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事儿非常多,好几篇长文压着没有写,有关于 Facebook 发的脸币(正好是去年这这个时候第一次和脸币的团队见面),有关于最近和团队孵化的「加密数字版头号玩家」中本聪的宝藏(Statoshi's Treasure),还有从 Fidelity 和 Vaneck 聊了一大圈回来后,收集到第一手国外大的金融机构都在干啥。Algorand 这事儿比较应景,顺手和几个朋友讨论后也写了个缩略版。

下面是正文,enjoy。

原文标题:《赚钱,还真的和智商有关 —— 图灵奖级别资金盘 Algorand》
作者: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非盈利比特币开发基金 Hardcore Fund 执行董事,Coindesk 顾问委员会董事,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

资金盘也有智商高低之分

好多人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 Algorand 设计的资金盘有趣之处。 资金盘在中文里貌似有贬义,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一个 Financial Engineering Design,或者英文里的 slang 是 moonmath。下面我仔细说一下:

1、algorand 最厉害的地方是把回购机制设计成了 put option,锚定了 put option strike price 为公开市场的心里价位;

2、而且大概率是不会 exercise 这个期权的,并且导致公开市场上没有 sell pressure。因为只要跌 10% 就没人卖了,跌下的比 10% 多,参与拍卖的人会去买,因为可以以更高价格套利。所以通过一个价格机制的设计,成功地引导了参与交易双方的预期,真的是非常巧妙的博弈设计,第一次可以称得上是 cryptoeconomic 了。最终需要支付多少的回购,其实反而有限,只要卖家知道「我永远可以在一年之内 90% 保本」。有效的预期的管理才是真的魔力 ;

3、这个盘子崩塌的很慢,而且只要没有回购完,应该都不会崩塌;

4、问题会开始在第一笔拍卖结束后的一年 put option expire 之后会怎么样,并且团队要真金白银把融资的 90% 锁定来保证最差的 100% 回购情况;

5、这种设计有利于保持币价平稳不波动,因为交易员明确知道出每次的期权 strike price 和交割时间,会自发形成 market making 的行为;

6、参加 Algorand auction 的更适合两种人

  • presale 的 relay node (节点轮,成本 $0.05 一个 Algo,一个节点 200 万美金,强制暴富);
  • 对波动性敏感的老钱,有保本需求。 所以最终是一个大韭菜割大韭菜的游戏。

7、节点轮强制暴富的方式是 —— 参与拍卖,获取同等数量 Algo 的回购权,然后开盘把拍卖买的 Algo 卖掉,然后一年后看价格决定是执行回购权还是市场上卖出,还能拿到第一年 15% 的节点收益,这样无论如何都可以锁定 48 倍的收益。

8、Algorand 未来面临的风险其实更大的是监管的风险,作为美国土生土长的大案要案,

几个问题

一、现在公开市场交易后,拍卖的价格必然会低于公开市场价格,那么拍卖的意义在哪里?

Dovey Wan:这个就是一个价格波动的平滑机制,因为拍卖的所得的 Algo 有附带回购权,但是公开市场的的 Algo 就没有。但是一旦获得拍的的 Algo' 额度,那么这个回购权其实对于 Algo' 和 Algo 来说都是 fungible 的 (可互换的),所以拍卖的价格应该不会偏离市场价太多。

二、这类模式是否有可复制性?

Dovey Wan:可复制性有,但是只适用于

1、手上有钱的团队,因为拍卖所得的钱最坏的可能是需要 90% 还给买家。所以不能指望拍卖的钱来做长期运营资本;
2、不打算跑路的团队,大部分资金盘都是以跑路为目的,拉盘为路径,最后」黑客攻击「为结局的剧本,因为这种长效期权其实是团队的资产负债,和很多靠嘴回购的团队不同;
3、除了以上两点之外,可以在一年之后真正回归价值基础的项目,不然的话,还不如老一套资金盘模式来的简单粗暴。

三、我下次拍卖还能参与吗?(这里省略韭菜三连问)

Dovey Wan:请问我上面写的看懂了吗?

就酱,下周见。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