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家问,最近要开的“世界区块链峰会”怎么回事?WBC 世界区块链联盟是什么样的组织?也有人注意到了 GMGC 移动游戏大会和世界区块链峰会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召开。全球移动游戏联盟 GMGC 发起人兼秘书长,世界 O2O 组织总干事的宋炜,以及世界区块链峰会拟邀的第一位嘉宾宋炜,有着好几个世界级的头衔,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GMGC 游戏大会的合作方之一的光合资本(光合汇创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金 20 万元)以及 GMGC 的承办方华悦无限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金 50 万元)的法人宋伟,同时也是上面那一堆世界头衔的宋炜。因为宋炜是上方传媒 0.53% 的股东,使用的是宋伟的名字登记的,因此我对他的情况比较了解。我来和大家说说吧。

作为区块链分布式账本和技术的信仰者,我相信每个人的历史都有一个账本,我想把上方记录宋炜的账本共享一下,让区块链世界快速了解这个人的过去和历史,也避免有人在区块链领域也拿出同样的手法和玩法,忽悠了区块链行业一些不明真相的大咖、媒体、专家学者和群众们。

SP 论坛自 2002 年底由我开始创建,和几位合作伙伴秋水还有 cindy 一起,秉承互联网虚拟与分布,融合与共赢,开放与共享的精神,始终坚持干净不作恶,我们在有 SP 端口的情况下都不做 SP 业务,遇到过好几次有人想投资或者收购 SP 论坛的情况下,都被拒绝了。我们不希望当时具有非常大话语权的论坛,成为资本和权贵的工具,因此一直像非营利机构一样艰难生存。SP 论坛 2007 年升级叫上方网,在 9 年里也一直没有引入任何资本进来。

直到 2011 年,我因为生病不能在上方网,首席架构师张秋水为了让上方网继续发展下去,希望能引入几位战略合作方,当时就考虑到 CSDN,以及长城会等都可以作为我们的战略合作方,因此以非常低的天使轮价格(总估值 1000 万人民币),让长城会的总裁宋炜成为了上方的小股东。

我当时正在生病,当时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公司,我、秋水还有其他两个创始股东,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和对人才的尊重,答应如果将来宋炜愿意加入上方担任董事长,我们四个人愿意舍弃自己的利益,以 1 块钱的价格各自转让 1% 合计 4% 的股份给宋炜,以 10 万元定增 1% 的价格给宋炜,这样宋炜就有了共计 5% 的股份,当时还签订了协议。这几年这个合作并未达成,宋炜也没有加入上方,更没有给我,秋水和其它 3 个股东 1 块钱的投资款。但是这份协议却成了宋炜以后在每个关键时刻要挟秋水的把柄。

成为上方的股东之后,宋炜非但没有成为上方的助力,反倒在接下来的 2012 年下半年开始,成为上方在移动游戏大会领域唯一的、且非常恶意的竞争对手。我一直没有机会询问宋炜,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如此恶意的对待一家上善若水,与人为善的公司?而迫使我只能公布账本,陈述事实之后让各位分辨?

第一问:

宋炜不管到哪个行业发展,都会给自己各种各样冠以世界打头的 title,明明是一个注册资本 50 万和 20 万的小公司,移动游戏火了,就包装成全球移动游戏联盟 GMGC,O2O 火了,就包装成世界 O2O 组织 WOO,现在区块链火了,又摇身一变,马上成为世界区块链联盟 WBC,对外号称非营利组织,然后拉大旗做虎皮,从事各种商业牟利活动。宋炜现在跑步进入区块链领域,他敢说“世界区块链联盟 WBC”和“世界区块链峰会”不是他一手炮制出来的?世界区块链联盟 WBC 在哪里注册?有哪些人或者机构组成?网址是多少?他是不是又是秘书长?

第二问:

上方的小伙伴于 3 月 14-15 号召开 TokenSky 首尔大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宋炜马上把 GMGC 移动游戏大会 增加了一个 世界区块链峰会 的官网页面,拟邀了一堆区块链的顶级嘉宾,连蔡文胜都否认参加他们的大会,说他们是骗子,GMGC 大会和区块链大会的招商和合作和电话邮件都一模一样,宋炜是否觉得区块链世界的人都是傻子,看不懂这些空气组织和山寨大会的套路?

第三问:

宋炜在过去的几年里,很多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感到他的急功近利,都不愿意再打第二次交道,宋炜认为自己的人品、风格和商业的利己主义,是否适合区块链行业?宋炜理解的区块链的精神是什么?

第四问:

2011 年在以天使轮极低的价格(总估值 1000 万人民币)成为上方小股东之后,宋炜非但没有帮助上方,反而成为了上方多年来唯一的、恶意的竞争对手,在上方 2012 年 8 月开始举办移动游戏大会之后,2013 年宋炜开 GMGC 游戏大会,2015 年还挖走上方大会的负责人,作为股东宋炜是怎么想的?

第五问:

宋炜在上方的股份只有 0.53%,但是到处跟别人说上方是他投资的,让别人或者游戏行业的客户误以为他和我们是一家的,这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宋炜借助上方股东身份,了解上方的财务情况、业务情况和各项报表,以及业务发展情况,他对上方的业务以及客户是否进行过干预?

第六问:

上方的董事长秋水在 2014 年-2016 年,这 2 年时间内和宋炜沟通过过 4 次,希望两家不要竞争,良性合作,秋水可以舍弃自己董事长的利益,让宋炜入主上方,宋炜都置若罔闻,不屑一顾,最后上方于 2016 年登陆新三板,而 GMGC 的小伙伴纷纷离开,宋炜又是做何感想?

第七问:

TFC 游戏大会在业界极具影响力,2016 年年初到 3 月大会举办之前,有人在百度上购买了 TFC 的关键词,指向了 GMGC 游戏大会的官网,导致搜索 TFC 游戏大会的人直接去了 GMGC 的大会官网,宋炜是最终受益者,这种行为是否由宋炜授意的?

第八问:

上方申报新三板需要对公司进行股改,股改要求需要所有股东必须签字,宋炜作为上方的小股东之一,百般刁难,拒不签字,宋炜是否希望阻挠上方的发展,想尽一切办法牵制上方股改?

第九问:

宋炜拿着那份秋水和我们 3 个股东愿意用 1 块钱的价格转让 4% 股份,但最终没有兑现的合同,要挟我们要打官司,要让上方因为官司而上不了新三板。为了其他股东的利益,为了上方能顺利登陆资本市场,秋水不得不个人借了很多钱,让宋炜的太太史陈璇从他个人那里拿走两百万,宋炜才同意签字,这是不是宋炜授意的?各位认为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第十问:

宋炜在过去的 7 年里做过无数伤害上方的事情,我们始终没有因此有所回击或者口出恶言,我们知道宋炜恶意竞争的时候,还是没有把业务装到其他公司里,还用了上方的主体上新三板,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的诚信,是对所有曾支持上方的股东的交代,宋炜是否认为上方的诚信是上方的愚蠢?

一家坚守干净,诚信,品牌和信用的公司,在这个浮躁且功利的世界里,难道是被认为是最愚蠢和傻瓜的行为?

感谢区块链,给了我们可以分布式记录账本的机会,感谢 TokenSky 分布式的媒体社群,让我们有机会发出声音,说出真相,即使有个别中心化的媒体出于一己私利,篡改和删减原文,甚至对我的原意进行曲解,也会有无数的媒体在阳光干净的环境里记录下真实的一切。在区块链的世界,诚信是第一位的,无论一个人包装成什么样子,他曾经所做的事情,都会被盖上不可篡改的时间戳。

我从 2000 年就担任了 IT 新浪业界和 donews 的版主,2002 年我创建 SP 论坛以来,18 年来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也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对任何一个人亮剑,但我持续的大度、包容、付出并没有让个别人醒悟,反倒变本加厉,肆无忌惮。人有菩萨心肠,必有雷霆手段,因此我不得不人生中第一次站出来,为区块链世界,为 TokenSky,为上方的股东,为上方的小伙伴,发出我持续不断的声音,与这个世界的恶势力抗争到底,和那些沆瀣一气同流合污的人抗争到底,我们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我们鄙视的人!

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厚爱,可以署我的名字,
《云管理 2.0》作者、TokenSky 大会创始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 AIIA 理事;
上方传媒(835872)创始 CEO 王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