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不仅仅是收藏家的物品,也是一种可以让任何开发人员都能混用的可编程资产。

原文标题:《a16z 前合伙人:NFT 让互联网「Ownable」》
撰文:Jesse Walden,风投基金 Variant Fund 创始人
翻译:左译

本文作者 Jesse Walden 曾任 a16z 加密基金合伙人,在艺术与传媒领域有长达十年的工作经验。2020 年 5 月,他离开 a16z,成立了自己的风投基金 Variant,专注于对区块链领域和所有权经济的投资。

Jesse 对 NFT 领域有着精辟的理解。在本文中他提出:

「加密技术正在开辟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这是一个更广泛的叙事,即:下一代互联网平台将由用户直接构建、运营和拥有。在媒体行业里,NFT (非同质化代币)可以让创作者『保留』内容所有权,同时又不会限制其文件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这意味着,NFT 极可能会颠覆媒体内容的所有权模型,向创作者、内容受众、以及相关开发者提供服务,这也是一种基于平台驱动的、货币化的可行替代方案。

通过 NFT,互联网上的图像不再需要成为一种只有『X 轴』和『Y 轴』的『二维框』,相反,它可以有『Z 轴』(Z-Axis),第三方可以查询到一副作品的所有历史和背景,从而增加其文化和金融价值。」

本文值得想要深入了解 NFT 领域的投资者和创业者精读,以下为原文:

为什么 NFT 会成为所有互联网媒介的「入口」?

在进入科技行业之前,我是一个在音乐行业里的艺术家经理人。当我创办公司时,我非常坚信音乐产业里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所有权赋予权力。通常,唱片公司拥有音乐所有权,因此就拥有了「掌控」艺术家的权力。

我们的目标是利用技术直接联系粉丝,以帮助艺术家保留其作品所有权并独立经营自己的业务。但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线上创作者,所有权继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所有权在科技平台上的角色却常常被忽略。

我们每天都能在社交媒体上共享数十亿份图像、视频、歌曲和其他各种媒介作品。当这些文件被发布之后,人们可以从创建者的设备中获取媒体副本,并将其粘贴到分发该文件的平台服务器上,比如 Facebook、Twitter、YouTube、TikTok 等。

这似乎是一种轻量级的交互,但是创建者在上传文件时不仅会进行简单地复制——他们还会将「文件所有权」复制粘贴到平台本身。

我不是在谈论版权,而是指内容平台制定的「服务条款」。这些条款通常指定当创作者上传文件时,平台将共享作品的所有权,以便他们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获利。这些「条款」具有一些优点:平台可以为创作者带来可持续优化的广告收入,以及随着粉丝数量增长的规模经济。但是,如今平台给出的获利模式并不总是与创作者的最大利益保持一致,而且这种状况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这,其实也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即:长期以来,平台方总是能从创作者提供的内容中获得大部分收益和价值。

加密技术正在开辟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我称之为「所有权经济」),这是一个更广泛的叙事,即:下一代互联网平台将由用户直接构建、运营和拥有。

在媒体行业里,NFT (非同质化代币)可以让创作者「保留」内容所有权,同时又不会限制其文件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这意味着,NFT 极可能会颠覆媒体内容的所有权模型,向创作者、内容受众、以及相关开发者提供服务,这也是一种基于平台驱动的、货币化的可行替代方案。

考虑 NFT 的一种简单方法——将数据存储在区块链上,这意味着内容不能被复制粘贴、编辑、删除或以其他方式操纵。区块链之所以能够提供这些保证,主要是因为其自身技术属性(其实该属性也能使加密货币变得有价值):像比特币一样,NFT 是一种被购买、出售、交易的数字代币,其所有权和出处总是被区块链一成不变地追踪。你的资产就是你的资产,而且可以被验证,更无需任何第三方来充当该所有权的「中介」。

有了 NFT,拥有数字媒体资产的方式与拥有数字金融资产的方式就变得一模一样了。

对许多人而言,NFT 看起来像是一个全新的高科技「玩具」,当然也有人觉得 NFT 是一个即将破灭的泡沫。的确,花在数字艺术和加密收藏品上的金钱正在快速增长,但 NFT 实用性却能让创作者获利更多,而不会被平台「剥削」。

所以,我相信我们正在努力使 NFT 成为互联网上所有媒介的「进入端口」(port of entry),其中包括基于 2D 音频 / 视频和基于文本的 Web 作品、以及新兴的 3D 作品,甚至会涵盖未来的游戏和虚拟世界。

我认为,如果想要尽快实现这样一个世界的到来,对于每个涉足的利益相关者而言,选择由 NFT 支持的业务模型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无论是创作者、内容受众,还是相关开发者,都可以在一个实现了真正数字所有权的市场中获取更大的收益。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我将在接下来的文字里回应关于 NFT 的某些常见问题。下面的许多答案都是针对我在过去几年中撰写的「Tweetstorm」展开的。

NFT 如何运作?

实际上,NFT 只是表示数字文件的唯一性代币,每个代币都有一个规范的标识符、一个唯一的 ID,以及与该 ID 挂钩的元数据(例如,谁创建了该 ID、它的名称或价格历史是什么)。当创作者创建 NFT 时,这些信息都会被一成不变地注册在区块链上,并成为该作品的一种「数字护照」。再近一步看的话,只要将媒介作品分发到另一个平台上,该平台就可以「检查其通行证」并查看其整个交易历史。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创意想法实例,最终都可以在区块链上注册,也可以查询到原始的、不可篡改的历史记录。互联网上的图像不再需要成为一种只有「X 轴」和「Y 轴」的「二维框」(two-dimensionalbox),相反,它可以有「Z 轴」(Z-Axis),第三方可以查询到一副作品的所有历史和背景,从而增加其文化和金融价值。

数字艺术品是否有价值?

如今市场上的确存在一种普遍的批评声音,即:由于数字艺术和数字收藏品都是可以复制的,因此它们不会拥有太多价值。但是 NFT 引入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即当艺术作品继续在网上自由流通时,一样可以拥有真正的所有权。

对于一份文件来说,在网络上共享和浏览的次数越多,其内容价值就越高,比如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印有安迪·沃霍尔影像的海报和 T 恤被大量生产。(CryptoC 注:安迪·沃霍尔被誉为 20 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是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也是对波普艺术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他大胆尝试凸版印刷、橡皮或木料拓印、金箔技术、照片投影等各种复制技法。)

随着社会主流越来越重视版权等问题,抄袭和盗版会让你变得臭名昭著,所以,拥有规范著作的概念变得更加令人兴奋,并且也会成为一种社会地位的标志。如果购买后拥有作品所有权,那么它还可以提高转售作品的价值。NFT 使收藏家可以享受拥有艺术品的大部分好处,此外,他们的收藏品也可以不受限制地在互联网上自由共享,从而获得更大的好处,因为作品发行的范围越广泛,获得的价值就会越多。

实际上,NFT 不仅能在艺术领域提供支持。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收藏品、游戏资产、数字时尚、皮肤以及更多内容,你会发现,艺术品和程序化实用工具之间的界线正变得越来越迷糊。下面,让我们继续展开分析。

为什么要收集 NFT?

人们收集 NFT 的原因有很多,比如:

  • 你可能发现了一位非常有前途的新艺术家或艺术品,然后感到十分激动;

  • 你可能发现了一件作品具有极大的文化价值潜力和吸引力;

  • 你可能发现了一种能够拥有独特且经典的「社会状态」;

  • 你可能发现了一个通过转售作品来获利的机遇。

目前,在 NFT (和其他加密市场)中,许多人在收集一些具有投机价值的作品。与其他加密市场一样,NFT 市场同样具有「自反性」(reflexive)。就像加密货币和传统艺术一样,只要认为 NFT 资产可能具有价值的人(即使出于主观原因)越多,通常可以在市场上获得的实际价值就会变得越高。

举个例子,比特币市场的反身性始于比特币变得越来越「流行」(popularity),一开始,比特币只是一个可以购买披萨的 Memecoin,但现在已经变成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资产,而且这种势头正变得越来越大。同样,NFT 一开始可能看起来像是一种娱乐活动、或是加密货币巨鲸游戏,但是随着更多的资金流入这些市场——以及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铸造代币并参与其中,圈外人士将会看到这个价值流通状况越来越好,市场感知价值也水涨船高。这种自反性会产生积极的反馈回路,在许多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反馈回路有助于推动市场活动不可避免地上升。

长期来看,NFT 发展方向如何?

回到实用性问题:与许多技术发展周期一样,投机价值通(speculative value)最终会让位于功能价值(functional value)。由于这些 NFT 资产是可编程的且开放的,因此任何开发人员都可以在 NFT 之上构建自己所需的东西。不仅如此,由于 NFT 是可被轻松携带的,因此这种可编程资产可以在我们整个数字世界中占据全新的领导地位。

代币和智能合约被称为「货币乐高」,因为它们允许程序员编写和重新混合 DeFi 应用程序。同样,NFT 也会成为开发人员和创作者重新混合并构建新体验的「媒介乐高」,甚至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因此,用户将能期待获得更丰富的体验,并在他们拥有的物品周边增加更多实用性。

采用 NFT 是不可避免的吗?

我认为 NFT 将成为所有互联网媒介的「进入端口」(port of entry),因为涉及这一领域的每个人都可以从其所支持的市场中赚到更多的钱:

对于创作者而言

通过直接卖给粉丝并在每次转售 NFT 时收取使用费,他们就能赚取更多钱。这是一种全新的收入流,只有当你获得作品的真正数字所有权——即在媒介本身中编入「忠诚度逻辑」——才有可能实现。

对于消费者而言

NFT 是一个更好的模型,因为它们将两种资源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 社交和实用优势

  • 复合效用和利润转换可能性

或如今,在网络上,消费者租用了许多商品和服务,包括一些内容创作者。全新的所有权经济平台有一个主要原则,即:「在游戏中融入皮肤」,就会产生激励作用。如果你想为创作者提供支持,现在已经有了一种全新模式——我称之为「赞助+」( Patronage+),其中「+」就是与您支持的创作者一起获得价值的可能性。当然,这是一个强烈的,尚未被开发的激励机制,但我认为这种机制可能会推动市场上对创造性作品的需求,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并给予回馈。

对于开发人员而言

他们可以通过建立全新的 NFT 市场来赚钱。传统平台存在许多问题,比如:

  • 阻碍开发人员对应用程序接口(API)的访问

  • 限制开发人员在自由市场从事开发工作

而在 NFT 市场中,即便在未经许可的基础架构之上构建,开发人员也有机会逐步进入日益增长的所有权市场经济之中,而且在许多方面,这种所有权经济功能都与实体世界中的功能类似。

我们在 NFT 的采用周期中处于何处?

2021 年,加密货币市场(包括许多其他市场)开始进入牛市,加上互联网开始觉醒并进行集体投资运动(WallStreetBets)——在这种背景下,为 NFT 市场进入狂热阶段创造了合适的条件,这个新兴市场开始引起主流关注并吸引了大量资金。

现阶段,大部分 NFT 仍主要发生在数字艺术领域,但一些新兴的利基市场也开始探索 NFT,包括游戏世界资产(例如 Axie Infinity)、其他加密收藏品(例如 Hashmasks 和 CryptoPunks、或是通过程序在链上创建的生成性艺术品(generative artworks)。

我们还看到许多全新的 NFT 交易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创作者可以在其中创建 NFT 并与收藏家联系。Foundation 在其上线第一周的销售额就超过了 15 万美元,包括有史以来创作的第一部 Vine 视频,其售价为 1.4 万美元。风险投资人也开始在自己的投资组合中购买 AI 生成的艺术品(包括我本人)。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我在去中心化博客平台 Mirror 上为论文发表融资,并且获得了超过 13,000 美元众筹款,随后我把自己的作品作为 NFT 进行了拍卖,从而让那些捐款者拿到了不少回报。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与以太坊上的 NFT 进行互动仍然相当笨拙且昂贵,但每个新兴事物都是这样,万事开头难。目前铸造一个 NFT 大约需要花费 100 美元的 ETH,而购买和交易 NFT 也会产生高额的交易费用。

但是对于加密货币行业来说,2021 年会是重大技术升级的一年——交易成本将不断降低、网络吞吐量会变得更高,这一切都会帮助开发人员将 NFT 推入更大量级的社交领域。举个例子,Zora 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他们推出了类似轻博客 Tumblr 的界面,其中每个「发文」都能以 NFT 的形式出现。由于这些社交体验,我们看到一个越来越大的 NFT 市场被催生出来,并且用户可以与他们支持的创作者一起赚钱,因此每个人都产生了强烈的参与动机。

请记住,NFT 不仅仅是收藏家的物品,也是一种可以让任何开发人员都能混用的可编程资产。随着开发人员为 NFT 的生存创造全新的环境,数字创作者的需求也将不断增加,只要将自己的作品包含在 NFT 中,就能获得无可争辩的所有权。

总结

2014 年,我成立了一家名为 MediachainLabs 的公司,当时我们正在开发名为 Mediachain 的开放协议。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通用媒体库」,以处理数字媒体资产,就像比特币处理数字金融资产一样。

现在六年过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拥有数字货币的世界中(超过 10%的美国人拥有数字资产),数字货币基础设施和市场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我非常感谢能够继续参与通过 NFT 建立通用媒体库的团队和社区,如果你也是其中一员,我也十分希望能够了解你们正在构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