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疫情下该戴口罩吗?封城下该出门吗?人们对你施以善意与救助该回以恶言与暴力吗?
一般人看来,这是比 1+1 等于几还要容易回答的问题。但就在这样的问题下,仍有人交出了匪夷所思的答案。
如果说新冠疫情是对当局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那对普通市民而言,这更像是一场人性的大考。而在这场关于人性的问答中,答案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昨晚,一段男子训斥医护人员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在这段 1 分 30 秒的视频中,一名年纪约为五十岁、戴着蓝色口罩的男性患者,一直在大声呵斥与其对话的女性医护人员,要求其打扫卫生间。

对话中,这名男子态度恶劣,不断打断医护人员的回答。并反复强调,“你不要解释,没有什么解释的”、“这是你的工作,你把你的工作干好就完了”、“你去看看那个卫生间,还要我看吗?还要我说吗?”
对此,医护人员表示,自己刚刚参加某一病床病人的抢救。并且自己不负责这方面工作,正在和领导沟通解决。
今早,该男子被核实为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后勤服务中心筹备组副组长,1960 年生人,现年 59 岁,被处以停职处分。
很多人表示,这名男子如此不尊重医护人员的行为,令人愤慨而寒心。而这样的处分,来得很及时。
但除却对该男子行为的愤慨外,笔者心里想的是,这样的案例只是个别案例吗?只是极个别人吗?
如果只是极个别人,或许就没有太多深入探讨的必要性。但在这些天里,笔者却不断看见,这样看似不可理喻的事,却像具备了充分的合理性似的正在不断发生。
上周五,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率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来到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传达的信息很简单:发起武汉、湖北保卫战全面总攻。
这意味着,相比武汉在 2 月 10 日,以及湖北其他城市更早就已开始封锁社区的条例下,带来了更严格的要求。
很多人知道,这是很难再出社区了。
但有意思的是,在有些人眼里,这非但不是一声加紧的呼吁与规定,而更像是一个性瘾患者在听到“不要时”却“风越大我心越荡”。
封锁的小区里,不要出门偏要出门的,不要出门翻墙出门的,不要出门与劝阻社区工作人员起争执的。
还有在湖北襄阳某小区,一女子因志愿者捐赠送来的萝卜成色不佳,而对志愿者破口大骂的。
甚至在武汉某区,还有将上前劝阻的社区工作人员的手腕部殴打至骨裂的。
凡此种种本不应该发生但却像中了诅咒的宿命似的逃不脱也离不开的一件件发生。
这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呢?
早些时候,曾因健美出众而走红网络的现年 72 岁的“武汉施瓦辛格”因新冠肺炎去世。事后,其女婿对媒体透露,老人去世的核心原因是:仍旧不戴口罩出门锻炼。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72 岁的“武汉施瓦辛格”
在疫情暴发后,他曾严肃劝阻过老人,不要出门,哪怕出门也要戴口罩。
但这位老人却回复:“该怎么就怎么样。别人都没戴口罩,我戴口罩多难看啊。”
“别人都没戴,我戴多难看啊”。“别人都这样,那我也应该这样”。“别人都这样,我凭什么不这样”。这是何等似曾相识的话语。
抛去官方的合理态度与妥善措施延迟这一点外,笔者意识到,这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也是一代人在基因中就早已注定的问题。
那就是当群体和个人对立的时候,赢的一定是群体。
有些时候,这样的结局或许是好的。而更多时候,这样的结局往往是可怕的。
如果归纳这些“执着者”,会发现几乎都是 50、60 年代出生的老人。这些人身上的特质是什么呢?
就是他们几乎都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婴儿,而在他们十几二十几岁的时候,在刚刚开始形成自己的人生观、是非观与世界观的时候,遇上了动荡的年代。
无数心理学家都曾表示过类似的观点,即成长经历对于一个人格的塑造,往往有着超乎想象的影响力。
而从 50、60 年代生人的成长经历中可以看到,在他们几岁与十几岁时,首先遇到的是 1959~1961 年的三年自然灾害。全国陷入了饥荒。
相应,对于食物的饥馑感,在少年时就刻入了记忆当中。
这些天里,我们可能看到过。即便在物资紧缺的现实下,仍有部分老人在超市剥拣菜叶。而据笔者在相应监督单位的朋友口中了解到,打过来的投诉电话中,尽管有很多是求助需求,但仍有不少是在反映物价太贵、蔬菜质量太差这样的问题,并要求“政府该管管”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武汉的超市内仍有老人在剥拣菜叶
虽然笔者明白,对于有些“赚国难财”的人来说,的确应该管管。但一个蔬菜只是比平时贵那么一毛两毛,成色差那么一丝一毫,这也需要政府管吗?这都什么时候了?政府管天管地,还要管你家擦屁股纸吗?
所以对于饥馑感的迫切担忧,或许是一部分现象形成的原因。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们在青年时代所形成的人生观与是非观。
从 60 年代中到 70 年代中,这些已成长到十几、二十几岁的青年,遇到了文革。
无数作家曾反思过,文革带来的最大问题是,对于彼时的年轻人而言,正是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与是非观的关键时期。但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下,整个社会的风向是:生存高于是非。
这也就不难解释,我们能从大量史料、文艺作品以及老年人的回忆中看到,为了生存举报自己的父母、老师、朋友等等行为。
而其中并不论这是否是对的,是否是符合常识的。而只是论,这是不是能够保住自己性命的,是不是和群众站在一起的。
好像陈丹青所言,那时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当群体和个人对立时,最后赢的一定是群体。而这是可怕的。
当然这也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可以解释,那就是,若真要在生存与是非间抉择的话,大多人一定会选择生存。尽管很无奈。
但如果这样无奈的选择,放在了我们形成人生观与是非观的青年时期,则将变成一件非但影响当下,还会影响未来每一个人生选择的更可怕的一件事。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疫情灾难下,有些人会回以冷漠、恶言、甚至暴力。
在笔者的祖父母辈还在世的时候,我经常会感受到,看似更加落后于时代的祖父母,也理应存在更大代沟的祖父母,却比 50、60 后的父母更加容易沟通。反而与年代相对接近代沟也理应更小的父母,更加难以沟通。
或许原因就在于,祖父母在文革时已近三十、四十岁,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人格的人生观与是非观。而 80、90 后的我们,也没有经历过文革。唯独只有我们的父母,在个人成长最关键的时期遇上了不幸的时期。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几年前,笔者曾和自己的父亲有聊到过,到底是他们 50、60 那一代人所遇到的时代机遇大,还是我们 80、90 这一代人遇到的机遇大?
如果按个数的方式数,客观的答案,是 50、60 这一代人。
80 年代的时候,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无数商业的空白正等着充满勇气与照气的年轻人。
而 50、60 后大致是二十几到三十几岁之间,是他们最年复盛强的中青年阶段,其实也是时代为他们所准备的机遇。
而到了千禧年的时候,中国刚加入 WTO。与此同时,互联网开始传入中国。世界贸易与互联网的机遇,等待着人们。
而此时的 50、60 后,年纪最大的是 50 岁,年纪最轻的是 31 岁。虽然这时的机会,将更多传承至 70、80 后的身上,但仍不排除有很大机遇。比如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大佬,马云 1964 年,雷军 1969 年,张朝阳 1964 年等等。
而到了 2010 年以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这些 50、60 后也迈入了自己的老年阶段。时代给予他们的机遇也已然不再属于他们,而将机遇转交至他们的子女,80、90,正值二十几与三十几岁的我们。
这当然是从客观上来说。而如果这每一波机遇都没有抓住过的话,可能人们会觉得:对社会没有那么强的参与感。因为每次社会重大变革,他都没有参与过。
而当重大事件再次来临的时候,或许也会觉得这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好像那些不戴口罩出门的“武汉施瓦辛格”也好,翻墙出门、争执出门的“执着着”也好,此前每一件社会大事都与我无关,那可能这一次也与我无关。
这些天里,人们的情绪一再被点燃。痛心、愤怒、无奈,成了每一个人的共同情绪。而情绪终究要发泄的。如果说这个发泄存在某一个对象的话,那这些天来无非是两个。
一个是如上述所说的“执着者”,还包括前段时间的百步亭社区、武汉病毒所、红会、批评日本“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评论人、赚国难财的商人、吃人血馒头的媒体人等等。换句话说,在人身上。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百步亭花园社区的文化长廊边,大红灯笼已早早布置好,却没有迎来一个祥和的春节。(黄宇 摄)
而另一个,就是在当局身上。每天都有无数矛头直指其管理制度与能力的漏洞。
对于第二种,很多人已经聊了很多了,笔者前期也聊过不少,就不再赘述了。只是试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为什么人们会把矛盾指向当局呢?
在笔者从相关管理单位的统计中看到,其实骂的最凶的,也还是 50、60 这代老人。
笔者并不是想批评他们,批评作为笔者父母的这一代人,而只是想说,除却以数字论的客观机遇经历外,他们其实也有很多并非出自他们意愿的人格形成。
90 年代后,全国曾陷入一波下岗潮。原先以为会养自己一辈子的国企单位,原先以为是社会最骄傲的群体的他们,却被原先以为最好的单位下岗了。
在这样的前后不一致下,其实很多人对当局、对社会是有恨的。
而如果加之所有的时代机遇都没抓住过,或者换句俗话说,“好事全没捞着,坏事全在我头上”,这种恨意会更加深刻。
把全部情绪与问题指向当局,这也就不难解释了。
但形成这种恨意的原因,我们又能说这只是他个人的原因吗?我们又能说这只是这个社会的原因吗?
而在今天面临武汉疫情的时候,我们又能说这只是他个人的原因吗?我们又能说这只是这个社会的原因吗?
或许怎么说,即便愤慨,却又都不尽然。
所以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要为了抵抗人的苦恼,而戴上一副强者的面具。作为子女,我们也理应拿出更大的魄力与更深刻的道理,用自己真正是这个时代的主角的智慧去劝阻、说服他们。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而实在对于顽固不化者,我更加希望:请不要再做巨婴了。
疫情下的封锁,虽然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的不便。但你也要看到,正有无数人,正因为懂得只有这样才能使这场灾难尽快过去,也正有无数人正在为了打赢这场灾难,而奉献出自己的精力与生命。如果对此都熟视无睹的话,我想你们真的不再适合这个时代了。
政府的高效绝非民众成为巨婴的理由。作为一名现代国家的公民,应该时刻谨记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鲁迅曾说,中国的国魂里总有这两种魂:官魂和匪魂。
不要以为只有官魂会被批判。至少我们,会一直看着你。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 End -
🌟 线索征集 🌟裸泳现向所有身处新冠肺炎一线的读者公开征集新闻线索。我们欢迎武汉及周边城市医患联系记者,提供防疫前线的一手资讯,讲述您的新春疫情见闻。若您不在武汉,但您身处之所也有与疫情相关的重要新闻线索,亦欢迎您与我们分享。疫情仍在蔓延,裸泳将执笔记录每位国人在疫情面前的希望与困境,与广大读者共同面对疫情。祝愿所有读者朋友们,新春平安。提供线索的朋友可直接添加小编微信:82975431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愿疫情早日平息醒醒!别做巨婴了好嘛?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