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 对 bitCNY 和 bitUSD 进行「最低喂价限制」,喂价将取 48 小时均线价与市场实时价格的高者。

原文标题:《巨蟹:Defi 危机下 bitCNY 的重新定义和 BTS 新生》
撰文:巨蟹

一切还是从 Maker 的「黑色星期四」说起。

3 月 12 日,币市迎来暴跌,两个交易日内 ETH 的价格跌去接近一半,最低触及 87 USDT。

部署于 ETH 网络的 Maker 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由于价格暴跌,出现了清算爆仓 CDP 的机会。但当时 ETH 网络拥堵,使得 gas fee 一度上涨到 30 美元,加上拍卖时间短等规则不完善的地方,使得参与拍卖的清算人数减少,某些协议用户利用这些问题找到一个获利的办法,他们开始在拍卖中以最低价格出价,由于没有竞争对手,他们可以以接近 0 DAI 出价换取 50ETH 的收益。而此类交易留下的总计 567 万 DAI 的亏空要由 Maker 基金会来承担。

下图是一个 CDP 的交易历史,3 月 1 日,该账户抵押了 125.3 个 ETH 借出了 1.4 万的 DAI,当时的抵押率是 1.97,3 月 12 日 20:00 左右,该 CDP 被清算,清算完之后 CDP 里没有留下任何资产,相当于抵押的 ETH 被以 111.73DAI/ETH 的价格卖掉还债。在清算的时刻,ETH 的价格还在 134.5USDT 之上。

锁定喂价的 bitCNY 能抵御价格波动的冲击吗?将带来何种挑战?

但相信这个 CDP 拥有者的命运肯定不是最悲惨的,因为 1.97 的初始抵押率不算高,在暴跌中,有些从更高的抵押率跌到爆仓又来不及调仓的 CDP 就更加悲惨,因为如果同样被 0 DAI 清算,最后的结果同样是 CDP 里毛都不剩。

可以这么说,这次事件给 Maker 基金会带来 567 万 DAI 的应还债务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给抵押借 DAI 者带来的信心打击,抵押借 DAI 要承担爆仓风险没问题,可是爆仓 CDP 就被清零的结果谁能想得到啊?如果要承担这样的风险,谁还敢借 DAI?

作为对这次事件的应对,Maker 基金会于 3 月 19 日进行了首次 MKR 公开拍卖已弥补亏空。作为对拍卖规则的优化,将安全响应延迟时间设置为 4 小时,并推出了抵押品熔断机制。为了增加 DAI 的流动性,将 DAI 存款利率降低至 0,将 DAI 借款利率降低至 0.5%,并且新增 USDC 作为 DAI 的抵押品。

无疑,这些措施会极大缓解 DAI 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但我们需要问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抵押借贷型稳定币有足够坚实的金融逻辑基础吗?

作为最早出道的抵押借贷型稳定币,bitCNY 早就遭遇过类似的危机,而且,由于 bitCNY 在 BTS 生态中所占的比重比 DAI 在 ETH 生态中所占的比重大得多,当 bitCNY 出现危机时,给 BTS 的价格带来的压力也远比这次 DAI 给 ETH 带来的压力要更为巨大。

由于 bitCNY 爆仓清算是通过直接在 DEX 中挂卖单的形式进行的,所以 bitCNY 的清算并不会出现 DAI 的清算中由于拍卖规则的不完善以及网络拥堵造成的 0 DAI 拍卖现象。但当市场急剧下行时,空方常常借势砸盘,引发连环爆仓加剧下跌趋势,最后空方象秃鹫一样在价格底部捡拾抵押者的尸体。

这样的剧情在过去几年屡次上演,可以说 bitCNY 在一定程度上沦为了空方收割抵押者的工具。而且,由于市场担心这样的做空收割,BTS 的价格走势也一直比较孱弱。

BTS 理事会一直在进行 bitCNY 的规则的优化,这些优化的目标一个是更好地保护抵押者的利益,一个是实现更好的锚定。这些措施有些达到了很好的效果,比如增大强制清算补偿,限制强制清算额度,降低 MSSR,设置目标抵押率等等,而有些,比如 BSIP42 这样的用「负反馈喂价」来实现更精准锚定的尝试,失败了。

最根本性的规则改动是几个月前社区通称「锁定喂价」的 BSIP76 和社区通称「喂价改革」的 BAIP2。这两项改动当初都是作为应对危机的措施推出的,但最终的结果是重新定义了 bitCNY。

BSIP76 发生的缘由出现在 2019 年 9 月 25 日前后,当时 BTS 的核心开发者+理事+见证人 abit 眼见在 BTS 的又一轮暴跌中抵押者被空军按在地上反复摩擦,而 BTS 价格在连环爆仓的打击下毫无防御之力而感到绝望,主动在社区声明自己作为见证人喂价将保持在 0.22CNY 之上,不再紧跟市场价格。

这一违反当时 bitCNY 喂价规则的做法在社区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多数人表示支持这样的做法,并且还有见证人表达了跟进的意愿。为了获得规则的改变的合法性,之后 BSIP76 被起草并投票,投票结果最终同意了对 bitCNY 和 bitUSD 进行「最低喂价限制」。

这一规则的改变事实上宣告了 bitCNY 作为「实时锚定法币的稳定币」的终结,之后不少社区用户,主要是国外用户指责这一行为是「市场操纵」。我认为,这一改变是一个生态不得已而为之的自救行为,某种意义上可以与 1971 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相类比。

锁定喂价之后带来的一个新的问题是,如果 BTS 价格走到远高于 0.22CNY 的位置,bitCNY 的规则还是会带来同样的连环爆仓压制价格空头收割抵押者的问题,怎么去应对这一问题呢?不断去提高锁定喂价显然不是一个好办法,需要有一个更加自动化的解决方案来应对价格走高时的做空攻击问题,BAIP2 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BAIP2 的内容是:喂价将不取市场实时价格,而是取 48 小时均线价与市场实时价格的高者。

我们现在需要回顾一下 bitCNY 的整体规则,来看看现在 bitCNY 是一个怎么样的金融工具。

  1. bitCNY 是一种基于原生资产 BTS 的金融衍生品,通过抵押 BTS 发行。其相关合约执行依赖于喂价,但喂价并非是 BTS 的实时价格,而是 BTS 实时价格、BTS48 小时均线价格、锁定价格(目前是 0.22CNY)、黑天鹅价格中(可以让抵押率最低的债仓完成清算的最低价格)的高者。
  2. 抵押时抵押率不得低于 MCR (当前是 1.6),如果因为 BTS 跌价而导致抵押率低于 MCR,将触发爆仓,抵押物将按喂价 /MSSR(当前是 1.01) 的价格被强制拍卖,强制拍卖的抵押物数量根据还债后债仓抵押率不低于 TCR(债仓持有人设定,不得低于 MCR) 的原则决定。
  3. bitCNY 的持有者可以通过强制清算获得 BTS,强清将在发起强清后 24 小时后按当时的喂价+强清补偿(目前是 2%)执行。系统每小时执行强清的限额为当前 bitCNY 供应量的 0.5%。

在这一套规则之下,bitCNY 不再是以实时锚定为目标的抵押借贷型稳定币,它将成为一种在一定条件下可与人民币锚定的「准稳定币」。它是 BTS 体系内进行风险对冲,投机,套利的工具。而不再有机会成为空方收割抵押者的工具。

下图展示了喂价与 BTS 价格的关系。左边箭头处的情况是 BTS 价格暴跌,系统取 MA48 价格作为喂价,喂价与 BTS 现价相差最高处差距有 20% 左右。大约两天后,现价上穿 MA48 线,喂价取现价,之后 BTS 的急跌再次使得系统取 MA24 为喂价,而到了右边箭头处,由于 BTS 价格跌到 0.22CNY 以下,系统直接把喂价锁定在 0.22CNY。

锁定喂价的 bitCNY 能抵御价格波动的冲击吗?将带来何种挑战?

当喂价取现价的时候,bitCNY 会有良好的锚定。当喂价取锁定价格或者 MA24 的时候,会脱锚。如果 BTS 价格能够长期稳定在 0.22CNY 之上,那么 bitCNY 就会成为一种时而与人民币锚定,时而有一定贬值的「准稳定币」。而且,由于基本上 2-3 天 MA24 均线就要穿越现价一次,这个转换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容易想到,这样的特性将给内盘用户创造出不小的套利机会,比如说,当锚定良好时,尽量多借 bitCNY 转换成 USDT 在内盘挖矿,当价格急跌导致 bitCNY 有不小贬值时,主动平仓或者被强清然后用 USDT 补仓。相当于打折还了债,获利妥妥的。

而且,这种套利行为会对 BTS 的价格产生支撑作用 - 因为相当于是鼓励用户在 BTS 价格急跌时加仓。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 BTS 的价格能够长期稳定在 0.22CNY 之上,做不到这一点,一切都是空想。

那么如何来做到这一点呢?这就要提到两个月后要发布的 BTS 4.0 版本。

4.0 版本将全面强化 BTS-DEX 的收费功能,推进 BTS 转型为平台币。

4.0 将上线以下收费功能:

  • BSIP74:爆仓收费
  • BSIP81:简单 Maker-Taker 区分收费
  • BSIP86:资产交易费用抽佣
  • BSIP86: 强清收费

以强清收费为例,当前 bitCNY 每天强清的量有大约 300 万 BTS,假设强清收 1% 的费用,那么每天系统就有 3 万 BTS 的收入。这样的收入带来的流通量的缩减将会对 BTS 的价格起到强支撑作用。

而资产交易费用抽佣将使得各资产发行者,尤其是网关,开始向系统「交税」。

而这些税收将被用来支付公共开支以及回购 BTS。

一言以蔽之,转型为平台币将为 BTS 提供强有力的价格支撑。而 bitCNY 的重新定义将使得 BTS 不再是空军乐土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