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华生

两个月前,多国限制中国公民入境,并派专机到武汉撤侨。

现在,随着海外疫情爆发,轮到中国关上“大门”,严防海外疫情输入。

在中国封闭陆上关口,大量削减国际航班的前提下,输入的风险正在快速下降。 然而,随着疫情“震中”不断转移,新的威胁已经开始萌芽。

未来,最大的威胁很可能是中国的“南大门”。

中国封关之前,位于中国西南边境省份口岸已经上演了华人大量返乡的一幕。

这些人里面会不会有无症状感染者?会不会在回国途中交叉感染?甚至有没有外国人蒙混在其中,想要到中国避难?我们是否做好了充足的隔离和检疫准备?……眼下,已经给东南各省制造了极大的防控压力。

不过,于中国而言,疫情可能出现的新风险也不可不防,那就是 “疫情难民”

我们之前分析过,疫情第一波在中国,第二波欧美,第三波照着目前的态势发展下去,东南亚很可能成为其中之一。在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住疫情,而和中国陆地接壤国家普遍医疗水平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很难排除这种可能性。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苗头已经显现。

3 月 22 日,13 名外籍人员沿山脉攀爬非法越境进入广西百色市百南乡,立即被边境管理部门依法遣返。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我查了下地图,百南乡距离边境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 3 公里,跨过去就是越南。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图中的灰线则为国境线)

不过,虽然挡住了这 13 人,并不代表没有下一个 13 人队伍非法入境。

与此同时,云南也破获了一个偷渡团伙。

这里有崎岖的山脉,几百米高的树木,遍布高大的草丛,非常适合隐匿行动。事实上,这里一直以来都是边境缉毒的主战场。现在加上疫情,这些毒枭和难民们往北逃难, 成了防控境外输入最大的威胁。

3 月 24 日,老挝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东南亚国家终于全部沦陷,无一幸免。

尤其是与中国接壤的缅甸、老挝和越南。检测条件有限、医疗水平不高、管控能力太低,要啥没啥,统计数字显示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泰国、柬埔寨等国家疫情也不容乐观。偏偏在这个时候,10 万老挝人准备从泰国撤离回国。单 23 日一个上午,就有超过 500 人经过老泰友谊大桥。老挝有没有能力完全检测这 10 万人?我对此保留怀疑态度。

如果疫情已经在老挝蔓延,而云南和广西的边控人员只根据现在公布的数字进行防控,稍不注意,就可能出现漏洞,增加新的境外输入病例。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检测能力的提高,逐渐暴露出更多的病例。东南亚国家再也不是最安全的地方,气温高可能也不再是抵抗病毒的法宝。

进入 3 月以来,东南亚疫情就像摁下了加速键,确诊病例直线上升。马来西亚病例数破百用了 45 天,破千却只用了 11 天。翻倍到两千则仅仅用了 6 天不到的时间。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马来西亚疫情走势)

引爆马来西亚疫情的,是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万人集会,这个感染群短短一个月内已经衍生到第五代传染。马来西亚也增加了更多地区的行动管制,要求所有居民和访客不得进出社区,卫生部也要挨家挨户调查感染源。

同样出现万人集会隐患的,还有印尼。

3 月底,近 200 名回教徒无视警告,在首都雅加达西部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清真寺举行集会,结果有三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政府只好要求所有出席者留在教堂内,并逐步转移隔离。

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采取了封城甚至封国的强硬手段以避险。

继菲律宾封锁整个吕宋岛,宣布国家进入灾难状态后,柬埔寨宣布关闭所有赌场,商议《国家紧急状态法》。缅甸、老挝也宣布封国,雅加达也准备封城。新加坡更是早已经禁止了入境和过境,完全的严防状态。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历史上,经由云南和广西边境进入中国,这条“大逃中”的难民路线早已有之。

在广西南部一个港口的餐馆里,吴老板就是一名逃到中国的越南人。1978 年,他坐船抵达这个港口,并将越南的身份证明扔到海里,正式抛弃了自己的出生地。当时,约有 28 万人跟吴老板一样,从越南来到中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就一直在接收越南难民。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2017 年趋势报告)

政府还给这些人提供了住房和工作。他们可以在国营农场或工厂中干活,还能去港口钓鱼。十年后,不少越南人甚至还拿到了身份证明和中国护照。但是,不少农场在 21 世纪初就亏损了,而且基于不干预内政的原则,中国仍然将他们归类成难民,至今也没有实行难民安置的法律。

最近吵得火热的外国人永久条例,就显示出外国人,尤其是这些没有身份的难民更加艰难的处境。 那个只要卖气力就能拿到中国身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但无论怎么比,中国的生存条件仍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现在逃到中国的难民,已经不限于越南人,也不限于过来务农耕作。

2017 年,缅甸爆发罗兴亚人难民危机。先前因宗教矛盾和社会镇压而出逃的 40 万罗兴亚人,纷纷流向了邻近的孟加拉国、老挝、泰国和云南瑞丽。

瑞丽是云南西南中缅边境上的一座口岸城市,是重要的缅甸翡翠毛料进口和加工地。从 1985 年开始,一系列的开放政策和吸引了大量缅甸人来到瑞丽经商,其中许多人选择常住下来,其中就有几千名罗兴亚翡翠商人。中国政府还为这些穆斯林兴建了小型的清真寺。

当时逃难的罗兴亚人,也有一部分越过山岭,投靠了这些驻扎在瑞丽的穆斯林兄弟们。根据豆瓣网友“东四牌楼王师傅”的描述,瑞丽的缅甸穆斯林均持有边民证(《云南省边境地区境外边民入出境证》)或临时居留证(《云南省边境地区境外边民临时居留证》 )等证件。

他们认为:“在中国生活比在缅甸安定许多,非常喜欢中国的环境。”

缅甸人选择北上投靠亲朋好友,战乱如此,大型流行病更会如此,尤其是当医疗水平和检测能力都远远不足的时候。这是我们最担心的情况,也是摆在中国边境省份面前最严峻的威胁。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现在最大的悬念就是,中国边境以南会不会成为下一波疫情“震中”?

减少航班,逐人检查,加强海上巡逻和山林布控,这些都是已经在做的前线防备。但不少人没有留意到的是, 中国也在向东南亚国家输送防疫力量,这同样是一种防扩散的思路。

首先,派遣过去的专家,可以第一时间把握这些国家的疫情现状,根据中国初期应对疫情的经验给出有针对性的建议。

其次,送过去的检测物资,可以极大加快检测速度,尽早排查出更多的病例,并且做好循证,避免形成“震中”。

另外,因为要保证这些专家组的安全,中国一定会跟这个团队保持密切联系,可以及时做出不同的应对,例如进一步封锁边境,或者放开限制。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如果有收获
欢迎 『收藏』 『在看』 『转发』 严防境外输入,中国这条防线最容易被忽略 三连 鼓励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