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一点儿也不吝啬给人惊讶。3 月 19 日,罗永浩宣布带货,立刻成为了热搜。
起初我认为它是零和游戏,不创造任何新的价值,但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罗永浩 2020.3.19 微博在 2019 年,李佳琦的直播带货火的一塌糊涂,我当时觉得这就是一个精神病,但我很快就修正了自己的观点。在 2018 年吧,我有一个朋友,男的,给我看过他的手机屏幕有一个 app 文件夹,叫“购物”,里面全是卖东西的 app,我的乖乖,至少 20 个 app,我完全不相信这世界上需要这么多卖货的 app。我说这些肯定会倒闭。到了 2019 年,我彻底改变了看低电商平台的态度。我注意到,我最常用的手机 APP,和我最常上的网页,全变成了电商。微信全是卖货的;公众号全变成了带货的;支付宝成淘宝;知乎满屏的购物链接;微博十条之内必有一货;所有的银行 APP 也在卖货;得到 APP 在卖货;滴滴打车有一个商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变成了电商网。我说,妈的,精神病在这些地方买东西啊。淘宝京东不香吗?我想,一定是我漏掉了什么,我才会看不惯这些“不务正业的电商”。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下,五菱汽车造口罩,喊出口号: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人民需要的是购物,而不是需要电商平台,更不是需要大的电商平台。我以前看不上那些众多的电商平台,是因为我错误地认为人民需要的是大的电商平台,而不是购物。这些众多的“不务正业”的电商和带货正是为人民服务,所以才会出现。 我在币圈讨生活已经 5 年了,慢慢地清晰了,在币圈到底做什么是为币民服务。币民最大的需求,就是交易。无论你在币圈做什么,至少都应该考虑下为币民提供交易服务,哪怕是周边服务。币圈交易所特别特别多,而且现在还在增加。很多朋友都会有这个疑问,币安、火币、ok 等等巨头之下,开交易所还有机会吗?交易有网络效应,小交易所没机会吧?我也一样,在 2018 年,我满腹疑虑地看所有的那些新开展的交易所。有些开交易所的是我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我为他们担心,其中包括币看。币看在 2019 年,也转型做交易,当时很多朋友不看好。都说,交易所盛宴已经结束,马太效应已经形成。币看是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老革命了,从 2012 年就开始在币圈创业。做了行情、做了内容、做过挖矿监控、做过 OTC 交易平台、做了钱包,现在重点做交易。到现在 7 年了,币看为币民提供了 7 年的服务。积累了很多用户,如何服务好用户是创业者最应该考虑的事。币民最底层的需求是什么?就是挣钱,通过获取信息和交易来挣钱。无论你将来会不会成功,为人民服务都是你的企业责任。你不愿意承担责任,那用户只能另找别的平台。就像互联网上各种流量平台,最终都去带货一样,这是流量平台的社会责任。人家带货当然是为了挣钱,这不是没良心挣粉丝的钱,不是什么丑陋的嘴脸。带货能挣钱核心是因为为粉丝提供了服务,降低了粉丝的选择成本,以及节省了费用。流量成本是极其昂贵的,像淘宝和京东这样的大平台,卖的货要支付大把的流量成本。而各流量平台本身就已经有了用户流量,它们不需要再花钱去买流量,节省下来的成本就可以和粉丝均分了。这就是罗永浩否定了自己之前认为直播带货是零和游戏的根本原因。或许我们可以认为流量方带货提供的是增值服务,而不是转型。币看这样的 APP,运营了 6 年,已经积累了很多用户流量,这些用户当中天然有部分有交易的需求,币看有责任为用户节省各种交易成本,为他们提供交易服务,站着挣用户的钱,双赢。阿里巴巴 CEO 张勇说,商业的最本原是“让消费者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他所需要的合适的商品”。币看做交易,正是契合了张勇的“人、货、场”理论,让币民在合适的时候和场所买到或卖出适合的交易。 网上的各种流量平台,最终都搞带货,这会不会是违背了分工的趋势?我们知道,分工有利于提高社会效率的,逆分工不就是阻碍社会效率吗?如果带货是逆分工,那绝对是没有前途的。恰恰相反,互联网带货是社会分工的结果。整个社会已经在生产制造、物流、支付、售后服务,和销售这些分工非常完善了之后,才会产生流量带货的商业模式。带货本身是销售的再分工,借助互联网信息传播超低成本的优势,直接向粉丝出售适合的商品,降低了粉丝选择成本。这个分工细化,优化了整个商业生态。币看做交易的成本,也是在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社会分工当中找到了恰当的生态位的结果。一方面,币看行情、K 站内容和聚合交易,一站化的平台,是在前三个分工都非常完善后,才产生了一站化的平台,前三者是因,后者是果。分工是前提,平台是分工的结果,让平台本身成为了一个分工。另一方面聚合交易是数字货币交易分工的再分工,优化了交易的深度和颗粒度。这也是币看成为搬砖神器的根本原因,这就是分工的体现。优化社会分工,降低社会成本是企业的责任,这也是为什么币看能成功转型的关键。 但对带货,我们多少还会有些心里犯嘀咕,他们会不会高价卖劣质商品,欺骗粉丝?币看转型做交易,会不会不如从开始就做交易的交易所专业,也因此提供不了更优质的交易服务?防欺诈永远都是商业行为的主题。一方面整个社会会有监督机构,另一方面民间舆论也让欺诈行为更少。互联网的信息传播优势,爆光欺诈变得更容易。就像滴滴打车,只要有事故就被爆光,但滴滴事实上比以前的出租车要安全太多了,只是因为以前的出租车事故很少被爆光罢了。互联网带货,粉丝是带货人的自营流量。粉丝监督带货的主动性要远比监督其他电商平台高,而带货者自己经营自己的流量,也必然比淘宝和京东更爱惜自己的名誉。带货是增值服务,基础服务做不好,增值就没了。币看做交易的增值服务也一样,用户更容易监督,币看更不敢造次。唯有提供更好的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才能活下去。 你要想成功做企业,最好为人民服务;为币民服务,才能做好币圈企业。


全民电商和币圈交易所——为人民服务是做企业的责任


另请阅读:投资更需要真实而非真诚 上一篇:发币的初心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