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由 TokenInsight 举办的《对话首席:DeFi 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真正的金融?》活动中,针对链闻的提问「DeFi 项目能否吸引 Old Money 进场?」「稳定币的设计能否使 Old Money 消除顾虑?」,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潘超、Hydro Protocol 市场公关负责人代世超、DUO 创始人 Jerry Li 和原力协议联合创始人兼 CEO Allen 都给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针对提问「如何看待 DeFi 项目的抗审查和金融合规间的矛盾?」星球日报记者郝方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针对提问「稳定币市场的展望?」,dForce 与 Blockpower 的创始人杨民道也道出了自己的解答。本文整理了其中的精要。

提问:链闻
嘉宾:MakerDAO、Hydro Protocol、DUO、原力协议、星球日报、dForce

链闻:目前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在寻找增量资金,DeFi 亦不例外。大家认为 DeFi 项目能否吸引 Old Money 进场,传统金融界资金还未大规模进入区块链行业的原因是什么?传统金融界对目前区块链项目的担忧有哪些?

核心观点:

1)加密货币市场不存在投资组合,没有对冲,都是比特币的 Beta;
2) Old Money 需要看到你的商业模式,一个能顺利退出,拿到回报的预期;
3)区块链市场尚未对传统金融出现足够颠覆,但机构从业者已经看到了它的巨大潜力,近期金融机构动作缓慢,但来自机构的人入场积极。

MakerDAO 潘超:

传统资金一直以来没有大规模进入,原因是加密货币市场不存在投资组合,没有对冲,都是比特币的 Beta。

Hydro Protocol 代世超:

我们看一下 2018 年 10 月 —— 2019 年 2 月的 4 起 DeFi 重要融资,选这个时间段是因为这是数字货币行业最苦最冷的时期:

DeFi 如何吸引 Old Money?稳定币有多大想象空间?业内专家给出犀利见解

红杉、贝恩、a16z 等这些传统大牌 VC,在各种资金纷纷撤离的时候,他们依旧愿意投钱,所以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看到的 defi 项目,大多是国外开发者?为什么去年底的数字货币寒冬期,也正是 defi 萌芽期,只有国外的 Old Money 还愿意投钱给这些区块链项目?

同时期,国内的开发者和 vc 机构都在做什么?是我们更着急挣快钱,少了一些价值信仰吗?

这些问题还挺愿意和大家一起讨论的。但是抛开信仰来讲,Old Money 投不投区块链,是需要看到你的商业模式,需要一个能够顺利退出、拿到回报的预期。

DUO Network 李乐为 :

大家有没有想过,DeFi 项目有可能不是颠覆者,而是 Old Money 的先头部队。

我心中的图景是:以初创团队为主的 DeFi 生态不断探索开放式金融的边界。当找到并验证了足够大的市场需求后,Old Money 和传统金融资本才可以大规模进入区块链行业。这也是合规真正变得重要的节点。

在这以后,最成功 DeFi 项目有可能成为新的巨头,其他的竞争者可能被大型机构收购和整合。

在传统金融机构眼中,区块链市场尚未展现出对传统金融场景足够明显的颠覆。但从机构从业者个人层面,已经看到了这个领域的巨大潜力。这也体现在近期金融机构动作相对缓慢,但来自机构的人入场还是很积极的。

原力协议 Allen An:

我觉得还是要看一下如何给 Old Money 怎么定义,基于不同的定义又有不同的思考和回答。所谓的「传统」金融界对区块链世界是担忧还是分阶段布局还是围观中试水,可能取决于资金性质,安全及合规进入的问题。区块链生态中一些不可控的风险问题和传统金融机构资金性质及安全属性问题目前对冲太大,就好比纳斯达克和区块链世界中任何一家交易所的背后的对冲问题是一样的。

链闻:传统金融对于数字货币市场的一个重要担忧是其价格的剧烈波动,那稳定币的设计机制能否使 Old Money 消除一定顾虑,打开 Old Money 入场 DeFi 的大门?

核心观点:
1)加密货币需要有货币市场,也就是基于债务的稳定币和衍生品,才能有可衡量收益率的资本市场;
2)相对于稳定币, Old Money 更在乎这个市场中有否更丰富的稳价资产。

MakerDAO 潘超:

Old Money 这个词很好,名字本身其实解释了问题。那就是加密货币需要有货币市场 (money market),也就是基于债务 (debt) 的稳定币 (funding) 和衍生品 (futures, etc),这样才能有可衡量收益率 (return) 的资本市场 (capital market) ,而不是完全基于神秘商品 (coin) 的预期套现。

此外,对于 Old Money 而言,要合规和监管,也就是出了意外最好有人站出来兜底。

DUO Network 李乐为 :

被广泛接受的稳定币肯定是 DeFi 生态的关键一环。除了 Old Money,对普通用户接受 DeFi 服务也很重要。

我认为相对于锚定法币的稳定币, Old Money 也许更在乎这个市场中是否有更丰富的稳价资产,比如基于主流资产的固定收益产品、基于项目通证的结构化债券。这也是 DUO 接下来准备发力的方向。

原力协议 Allen An:

是的,就像大家说的稳定币肯定是或者可能是 DeFi 生态的关键一环,其实解决价格剧烈波动的稳定币机制的设立,消除的只是 Old Money 对资金入口处及资金流入后沉淀时期的顾虑,奔跑中调整姿态,有顾虑,但是还是有传统资金在积极的打开大门看一看。

链闻:DeFi 项目在某些环节的抗审查属性和金融项目的合规要求存在天然冲突,那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矛盾的?

核心观点:
1)项目方在制定货币政策和金融模型时,是跳过监管机构的,这使得 DeFi 项目在第一步就远离了合规要求;
2)已经有区块链安全服务商和 to G 的链上数据机构,帮助政策方,做智能合约审计、AML、链上与现实身份间的映射规则;
3) DeFi 会为了扩大市场而拥抱监管,监管也会制定更遵从 DeFi 逻辑的规范来适应金融创新。

星球日报郝方舟

这个矛盾需要辩证地看待,DeFi 的抗审查属性主要体现在数字货币的发行、交易和支付等环节。

首先,项目方在制定货币政策和金融模型时,是跳过监管机构的,业务层的风控经验又主要来自团队和社区,这使得 DeFi 项目在第一步就远离了合规要求(起码在传统监管的眼中带有原罪)。之后,当参与者进入到交易环节时,他们的链上身份又与现实身份脱钩,而传统金融世界的信用体系仍以实名制为基础,这造成了矛盾的另一个点。

我会试着先理解「古典合规」的初衷:用中心化的法律与规定,保护各参与方的权益和市场竞争的相对公平。DeFi 则用智能合约、资产质押、去中心化决议等方式兼顾模式创新与风控。当然,这也抬高了认知和使用门槛,让现在的 DeFi 不太「普惠」。

说回合规,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监管科技和思维往往是滞后的,不过也在发展和调整。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区块链安全服务商和 to G 的链上数据机构,在帮助政策方,做智能合约审计、AML、链上与现实身份间的映射规则等;也有第三方托管、清算、审计等基础设施服务商在用区块链的逻辑,把传统金融监管的成功经验搬到 DeFi 上。

所以,长远来看,DeFi 会为了扩大市场而拥抱监管,监管也会制定更遵从 DeFi 逻辑的规范来适应金融创新。

链闻:您是如何看待目前稳定币的发展情况的,对以后稳定币市场又有什么样的展望?

核心观点:
1)至今区块链真正落地杀手应用有两个,一个是区块链原生态的融资模式-IxO 模式;第二个是稳定币;
2)完成货币底层重构的不是比特币,而是稳定币;
3)现在稳定币的很大的应用主要在交易端,稳定币在支付和价值储存的突破,将会把数字货币市场带到 10 万亿美金的规模。

dForce 杨民道:

我从 13 年进入币圈,14 年参与以太坊 ICO 到后续参投三十多个项目,以及我们做 PoS 节点、量化交易和发起 dForce(dforce.network) 去中心化的开放金融协议协议平台(首推链上生息型指数稳定币 USDx)。一路走来,区块链的整个生态都有参与,也深刻感觉到大家对于加密货币、数字资产、区块链、PoW/PoS、DeFi、稳定币的认知变迁的过程。

我一直说稳定币是 crypto 的 Holy Grail (圣杯), 如果说整个数字货币运动,到现在真正的落地的杀手级应用有两个,而且全部是金融类应用。一个是区块链原生态的融资模式-IxO 模式;第二个是稳定币。

稳定币实际上是通过区块链把法币的网络效应劫持,把存量巨大的法币资产代币化,这是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发起的特洛伊木马之战。稳定币会成为数字货币的资产定价货币,也是所有 DeFi 最底层的基础设施。

我们仅看美元在美国的 M0 流通大概是 3.2 万亿美金,M1 大概是 3.4 万亿美金,M2 大概 14 万亿美金。稳定币实际上不仅仅是 token 化 M0, 而是通过 DeFi 的其它协议层把 token 化延申到 M1,M2 (比如我们的生息的指数型稳定币 USDx, 借贷类的 Compound, Dharma, 衍生品类的 DyDx 等协议,预测市场的 Augur 和 Veil,都在伸展稳定币的代币化边界),这个过程基本上是重构了传统金融的最底层。

我认为,能完成货币底层重构的不是比特币,而是稳定币。

目前的稳定币市场是百合齐放,获得主流的融资也是最多的领域,说明在市场验证已经完成。但是,这个将会是一个异常拥挤的赛道,而且窗口期在急剧的缩小,可能会到明年年底就彻底关闭。随着主流的机构(JPM、Facebook) 进来,会对法币型稳定币很大冲击。所以,我们看到 Circle 的 USDC 也在逐步开放铸币权,希望通过联盟链的模式加速他们的铸币和推广。

稳定币的各种创新模式阶段可能也很快结束,类似 Basis 这种纯算法型的稳定币类似的尝试都不会是稳定币近期的竞争重点 ; 而法币型稳定币也不会是创业团队的战场,稳定币将是拼比综合实力的方向,靠单一产品的团队很难成功。

现在稳定币的很大的应用主要在交易端,我们看 USDT 的货币速率(velocity) 非常高,说明大部分用于交易的风险对冲。但是真正的稳定币的潜在大应用,应该在支付和价值储存 (Store of Value), 这两侧的突破,将会把数字货币整个资产类别带到 10 万亿美金的规模。

Open Finance 把人类几百年需要流血牺牲的才可以获得的社会试验的权利(货币发行、银行、交易所、保险等金融试验),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就在全球范围内铺开,我觉得这个影响才刚刚开始,而稳定币是 DeFi 的决定性战场,也是整个数字货币的 finest mo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