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体创立之初,一直以身份为核心,致力于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人、财、物、事和各行各业的协作方式。ONT ID 是什么?简单地说是一套去中心化身份应用框架,让用户得以重新掌握身份和数据。ONT ID 和别的 ID 有什么区别? ONT ID 可以让你拥有一个近乎 100% 的自己,这个画像属于你自己。其他的 ID,在未来都将成为 ONT ID 的组成部分,用来实现完整的 100%。

原文标题:《看完这篇文章,我马上注册了一个 ONT ID》
作者:Jesse LIU,本体市场总监

关于身份,这就要回归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如何证明我是我?」

传统的认证方式,我们先称之为「B to C」。所谓「B」,这里泛指大的权力机构,平台机构等,拥有行业壁垒的端口。「C」 ,泛指个人、个体、个事和个物。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如何证明我是我?你会发现,你需要这些 「B」级别的机构,平台来帮助你证明你是你。相信大家都体验过为了实现一个证明要花费的较长周期与较低效率,甚至还有「作恶」的可能性。

场景一:LinkedIn 和世纪佳缘等网站可能如何使用我的信息?

举个例子,A 将 B 作为招聘的候选人,A 需要通过招聘网站等第三方付费获取这些信息来确定这是否是 A 想要的人选。但是对于 A 来说,他获取到的信息可能只是 B 填写进去的片面信息或者 B 所在平台包装过的信息,真伪都未可知。然而现存的招聘场景下,却不得不选择这样的方式。其结果就是 B 可能不是 A 想要的人,造成公司资源浪费,或者严重损失。对 B 而言,B 不是不想提供更真实的 100% 的自己,但这些数据信息对于 B 来说,无法获取且无法编辑。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比如,B 并不能告诉 A 或者在平台上填写自己淘宝上的消费记录,自己曾经省下多少钱,来证明他在工作上能够有效控制成本且严谨细致有逻辑。即使 B 填写了上述内容,但自己的数据都放在了哪里,也无从查证,甚至会被平台作为付费内容卖给了 D,而这其中获利的并不是自己,反而隐私受到了侵犯。然而这些数据是否会再被销售?更是未可知。这个场景下似乎 A 与 B 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满足自身的需求。所谓的 100%ID 体系并不存在。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LinkedIn 并不是一个完整的 ID 体系,淘宝也不是。

场景二:如何鉴别这是否是一个真实的「买家秀」?

对「C to B」的场景,我们日常吃喝玩乐使用的大众点评,以及淘宝 的「买家秀」堪称典型案例。商家获得的评价来自于用户,其他用户参考已评论的用户对「这家餐厅是否干净?」、「这家下午茶是否好吃?」和「这家健身房是否专业?」等原创评论来进行评判与选择,但这其中,你也很难判别出发出评价的人是否可信。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行业痛点,至少目前还无法得以有效解决。大众点评和淘宝想通过单一的用户信誉评级(reputation level)来解决这个问题,但似乎并不是能够完全攻克,反而助长了向下的产业——「刷单」、「刷星」、「刷评论」、「删帖」、「删榜」和「删评论」等行为屡见不鲜。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本体建立的模式将直击以上痛点,主要分为几个部分:

首先,把用户信誉评级体系升级,进化成「C to C」,延续刚才的例子,关于你的评价不再是只能从招聘网站上获取,而是可以通过你周围的人——和你共事过的同事、你的同学、朋友等,这将是一个多方面且完整的信息维度。

所以我们可以设想一下,B 拥有一个 ONT ID,他周围的人 C 和 D 同样有 ONT ID,在本体信任平台上,A 发起需求,C 和 D 对 A 进行授权,A 就可以查看到对 B 的多维度评价,这样的评价更加可信与丰满。可能你会问,那如果 C 和 D 恶意作恶,怎么办。当 A 发起需求的时候,C 和 D 的朋友 E 和 F 同样可以对 A 进行授权,通过 E 对 C 的评价描述,来判断 C 对 B 的评价描述,以此类推。这样的 ID 体系更加高效且降低了企业招人的信任成本。完美地证明了「我是我」,和「我是什么样的我」。A 不需要全世界的去寻找关于 B 的答案,B 也不用全世界的跑去开证明。只需要打开 ONTID 在你的手机上,就可以轻松实现。同时,用户可以选择开发想要展现的内容比例。。比如,如果你只面试一个临时的工作,不需要开放你信息 100% 的内容,只需要按照对方要求开放 30%。但如果你面试一个终身的事业,或者诸如相亲这样的「终身大事」,可能就需要开放 100% 的信息。在这其中,信息的隐私保护是重中之重,这也是本体关注的重点。ONT ID 不会存储任何用户信息,用户的信息储都存放在用户端口,且以「阅后即焚」的形式开放授权。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而在「C to B」的方面,对于很多商家来说,能够有效避免某些用户的作恶行为。例如,A 同学对某家西餐厅评价了「不好吃,牛排很老」,然而通过 A 的 ONT ID 中的各类交易记录显示,A 没有去过这家餐厅,则我们可以判定出 A 的评价是一种恶意作恶行为,并不可信,初步认定是恶意竞争。另一方面,如果 B 和 A 同时前往了这家餐厅,他便可以在信任平台上发出声明——A 与我同去,这样一来 A 评价的可信度则更高。

同样,通过发起请求,你可以看到 E 对与 A 的评价,来判断 A 的评价是否准确。比如,E 评价 A 是一个做事细致、拥有高学历、高收入、性格随和的人。那么相对来说,A 的评价就可信度很高。这样就证明了本体所提供的用户 ID 体系和声誉评级体系(Reputation Ranking System)更加全面与先进。另外,我们在最开始强调 ONT ID 不仅仅是人的 ID,还包括财、物和事。 刚才这个例子中 A 评价餐厅的行为,还可以根据其他关联 ID 提供的维度进行确认或者认证。比如,A 的私家车 4S 店的 ONT ID 评价 A 的车子,从没有发生过刮碰和事故,这个维度便可折射出 A 的生活态度与做事风格。当然,每一个关联 A 的的 ONT ID 也必须经过 A 的签名才能对需求者开放。如果 A 评价后不选择开放以上的维度,我们无法更好的判断 A 的评价是否真实可靠,那 A 的评价重要程度自然下降。这样就完美解决了大众点评、淘宝等现有的行业痛点——到底需不需要删除评价,或者伪造评价?你会发现,拥有了 ONT ID,伪造造假作恶的成本高到无法想象,大家也因此会收获更多的便利和实惠。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对于用户来说,ONT ID 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可以根据意愿选择开放相应的维度。这样一来,拥有 ONT ID 后,你不必担心资自己的信息再被无缘无故地泄露,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是否开放授权由用户自主掌控。

场景三:用 ONT ID 为爱豆打 Call

拿当下热门的「饭圈」粉丝文化来说,从一个爱豆延伸出粉丝会、媒体、公关多个组织。试想一下,如果 ONT ID 体系应用于「饭圈」会怎样?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 周杰伦的骨灰级粉丝,到底谁应该有姓名?

首先,你的爱豆粉丝等级可以有了多项评判标准。近期周杰伦发布的新歌《说好不哭》,引发了 80、90 后的大规模追忆,纷纷在朋友圈发出「17 年粉丝打卡」「追星 20 年」等文案。然而是不是真正的「骨灰级」粉丝,粉丝等级应该为多少?到底什么样的粉丝可以当会长?

使用 ONT ID,你可以真的找到和你一样喜欢周杰伦的老朋友或者新朋友,一个全新的社交属性。你们不但能看到对方和你一样喜欢周杰伦,还能看到这个人的其他开放出来的信息,比如行为习惯,购物习惯,旅游习惯等。同时,如果周杰伦看到的你的 ONTID 是骨灰级的并拥有正能量,那说不定你俩可以同唱一首歌的机会。 不妨大胆设想,如果周杰伦拥有了 ONT ID,那么在他授权的范围内,作为粉丝的你也可以了解更多他的日常,成为有影响力,传播正能量的人,更是明星影响力的真正价值。所以,找到更多志同道合,和喜爱的明星一起成长,传播正能量将是未来泛娱乐体系的核心竞争力。 不再单单是表面的明星带货、八卦娱乐等。即使是明星带货,你也无需再盲从,明星也会更谨慎的使用自己的影响力。因为明星带货的货品的评价在 ONT ID 的体系内可以被更多维度认证,所以,明星无法在不顾自己声誉的情况下而带货。如果明星带货的货品真的好用,明星的声誉和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这将成为一个未来明星产业的良性循环,我们可以暂且称之为「区块链式的网红 / 明星经济模型」。

  • ONT ID 为什么可以首先适用于文娱产业?

文娱产业能够最大范围涵盖衣食住行,在这其中拥有频繁的信息、资产与数据交换,涉及的应用最为广泛。从几次明星发布婚讯导致服务器直接瘫痪的案例看来,文娱产业的流量高居榜首。本体拥有最先进的分片和跨链技术,可以完美解决高频、超大流量的数据处理。ONT ID 本身可以应对高频需求的场景,提供超大流量的数据支持和用户交互,因此可以实现和文娱产业的无缝衔接,这也是本体为什么率先完成了分片和跨链的基础功能研发,为了更广阔的星辰大海。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拿本体与 MovieBloc 的合作来说,多年积累的高达 8.12 亿传统平台上的用户的导入,使得整个用户群体更加立体化,也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C 和 D 可以对 B 进行评价,庞大用户群体之间互相可进行 KYC 验证。试想一下,8.12 亿的用户的导入,对于公链性能将提出超高水平的要求,更何况本体的目标是 10 个、20 个 8.12 亿的平台的接入。ONT ID 届时将囊括无比庞大的用户群体。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不止于此,在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大热的时代,创意为王,某支小视频的全网爆红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我们似乎也习惯了所谓的反转剧情——这个视频涉嫌抄袭,借鉴了某位原创设计早期的设计等情况屡屡出现。若是在本体信任生态中,每个用户所拥有的 ONT ID 能够准确记录你所创作过的作品,这样一来,造假的成本将非常高且难度很大,众多用户也能够对创作人的作品进行背书,说明是这是否为原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本体在 ID 系统的建设中存在数据交互。强大的 ONT ID 对于未来 IP 及数据的交互将起决定性的因素。有效抵制抄袭等现象,将版权交易提升到更高层次。

ONT ID 为谁「背书」?

简单来说,ONT ID 实现了我们一直以来期待的一种「背书」形态,这种「背书」可以是人对人,也可以是人对物,甚至还可以是物对人、物对物,对于娱乐、投资、求职等多种场景都能有效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让用户拥有自己,为自己服务。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本体的 ONT ID 体系,或者说是本体的身份,数据的立身之本,在于必须介入更多的用户,通过产品,行业等多方面。本体布局的实体行业和产业就是强有力的后盾和基础。当我们趋于完善后,相信未来我们很有机会和更大的平台合作,协助用户保护和使用自己的数据,身份,为每一个用户创造便利。每一个过亿级别的产品 / 平台的接入都意味着更强大的 ONT ID 和本体的到来。

去中心化身份时代本体 ONT ID 的构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画像

最后补充一点,在全球范围内的互联网法规中,有明确的规定,用户有权获取自己在任何互联网上产生的数据。之所以大家对这一方面感受不深,不仅仅是因为行业寡头不愿意开放这些数据,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即使当时开放给你,你也没有工具去获取、储存、分析和保护,而本体 ONT ID 将赋予你这样的能力。

如今我们看到,很多行业寡头和开放平台,比如微软、IBM 等,已经开始同用户分享用户产生的数据,我们有理由憧憬与相信,本体在最接近成功的区块链行业落地解决方案的道路上,将持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