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和生存空间的急速压缩,让比特币“矿工”们开始遭遇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随着中国对比特币挖矿产业的监管趋严,挖矿成本也开始激增。全球第四大比特币矿池 ViaBTC 周五通过官网宣布,将对一些客户增收管理费,由此前的 6% 大幅增加至 50%,提价幅度超过 730%。此次提价主要是针对该公司的 S9 合同客户,这些客户使用的是据称最为先进、效率最高的挖矿硬件 S9 Antminer。

ViaBTC 通过声明表示,“中国大陆的矿产资源日渐稀缺,我们公司的一些长期合伙人面临矿场关闭的危机,这也导致我们的云挖矿系统成本飙升。为了确保云挖矿长期正常运作,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对管理费用进行调整。”

暴利驱动下的挖矿热潮

主要矿商的管理费大幅提高再次把焦点聚集在挖矿行业的暴利方面。比特币挖矿行业利润可观,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统计,即使按目前中国国内最高电力收费率来计算,只要比特币价格不低于每枚 6925 美元,矿场就能赚到钱。

按目前的成本来看,挖一枚比特币预计需要 10000-20000 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电费占比不小,以四川某矿场为例,6000 台左右的矿机每年电费接近 300 万元。

此外,竞争的加剧导致挖矿的利润越来越薄,而比特币区块的设计也预示着挖矿难度日益提升。在“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设计里面,每挖出 21 万个区块,区块奖励就会减半,起初每个区块奖励 50 个比特币,而如今只有 12.5 个,到 2020 年则预计只为 6.25 个。

遭遇“政策排挤”

继去年关闭了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并禁止首次代币发行 ICO 之后,中国监管部门的目标又进一步瞄准了比特币挖矿产业。

此前有消息称,出于对过高的电力消耗和金融风险的担忧,中国正采取行动取缔国内比特币挖矿产业。根据第一财经报道,虽然央行并未对比特币矿场作出限期关停的要求,但中国对规范比特币生产、取消矿场用电优惠的态度已经基本明确,且监管层也已掌握了部分矿场的电费、税收、发电量等信息。

中央监管部门指示省级政府“积极引导”辖内企业退出加密货币挖矿产业。该指示指出:“比特币挖矿产业在消耗大量资源的同时也助长了虚拟货币投机炒作之风。挖矿业务与官方努力背道而驰;官方有意防范金融风险,抑制“偏离实体经济需要”的活动。”

“吃电魔王”比特币矿场

摩根士丹利股票分析师 Nicholas Ashworth 在其 1 月 10 日研报中预计,2018 年比特币乃至其他数字货币的挖矿用电需求将达到 120-140 万亿瓦时 (terawatt-hours)。行业动态的网站 Digiconomist 的数据则显示,全球挖矿产业占电力消耗总量的 0.17%,这一占比要高于 161 个国家。

中国目前生产了全球 70%-80% 的矿机,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四川、贵州和云南。在监管日益严格的环境下,选择“出海”的比特币矿场不在少数,上文提到的 ViaBTC 已经将矿场迁至冰岛和北美。

廉价电力和低温气候是加密货币挖矿的环境要求,因此加拿大、冰岛、 东欧和俄罗斯也成为了更多矿池的聚集地。

财经媒体 CNBC 报道称,西雅图以东三个小时车程的小镇 Wenatchee 正成为美国比特币“挖矿”的中心。已吸引了 12 家美国最大的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矿商”,自去年 12 月比特币价格飙升以来,又有 75 家矿商申请到这里落户。这里的电价极其便宜,每千瓦时只有 2 到 3 美分。


编译者/作者:张澄

来源链接:www.wanbiz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