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分享:把交易所、ICO、媒体都搞浑的那群人,又盯上了 DApp

当整个币圈、链圈、互联网圈的基金都没钱的时候,资本也想要投资回报快、风险更低的项目,这时候,需要花费长时间打磨的「好玩」的应用却成为了资本的「弃儿」。

原文标题:《DApp 生死局》

在第一款 DApp 游戏拿到数百万的日流水后,王柯毅然带着团队主动杀进了区块链的 DApp 世界,成为 DApp 游戏探索的先头部队。

那是他的高光时刻。

「当时产生了一种币圈真的能暴富、区块链绝对能改变世界的狂热,那种金钱的刺激,会让你觉得不行,我要 all in 这个领域。」

一年后,当王珂的几款 DApp 先后陷入资金和日活的困境,他才发现,之前的「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牛凤轩在 DApp 行业早期入局,这期间,他创办了 DappReview ,最开始的愿景是面向 c 端做社区和应用分发。

但真正扎根 DApp 领域研究后,牛凤轩发现,DApp 的 c 端用户量难以满足这个商业逻辑。

更严峻的是,市场上没有持续的高质量 DApp 输出。再冷观当前的 DApp 市场,入场一年后的他只剩下一句感慨:「无论在性能上,还是在用户规模上,现在入场做工具型 DApp,还为时过早。」

「第一批以太坊上的 DApp 开发者很多都离场了,还有一小部分在坚持,但也是「下海」到 EOS 和 TRON 的「菠菜」类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牛凤轩说。

但事实上,除了传统类 DApp 应用外,市场当前最大的风口——「菠菜」应用,也逐渐走到了尽头。

围墙外面的人挤破了头想进来收割最后一茬韭菜,但围墙里面,早已弹尽粮绝,开发者们在迷雾中,找不到逃生之门。

落幕前的高光时刻

回到一年前,王柯刚刚入圈。

彼时加密猫类游戏刚刚兴盛,王柯花了 20 个小时写出了一个以太坊上的 DApp 卡牌游戏。

这款游戏卡牌限量发行,最火的卡牌角色,一度被炒到了 50 个 ETH。

那时候,ETH 的均价还在 1 万元左右。即便价格不菲,但市场对收集类 DApp 的狂热是难以想象的。

王柯算过一笔账,光景最好的时候,这款卡牌 DApp 的日流水能达到数百万元。固然后来有做出过流水更高的
DApp,但是回忆起来,王柯还是觉得,做卡牌应用时的震撼感最强。

用王柯的话来说,开发一款互联网产品,需要经历各种打磨,各种数据运维的付出,短则数月长则两至三年甚至更久。

但区块链圈子则不然,周遭充斥着暴富、金钱刺激的狂热的氛围。

在风口上,猪都能够飞起来。加密猫兴盛之时,正值区块链的风口,DApp 和游戏正是这个风口上遍天飞翔的猪。

来自三言财经的数据显示,近三个月来,DApp 的新增数量几乎超过了 2015 年到 2017 年上半年的总和。从 2017 年 7 月开始到 2018 年 11 月,DApp 几乎实现了指数性的增长。DApp 的类目逐渐增加,从最早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游戏、存储类 DApp 逐渐衍生出了社交、资讯、电商、保险、安全等多个领域。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不少从业者也想用「区块链解决一切痛点」的逻辑讲故事,让应用先行,期冀投资人买单,幻想区块链能借 DApp 应用导入一波开发者,让应用早日落地。

彼时的王柯萌生了「all in」区块链的想法:「一张卡能卖 18 万?人傻钱多,遍地都是钱,就这么简单。」

好应用成为资本「弃儿」

但真正「all in」DApp 后,王柯才发觉,这些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在整个 DApp 发展的一年里,王柯的团队几乎尝试过了所有类型的 DApp。但每两个月再往前复盘时,王柯都觉得「自己当时做错了」。

这一切都源于 DApp 变革得太快。

这期间,王柯仍以游戏制作人的心态做布局,他想把真正的游戏往区块链上搬,在游戏机制设计、UI 设计等方面打出时间差优势。

但没想到的是,即便在如此缜密的战略布局下,那些 DApp 的生命周期也不长久。

与此同时,一批来自币圈的力量正在进军 DApp。在王柯看来,这股力量主要是看准了「菠菜」、资金盘机会入场的人。

就像是星际动漫里面的「虫群」,如果不变成他们,你会被吞噬地一干二净。

伴随着币圈人的入场,王柯看到的是,DApp 世界演变得越来越鱼龙混杂,一部分自持清高的开发者离场,一部分开发者则选择被「虫群」同化。

「从币圈进场的这拨人,搞过交易所,搞过 ICO,甚至还搞过媒体,最后都把这些行业搅成一滩浑水,现在他们盯上了 DApp 领域,我的内心是很慌的。」王柯陷入了无边的恐惧和焦虑。

区块链世界里的所有人都在追着风口疯狂奔跑,当随便写个代码都能遍地捡钱的时候,谁又愿意再耗费时间去打磨好的游戏呢?

「大家都想着快点赚钱,好玩能怎么样?好玩能赚钱吗?好玩是需要开发一年甚至更久的。」

打磨一款正儿八经的游戏,所需的资金或高达百万级别。当整个币圈、链圈、互联网圈的基金都没钱的时候,资本也想要投资回报快、风险更低的项目,这时候,需要花费长时间打磨的「好玩」的应用却成为了资本的「弃儿」。

渐渐的,王柯对 DApp 游戏的开发前景越来越悲观:「没人想认真做游戏了。」

艰难求生,无奈切割

在游戏 DApp 看不到前景后,王柯开始转向了其他类型的 DApp 开发,不久后,他结合 ugc 与区块链的契合点,开发出了一款社交电商 DApp 应用,想用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结合社交电商的商业逻辑。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王柯依旧想要奔着未来的方向去立这个项:「如果老是像我之前一样,20 个小时随便做个东西就能赚很多钱,那这个世界就要完了。」

这一回,在黑暗中探索的他,似乎又看到了走向出口的光。就在王柯努力探索新领域的时候,熊市来了,资本在寒冬中走得更快了。

没有人说得准熊市什么时候能结束,也没人敢再挥霍手上的资金了。于是,装死、不出手成了资本活下去的保守法则,资本方面大大减少了出手频次,甚至转向投资回报更快、周期更短的项目。

王柯的社交电商类 DApp 做出了 demo 版本,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一笔融资。而另一边,浮躁的市场也在对王柯的团队施加重压。

王柯坦言,自己的社交电商项目更像是一个战略性的、面向未来市场的项目,回报时间可能需要两至三年,甚至更久。但他深知,自己的团队辛辛苦苦三年,收益或许都不一定比得上那些做资金盘、做「菠菜」的团队多。

「有的项目一天挣一百万,对于项目经理、开发人员来说,外面的诱惑太大了。一天真的有 100 万利润的菠菜应用,人家也不在乎开个 5 万块钱的工资,但我怎么开啊?原本我还能坚持一年左右的事情,现在直接就得倒闭了。」

王柯连说服项目负责人老老实实干活都很难,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祈祷自己的项目经理不要跳槽也不要离职。

他被迫走到了选择的分叉口。如果继续以游戏开发公司的名义运作战略性业务,那公司的财务营收上将变为亏损负值。这样一来,公司的融资、运转将在寒冬下变得更加艰难。

而如果将社交电商 DApp 等几个战略性项目剥离出游戏开发公司,意味着项目需要自负盈亏,融不到钱的当下,王柯只能依靠自有资金维持其运作。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独立出来的项目,用自己有资金先坚持一段时间,然后看资本环境会不会有好转,看这个市场是不是一直这样只做短期不看长期。」

9 月份,王柯把社交电商项目正式与原游戏开发团队剥离。

「大不了就自己认栽,亏了一笔钱之后,这件事就没了。」

即便预感到自己手上的战略级项目极有可能会夭折,但王柯依旧不想放弃,他依旧在赌,赌市场的回温,赌伯乐慧眼发掘,赌区块链世界的正向变化。

「猪」也到了危险的时候

半年前,张一丁杀进了「菠菜」竞猜领域,那时「菠菜」DApp 仍是红海一片。

从一开始,他就是只想来收割一波快钱。

几乎所有的代码都是开源的,项目方所要做的,不过是「抄袭」一份更好的代码,进行简单代码修改,更改代码设置。

不到一个月,张一丁的团队就开发出了第一个「菠菜」类 DApp 应用。DApp 上线的一个星期内,就收回了成本。

「菠菜」项目方做庄,等待赌徒上门。和张一丁一样,不少团队在当时仅靠流水抽成就可以养活整个团队。

回顾 DApp 这一年,DApp 市场的变化来得快、走得也快。

2 月,加密猫掀起养成热潮,百度等巨头公司们纷纷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 DApp;7 月,FOMO3D 走红,DApp 成为了资金盘的天下;9 月,EOS 上的「菠菜」应用兴起,DApp 风口又跑到了「菠菜」竞猜应用上……但如今,「菠菜」应用也没能跑赢这场比赛。

伴随着数字货币熊市的影响,现在,张一丁手上的两个「菠菜」应用再也没有以前火热了,最高点的时候日活近 400 人,而现在不过 40 人,日活几乎可以算到了冰点。

「大家懒得玩了,因为玩到最后就赚几个 EOS 也就几十块钱,根本就没动力了。」

一边是盈利的急剧缩水,另一边维护 DApp 依旧需要付出一定的运维成本,权衡之下,张一丁选择暂缓「菠菜」应用业务。

「这个市场就是这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身边好几个做「菠菜」的朋友都回家卖特产去了。」

即便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依旧有团队在不断入场做 DApp。

对于孙浩然而言,钱是最好的风向标,哪里有钱挣,团队就冲向哪里。从 FOMO3D 到「菠菜」应用,孙浩然的团队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小风口,也因此积累了一部分资金。

专职「蹭热点」的孙浩然则依旧扎根在「菠菜」DApp 领域。一方面,做「菠菜」游戏的回本时间比较短;另一方面,对于 DApp 开发者来说,看不到商业化前景的情况下,做「菠菜」和资金盘 DAPP 是在打一张最保险的牌。

对于市场行情的判断,孙浩然有一套自己的思路:「投资的 ev 是负数,赌博的 ev 无限接近于零,所以按照统计学来说,此刻,赌博的收益>投资的收益。因此,即使炒币行业不景气了,依旧还有一波赌徒在玩游戏。」

「即便是做「菠菜」应用,也要设计出一套与别人不同的机制,不能一味地做别人做过的东西。」在孙浩然看来,熊市下团队之所以会在浪潮中死掉,根本原因是他们不想要创新。在熊市下,做风口上的猪,也没那么简单,要学着做「更聪明的猪」了。

「「菠菜」DApp 的红利期已过,现在真正赚钱的只有头部的那么十来个 DApp。」牛凤轩与孙浩然持相同的观点,在他看来,即便是做简单粗暴的菠菜 DApp,现在竞争也是十分激烈。

市场对于新入场的菠菜开发团队有了新的要求,玩法要新颖;团队运营能力要强;安全性上有所保证。

下一站是什么?

2018 年年初,中国的游戏行业寒冬初露端倪,对于游戏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游戏行业的萎缩显而易见。

而在今年 2 月,加密猫带来了极大的话题性,同时打开了 DApp 的大门。人们首次发现,智能合约除了可以用来发币外,还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尽管加密猫并不具备多高的可玩性,但却为区块链世界带来了新的关注热度。

一时间,大量主流游戏的从业者、引擎方进军区块链,想要转型走向区块链游戏,在区块链市场里分一杯羹。

但一年后,伴随着从业者离场,人们渐渐意识到,区块链世界存量用户有限,且增量用户难以获取,如私钥、chrome 插件、gas 费等陌生的词汇的集成,也使得用户被挡在了区块链的大门之外。

DAppReview 根据 11 月所有活跃 DApp 合约的全量交易数据计算得到,11 月活跃 DApp 数量为 174 个,DApp 用户总数有 15.7 万,而 DApp 活跃用户总数仅有 3.7 万。

尽管当下 DApp 应用为数不多的日活大量被菠菜类应用包揽,但在展望 DApp 的未来时,几位从业者意外地给出了一致的观点——游戏类 DApp 依旧会是区块链世界的下一站。

Dapp 应用商店 BeeStore 创始人江占钫在对 DApp 行业的观察中则得出了这样的观点:「目前这个阶段大家看到的可能是价值性稍微大于趣味性,投机性大于可玩性。但「菠菜」类的爆发只是区块链游戏的试水和预热,但是从长远来看,游戏一定会是引爆区块链整个 DApp 生态的最主要引擎。」

在牛凤轩看来,如游戏的泛娱乐类应用会先吸引更多的主流用户走入区块链圈子中。

游戏并非严肃的品类。从本质上来看,游戏更多是一种用来杀时间、消遣的应用类型。对于用户而言,游戏的接受门槛相对低且容错性高。而以社交等品类 DApp 举例,当用户考虑到要切换到去中心化的版本的微信上管理自己的社交时,这就变成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选择。

去中心化的应用会更快、更方便吗?在当下的性能环境下,答案或许是否定的。但无论是去中心化的游戏还是中心化的游戏,游戏品类之间的替代关系并没有如此强烈。

「如果短期内连游戏都这样,用户接受门槛最低的 DApp 都爆发不了,那么对性能要求更高的工具类 DApp 来说,爆发只会更滞后,或许都不一定会爆发。」

反观十年前的互联网,苹果在 2007 推出了第一款手机,苹果商店里面的游戏多是都是一些玩法相对简单的小游戏,即便在当时,PC 端上已经出现了非常多画面精良、玩法复杂的游戏,但 APP Store 中的傻瓜小游戏却依旧保证着很高的下载量和广告收入。

至于个中缘由,更多是手游正处于行业的早期阶段,手机的性能相对较差,普及度也并不高。

据 DAppReview 报道,目前如大型游戏开发引擎 cocos、知名手游公司 Pixowl、豪华团队游戏老兵组成的 Mythical Games 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平台等均在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2019 年将是正规军游戏作品的显露期。

「这些正儿八经、原本就做游戏出身的团队所做出来的东西,更强调的是游戏性,而区块链只是一个辅助工具,技术实现的一个载体。不仅是游戏 DApp,所有的 DApp,最终还是在 APP 的体系里面,将来 DApp 这个词也不用过度强调,它将不需要任何头衔。」牛凤轩说。

(注:本文中,王柯、张一丁、孙浩然均为化名。)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