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ibit 首席商务官、Paradigm CEO、GSR 投资解决方案主管、 CryptoProp 联合创始人等加密衍生品专家聊市场动态与做市商机制。

自 2019 年以来,加密货币衍生品市场一直迅猛发展,现今比特币期货 日交易额已达数百亿美元,成为加密货币市场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时间 8 月 27 日晚 8 点,Crypto Tonight 全新系列 D-Hour 第三期,我们与期权交易巨头 Deribit 首席商务官,Paradigm 首席执行官等多位行业翘楚一起深潜加密衍生品市场。

本期核心看点

  • Deribit 首席商务官:Deribit 推出做市商保护 MMP 解决方案以设计多层次的订单簿
  • Paradigm CEO:中国矿工推动比特币期权市场增长
  • GSR 投资解决方案主管:场内基准流动性对加密货币期权发展至关重要
  • CryptoProp 联合创始人:加密市场增长快、波动率高,比传统资产市场机会更大

本期节目嘉宾

  • Deribit 首席商务官 Luuk Strijers
  • Paradigm 首席执行官 Anand Gomes
  • GSR 投资解决方案主管 Jakob Palmstierna
  • CryptoProp 联合创始人 Tobias Abbey

查看完整的节目视频可 点击此处 回看,以下是本期节目全程的文字记录,内容有所编辑。

衍生品顶级交流|Deribit 与 Paradigm 等头部玩家深探加密衍生品市场

嘉宾介绍

大家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和午夜好!欢迎来到 Crypto Tonight。D hour - Deribit Hour,第三集,深探加密衍生品,第二部分。

我是 Yama,很高兴主持今晚的节目。首先请和我一起欢迎今晚的四位嘉宾。他们是:Deribit 的首席商务官 Luuk,Paradigm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nand,GSR 的投资解决方案主管 Jakob,以及来自 CryptoProp 的 Tobias。欢迎各位!

首先,请各位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分享一下各自的背景。包括你们是做什么的,你们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先从 Luuk 开始。我知道这是您第三次来 Crypto Tonight 做客了,也许今天可以介绍点不一样的。

Luuk:大多数观众都已经很了解我们了。我们是 Deribit,是加密衍生品交易平台的巨头,也是加密期权市场的第一大交易所,我们占据了 90% 的市场份额。

至于我自己,我叫 Luuk,生活在荷兰,我是荷兰人。我负责管理与外部各方的所有商业关系,包括为我们带来现金流的客户,也包括合作伙伴。我的日常工作包括讨论新产品、费用、新解决方案和产品设计。

Yama:谢谢你告诉我们你是荷兰人(哈哈哈)。谢谢。事实上,很多人容易把首席运营官(COO)和首席商务官(CCO)搞混淆。请跟我们分享你的一天通常是怎样度过的?

Luuk:我的一天,就跟我之前提到的一样,大量的客户往来。我们一周 7 天 24 小时都在运作。所以我每天一早醒来,就已经收到了 Anand 的留言。(笑)还有很多其他客户的留言。我们需要不断地解决问题,并根据客户的请求不断地寻找解决方案。我们会和客户讨论产品或合作的新想法。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视频会议,以及与潜在客户的 Zoom 沟通,这些客户来自五湖四海,分布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他们的问题主要是有关账户的开通、如何连接等,但有的也会问到我们未来的计划等。概括地说,我既要维护现有客户关系,又要建立和加强新的客户关系。

Yama:谢谢 Luuk。下面有请 Anand。Anand,再次欢迎你。

Anand:大家好,我叫 Anand,是 Paradigm 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Paradigm 是一个加密期权和期货的大宗交易平台。我们是首个与 Deribit 整合的大宗交易平台,现在我们正在与更多的交易所整合。我们已经与芝商所(CME)整合,最近又与 bit.com 整合。我们主要服务机构客户。机构客户需要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所以当市场缺乏流动性时,通常他们可以在点对点的环境中直接与做市商谈判,从而获得流动性,而我们的平台可以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的。

Yama:谢谢你。Paradigm 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消息。你们最近还完成了一轮融资,并不断有新的交易所入驻平台。恭喜你们!下面有请来自 GSR 的 Jakob。

Jakob:我是 GSR 的合伙人之一 Jakob,我们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资产程序化交易的金融服务机构。从这个节目关注的加密领域来说,我们也是全球数字资产领域最大的期权和结构化产品做市商之一。

Yama:谢谢你,Jakob。接下来有请来自 CryptoProp 的 Tobias。

Tobias:大家好,我叫 Tobias,是 CryptoProp 的创始人之一。CryptoProp 是由众多创始人和 Propex Derivatives 共同成立的合伙企业,Propex Derivatives 是位于悉尼的一家自营交易公司,主要交易传统市场的金融产品,包括股票、债券、大宗商品等,而 CryptoProp 则专注加密交易。我们做的是方向性交易,主要专注期货以及期货的价差交易。但是,我们也通过 Paradigm 这样的大宗交易平台来为机构客户提供流动性,我们也在慢慢进入期权交易领域。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尝试,也是我们过去 3 到 6 个月期间正在探索的新方向。

聊聊加密货币领域的期权与期货交易

Yama:谢谢各位。下面我们进入今晚的第一个主题——加密货币领域的期权和期货交易。首先请 Luuk 与我们分享。

Luuk:我认为加密货币期权和期货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增长,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Deribit 感触尤深,我们的期权业务取得了显著增长,每个月都会创下新的交易记录。我们对自己取得的成绩也相当满意。尽管不断有新的竞争对手进入这个领域,但实际情况并非如很多人所想的那样。事实上,我们的交易量不仅没有下跌,反而因此上涨。很多新进入者吸引的现金流实际上是在 Deribit 对冲的。因此,总地来说,我认为未来还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在加密领域,人们对增长的前景看法不一,有的说 10 倍,有的说 100 倍,众说纷纭。但我个人认为,增长才刚刚开始。

从新进入者、在座各位的公司,以及正在进入这个领域的公司,尤其是期权交易公司来看,我相信今年年底和日后还会再创新高。

Yama:我知道 GSR 很早就开始交易加密货币。Jakob,请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看法,好吗?

Jakob:是的,我当然同意 Luuk 的观点,期权交易取得了巨大增长。我从新闻中读到,仅在今年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BTC 期权的持仓量就翻了 6 倍。多年来,GSR 一直期待着衍生品交易和期权交易的增长,因为这种增长能为我们带来发展契机,让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基础设施,与 Deribit 这种拥有良好流动性的交易所一起打造结构化产品。由于这种增长,我们得以推出大量不同的结构化产品策略,为机构客户提供更加丰富的金融方案。我认为,直接关注由 Deribit 提供和 Paradigm 支持的流动性固然重要,但要牢记,良好的场内基准流动性可以支持场外定制化衍生品市场迅速的发展起来。

Yama :Tobias,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期权和期货交易员,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Tobias:我们之所以进入加密领域,原因众多—— 其一,加密领域正处于快速增长周期;其二,加密货币波动率高,提供了很多投资机会。即使从最近的市场动态来看,波动率已经回升,并且是由 DeFi 的一些措施推动的。通过观察期权市场的发展和相关的机会,我们可以发现,不久前,ETH 的波动率还低于 BTC 的波动率,这相当反常,因为与 BTC 相比,ETH 本身是β系数更高资产。所以我认为,我们能为自己和客户提供的机会比传统资产市场好太多,而且数字资产领域的机会也更有吸引力。

Yama:我认为,在过去的一年中,期权的增长速度无疑很快。而且我也认为,中国的矿工,以及所有具有挖矿背景的公司,必然对其增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那么 Anand,从你的角度来看,随着市场参与者的变化,为什么市场竞争的结果是共赢呢?

Anand:正如 Jakob 所言,在过去的几年中,提供结构性产品的基础设施已经相当成熟,流动性可以按需提供。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构建 level 2 行情产品或三层结构产品显然是不可能的。接 Tobias 的观点,世界上充斥着大量现金,投资者的确都追求收益。毋庸置疑,中国的矿工尤其推动了期权的增长,但也导致很多投资者盲目逐利,不顾风险。就像在家族理财领域不断拼杀的 GSR 一样,BTC 终于获得了合法资产类别的地位,可以参与资产配置。它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并没有被市场淘汰,而且收益率依然富有吸引力,这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人们普遍将加密货币称为一种资产,而传统金融界的知名人士则称之为一种优秀的资产类别,如果你不投资它,就会错失良机。因此,它集诸多特点于一身,但所有特点都在为加密市场的增长提供动力。

Jakob:我补充一下,从我们机构客户的投资需求可以看到,场内欧式期权流动性的提升为这些机构投资者对数字资产带来了更大的信心,使他们能够围绕这一新资产类别设计更精准的收益结构,从而控制风险敞口。他们可以吸收众多观点,来设计众多的风险投资产品,但他们对期权的定价也很有信心,因为可以看到交易所上的期权产品深度越来越好。此外,我们现在不仅可以在此基础上对 BTC 和 ETH 期权进行定价,而且还可以为大多数流动性较好的小币种创建场外期权市场和波动率曲面。回到矿工的话题,有时候他们更希望有连续计价的亚式平均价格期权,因为他们的电费成本不只是在交割日当天要付出的,而是每日每周都需要结算。我们可以针对该需求设计诸多解决方案,但最终,我们依靠的还是场内的基准流动性。这非常鼓舞人心,我认为这对整个资产类别的发展至关重要。

Anand:补充一下,交易工具的普及是推动市场增长的另一大原因。我们认为,Paradigm 通过为交易者提供根据其风险和投资状况定制策略的能力,加速了期权市场的增长。这就是 Paradigm 所提供的——为您所选的产品制定任何策略,并交由多个做市商进行定价。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所以,同样也是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助推了市场的成长。
Yama — Tobias,请分享一下你对交易期权的观点和经验,好吗?

Tobias:许多数字策略通常是颇具方向性的,我在上一份工作和从事加密交易工作期间,就很看好 delta 1 产品,并试图选择一个方向。然而,它的可伸缩性不及一些量化程度更高的策略。因此,我们做了很多基差交易(basis trading),以及相当频繁地在 Deribit 上交易到期产品。通过交易不同到期日的产品和那些产品的迭代产品,我们可以很快获得全仓保证金。当涉及到期权的时候,我们就各种策略齐齐上阵——进行方向性交易,通过在场外市场做市来获得一定规模的仓位,以及提高对行情的感知能力。

我进入期权领域时,波动率大起大落,但我认为这种局面已经扭转,因为通过参与这个领域,我了解到很多投资者一味追逐收益,之前我以为这种现象会晚些出现,但加密领域的这种逐利心理比传统市场更为严重。因此,买入波动率,通过期权的涨跌来表达你对市场趋势的看法,确实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非常好的契机。

Yama:能否也解释一下,推动各个市场上做市商报价能力提高的因素是什么?

Tobias:我认为主要是现有订单簿的结构。显然,如果你有仓位,并且想把它们翻转过来,改投相反方向,那你就可以提供更大的规模和更高的流动性。我们发现,很多时候如果我们将某个特定方向的流动性全部拿走,往往很难找到其它机会。这取决于订单簿的现有情况,也取决于市场上的系统流动性情况。

Yama:Deribit 推出了 MMP (做市商保护),Luuk,可以就这一点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Luuk:不错,MMP 是做市商保护的简称,这也是我们为市场提供更优质产品的方式之一。与其他的个人投资人交易平台相比,我们有些产品主要针对机构客户。我们的客户数量较少,但比其他一些投资者更成熟,也更活跃。我们 80-85% 交易额来自机构客户,20-15% 的交易额来自个人投资人。为了吸引这些机构客户,我们需要设计合适的界面——价差更小的报价、流动性较好的订单簿等。要实现这一目的,就需要大量的做市商。因此,我们刚刚推出了 MMP,它是一种解决方案,将订单簿设计为含有多个层次,而且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我们会立即进行手动管理。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解决方案,通过对比推出这个解决方案前后的市场,可以看出,好几个做市商的多层报价比以前更多。

因此,当你想交易更大规模的期权时,你不应该只看最好的价格。你可以使用 Paradigm 或我们提供的订单簿,但它们需要有一定的最小订单数量限制。这些都是我们努力改进的地方。如果你把我们和传统市场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些解决方案由来已久。因此,我并不是说我们已经达到了传统交易所的标准,但 Deribit 是加密领域最先进的交易所之一。我们也推出了组合保证金,之前已经多次提及,这也是我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因此,我们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创新,推出新的功能,保持我们的先进地位。

Yama:推动做市商提供更好报价的原因是什么呢?

Anand :概括地说,做市商想要的是确定性。正如 Luuk 所言,MMP 就是这样的措施之一。然而,如果 MM (做市商)想提供更小的价差,你就必须尽可能提供确定性,因为不确定性越高,价差就越大。

不过,从吃单方的角度来看,外面的平台比较多,每个平台都想通过强调各自的优势来参与竞争。但总体思路是,如果你拿走确定性并降低准入门槛,就能确保更多的参与者进入,价差就会变小,市场的流动性就会提高,总体行情就会上涨。

Yama:Luuk,你怎么看?

Luuk:这是一个进化过程。如果你看看订单簿的质量和可用产品的数量,看看我们的产品和客户的要求——更多客户是希望我们扩大产品范围,如果我们有足够多的做市商,的确可以。一年前,我们之所以害怕,单纯是因为其中的风险。就算今天的市场很好,但如果发生崩盘,做市商可能就不在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证明,他们会在那里。也许报价的价差会大一点,但我们可以证明,市场质量足以让我们扩展。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而且系统也必须能够应对这一点。做市商必须能够同时更新一千个价格。因此,我们所有的系统必须能够应对这种流量。所以,很多创新你甚至根本看不到,因为它们旨在提升平台性能,从而支持未来的增长。

Anand:我们正在经历类似的问题,因为我们正在努力实现流程的完全自动化。这是一个全新的局面,我们的目标是实现 100 倍的交易量增长,而且我们的系统也必须为此做好准备。我们也在尽可能为客户简化流程,避免复杂,我们公司将于 6 周内上线 API。作为一个有多家交易所入驻的平台,我们必须考虑所有合约和基础设施之间的差异,从而提供一致的用户体验。人们往往会忽略这一点。但归根结底,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相信这将推动增长。

Jakob:很高兴听到参与期权和衍生品交易的各位嘉宾分享同样的成长经历,颇为引人入胜。我们都认为合作交易技术平台的稳健性和性能至关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交易量可能增长 6 倍,那么吞吐量可能会呈指数增长,故而维持这种企业级的技术非常重要。说到量化策略,目前的交易策略有技术层面的 CTA 策略——方向性策略或均值回归策略、吃单型微观结构策略和挂单型做市策略。

期权做市策略的复杂度比现货要高得多,因为你必须在不同的曲面找到等价的定价——你有不同到期日和行权价的产品,因此在做市的同时必须控制风险——二阶和三阶希腊字母的风险敏感系数。我们 GSR 对此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作为一个量化交易机构,哪里有挑战,哪里就有机遇。但在期权上做市的风险比在任何其他产品上高得多。正如 Luuk 和 Anand 所言,交易所基础设施越稳健,交易量越大,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领域的交易机构敢于迈出这一步,开始在期权交易平台上提供稳固的流动性。

加密期权交易与传统期权交易有何不同?

Yama:你们认为,传统期权交易和 Deribit 上的加密期权交易有何区别呢?

Tobias:区别之一是准入门槛更低,Deribit 现在转移到了 LD4 数据中心,所以,如果你想设置自动化交易策略,你就可以拥有一个非常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且成本也不高。我们发现,这是测试交易策略的好办法。Deribit 本身提供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认为在老牌公司和投资银行主导的传统市场上,交易员不可能拥有这种环境。我们真地很喜欢这一点,而且这也吸引了很多新人加入,很有意义。我们能看到在传统市场看不到的加密衍生品交易员。

Jakob:我同意 Tobias 的观点,传统市场由大咖主导,玩的就是成本、延时和基础设施,光复制这几个元素成本就相当高。此外,美国批发做市商期权仓位总数很容易高达 25 万,利率非常低,即使是像 GSR 这样的新兴公司,也很难与之竞争。虽然我们的员工数正在快速的从 40 名往 100 名的方向增加,但在传统市场上依旧微不足道。不过,凭借传统市场的经验,加上在加密领域深耕了一段时间,它确实给我们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Luuk:各有千秋吧。我以前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工作。我们所有 1,000 人,新的期权合约启动需要 6 个月的时间,涉及多个测试阶段,还要测试做市商的报价能力。跟加密领域对比,我们追求快速创新;我们有热修复补丁,确保系统不停机;我们不会专程用周六上午来测试。一切都运转得更快,而做市商必须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传统市场已经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提供加密领域还不存在的技术。但我们相信,再过几年,我们也能做到。我们是速度最快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如果你与我们 LD4 数据中心的服务器有交叉连接,订单的往返仅需 1 毫秒,虽然这跟传统市场的纳秒仍然无法相比,但我们拼的不是速度,因为交易员也尚未做好准备。等期权交易所的数量增加到 10 家时,我们可能会考虑。

Yama:在加密货币交易所上通过 API 连接与传统交易所有什么区别呢?

Anand:在加密领域中,WebSocket 和 RESTful 这样的协议规范比 FIX 更受青睐,FIX 只是一个额外补充规范,最初并未得到采用。传统市场则与此不同,FIX 已经推出很长时间,它更为成熟,人们对它也很满意。如果你推陈出新,人们反而不会喜欢。在加密领域,这些新技术更容易被接受。事实上,我们调查了客户的偏好,包括他们的数据类型偏好、API 偏好以及他们希望多久更新一次报价。而我们最大的发现是,几乎没有人喜欢 FIX。显然,这只是一个例子,加密领域和传统领域之间还有很多细微的区别。

Tobias:我们更习惯与传统市场连接,所以我们用 FIX 更多,交易所之间也有不同的细微差别,他们的 API 也有不同。追涨杀跌(Open buy and close sell)是亚洲交易所的一些特点,需要时间来适应。Deribit 很幸运,我们具有丰富的 FIX 使用经验,这帮助我们加快了流程。然而,传统市场与加密市场之间还有很多深入的差异,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研究解决。

Luuk:从交易量最大的产品——永续合约(而不是期权)来看,最活跃的交易者是来自传统市场的 HFT 公司,而他们都会使用 FIX 进行交易,用同样的协议接入 10 家不同的交易所,让他们在短短几周内就可以在多个市场进行交易。我们期权领域的主力做市商中约有 50% 也使用 FIX。另外,传统市场和加密市场在协议上最大的区别是成本。传统市场每个 API 每个连接每月收费数千美元,如果你想使用 10 个连接来避免延时问题,那价格将会非常昂贵。

Anand:另一个区别是市场数据是否收费的问题。在传统市场中,所有数据都要收费;而在加密市场中,一切数据都可免费获得。而且我相信这一点不会改变,因为开通加密账户更容易,交易者可以获得所有数据,测试他们的策略,也更容易进入市场。在传统市场中,仅设置成本就会不断增加,然而,加密市场不存在这些成本,并且短时间内也不会引入。

Jakob:在传统金融领域,你会购买 Worldscope 之类的数据库里面的数据集,然后放心地在这些数据集上建立策略。在加密领域,你需要自己收集数据,因为你需要准确地知道可交易的价格,以及市场上的交易额,这些数据就成了你交易的核心资产。俗话说,利用不好数据,等于垃圾进垃圾出。我们讨论过通过实现更好的数据整合来使你的交易所与众不同,我认为这种讨论很有意义。我认为我们正在逐步以标准化的方式连接交易所,这是市场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跟不上步伐的交易平台会被市场淘汰。至于数据收集,我们喜欢自己做。而且我们相信这个过程难以复制。

期权交易机构为何钟情于 Deribit?

Yama:因为我们的节目叫 D-hour,所以我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选择在 Deribit 交易?

Tobias:我们自己之所以选择 Deribit,是因为他们提供了类似于传统市场的交易体验,我们可以直接与开发团队对话,并在几分钟内得到回复。Deribit 还具有我们喜欢和依赖的另一个专业能力,即系统和引擎的可靠性,这让我们可以放心地继续交易,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可以帮助我们规避因交易所系统崩溃,下单不成功或风险不可控等因素给我们带来的不确定性。

Jakob:主要是 Luuk 的魅力,但主要是 Deribit 已经成为市场的领导者,已在期权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而我们是大型期权做市商,Deribit 提供了一个交易期货和衍生品的稳健平台,配以专业的服务,良好的连接性,并且保障了我们交易的可靠性、稳健性和绩效。Deribit 就提供了这一切,十分难得。

Anand:上面提到的所有原因我都赞同,显然,还有基础设施,但归根结底,流动性才是最关键的。人们之所以在某个平台交易,是因为需要流动性时可以获取。然后你可以围绕它设计功能。而在流动性方面,Deribit 仍然是第一。但 Deribit 的优势还在于,它不仅产品专业,而且还提供了很好的客户服务。当然,它还做出了很多努力来增加流动性获取的容易程度——基础设施、LD4 中的交叉连接、大宗交易和带头鼓励机构流动性。

Yama:Luuk,你对这些答案满意吗?

Luuk:的确如此。我认为我们走的是利基战略,而不是多样化战略。因此我们专注于打磨自己的利基产品,而不是推出 100 种不同的产品。我们不打算大幅拓宽服务范围。我们希望继续进一步发展利基产品。我们希望引入 VIX,目的是为了扩展期权产品,而不是发展别的产品。我们专注于机构客户,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有专门的硬件,这是其他交易所没有的。下周,我们的测试环境将迁至苏黎世,那里将作为备份设施,这也是其它交易所没有的。当然,我们希望永远都不必用到它,但是有备无患。MMP 也只是众多创新功能之一。这仍然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也吸引了更多的用户。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交易所进入市场,而市场提供了加密生成服务,帮助他们在我们交易所对冲风险。

Yama:我来总结一下选择在 Deribit 交易的五大原因:

  1. 期权持仓量位居市场第一;
  2. 提供期货、永续合约和期权等产品;
  3. 无需担心黑客攻击和社会化损失;
  4. 没有内部做市行为;
  5. 提供组合保证金。

感谢各位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