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火币 CTO 程显峰谈区块链技术的现状与前景。他认为未来智能合约的发展将催生出很多审计、测试等区块链安全相关的产业。

原文标题:《专访程显峰:互联网越成功,人们对区块链的认知越难突破 | 链捕手》
撰文:王大树

近两年来区块链行业的去泡沫化,一些不求实的项目被洗出去了,看上去技术创业者迎来了一个好的环境,然而现实却是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头部项目所推出的技术突破却是屈指可数的,那我们该怎么认识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现状与未来的可能性?

前段时间,链捕手与前火币 CTO 程显峰就上述问题聊了聊,希望他的深度思考能给你启发。

专访程显峰:互联网越成功,人们对区块链的认知越难突破 | 链捕手

区块链在铸造底层技术

链捕手:区块链技术一般会被外界认为是互联网技术的一部分,如果这样来看,区块链技术是否还存在独立的技术周期?

程显峰:我不支持这个说法。如果你认为它是互联网技术的一部分,那说明你在认知框架中对它进行了分类预设,这种分类是值得怀疑的,但如果非要这么说,我们可能得重新定义互联网才行,将它无限扩大,那时再看区块链技术可能真的是它的外延。

不过,像区块链技术这么新兴的事物,它里 面囊括了很多学科,如果仅仅被放到已知的类别里会抹杀掉它的不少丰富性和可能性,所以个人认为还是独立看待比较好,它的未来也应该会有独立的技术周期。

链捕手:当前行业的金融属性很强,我们是否需要调整对区块链技术理解的角度?

程显峰:金融属性很强是事实,也是区块链很核心的东西,伴随着它的发展就带来了财富,但从本质上讲算是技术的诞生改变了一些事物的成本结构从而出现了新的商业模式和机会。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看不见技术就忽视它的价值。

当下区块链的很多系统化的东西都还在探讨中,涉及密码学、分布式系统,像分布式系统又是很大的概念,当中涉及共识机制、存储、计算等等。而在区块链的应用层面,又涉及到编程语言、资源管理、安全、形式化验证等等,未来很有可能构建出独立创新的技术体系,但现在无法就下定义,需要技术从业者不断实践才行。

如果拿互联网发展来看,区块链技术现状比较类似于 90 年代的互联网,但当前互联网的技术概念大部分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如今更多是以业务为出发点拿零散的技术去打补丁,不具备底层系统, 而区块链则是一开始就在铸造底层技术

关注区块链安全与运维成本

链捕手: 你曾说过智能合约就是潘多拉魔盒,它的出现可能是噩梦的开始,意思是否意味着我们陷入到了技术怪圈?

程显峰:潘多拉魔盒的观点是我在一个小型技术研讨会上表达的,核心意思是说智能合约经过几年发展后承载的东西可能会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就需要比传统互联网软件更多的安全检查步骤,比如审计、各种安全测试,这会催生出很多新生产业,像区块链相关的安全产业,这也是我特别关注的板块,它的价值后面会越来越大

但我的观点不是说我们会陷入技术怪圈,而且现在来看,区块链能给大家很多想象,包括可编程社会等,它很大可能性会促进我们生产效率的提升,就像蒸汽机的诞生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一样,但人类社会的本质没变。

链捕手:很赞同区块链安全的价值,但我们当前对它的重视程度还不够。

程显峰:是的,一方面目前区块链的安全体系还不那么成熟,问题也比较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区块链技术本身就是解决中心化的信任问题,假如不够安全又何谈信任?如果发展到最后没人能对结果负责,那将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而且我们作为技术从业者也非常有必要去关注这些实际的东西。

链捕手:除了安全问题,你还关注区块链的哪些点?

程显峰:现在大家都讨论落地,但我觉得区块链落地还会遇到很多困难。大部分人还是低估了区块链整个体系的运维成本,越复杂的技术体系运维成本就越高,这也就是为什么全球只能有一个互联网,原因就是互联网的运维成本太高了。

与互联网类似,区块链也有它的网络效应,网络运行带来的效益是与节点数量的二次方成正比,所以网络规模越大,运维成本的投入就越大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更大规模的网络会有更好地投入产出比

比如,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两个最优秀的公链网络,虽然他们现在发展比较慢,但这种节点量级一旦换成小规模的链,可能会出现运维成本大于收益的情况,所以落地本质上还是一个经济问题,就好比大家都是用国家电网的电,而不是每家都拥有一个发电机。所以,运维成本导致的公链生存问题也算是我关注的方向之一

链捕手:如今圈内关注 Libra 和 DCEP 的进展比较多,这似乎让区块链概念更出圈了,联想到你之前说区块链的发展不仅是技术上的突破,更需要人们突破思维定式,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思维定式会不会加速突破?

程显峰:个人认为突破还是很难。主要是基于现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金融体系都太便利了,而区块链在这个层面的进展只能算是微乎其微。比如以太坊发展这么多年真正能拿得出手的进展是什么?估计连以太坊圈子里的人都很难说清楚,如果让他们列举 10 个改进的地方,我相信很多人还都列不出来。

这种情况下,外界只能靠想象,但互联网却有很多实实在在的产品,所以互联网越成功,人们对区块链的认知越难突破, 如果不做出一个产品去打动大多数人,那区块链终究是一个小众市场

适应三元悖论

链捕手:聊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一直备受争议的三元悖论真的在阻碍技术研发者创新的脚步吗?

程显峰:个人认为不是的。原因很简单,所有的技术发展都是在一定约束条件下进行的,我们不必将此当成发展阻碍。还是拿安全问题来举例,在早期网络规模不大的情况下,安全本身的价值不高,因为它对用户的用处并不大。

但后来发展到互联网乃至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在用这个网络,同时网络安全问题又频发的时候,大众就会非常敏感,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于安全的需求就越来越多,安全就更需要被满足,那时我们就能为安全做更多地投入,直到带来的好处不能弥补需要对安全进一步的投入,我们就去做下一个需求点。

所以对于三元悖论,我们结合已有的环境和需要去调整它来适应就好,没必要纠结这些,当然一般实践者也是根本不会纠结的

链捕手:提到真正的实践者,想起你很早的时候说过传统 IT 从业者的通病是没有完备的技术体系且很自傲,在区块链行业是否也存在这样的?

程显峰:存在,这背后的核心问题就是人都很难跨领域思考尝试,总在自己的视角里看待问题。比如有人做应用开发,要求就是完成功能就行,他可能对安全一点也不想懂,有人做底层架构,很可能对应用交互也不感冒。

不过在区块链行业既能把应用做好,又了解安全、还能跟客户正常进行业务沟通的人太少了,都不到 1%,再往上说懂安全、懂密码的人就更少了,所以很难去谈具备技术体系认知这件事。

区块链技术包含的领域太大,大部分开发者在区块链世界里能做的都只是非常表面的工作,顶级开发者只占少数,但他们也不是什么都能做,能跨三四个领域就已经是高手了。

链捕手:怎么才能成为真正的技术实践者?作为一个技术大牛可否对刚入行一两年或从事三五年的技术开发者分享一些建议?

程显峰:第一就是保持好奇心,第二就是要有耐心,做一个长期主义者,千万不要太浮躁。

对于一个技术人员来讲,至少要有 5-8 年的成长积淀,而且技术很可能是伴随自己一生的东西,需要看清楚自己当下是赚快钱还是长期的钱,这样才会有个好定位。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