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Lubin 直言别的区块链都较封闭,以太坊才是最佳全球结算层

巴比特 2019-04-10

ConsenSys 的创始人,同时也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的 Joseph Lubin 在 Deconomy 大会上发表演讲。在演讲中,Joseph Lubin 阐述了以太坊作为全球结算层的愿景,而在这一过程中以太坊将取代现有那些的封闭平台。本文摘自其部分演讲内容。

原文标题:《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Joseph Lubin:EOS 过于中心化,只有以太坊可以作为全球结算层》
文章来源:Trustnodes
翻译:Captain Hiro

Joseph Lubin 直言别的区块链都较封闭,以太坊才是最佳全球结算层Joseph Lubin,ConsenSys 的创始人,也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人们对于任何中心化信任的依赖,会使某些中介机构能够从交易中获取大量价值。但是信任革命将改变现有的这一切。

区块链的信任特征来源于它的去中心化程度。即使多达一半的节点是恶意节点,但某些区块链网络仍然不能被不当操纵或欺骗。

中心化的封闭式平台不利于普通用户

结算是完成交易或交易的行为。在股票或股票交易中,经纪公司客户之间的结算可以发生在经纪公司的层面,而其他类型的结算可能需要发生在基础层。

在世界各地,这些基础层被称为中心化存管所。在韩国,它是韩国证券存管所。

实际上,现在并不存在一个全球统一的金融体系。现在的金融体系都是各自为政的封闭系统:不同管辖范围服务的经纪公司、各国的中央储蓄机构,以及银行。拿银行举例,一家银行要想在全国范围内处理业务并完成交易,它就需要通过代理银行及相关关系从自己的封闭平台进入到另一个封闭平台。

在金融行业之外的各种平台也都有类似的结算机制。Ebay、PayPal、万事达和亚马逊就可以被视为能进行某些交易的结算平台。Google Play 和苹果的 App Store 也可以被当做是结算平台。当然,还有旅游网站等等。

这些平台所关注的主要问题都不是如何给消费者带来更多好处,而是想办法从用户那里获取价值的最大化。这些平台都会把保护自己产品的定价权、限制用户的使用自由以及选择当做它们考虑的优先选项。

可以说,传统经济相当于创造了一条最深、最宽的护城河,它保护的是有竞争力的企业。

软件和游戏开发者、医生、音乐家、教师和优步司机等服务提供商也在各自不同的行业中遭遇着这些平台的攻击。

几十年来,软件开发者不得不应对各种平台,如 AOL、CompuServe、Windows、Mac,以及现在的封闭式平台网络:iOS、各种安卓系统、Facebook、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而在游戏领域,游戏赖以生存的平台,也就是它们的结算层也一直都是私有的,这使得游戏工作室变得非常脆弱。

从平台开始崛起并占据主导的主机战争(console wars),到 Facebook 通过改变平台的经济和数据访问方式而将游戏开发者挤出市场,再到如今扮演着同样强大中介角色的应用商店,我们看到了中心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纵观历史,要想让用户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目前在一些区块链平台上,开发者只需要支付几美分就可以在几秒钟内随意部署或使用软件。这可以说是在炎热的夏天刮来了一阵清风。以太坊可以让开发工作室带来他们自己的可扩展解决方案,如 Loom 或 Axie Infinity 可以将其锚定到以太坊区块链上:这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平台,用户就是它的所有者。

IBM Fabric、Corda 并不是全球结算层的最佳选择

假设我们认为自由、选择和信任最大化是一件好事,那么对于一个我们可以在它上面构建我们产业和集体努力的全球结算层来说,什么才是最佳选择呢?

也许是 IBM Fabric?不,在我看来,除了相对较小的私有和受许可系统网络之外,IBM Fabric 是不可能有任何发展的。Fabric 可以发布通证,但仅用于有限的情况。Fabric 的技术促进了平台的锁定。

R3 的 Corda 是受区块链启发的软件,它是主要用于银行业的应用程序。它更多给予的是点对点的信任,而不是共享信任。Corda 可以发放通证,但也仅限于有限的情况,而且 Corda 作为一种技术也促进了平台的锁定功能。

EOS 并没有那么去中心化,它存在不少问题

那 EOS 怎么样呢?正如人们一直所争论的那样,一个由 21 个加密货币大户所控制的平台并没有那么的去中心化。如果这些超级节点愿意的话,他们可以进行串通并对区块链进行审查。此外,政府和其他资源丰富的参与者可以贿赂这些超级节点或强迫他们违背自己的意愿,最终影响到该平台用户的利益和安全。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这些超级节点表现的不好,他们将被投票出局,而这正是该体系去中心化的主要原因。但不幸的是,对于任何人来说,他们都没有一套好的方法去发现这些超级节点是否互相有所串通,或者已经被腐化,或者被迫采取某种不适当的行动。

如果游戏领域使用 EOS 作为平台,我相信那些具有高价值通证的游戏不会选择 EOS,因为在这个平台上通证被盗真的是太容易了。

Polkadot 团队很强,但属于高度受控制的区块链

Polkadot 系统是由 Parity (Parity 以太坊客户端的开发者)构建的。Parity 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

Polkadot 将通过一个主链(中继链,Relay Chain)和多个平行链(parachains)来实现其可扩展性。同时,Polkadot 计划在 2019 年第三季度推出其中继链机制。

Polkadot 认为通过转接桥(bridge),以太坊就能与 Polkadot 的中继链相连接,从而将以太坊上面的数据或信息传递到其它的平行链上。除了以太坊,现有的区块链都可以通过转接桥与 Polkadot 的网络相连接。

而任何平行链要像连接到 Polkadot 的中继链,都必须由 DOT (Polkadot 系统通证)的持有者来投票进行决定。此外,在被认为不符合多数人的意愿时,这些 DOT 的持有者还可以选择暂停平行链,或者将平行链从系统中移除。

实际上,这是一个受许可的系统,将整个平行链网络列入白名单和黑名单是 Polkadot 链上治理系统的核心原则。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平行链可以选择不允许任何人上传 Dapp,但最终 DOT 的持有者可能会对此表示异议并最终做出决策。因此,对与一个平行链来说,提供这样的政策可能就过于危险了。

Polkadot 很可能是一个受许可的、高度控制的区块链平台。

Cosmos 和 Dfinity 缺少灵活性,以太坊将是全球结算层的最佳选择

Cosmos 也有非常强大的开发队伍,但它并没有真正提出一个基本的信任层,它似乎更专注于让不同的独立平台能够并行地进行互操作。而且在未来的几年里,除了让通证能够在网络边界上自由传送之外,平台之间似乎不会有太多的互操作性。

Cosmos 团队认为通证的转移将是主要的、或者说最重要的互操作用例。我希望 Cosmos 作为第二层的解决方案具有良好的实用价值,它能在必要时链接到基础信任层。Cosmos 也希望通过一个通证性的桥梁与以太坊进行连接。

Dfinity 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团队。目前因为 Dfinity 是一个由一小部分投资者和通证持有者所控制的封闭系统,尽管这些人表示他们将开源项目,但这很难说,在我看来他们对是项目否开源不感兴趣。作为一个全球基本信任和协议层,它更像是 AWS 的一个去中心化的替代品。

最终,Dfinity 似乎是不可能作为全球的基本信任层的,因为它和 Cosmos 所做的一个基本设计选择将会禁止这一点。Dfinity 和 Cosmos 都更偏爱安全性或一致性,而不是可用性和灵活性。

因此,我承认也许我的观点多少有些偏见,但是作为信任层,即地球的全球结算层目前只有一个可行的选择,那就是以太坊。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