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深圳是个移民城市,常住人口 1200 万左右,其中流动人口 800 万,占比是一线城市中最高的。这些年虽然有不少二代深圳人选择留深过年,但总体看还是相对其他城市更加明显地出现“空城”现象。2020 年 1 月 21 日至 2 月 17 日我在深圳家中度过春节,我家在深圳市南山区,在此记录疫情下的深圳现状。

01

疫情概况

根据深圳市政府数据开放平台,截至 2020 年 2 月 17 日 24 时,深圳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416 例,确诊数量为广东省第一,为湖北省以外城市第二(仅次于浙江省温州市 504 例);其中死亡 2 例,治愈 152 例。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截至 2 月 17 日 24 时深圳累计确诊数据,数据来源:深圳市政府数据开放平台,中金公司研究部

深圳新增确诊病例从 1 月 24 日起开始急剧上升,其中 1 月 31 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最高值 60 例;2 月 5 日起深圳新增确诊病例总体开始呈下降态势。深圳新增治愈病例总体呈上升态势,2 月 9 日起(除 2 月 11 日新增确诊病例略高于新增治愈病例),深圳新增确诊病例开始稳定小于新增治愈病例。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截至 2 月 17 日 24 时深圳累计治愈数据,数据来源:深圳市政府数据开放平台,中金公司研究部

我所在的南山区是深圳市疫情相对比较严重的区域。根据深圳卫健委数据,截止 2020 年 2 月 17 日 24 时深圳各区疫情分布如下,南山区确诊 87 例,为深圳确诊人数最高的区。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深圳疫情报告(2020 年 2 月 17 日数据),图片来源:深圳市卫健委,中金公司研究部

02

防“疫”观察

*社区防护 *

1 月 21 日我回深圳的时候,小区戴口罩的人不多,一直到春节前我们小区都没有看到类似门禁或者需要查验体温的要求,门口保安并不盘问进出的人。
节后疫情开始恶化,社区超市开始不戴口罩不让进,门口有人拿电子枪量体温。2 月 7-8 号,深圳的确诊人数在空城状态下已经达到 350 例左右,情况严峻。7 号深圳正式开始封闭小区,我们小区封锁了后门,快递只能送到门口保安室自己下来拿,每个人进和出都要测体温、戴口罩,外地回来的人需要登记。9 号保安开始让进出的市民扫二维码填写《居家防疫报备登记表》,填写内容包括住户的基本信息(包含身份证号)、身体状况、1 月开始是否离开过深圳、是否进行过隔离。
南山区是深圳疫情最严重的一个区,目前我在疫情小区速查中看到共有 56 个地点出现确诊病例,最近的确诊地点离我家 1.15km。
*口罩供应 *
我家小区周边有 5-6 个药店,从我回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到过口罩,我加了其中一两个有微信群的药店,每个群都是两三百个小区居民,每天在群里问有没有口罩。
深圳政府是否有开通一些药店的定点投放我不是太清楚,我只在春节后第一周看到一个公众号的帖子写深圳南北药业有限公司从海外采购了 400 万个口罩,会在当周之内投放市场,然后公众号梳理了南北药业旗下的深圳各区药店,表示具体投放哪些药店还不明确。我看了一眼列表,南山区的药店离我最近的有 2 公里,还是有相当的距离,感觉即使有口罩买到概率也较低,于是我选择采用网上抢口罩的办法,后来发现即使拼手速抢到了,绝大部分商家都是一直不发货或者后面取消我的订单。
此外小区周边药店的消毒水、酒精、维 C、达菲等也断货比较严重,隔 5 天左右会通知一次到货,但数量有限且限购,需要群里看到通知立马下楼去买才行。
小区的国大药房给小区居民建的群,免洗洗手液到货后店长会在群内通知大家购买,每人限购 1 瓶。春节期间,群友在群内也会分享口罩购买信息,不论远近只要有货就会有群友立刻开车去排队尝试购买。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作者所在药房微信群内群友交流信息,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生活购物 *
春节前一周深圳疫情并不算严重,然而路上车流量和人流量已经显著减少。 深圳疫情较为严重是节后一周,彼时留守居民基本已经开启“家里蹲”模式,我的活动范围限于小区楼下的小超市(主要是买菜)以及远一点社区边缘的一个大一点的天虹超市(买日用品、包装食品)。虽然春节深圳以晴天为主,但小区可视范围内基本没有人员走动。
所在的小区因为平时购物非常方便,父母几乎不会用盒马、每日优鲜等 APP 买菜,都是下楼去超市购买。我们家三餐是我妈妈负责,因为她对食材新鲜度、品类多样性、以及性价比的要求远高于我,所以即使我在节后疫情较为严重的时候警示她最好不要出门买菜,她仍然表示难以接受网上送菜。
我们家的购物频次是小超市基本 2 天-3 天去一次,大超市一周去一次。小超市 2 月 5 日-2 月 10 日停业了几天,大超市春节没有停业但打烊时间提前到 17:00。春节前大小超市物资比较正常,没有发现很明显的断货,我们家也是正常采购一些水果点心,没有囤货。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作者家小区边的天虹超市营业时间缩短但仍然开业,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春节后我去过三次大超市,第一次去东西还算全,买了方便面、速冻包子、牛奶、饮料、火锅底料、桃李面包等等。第二次再去就已经断货严重,袋装方便面全部没有了,只有桶装,酸奶只剩下卡士没有伊利蒙牛,桃李面包货架全空,还剩几个曼可顿,榨菜也断货了。第三次供应开始恢复,桃李面包、酸奶、方便面都上货了,吃喝相关的问题不大,用的东西(洗手液、消毒液)仍然断货。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天虹超市中牛奶等基础物资充裕,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小超市主要是买菜,只要开门的时候,菜的品种都还比较全,就是价格比平时涨了很多(猪肉很贵,且要早起去抢;蔬菜供应相对充分一点,就是价格上涨较多;鸡蛋涨的相对最少所以成为我家肉类的主要替代品),此外楼下的几家水果店(比如百果园)一直开业,就是人流量很少。
我期间看了盒马以及每日优鲜上的菜,一个是要定时抢,晚一点就会卖完,一个是品类确实很少,另外配送时间不确定,而且还是需要我们去小区门口保安室自行领回家(2 月 7 日开始小区正式封闭,所有外卖人员都不能送上门了),对我们来说和去楼下超市差别不大。
2 月 8-9 日那个周末返程居民明显增多,小区楼下开始人来人往,基本都是返深之后去附近超市购买蔬菜或日用品的,大家手拎大包小包的物品往家走,步伐飞快,神色匆匆。

03

复工进展

*市内进展 *

之前通知的都是 9 号之前不得开工,9 号之后没有通知。 9 号晚上我爸单位才明确周一继续在家不开工,目前开工企业需要审批,且批的很慢。
我爸的公司在南山科技园,他 10 号下午开车去了一趟公司,回来之后认为公司本周都不具备开工条件。深圳现在路上基本没什么人,只有公交出租车基本空车在跑,地铁估计人流量也很少。科技园基本没有几家企业复工,且园区周边的供应目前全部中断,食堂之类的都没有复工,如果本周申请开工,员工也无法解决午餐这些问题,可能只能来半天。
现在我爸单位的员工还是有相当部分在老家没有回来,回来之前都是先和企业确定开工时间,如果告知暂时不开工,他们就暂时不回来。目前我爸单位预计 2 月 24 日复工,但没有正式确认,政府没有提出复工时间的要求。他们单位过去一两周正在紧急为员工采购口罩,但目前看买到的量很少,还在想办法解决。
*深圳机场 *
我 2 月 17 日乘飞机从深圳返回上海,我提前了一周左右买票,出行前三天东航打电话来问我是否确定乘机,提到他们在取消每日的航班,我这班暂时没有取消。 17 日出发,路上出租车空车跑的很多,看到我拖着箱子站在路边(实际在等我爸把车开出来)都会停下来问我走不走。
机场基本是空的,办理值机的柜台开了 1/10 的样子,也没有什么乘客。从深圳离开需要扫一个“深圳机场”的小程序,东航还有个二维码,都是填写基本信息的,然后才能值机。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2 月 17 日深圳机场安检前值机柜台,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安检口只开了三个。机场内的餐饮和零售店完全没有人,我在机场吃了一个汉堡王,中途只有两个地勤人员过来买吃的,没有任何乘客在机场吃东西,我买的薯条都是现炸的,之前都没开火(突然感觉有点对不住他们)。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2 月 17 日深圳机场安检后登机口附近商铺,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我这趟航班经济舱上座率 20%,头等舱上座率 50%,升舱几乎没有悬念。我边上一个大叔穿了一身从头到脚的防护服,头戴防护面罩,里面至少戴了两层口罩,我起飞前听到他在打电话安排他们公司员工复工时间的事,感觉也是个企业领导吧,不容易。

04

疫情影响

个人认为,疫情之后深圳居民衣食住行上的改变不会太明显,因为生活习惯、理念等已经比较领先,物质水平也较高。几点个人的预计:

1, 预计延期开工对深圳企业经营影响较大,深圳流动人口数量较大,返程人员同比减少、开工时间延迟对企业影响明显,且深圳中小民营企业众多,部分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偏弱。
2, 深圳车牌限购且需摇号,私家车保有量也已经较高,预计疫情对居民新增购车需求刺激有限。
3, 广东吃野味较多,虽然这次不是从深圳爆发疫情,但对市民未来的饮食习惯可能敲响警钟。
4, 深圳不少区域还有城中村,周边有较为不规范的农贸市场,里面仍有活禽出售,食品安全隐患突出,本次疫情可能会加速农贸市场禁止出售活禽政策的出台和执行,以及城中村拆迁和周边环境的改造。
5, 依赖外卖为生的年轻人群虽然饮食习惯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有一定动力掌握基本的做饭技能,而深圳已经出现外卖配送人员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例,未来在外卖行业的食品安全规范上可能也会更加严格。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 2020 年的春节成为一次特殊的经历。 从重灾下的湖北小城到坦然中的江南古镇,从严阵以待的深圳到静待花开的扬州,从寒冷的东北边陲到温暖的南洋狮城,留守在家的中金研究员们汇总所见所闻所感,积极展望新机遇。京东、顺丰、抖音这些名字不断被提及,买车、自动化、进城、健身等新的需求蓄势待发。透视疫情生活,努力“危”中寻“机”,中金研究带您共同走进一线战“疫”观察。

更多《一线战“疫”观察》系列文章:中金:一线战“疫”观察(1)——重灾下的湖北荆州小城

“疫情”观察随笔仅为个人调研心得分享且样本十分有限,不代表市场或相关公司全貌。本观察随笔所涉相关信息数据仅为个人的观察与整理,中金公司及其关联人对其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不做任何保证。该随笔亦不代表中金公司研究观点。对于任何依据该随笔所做任何决定,中金公司及其关联人不承担任何责任。

// 相关研报 //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中金:一线战“疫”观察(3)——危中有序的深圳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