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加密货币市场结构化产品主要偏理财形式,但随着行业发展,更丰富的结构化产品会逐渐出现。

撰文:大门,1Token 与 BitLink 创始人兼 CEO

自去年三季度 Matrixport 上线结构化金融衍生品以来,国内外不少公司都上线了相关产品。虽然与 DeFi 相比结构化产品市场热度差距显著,但其本身的特性让其无论在传统市场,还是在币圈,仍是机构间大量使用的金融工具。

结构化产品发展前景好

就像上篇文章《一文读懂加密货币机构市场架构与资产类型》里说的,币圈里面有很多不同种类的资产,而每一种资产都有其特有的资产收益曲线。一般来说,在投资某种资产之前,投资人,特别是大体量的机构投资人,会对该资产的走势有自己的预期,同时,也会思考清楚,如果走势偏离了预期,该如何应对。而这个应对,既可以等到事情发生了之后再来应对,也可以提前就设想好。结构化金融衍生品,往往就是用在提前设想规划上。

举个例子,机构投资者要参与挖矿,但不能承受币价大跌带来的大幅亏损,那么在投资后,就可以立即购买结构化金融衍生品,比如买入看跌期权,来保护住 90% 的本金。同时考虑到机构投资者对收益需求没有那么大,所以愿意放弃大额的涨幅,比如涨 30% 以上的部分愿意放弃,那么就可以卖出对应的看涨期权,来降低整体购买金融衍生品的成本。

在传统领域,还有很多的实业,农业机构,需要通过相关的结构化金融衍生品,来管理如原材料,以及制品的成本 / 销售的风险。考虑到币圈相关例子较少,就不展开列举

随着币圈规模的持续扩张以及全球合规进程的稳步推进,越来越多的大资金进入到了币圈及矿圈,结构化金融产品的需求也随之持续扩张。各类能够接触到大资金的金融机构,「都有基础」在这条金融业务线上分到一杯羹,无论是币圈原生的产业链上的离资金 / 资产近机构,还是逐步进入币圈的传统金融市场里面离资金近的机构。

说「都有基础」,是因为这两类机构如果要开展相关业务,都大概率缺一点基因 / 认知。币圈原生机构缺对金融产品及业务本质的认知,传统机构缺对币圈的认知。本篇文章侧重前者,目的就是简要介绍,在币圈开展结构化金融衍生品业务,需要知道的市场总体架构以及业务拆分需要哪些人才 / 部门的相互协调配合,从而帮助币圈有业务基础的机构,可以更好的建立业务线。

作为一个场外为主的产品,结构化金融衍生品的市场参与方,基本为买方,卖方,托管行三类。交易的金融产品从简单的单腿期权,到多腿,以及如鲨鱼鳍等各类带有敲出的产品。虽然有些产品看似非常复杂,但本质还是根据需求,调整收益曲线,这里不多展开各类产品本身的架构。

买方主要是前文提到的各类机构投资者,为了自身的风险 / 收益偏好的需求,去购买对应的产品。如果是一些标准化的需求,那在交易所可以直接完成。如果是复杂产品,一般就会把专业的卖方机构作为对手方。

目前币圈主流的结构化产品,主要都是偏理财形式的,买方把全部的资金打给卖方,所以买方需要信任卖方。但随着行业发展,会出现非理财形式的结构化产品,这种情况下,买方只会放保证金在卖方端,所以卖方也会需要信任买方。在传统市场中,早期也都是依靠相互的信誉,但随着市场体量变大,信誉不足以覆盖交易体量,就逐步出现了更高级别更好信誉的金融机构,一般是大银行,担任中间人的角色,买卖双方都信任这个机构。

目前币圈还在早期,没有在结构化产品方面出现成体量的托管行。而且考虑到实际上托管行承担的职责,比如计算风险,盈亏等,就是从卖方剥离出来的。所以后续主要就是以卖方的业务流程来介绍。

卖方机构需要相应人才完成销售、报价、风控、交易、清算 5 大环节

整个卖方业务流程包括报价、交易、风控、清算四个模块。

报价环节:包括了根据客户需求定义金融产品,如周期,挂钩标的物,保证金规则,是否支持赎回等,以及根据定义得产品,做具体定价。此外,考虑到公司的销售环节的情况,在核心产品定价外,还会加上各类相关费用。同时,需要把报价传达给客户,也就是询价,根据销售的方式不同,包括直接面向客户 / 销售人员的手动询价系统,以及支持自动系统对接的 API 系统。

交易环节:当卖方和投资者的订单完成时,双方实际上完成了一个对赌。对于卖方,一种选择是将风险对冲出去,赚个中间商差价。另外一种,是风险完全自己承担。当然也可以对冲一部分,自己承担一部分。关于对冲使用哪种金融工具,现货,期货,还是期权,场内还是场外,具体交易执行时候的激进程度如何,都是由卖方根据情况决定。

风控环节:卖方在跟客户交易前,就先需要确定该笔订单成交后,对自身风险的影响。如果对冲的话,对冲过程中,以及在对冲完成后,都需要实时的了解风险情况。具体需要监控的风险参数,既包括当前保证金,β的风险情况,也包括通过压力测试了解未来可能发生价格 / 波动率等变化,对整体盈亏,保证金的影响,是否在卖方希望的阈值范围内。如果一旦超过阈值,一般会涉及到交易环节,来降低风险。

清结算环节:当产品到期,或者投资者赎回的时候,卖方需要根据签订的产品协议,以及当前市场情况,来计算投资者和卖方双方的盈亏情况,并确定收取或者划出对应金额的资金。

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销售。作为卖方来说,能搭建产品,能管理好风险当然重要,但还要能卖出去。实际上无论是传统金融圈,还是币圈,根据对销售的对象,卖方可以分为两类,其中一类是上面 4 个环节都自己完成,还有一类只完成其中的 1-2 个环节,也就是销售和清算。目前币圈就是有一些机构,搭建了销售平台,具体的产品交给合作方来完成,也不失为一个有客户资源的公司早期起步的方式。

随着规模变大,系统的支持必不可少

随着业务的变大,上述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系统的支持。就像有些卖方公司会选择早期把产品定价+交易+风控外包给第三方的专业公司,自己就做好销售一样。在系统层面上,这条业务线有大量的造轮子的事情,其实不用每一家公司单独的做。唯一自己动手的必要性相对高的,就算是定价了

当然,考虑到目前币圈还小,从长远看,币圈每一类有潜力成功的机构,都一定有圈内或者圈外的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客户资源,所以定价其实没有竞争到传统市场那么激烈的程度。同时,衍生品的定价也已经是个体系很成熟的领域,与其定价方面完全自己来搭建系统,不如专注在金融工程方面,挑选哪种定价模型,具体的模型轮子,完全可以采用第三方的提供商的。

而交易,风控,清算这三大模块,实际上主要的还是支持的各类场景,各个交易场所,各个细分的金融产品类型支持的是否全面,以及是否系统稳定可靠,非常适合产品话,这也是传统金融市场已经证明的了。比如风控,卖方风控负责人要做的事情其实是选定关系的风险参数,以及确定阈值,以及超出阈值之后的对冲 / 减仓方式。其中,风险参数是有限的,对冲的标的是有限的,对冲的激进程度可以通过挂单来清晰定义,对冲后的效果也还是通过风险参数来衡量。所有的这些,都是有限的,都是可以清晰量化定义的,随着支持的案例越多,越完备。

1Token 的系统,可以帮助卖方专注在最核心的环节 / 工作上

这种情况正是第三方的提供商的产品化系统可以很好的支持的,随着服务的机构越来越多,系统会支持各类的场景,各类交易场所 / 对手方,各类金融产品。1Token 作为专注在币圈机构资管系统的解决方案提供商,涵盖了币圈各类主流的大类资产,金融衍生结构化产品就是重点之一。1Token 支持报价,交易,风控,清结算,钱包等所有环节,覆盖各类机构化产品类型,完全对标传统市场的金融衍生品前中后台系统。1Token 希望让所有进入到该业务线的公司,只需要专注在销售,报价及风控顶层规则的设定,其他的所有管理,都可以在系统上完成。

1Token 的核心团队除了有 6 年+的币圈高频交易,风控,清算,报价系统的经验外,还聘请了 2 位传统市场的金融衍生品顾问。其中一位目前任职国内某知名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场外衍生品、期货期权做市、期货期权自营交易等业务。Darshan Vaidya 在美国和英国有 12 年期权做市及定制化期权产品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