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5 月曾神秘空降 BTC.com 矿池榜单的路边矿池身份揭晓,这是一个由中国矿工主导、布局伊朗「挖矿天堂」的大型矿池。

原文标题:《独家揭秘路边矿池:传统产业「误入」矿圈,拥有伊朗最大合规矿场》
撰文:郑毅

2020 年 5 月 13 日,一个名叫 Lubian 的矿池突然空降 BTC.com 矿池榜单,以超过 6000P 的算力强势登榜,排名第 5。彼时矿圈一片哗然,各种猜测声也此起彼伏,有人分析其与正巧算力下降且人事变动的币印矿池有关,有人猜测该矿池由几个大矿工联合组建,也有人表示如此大的算力,很可能是某矿机制造商的私池。

虽然 Lubian 官网页面印着的中文标语「路边:全球最安全的高收益矿池」向所有人表明,这是一个由中国矿工主导的矿池。但谁也没想到路边矿池会远赴中东,布局伊朗,甚至扎根在这个「挖矿天堂」。

入局矿圈,从「接盘侠」到「巨无霸」

作为路边矿池的合伙人之一,刘萍向 PANews 谈到为何进入比特币矿圈时,她称「进入矿圈是一个偶然」。

2018 年,随着比特币币价的持续下挫,投资者们的信心也不断下降,机构失血倒闭,矿工关机离场,相比 17 年一机难求的盛况,此时的大部分低算力矿机都沦为废铁。比特币从年初 13000 美元跌到年末 3000 美元的过程中,不但击碎了新矿工们的「暴富梦」,也迫使老矿工们做出选择,是落袋为安还是出海再战?

这个世界本就不缺少冒险家,更何况是加密世界的掘金者,在踏入币圈的那一刻,就证明了他们骨子里深藏对金钱的灵敏嗅觉。

2018 年,数万台神马矿机登上了前往伊朗阿巴斯港口的巨轮,作为一个 2015 年就在四川屯矿机、建矿场的老矿工,王强(化名)选择了继续冒险,多方汇集的信息告诉他,中东地区将会是中国矿工的下一站,如若能在伊朗站稳,该年的亏损将会轻松挽回。但王强没想到的是,地缘冲突严重的伊朗,远比自己想象中复杂,伊朗的挖矿渠道并未成功打通,铩羽而归时,他萌生了出手矿机的想法。

「这艘船是我合伙人的,当时她的船上滞留了数万台矿机,我们当废品收了过来。」刘萍说道。也正是这个偶然的契机,刘萍等人进入了比特币矿圈。

伊朗所在的中东地区,一直是失衡、失序、失控的代名词。这里盛产石油天然气,能源丰富,不过这里同样也是罪犯的摇篮,战争的温床。

在伊朗,85% 以上的电能由天然气生产,而作为波斯湾地区乃至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产出国,这里的天然气资源取之不竭,几近免费。与此同时,伊朗政府对当地企业的大量电力补贴,也让用电成本下降到了按「分」计算。和中国国内动辄 3 毛以上的电价相比,伊朗不足 1 毛的电费无疑对比特币矿工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极低的电价、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便宜的土地费用,以及相对适宜的低温环境吸引着全球各国的比特币矿工。在矿工们眼中,伊朗简直就是「挖矿天堂」。

但当疯狂的矿工们千里迢迢远赴中东,争相涌向伊朗时却惊恐地发现,他们甚至连挖矿天堂的大门都难以进入,矿机清关时被肆意加价甚至直接没收。即使成功进入伊朗,与当地企业合作的过程中也是如履薄冰,被恶意提高电费属于小事,查封矿场、扣押机器,甚至被当地人赶走后雀占鸠巢的事情屡见不鲜。

不过,如果一旦打通了所有渠道,并且有比较坚实的当地背景,比特币挖矿确实属于「香饽饽」,回本效率高,很多淘汰的机型也能重获新生。

虽然有了大量矿机,但想要布局伊朗也非一般人能完成。海关人脉、政府关系、电厂资源等缺一不可,而这正是路边矿场的优势所在。

「由于合伙人开办物流公司的原因,我们有自己的清关渠道。并且我们伊朗的本地资源比较好,和能源部、外交部、军队等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刘萍解释道。

伊朗挖矿,机会与危机并存

当矿机顺利通过海关后,伊朗本地资源开始运作,刘萍等人和一个当地私人电厂达成合作意向,据刘萍介绍,该电厂的投资者是中国人和伊朗人,通过燃烧垃圾和能源混合发电。矿场设立在电厂内部,整体由集装箱搭建。同时,电厂也直接参与矿场运营,会获得部分挖矿分成,但整体电价成本能控制在一毛以内。

由于伊朗局势的特殊性,从事比特币挖矿的合规性异常重要,如未获得批准则属违法,轻则查封矿场、没收资产,重则入狱坐牢。PANews 此前报道,伊朗在 2020 年 1 月就曾表示,已经发放了 1000 余张加密货币挖矿许可证。

在谈到伊朗路边矿场合规性时,刘萍称该矿场是合法合规且拥有正规批文的。不仅如此,刘萍还表示路边矿场是目前伊朗已知的,仍合法运营中规模最大的矿场。

虽然资源丰富,手续齐全,但刘萍等仍旧小心翼翼面伊朗的复杂局面。2020 年 1 月 3 日凌晨,昏暗的地平线上闪过一道黑色的影子。MQ-9 型号,绰号死神的无人机忽然掠入伊朗巴格达国际机场,随着数枚「地狱火」导弹倾泻而下,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当场死亡,伊朗举国震惊。与此同时,始作俑者美国也迅速进入戒备状态。受紧张的国际局势影响,比特币价格快速拉升,快速突破 8000 美元阻力线,并持续上涨。

「许多在伊朗的矿场都关了,国内某交易所的矿场也停了。」刘萍表示,她也坦言,在伊朗挖矿的确是一件冒风险的事情。

除了在伊朗自建矿场外,路边矿池在四川多个矿场内也托管了一些机器,「有一个矿场已经停运了,神马 M3 挖不动了」刘萍说道。而据 PANews 观察,路边矿池算力也在逐步下降,截止至 8 月 11 日,其总算力约为 4500P,在 BTC.com 榜单上排名 11 位。

低调的屯币者

「低调」是路边矿池在所有矿圈人心里的标签。

就连当初将算力接入 BTC.com 时,也并非由路边矿池自己人完成,而是由一名叫 Spicalab 的程序员在部署比特币全节点时因察觉数据异常后追踪到的矿池信息,而后在 Github 上提交给了 BTC.com。

据刘萍介绍,路边矿池一共有四位合伙股东,他们拥有着矿池内的全部算力。重要的是,四人均不是圈内人士,也几乎从未参加过任何圈内活动。

大股东是刘萍的丈夫,于香港大学毕业后前往杭州创业,技术出身的他成立了一家大数据科技公司,目前也是大股东于伊朗打理矿场事务;另外一位合伙股东是物流公司老板,也正是在她的船上,路边矿池拿下了数万台比特币矿机;还有一位合伙人来自北京。

虽然入行纯属偶然,但偶然里却带着必然因素。这个必然就是路边合伙人们对比特币的信仰。刘萍表示,投入挖矿行业的主要原因是对比特币的长期看好,因此除了变卖一些币用于支付电费和运维费用外,剩余的都被他们屯着。

「比起传统行业,挖矿还是非常好的一门生意。」刘萍还坦言,除了矿池业务外,目前路边未开展其他任何币圈金融服务的业务,他们目前的目的很纯粹,挖币,然后屯币。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