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 2.0 备受区块链行业关注,但外界也对其误解不少,本文选取了五个最常见的误解,并逐一澄清。

撰文:Trenton Van Epps
翻译:卢江飞

来,让我们逐一澄清以太坊 2.0 五大误解上面这张图,估计就是你的表情:一脸困惑

你多半已经知道, 以太坊 2.0 (以下均简称为「ETH2」) 将于今年启动。也许你已看过以太坊大会 Devcon V 的不少演讲,或者看过 EtherscanBitflyAlethio 创建的关于新测试网的区块浏览器。没错 ,Eth2 正在启动!

然而,随着加密货币的熊市逐渐消逝,一大批错误观念浮出水面。我收集了最常见的一些误解,还有相关背景,并做了点纠偏,提供了一些资源。

这些误读主要包括:

  • 「Eth2 永不会启动」;
  • 「升级到 Eth2 后,Eth1 会立即被弃用」;
  • 「分叉之后会有两个 ETH 代币」;
  • 「Eth2 的所有决策都是由 Vitalik Buterin 一人做出的」;
  • 「Eth2 是 Eth1 面临的诸多挑战的全套解决方案」。

误读一:「Eth2 永不会启动」

根据我们掌握的每一个指标,Eth2 将会在 2020 年启动。 存款合约 (deposit contract) 的代码刚刚通过了 Runtime Verification 的正式验证,这意味着这些代码可以部署在主网上了。 PrysmLighthouseNimbus 这些 以太坊 2.0 客户端在运行时间更长的测试网上一直在迭代,最近将切换到主网规格。

每周人们都能看到创新的客户端优化、更大范围的测试网,以及由质押人 (Staker) 组成的社区在不断成长。

自从 2018 年中期重新架构以来,以太坊走过了一条漫长的道路,但时间表已经确定。客户端开发者最乐观的估计是,2020 年 夏天 将启动 「 0 阶段(Phase 0)

  • Attestant.io 在文章称「在第二或第三季度的某个时候」
  • Paul Hauner 做客 Into the Ether 播客时 在 43 分提到「就在年中」

请密切关注 Danny Ryan 的「 Eth2 Quick update 」或 Ben Edgington 的「 What’s New in Eth2 」,以跟踪可能的启动日期。

误读二:「升级到 Eth2 后,Eth1 会立即被弃用」

Eth1 会与 Eth2 共存至少一小段时间,此后两个协议会合并起来。合并包括历史的区块链状态、其上构建的 DeFi 应用,以及你的所有 NFT (不可互替的代币类) 加密艺术品。

来,让我们逐一澄清以太坊 2.0 五大误解资产汇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上面这幅图给出了阶段性的场景

Eth2 已经被拆分成了好几个阶段。在研究、开发和部署这些阶段时,Eth1 将一直在背景中乐呵呵地运行着。但是,随着各个阶段抵达成熟期并完成部署,在某一时间点,Eth1 的状态将被完全集成到 Eth2 系统中。Ethresear.ch 上有一些如何实现此目标的最新提案,比如:《早期 ETH1 <-> ETH2 合并的备选提案》 。

只有在全面研究所有选项并权衡各自利弊之后,Eth1 才会被完全集成到 Eth2 中。这也是合理的、有安全思维的一种方式。与此相反,有些人为了某个随意设定的切换时点,试图压缩时间表,这样不好。

分阶段实施有很多好处:首先,将代码封装成离散的模块可以更好地实施风险管理。研究者、客户端部署人员和审计人员都能用便于管理的评估方式来轻松的分析协议的架构;其次,这样一来,研究、部署以及测试网可以并行推进,从而使面向社区的主网可以更快的启动。

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方式所带来的好处: Prysmatic LabsLighthouse 都有了 0 阶段的公共测试网,而第 1 阶段和第 2 阶段的研究也在飞速进行中。

误读三:「分叉之后会有两个 ETH 代币」

从长远来看,最终只会有一个资产。今天流通的所有 ETH ,最终都会以「头等公民」的身份存在于 Eth2 上。如上所述,一旦 Eth2 足够稳定并且两个协议的结合已经做好准备,两者的汇合总会在某一天发生。

大多数普通用户无需担心,也不要受人诱惑去买什么「ETH 2」之类的任何代币。在最近的 Eth2 AMA 问答中,Vitalik Buterin 很好地总结说:

「如果你现在只是持有 ETH 并想保持你的资金,那么,按目前所有的提案,在未来五年你不会有陷入困境的风险。」

有人认为,以太坊网络升级意味着会有两个代币共存。大多数的「 硬分叉 」都是网络升级,结果一般是开发者获得更好的功能或者减轻了攻击向量。偶然出现一些情况,有争议的分叉会分裂社区,有时会导致两种加密资产的持续共存。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 2016 年发生的硬分叉,社区分裂成 以太坊 (Ethereum) 和以太坊经典 (Ethereum Classic) 两大阵营。

但是,Eth 1 到 Eth 2 的过渡不会导致类似的分裂,因为 权益证明 (PoS)分片 (sharding) 从很早开始就是人们预料中的事情:

最关键的部分是,在信标链启动之后、但在 Eth 1 被集成之前的那段过渡时期,存在一些小问题。在此期间,ETH (指资产) 将发挥类似功能,只是被分到两个域。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最终将会融合到同一个可互替的市场中。

下面是基础资产过渡的大致草图:

  1.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经过审计的存款合约会被部署到 Eth 1 主网上。潜在的 Eth2 质押人 (stakers) 期待着「 0 阶段(信标链) 的启动,会存入以太币 (Ether) 。这些 ETH 将被锁定,无法从合约中挪走;
  2. 此后的某个时候,「0 阶段」正式上线,存款人变成「质押人」:他们参与验证区块链,并从 Eth 2 上新发行的代币获得回报;
  3. 1.5 阶段 」 指的是一套机制,它让 Eth1 变成一个分片,这样可以避免一些更复杂的需做取舍的问题,这些问题会因某种最终性工具 (Eth2 向 Eth 1 出借安全性) 或某个双向桥 (在 ETH 的 PoW 和 PoS 链之间转移资产) 而揭示出来。为这一过程服务的无状态模型,现在正在研究中。

在 Eth 1 和 Eth 2 完全整合之前,第三方机构 (交易所或质押服务提供商) 可能会创建 衍生品 和 IOU 来促进 ETH 流动性,因为有些 ETH 被质押,有些暂时流动性不足。不过,第三方创建的是真实 ETH 的衍生品,而不是真正的 ETH。考虑到各种困难和需要信任,这一切会怎么发展,会达到多大规模,仍需要观察。

误读四:「Eth2 的所有决策都是由 Vitalik Buterin 一个人做出的」

Vitalik Buterin 的确是一个关键人物,但是要推动项目前进,以太坊还有许许多多研究人员和贡献者。比如 丹尼·瑞安 (Danny Ryan) 就担当了非常重要的协调员角色,弥合了研究者与客户端实施者之间的鸿沟。在过去一年里,参与的团队一直在扩张,包括如下团体:

来,让我们逐一澄清以太坊 2.0 五大误解上图是 2019 年 9 月 19 日出席以太坊互操作性大会的一些 ETH 2 实施者,其中没有 Vitalik,摄影:丹尼·瑞安

现阶段的主要开发者大约有 75 人,个人贡献者的队伍也在不断扩大。 以太坊协议开发者本·埃丁顿 (Ben Edgington) 在去年底发表的有关 Eth2 的文章中对此进行了很好的描述:

「事实上,作为一个开发者社区,我们尝试尽可能开放地运营,比如 开发者电话会议在 GitHub 上沟通问题 、正式升级、非正式升级,以及许多其他渠道来鼓励参与。欢迎所有人参与,也的确有很多人参与。我们支持有机成长,同时也谨慎地不让任何一方获得过多控制权。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操作方式类似于 Linux ,这一方式已在全球计算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用另一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乔·鲁宾 (Joe Lubin) 的话来说:

如果 Vitalik Buterin 休息一段时间……以太坊这台机器 仍会保持运转

来,让我们逐一澄清以太坊 2.0 五大误解

误读五:「Eth2 是 Eth1 面临的诸多挑战的全套解决方案」

Eth1 让一些重要问题浮出水面,这些问题处于分布式系统、免信任的应用以及社区向心力等问题的最前沿。Eth2 将带来很多好处,但免许可的公链仍面临一系列类似挑战。无论是 1.0、2.0,甚至 3.0 版本都一样。因此社区仍然需要密切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 开发者的经验:为了建设者,请让 Eth 1 到 Eth 2 的过渡尽量顺滑。为了确保开发者有各种工具可以持续创建和创新,有什么最好的办法吗?请一定要在 Gitcoin 上资助基础设施!
  • 网络升级 (分叉协调) :这要求社区成员始终如一地参与,他们既要有知识,又要按承诺将网络升级变为现实。至少在开始阶段,Eth2 将会出现硬分叉,这一分叉和持续改进路径需要被管理好。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都将逐渐稳定下来。
  • 社区凝聚力:社区不是一个整体,每个部分都有自己的偏好。哪个 以太坊改进提案 (EIP) 应该被纳入?资源应该被投向何处?这都是协作性社区维护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以太坊赖以生存之所在。
  • 智能合约的安全性:无论喜不喜欢,人们编写的智能合约都会存在缺陷。 eWASM 有望让在以太坊虚拟机 (EVM) 里使用其他语言,但这也意味着,需要更好的框架实践来应对这一更宽广的领域。
  • 新人适应 (Onboarding) :社区,扩展来说,还有其孕育的协议能有多强大,取决于其为核心更新提供的能力。因此,也许需要由 ETHGlobal 这样的组织来扩大相关授权。
  • DApp 用户接口:从最终用户身上,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启发?我们需要继续推进 非托管型 产品,这样的产品才会引入新用户。Eth2 引入了协议的最终性 (finality) , 但这对绝大多数最终用户不会有什么影响。
  • 公共品的可持续性:为建设者提供资金仍然非常重要。Eth2 需要有一个能够为所有实施团队提供支持的机制,或许可以通过自愿的客户端费用。请在 Gitcoin 上支持开源项目!

事实上,以上这些只是未来面临的挑战的很小一部分。维护型工作并不性感,至关重要的是持续解决所有阻碍 社区凝聚力 的问题。换句话说:以太坊社区需要编织出一个理想模式,即如何创建和维护一个极度免许可的、为价值传递服务的基础设施。最重要的是,请记住,是人在构建这些协议。

目睹 Eth2 逐渐成型,这是一个迷人的过程,我期待着未来数月发生的事情。我无法在这个简短的清单中囊括所有的错误观念,所以,我会不断继续这个话题。我遗漏了什么吗?请给我建议:@trent_vanepps。

感谢 Meeseeksing、Justin Leroux、Danny Ryan、Evan Van Ness 与 Anthony Sassano 的审读和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