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链达 3.5 万余笔、实现跨境融资等多项业务上链、业务量达 823 亿元……”区块链国家队央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以下简称“央行贸金平台”)近日再报新成绩单,无论是场景突破还是业务接入,均取得新一轮“战果”。分析人士称,随着区块链国家队的布局加码,区块链行业正在加速风险出清:一方面从侧面推动了行业法律法规的完善,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正规军的出现,势必会让更多其他行业巨头企业跟进,从而形成示范效应,逐渐实现良币驱逐劣币。

区块链国家队再报新战绩 下个战场“链”向哪?

业务量超 800 亿元 仍有多家银行办理接入

作为区块链国家队的央行贸金平台,上线一年多以来已屡获“战果。根据 12 月 4 日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发布的公告,在场景落地方面,央行贸金平台已实现供应链应收账款多级融资、跨境融资、国际贸易账款监管、对外支付税务备案表等多项业务上链运行,央行“三通”(“微票通”“科票通”“绿票通”)再贴现快速通道项目也已于 11 月 20 日正式上链。

业务接入方面,截至 2019 年 11 月 29 日,在深圳市参与推广应用的银行 30 家网点 488 家,发生业务的企业已达 2315 家,实现业务上链达 3.5 万余笔,业务发生笔数近 7000 笔,业务量约合 823 亿元人民币。

值得关注的是,在业务场景不断丰富的同时,央行贸金平台上链银行、企业数量仍在不断增加。据介绍,目前还有 17 家银行已在办理接入央行贸金平台的手续。

央行深圳中心支行介绍,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贸易金融,可有效促进市场信任机制的形成,有助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央行贸金平台正是依托区块链技术的这一特点,记录了贸易融资业务的核心单据、关键流程,将贸易各环节“可信”的联接到一起,使得贸易双方以及任何一个中间参与者都能快速获取真实信息,并借助智能合约这一工具推进交易快速执行,从而降低企业融资总成本。

“区块链国家队的发展,对区块链行业是一大利好。”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指出,央行贸金平台瞄准的是贸易金融场景应用,主要是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促进贸易金融供应链上的企业更畅通地获得更便捷、成本更低的融资,目的是想让技术为服务实体经济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

良币驱逐劣币 行业加速风险出清

据了解,2018 年 9 月,央行贸金平台项目一期首次对外发布并在深圳正式上线试运行。此次在 “新战绩”的同时,央行深圳中心支行还指出,作为监管科技的实践运用,监管部门可通过央行贸金平台对贸易金融全流程、全生命周期进行穿透式监管。由于底层资产高度透明,监管重点也从金融机构的合规层面逐步上升到系统性风险的识别层面,从而防范类互联网金融风险的累积和爆发,在促进金融创新的同时维护金融稳定,规范市场健康发展。

行业一致认为,随着区块链国家队的布局加码,区块链行业也加速了风险出清进度。一方面区块链国家队平台迅速推进,从侧面推动了行业法律法规的完善,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正规军的出现,势必会让更多其他行业中的企业龙头跟进,从而形成示范效应,逐渐实现良币驱逐劣币。

“现在注册各种区块链公司的特别多,很多都没有技术,没有场景,也没有实际落地,只是在空谈概念,未来这些公司都要出清。”孙扬指出,区块链国家队的推进,正是要让所有公司明白,不能再空谈区块链技术,而是要脚踏实地将区块链落地到一个场景里面去,实现对于客户融资的价值、对业务效率的提升。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变革与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研究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同样指出,央行贸金平台蕴含的能级是不可小觑的,势必能以更大的能量推动相关产业升级。一方面会侧面推动行业法律法规的完善,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正规军的出现,势必会让更多其他行业中的企业龙头跟进,起到带动作用,从而良币驱逐劣币。

刘峰分析,中小企业融资难实际上是由于数据链不全面所导致,而通过区块链技术搭建的平台后,可对事后和事中的数据进行不可篡改的永久性保存,并通过实时数据,替代原有外围数据进行建模,从而助力中小企业得到融资便利,加速审批流程。他进一步分析,“贸易金融的融资资金可以不仅仅只进入中小企业,还可以通过构建的区块链网络直接转移到其供应链环节中的上下游企业,加速整个供应链流转。也减少了资金流和信息流在流转中带来的信息失真和资金风险。”

未来行业风向:“下沉”与“出征”

央行深圳中心支行介绍,目前,央行贸金平台仍在加快生态建设和全国推广,已在甘肃落地,并与北京和内蒙古商谈技术方案;同时,也积极与中国香港贸易联动平台、新加坡国家贸易平台等境外同类平台洽谈对接事宜。未来,平台还将连接更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同类平台,形成一个广泛连接的全球贸易融资的高速公路、一个开放共享的贸易金融生态。

随着央行贸金平台的不断发展推进,区块链从业者该如何把握行业风向?孙扬认为,除应收账款融资场景外,未来区块链国家队将在区块链农村金融、区块链票据、区块链存货质押、区块链小微金融等方面取得重大场景突破。

由此,孙扬建议,一方面,区块链企业应做到足够“下沉”,例如“下沉”至农贸市场流通,从农村生产、商品流通等方面,带动金融“下沉”。另一方面则应不断“出征”,中国区块链企业应积极参与国际金融基础设施,尤其是各大行,应勇担使命,参与国际区块链技术开源组织、标准组织等争夺更多的话语权;

针对未来区块链国家队的应用场景,在刘峰看来,随着 “一带一路”的逐渐延伸,将会有更多的区块链技术及企业应用到诸如跨境支付及清结算等方面。他进一步分析,当下,对于区块链金融类从业者,应从金融本身来看待区块链的作用,自身再通过不断学习去适应新技术带来的环境变化。对于非金融类从业者,还是要回归自身行业本身,可先对非核心业务进行尝试使用,通过分析后再逐步地把区块链融入到自身业务中去。

孙扬则称,区块链从业者要去真正开发核心技术,如共识算法、加密算法、智能合约算法、多链并行算法等,可聚焦一个领域进行穿透,不要什么都做,如航运、农业生产、工业互联网等,要结合实际业务场景,做提升效率、促进融资、降低融资成本的实事,少一些浮夸,少一些空谈。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实习记者 刘四红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