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Step Two 回顾 - DAO 在于降低组织契约的管理成本@rotekirsche2

11 月的 DAOStep Two 如期举行,本次活动相比上次人数倍增,产生了更多迥异但优质的思维火花,本文将尽可能再现当时的情境。
最小可行 DAO 弯道超车,DAO 大规模应用目前还是个 1C0 的故事 DAOStep 协作实验:DAOStack,Aragon,Moloch 的调研分享,三个 DAO 的项目的 Keyhighlight 对比:

| DAOStack| Aragon| Moloch
---|---|---|---
1C0| Y| Y| N
投票方式| Reputation (不可流转)| 多模版(可流转、不可流转、一人一票等)| “出资人”投票(不可流转)
投票奖惩设置| 有,和投票结果一致获得 reputation 奖励,反之则 reputation 减少 | 模版未设置,在 Aragon Court 的仲裁中体现 | 投票同意“股权”被稀释,投票不同意可以选择怒退,离开 DAO (Rage Quit)
募资功能| N| Y| Y
参与方式| 开放 | 开放 | 邀请制
token 的使用场景| 权益 (数据搜索、信息置顶等场景)| 权益(仲裁等场景)| “股权“的凭证
构建 DAO 的难度| 高 | 低 | 中
针对 DAOstack 和 Aragon,调研者提出:ICO 项目是在负债前行,这两个项目成功的募资在项目的推进中反而成为了累赘。因为初始 token 分配机制设计,目前他们都无法解决投票过程中大户垄断的问题,进而也影响了整体社区的参与度。 反观 Moloch,作为最小可行 DAO 的践行者,它纯粹从需求出发,为了完成一个特定任务,在最小的应用场景的里面聚集起来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因而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获得了与前辈相同,甚至超过前辈的影响力。在 Moloch 的机制设计中,除了资金和投票由区块链护航,大部分内容都由人来决定,这与 DAOstack 和 Aragon 想构建精密数字”链上“ 组织的理念截然不同。但他们都被称为 DAO,因此引出了一个很基本,也很关键的问题,**什么是 DAO?

什么是 DAO?Moloch 的调研者 Buster:DAO 是基于数字货币经济基础的一种上层建筑方式,它利用区块链的强制自动执行特征对组织参与者进行约束,可以说对标于传统世界的法人概念,目前的 DAO 无法替代公司制,更类似于一个基金,或者说一个资金池。
Suji@Dimension:公司与基金本质上是相同的,或者说基金是公司的终极进化形态。福特基金会就是来自福特公司,并独立运作,资产规模越做越大,其利润来自于资金本身,是资金最高效的一种组织形式。 回顾 Slock 的“the DAO”白皮书,Christoph Jentzsc 指出,传统的“组织”主要是由“人”或者“法人实体”按照一定的“契约规则”组织而成。这样的组织面临一个问题,
大家对于契约约定的内容理解很难达成一致,实际组织过程中契约管理和执行成本很高。** The DAO 的提出是为了将“契约”在区块链上标准化并通过代码自动化执行,为组织的权益方提供一个实时掌控自己在该组织中“权益”的工具。 经过“The DAO”事件之后几年的实践和探索,目前我们更倾向于将 DAO 看作是一系列协作和组织契约的集合。通过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把原本纸面上,需要第三方强制执行的“离散”契约编程在区块链上,变成“连续“的契约,从而演化出了新的组织形态。 这个组织最终是“相对封闭”、”决策和资源“更集中的“合伙制“组织;还是拥有一定开放性、但决策相对集中的”上市公司“;抑或是决策去中心化程度更高,相对松散的社区,是根据每个组织性质和目标演化决定的。共同点在于组织“契约“的管理成本降低了,组织内的利益相关方加入和退出组织协作也更便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DAOstack 和 Aragon 都在探索更多组织的模版和生态,而 Moloch 则专注在一个相对明确的需求基础上发展。

**

**
离开区块链看分布式协作, 网络价值的沉淀是痛点本次活动也请来了来自区块链之外分布式社区运营和治理的实践者,希望了解真实协作场景中的痛点和需求。

706 是一个持续运营了近 10 年的一个 NPO,目前有近 5 万名社区成员。Cuipeng 是 706 上海生活实验室的负责人。在 Cuipeng 看来,公司与 NPO 最大的区别点在于目标的不同。 公司的目标是盈利,而 NGO、NPO 有每个组织自己的目标,从经营中获得利润是为了支持这最初的目标能够实现的一种途径。 NPO 和 NGO 通常不会主动募资,因为这种行为很容易构成股东与公司的关系,歪曲本身的目的,其资金来源主要是捐赠,资金的性质不同决定了组织、项目的发展不同。这点或许也适用在 DAO 以及区块链行业,ICO 的发起者即使不是为了盈利,其参与者也大多是利益导向的,而参与者的行为也被默认为是投资,因而导致项目的目标被“股东”歪曲,成为一种扭曲的存在。 706 作为一个持续了近 10 年的 NPO,最遗憾的是没能充分沉淀下这么多年志愿者参与者们的贡献,有 10 万多的参与者为 706 做出了贡献,而他们产生的价值和影响力则成为了岁月中的落叶,消失在大地之中,价值的沉淀,或许是区块链力所能及之处。

妙语遗珠KK@Dipole:DAO 不应是一个故事的开始,以这个故事为由去吸引融资;从 Moloch 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DAO 成为了一个良好的结果,而这一良好的结果是来自于 Moloch 的人治,来自于其对于成员的筛选。DAO 不需要很大,人员精简的组织才能有效且高效。

James@Nest:DAO 是一个组织,而组织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在组织内部的交易成本小于在市场购买成本,如果 DAO 作为一种新生的组织有其存在的意义,那它就是能进一步减少交易成本;抑或是可以使过去无法进行交易的事物变得可交易,例如将强权进行交易;以及目前,DAO 主要是为去中心化经济体所使用,那未来它是否能被中心化经济体所使用。 Damo:如果 the DAO 不被盗,没有恐慌性抛售,可能就没有 17 年底的牛市了。

Jay@loopring :我们是 DxDAO 最大的 reputation 持有者,DxDAO 是个很有意思的治理实验和工具。通过 dxDAO 的实践,让我们感受到 DAO 前期投票权设置十分重要,如果过于集中会导致社区激励不够,活力不够。即使是分布式协作的 DAO,也需要一个某种意义上的”领导者“来负责和推动,不然社区很容易陷入沉寂。虽然目前看到的很多 DAO 都还是实验性的,但是相信最终 DAO 会有一个出口。

DAOStep Two 参会人:Aero,Bob,Buster,Cuipeng,Damo,James,Jay,KK,Suji,Terry,Ruby

DAOStep Three 见!

关于 DAOStep:DAOStep 是分布式协作爱好者的聚集地,专注区块链技术、治理和经济体设计相关的调研、分享,活动和实验,希望共享非守恒的有价值信息,用集体智慧使个体受益。 选择天上的 DAO,还是深陷脚下的泥,是行业的普遍焦虑,资产网络的涨落中总有噪声,探索者并不真的在意,因为我们深信,云泥之别其实只缺一场雨
__点击“阅读原文”,加入 DAOStep 12.8 在上海举办的 DAOFEST 活动!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