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king 衍生品的战争尚未燃起,这可能也是开发者们的好时机。

原文标题:《Staking 新玩法:锁仓的币也能卖》
作者:黄雪姣
运营:盖遥
编辑:卢晓明

人在币圈走,哪能不被套。

在被 Algorand 套住之前,陈佳明还被 Iris 21 天的解锁机制套住。

两相比较,陈佳明对后者更为恼火。「Algorand 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错把废铜当黄金持有,我认了;Iris 糟心的地方是啥呢?你想割的时候被锁住了。」

自此以后,陈佳明就把 Staking 就和失败划上了等号。

一些有着 20 余天超长解锁周期的 PoS 项目,如 Cosmos、IrisNet 似乎对短线投资者和风险厌恶者并不友好。

哪里有淘金的队伍,哪里就有送水的人。近日,Odaily 星球日报注意到,市场至少出现了三个项目,想为这些 Staking (锁仓代币获取收益)的币提供流动性。他们是衍生品开发商 DeBank Pool、Definex 以及 Wetez 钱包发起人卡咩做的 STAFI 协议。

在 STAFI 协议的官网上,赫然写着「愿景是为 80% 的 Staking 资产提供流动性。」可见其野心之大。「Staking 的衍生品市场将会成为 POS 生态的基础设施。就像 EOS 上一定会有 REX 一样。」DeBank Pool 创始人汤洪波相信。

究竟锁仓代币交易市场有多大,又将由谁来主导呢?

流动性差成 Staking 之困

质押的币失去流动性,就意味着用户需承担币价波动造成的影响。尽管从币本位而言用户赚了,但从金本位而言,用户很可能在亏本。本想以利益吸引建设者的 PoS,超长解质押周期却让感兴趣的人望而却步。

陈佳明在 4 月底 5 月初时陆续买入 Iris,彼时正值 Iris 大跌。当听 Iris 的私募价是当前价格的两倍多,且私募机构的币还未解锁时,陈佳明果断建仓。在开始的两周里,币价的确有所上涨,于是,本是短线玩家的陈佳明决定试试 Staking。「相当于给开了双倍杠杆,在看好现货价格上升的同时赚取 Staking 收益。」但没想到的是,Staking 后没几天,Iris 就开始跌跌不休。「跌到 4 毛时我就申请解质押了,但周期长没办法,只能烦躁地看着资产缩水。」陈佳明表示。

据汤洪波观察,Atom、Iris 等项目近 3 个月来 50% 的跌幅,已经对社区造成不小影响。「在这些项目中,二级市场的价格信号失效了,价格下跌时你想及时止损是不可能的,需要等 21 天解质押之后才能抛;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关注币价如何变化,跌的狠的话整个人的状态是越来越慌的。社区也会出现负面的声音甚至是骂声,很伤害共识。」

这种描述并不过分。一位 Iris Staking 玩家曾在群里吐槽:「看看这个群都没人说话了,一天天质押这么多币拿不出来还是忍不住发句牢骚。」

汤洪波把这一问题比喻为基础设施的缺失。就像在 EOS 上的 REX 出来之前,人们就有租币去买 CPU、或是直接租用 CPU 的需求,用户痛点显而易见,那么这个产品出现就是时间问题了。

如此认为的并非汤洪波一人,陈佳明在听到有交易 Staking 代币的模式时,也感慨为什么没有早点出来。

Staking 衍生品如何做?

Staking 节点商 Wetez 就在构想这类产品。

该产品名为 STAFI,思路是发行一个叫 ABS Token 的稳定币,来和 Staking 的币锚定。由此,Staking 的人质押在链上的资产动不了,但 ABS 可以交易。此外,ABS 不仅代表锁仓的币本身,还能代表锁仓代币的收益权。上个月,STAFI 发布了白皮书,测试网预计 11 月上线,主网上线则需等到明年 4 月份。

DeBank Pool 可能是目前市面上少有的可使用的产品。其思路是在 Cosmos 上开发一个 DEX,来撮合想提前解质押的用户和想要进行抵押的用户。

据汤洪波介绍,当用户想要快速赎回的时候,DeBank Pool 不会真的在主网上发起一次解质押操作,而是在其 DEX 平台上挂单,让想在主网上质押的人吃单,由此为 Staking 的币提供流动性。同时,代币所有权转移之后,代币所产生的权益如质押收益、社区治理提案和节点的投票权都将归属于真正的所有者。

DeBank Pool 的研发始于 6 月份,产品于 7 月上线测试版,支持 Cosmos 公链 Atom 的质押交易服务,目前已接入麦子钱包、TokenPocket 和 Ledger。

Definex 的思路和 DeBank Pool 类似,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其产品还处于打磨阶段。

就像其它交易一样,买卖要能顺利完成还要交易深度。据汤洪波介绍,在自然的状态下,由于 DeBank Pool 目前仅有少量的种子用户,经常出现挂单和卖单无法撮合,或用时过久的情况,尤其是吃单。因为这个服务对挂单方(卖方)才是刚需。

为了在短期内缓解这个问题,DeBank Pool 采用自己做市来解决交易深度的问题,同时这也成了这个项目目前的盈利模式。

一般而言,卖方愿意为质押资产的流动性支付一定费用。在 DeBank Pool 上,这个费率是自己设定的,平台本身不收取任何交易手续费。自然,费率越高,就可能更快卖出。这取决于卖方对这个流动性的支付意愿。

会成为节点商的标配吗?

作为 Staking 的配套服务,交易锁仓代币本质上是便利用户,有效降低用户因币价下行被套风险,从而降低用户参与 Staking 的心理门槛。

从这个逻辑来看,节点商可能会想做这件事。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一位节点商向 Odaily 星球日报表示,未来也许需要,但现在估计不是刚需,(POS)项目还很早期,池子小。Atom 当前质押资产总值不过 4.5 亿美元,质押用户几千人,像 Iris 就更加小了。最后可能会和现在的 DEX 一样没人玩。这其实也是创业要遵循的基本逻辑——不要在一个过小的赛道上开展业务。

还有不少人和这位节点商类似,也对这个「小盘子」持观望态度。

汤洪波并不否认这一点。「前期成本的确比较高,因为用户量、资金量的问题,加上费率也比较薄,DeBank Pool 通过吃单、获取服务费的收入一般。基本上只能支持你开发这个应用,验证下自己的模型。」

那么,要何时才能等来用户呢?

汤洪波认为,用户的大规模增长,还需到区块链行业、PoS 公链这个赛道迎来大规模爆发。这一听是个很长的周期。但对于一个新事物,或是从一个行业发展规律来说,很正常。

「我 2012 年加入的饿了么,工号在前 100 名,从 2009 年到 2014 年之前,5 年时间(饿了么)可以说没多少人知道。直到 2014 年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巨头都站出来说,这个生意值得做。于是钱、用户都随着风口来了。我总结过,互联网产品爆发得看时间点,看你的业务是不是能和一个更大的浪潮相共振,比如点外卖、打车这些业务怎么被迅速吹起来呢?就是因为 14、15 年那会儿移动支付推广的需要,巨头相中这些场景可助他推广支付。我相信区块链也是这样,至于能和哪些大的浪潮共振,还需要去探索。「汤洪波表示。

可以说,DeBank Pool 想用想象力来吸引玩家。「我们还需更多的做市商,这样才能真正去中心化、发挥市场机制。最先加入的,可能是一些比较擅于套利的用户、专业的程序员」。

StaFi 则希望扩大应用场景来做大市场。「后续随着波卡和 ETH 2.0 上线后,Staking 资产的证券化和流通会变得很大。另外,StaFi 还瞄准更大的抵押资产市场,不只是 Staking 的资产。发行和交易这些债券都是可以盈利的。」

也许,随着这个市场的壮大,Staking 衍生品真的有成为基础设施的一天。但到时项目方会介入自己上线一个交易市场吗?

根据过往经验,汤洪波认为这很有可能。在 REX 上线之前,汤洪波的团队曾在去年 8 月份做过类似的产品,上线第一个月就收到百万 EOS 的抵押(来租赁 CPU),但 REX 上线之后用户就直线下降了。

Staking 衍生品的战争尚未燃起,这可能也是开发者们的好时机。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