少先队“小干部”却站在一边高喊“加油”、当惯了“官儿”,从小就只习惯于指挥别人。

野炊的时候,凡是又白又胖抄着手啥也不干的,全是中国孩子。中方大人批评他们:“你们不劳而获,好意思吃吗?”可这些中国孩子反应很麻木。

在咱们中国的草原上,日本孩子用过的杂物都用塑料袋装好带走。他们发现了百灵鸟蛋,马上用小木棍围起来,提醒大家不要踩。可中国孩子却走一路丢一路东西……

短短的一次夏令营,暴露出中国孩子的许多弱点,这不得不令人反思我们培养目标与培养方式的问题。第一,同样是少年儿童组织,要培养的是什么人?光讲大话空话行吗?每个民族都在培养后代,日本人特别重视生存状态和环境意识,培养孩子的能力加公德;我们呢?望子成龙,可是成什么龙?我们的爱心表现为让孩子免受苦,殊不知过多的呵护只能使他们失去生存能力。日本人已经公开说,
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
第二,同样是少年儿童组织,还面临一个怎样培养孩子的问题。是布道式的,还是野外磨练式的?敢不敢为此承担一些风险和责任?许多人对探险夏令营赞不绝口,可一让他们举办或让送自己的孩子来,却都缩了回去,这说明了什么呢?

是的,一切关心中国未来命运的人,都值得想一想,这个现实的矛盾说明了什么。

全球在竞争,教育是关键。假如,中国的孩子在世界上不具备竞争力,中国能不落伍?


《20 多年前的中日孩子《夏令营的较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文源自观察者网

近日山东某小学取消低年级数学课引发舆论关注,而 24 日推出这项改革活动的校长李志猛接受采访,表示是受到孙云晓写的《夏令营的较量》启发,无疑为当前舆论再添一把火。

因为此校长口中受到启示的《夏令营的较量》,其实是一则谣言,而且在 1993 年间曾火爆一时。

1992 年,参加“中日少年儿童联合探险夏令营”的孩子们。刘建昌 摄

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 1993 年第 2 期《少年儿童研究》杂志,题为《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缩写稿《我们的孩子是日本人的对手吗?》发表于 1993 年 7 月号《黄金时代》杂志。1993 年 11 期《读者》杂志全文转载,文章标题改为《夏令营中的较量》广为传播。

《夏令营中的较量》的发表如石破天惊,引起了学校、家庭与社会的强烈震动,全国范围内的“大反思”、“大讨论”拉开了序幕,全社会开始了轰动一时的反思热潮。

内蒙古草原中日夏令营,在 1992 年确实是真实发生过的。1992 年 8 月 1 日,15 个北京的孩子坐火车到了呼和浩特,与中方另外 15 个来自内蒙古的孩子组成了中方阵营。随后,他们和 77 名日本孩子来到草原上的大本营参加夏令营活动。

1992 年 8 月,中日少年儿童探险夏令营在内蒙古草原举行

但《夏令营中的较量》报道一文却和事实有很大出入,作者孙云晓从中截取几个片段,以想象中的事件经过便暴露出中国孩子的许多弱点,告知人们:中国儿童在探险夏令营中表现得怕苦、脆弱,与日本儿童形成了鲜明反差,以致“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80 后因此饱受本不该背负的社会压力,甚至被称为“垮掉的一代”。

孩子们在搭帐篷

在孙云晓的文章中,中日两国孩子的差距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中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 20 千克,根据指挥部的要求,至少要步行 50 千米路,而若按日本人的计划,则应步行 100 千米。

2、中国孩子的背包带子纷纷断落,产品质量差给他们偷懒制造了极好的理由。中国的孩子把书包扔在车上,而日本的孩子一直自己背着。

3、当夏令营宣告闭营时,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作了总结,他特意大声问日本孩子:“草原美不美?”77 个日本孩子齐声吼道:“美!”“天空蓝不蓝?”“蓝!”“你们还来不来?”“来!”这几声大吼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中国人。

宿营

事实真的如此?1994 年 3 月 5 日《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以第一版整版篇幅刊登文题为《杜撰的“较量”:所谓日本孩子打败中国孩子的神话》的文章,对孙云晓文章的每一个所谓事实进行了披露,指责其报道严重失实。

报道指出负重和步行距离,是由日方根据儿童体能的各项指标科学制订的,即:负重 10 公斤,步行 20 余公里。而孙云晓文章基本数字的失实,已经造成读者相信日本孩子能吃苦,而中国孩子不能吃苦的印象。

而孙云晓所说“那些中国的孩子把书包扔在车上,而日本的孩子一直自己背着”,事实是中国孩子使用的国产书包质量太差,80% 的中国孩子的书包带因为不能负重而断裂,而日本孩子的背包不是普通的书包,是专业野营背包。当中国孩子把书包扔进车里之后,中国老师只说了一句:“这马车是拉公用东西的。”孩子们立即把书包重新拿起,有的扛,有的抱,有的用铁丝把带子勒上继续前进,产品质量差使中国孩子承受了比日本孩子更多的困难。

至于喊口号一事,北青报表示,事实上,闭营式那天,日方联络员板本领喊了两句口号,一句是日中友好,一句是中日友好,并不是天空蓝不蓝的狂吼。

孩子们在做饭

当然,中国孩子们的表现也不能说完美,确实存在不少缺点。据另一篇题为《敕勒川下:21 世纪的较量》的报道称,孩子们在负重行军的过程中,刚开始还觉得很新鲜,但随着行军推进,不少中国孩子也开始情绪不高,并纷纷抱怨:“妈呀!真累,太累了!”“怎么这么远呀?”“肩上的包怎么这么沉呀!”但报道中也指出,有时中国孩子表现出来的团结互助精神很强,相互之间会主动帮忙分享,生存能力也并不弱,中日双方的孩子们各有所长。

1994 年,孙云晓在《中国教育报》上发表文章对北京青年报指出的杜撰一事给予澄清,他承认自己报道中负重公斤与行进里程的数字,由于核实不细有些出入,并对北京青年报的其他质疑进行回应,但不承认自己是杜撰。孙云晓强调写《夏令营中的较量》,是在揭示中国教育的危机,而非对中国孩子的贬低。

尽管夏令营一事曾被澄清辟谣过多次,但是 22 年过去了,这篇文章的影响力一直未减,甚至延伸到了今天,实在令人吃惊。如今,微博微信时代,这样的“神话”一再被翻出,在网上广为流传,让不少人信以为真。被打假了好多年的文章却被山东这位小学校长如获至宝,并从文章中获得灵感,以此推行取消低年级数学课的改革,难怪舆论要为这所小学担忧。

至今,在一首广为流传的打油诗中仍有日本夏令营的身影:“美国霸气小护照,德国良心下水道,全民医疗索马里,俄国白送房一套。印度恒河有疗效,日本夏令营呱呱叫,被泼咖啡撒切尔,蒋公诺曼底逞英豪。舌尖韩国很美妙,英国美食就是好,喜迎民主伊拉克,阿富汗自由炮火少。乌克兰个个有选票,不丹生活质量高,若问全球哪里差,最大输家我天朝。”

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谣言,还是北京青年报说得好,“一个不卑不亢的民族才是心理健康、真正有希望有自信心的民族。”

本文作者孙云晓微博观点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