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os 跟其他区块链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强调自我修正的特色。超过 1 卷(10000 XTZ)的用户可以烘焙(产生区块)。目前看,其日均面包师(生产区块的个体或组织)约 130 左右(半年来成长了约 6 倍),地址数超过 24 万,总委托代币达到 3.89 亿(超过流通量的 50%)。Tezos 在治理上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可以继续观察它的实施到底会走向何方。很有可能的结果是,PoW 的代币由矿工巨头掌握实权,决定代币走向,而 PoS 代币则有代币巨头掌握实权,决定发展路线图。到底什么样的区块链才是这个世界真正需要的?哪个方向才是区块链真正的突破方向?

原文标题:《Tezos 的实验》
作者:Meltem Demirors
翻译:iGreenMind

虽然不少加密社区对 Tezos 一直持怀疑态度,但在 2018 年 6 月 30 日它顺利推出测试网。对于所有参与众筹的项目支持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获得基金会发给他们的 tezzies,只要完成简短的 KYC/AML 流程即可。

我个人对 Tezos 项目有期待,部分原因是我有幸成为 Kathleen 和 Arthur Breitman 的朋友和智力伙伴,但主要原因是我相信 Tezos 项目是重要的链上治理实验。虽然 Tezos 有许多独特功能,让它跟其他项目显著不同,但最让人欣赏的,还是它的治理机制和演进方法。

我一直问自己:如何理解金融投机者或投资者在加密生态中的角色。不同于比特币的投资者,他们往往被动持有比特币,以获得价格升值,Tezos 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要求用户参与到共识中来,否则他们会因为 Tezos 网络的通胀而让自己的 XTZ 贬值。

这就产生了有趣的代理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像 Tezos 这类网络,它们的治理、它们的功能会如何演化?

Tezos 网络拓扑

为了深入探讨「委托代表」参与共识的重要性,让我们先来了解 Tezos 网络的拓扑结构。

Tezos 的创世区块向 3.2 万个左右的账户发放了约 6.08 亿 XTZ(即 Tezzies)。绘制出帐户数量和这些帐户所包含的价值,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有趣的背景。参与众筹活动人数很多,很少有项目能吸引如此众多的参与者。我们将其绘制成柱状图,每个帐户的代币数量呈现出正态分布。

正如预期的那样,每个帐户的值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状。在 Tezos 网络的创世区块中,其中的 156 个账户持有价值的 50%,不到总账户数的 0.5%。其中 90% 的资产被大约 6000 个账户持有,占总账户数的 20%。

Tezos 为何与众不同,你理解它的「自我修正」模型吗?Source:Analysis of Tezos Genesis Block

一些协议使用 Gini 系数来分析协议中的「财富分配」。它不是完美的衡量标准,但很有意思。(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distribution_of_wealth

在其他项目和一些国家的背景下来观察 Tezos——只是为了好玩——我们认为它在「财富」不平等方面更突出。请注意,有不少项目的基尼系数达到 0.9 或更高,所以这不一定是对该项目的批评。

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项目通过资金来获取「利益相关者」权力,不平衡就会出现。我们正积极收集更多数据,以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价值的上升和下跌,协议中的资产分配是如何演进的。

Tezos 为何与众不同,你理解它的「自我修正」模型吗?来源 : For countries, NBER, as referenced in this Wikipedia post. For Bitcoin and Ethereum,this post by Balaji S. Srinivasan referncing「Owner」distribution, for 0x,this post by Will Warren, for Tezos, proprietary analysis.(译注:上图为一些国家与一些区块链项目的基尼系数对比图)

术语解释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作者跟我谈创世区块和基尼系数这些东西 ? 因为它很重要,在 PoS 中,你用自己的经济权力参与共识,也就是你手里的代币。

在 Tezos 模型中,如果你有 10,000 个或更多的 tezzies (XTZ),你就可以参与共识,这称为 roll。你可以在这里(https://medium.com/tezos/its-a-baker-s-life-for-me-c214971201e1)阅读更多关于 baking (烘焙)的信息。

对于那些追求简便的人,这里有一个由 Tezzigator 团队整理的简要术语解释,对你会有帮助:

  • Holder

Tezos 代币持有人,昵称是 Tezzies。

  • Delegate

配置参与网络共识的任何 Tezos 主体或账户,他们通常是那些在技术上倾向于管理 Tezos 节点、维护安全 / 软件补丁、更新并愿意提交安全保证金的人(下面会有 bond 的术语解释)。

  • Delegation

对 Tezos 协议本身的操作。在授权时,代币持有人将始终保留代币的所有权。持币人不需要发送代币。在大多数 Tezos 钱包中,委托是一项单独功能,比如 Tezorih (https://github.com/Cryptonomic/Tezori)和 TezBox (https://tezbox.com)当持币人完成委托后,代币仍然会在他们自己的钱包中。

  • Baking

烘焙功能。比特币有挖矿功能,Tezos 有烘焙功能。当随机选择他们拥有的(或委托给他们的) Tezos 代币(更确切的是 roll)来创建区块时,面包师就有权创建区块。

  • Roll

卷。烘焙所需的帐户单位,相当于 10,000 XTZ。拥有不到 1 卷(roll)的持币人应该强烈考虑委托出去。(译注:这里是指通过委托获得收益。)

  • Bond

债券。代表协议暂时保管的保证金,以确保代表对区块进行正确签名和认可。当前,债券由协议持有,会获得在当前周期结束后的额外五个周期的奖励。

希望以上的术语解释能为下一部分的讨论提供参考框架。

共识经济学

让我们回到 Tezos 最初是如何创建的。在 Tezos 协议中,最多可以有 100 亿个 Tezzies (XTZ)。Tezos 创世区块产生了大约 7 亿个 Tezzies,剩余的 93 亿个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通胀方式释放。通过烘焙或委派面包师代表其利益参与共识达成的持有人将参与通胀的收益。目前看,通胀率预期为每年 5%。

在 Tezos 创世区块中,近 80% 的初始持有者(25,518 个账户)没有足够的 XTZ 代币参与烘焙。由于持有的代币达不到 1 roll,(译注:1roll,是 1 卷,是烘焙所需的帐户单位,需要至少 10,000 个 XTZ),这些 80% Tezos 代币初始持有人无法自己烘焙,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把他们的 XTZ 代币委托给面包师。现在委托服务已经涌现出来不少,其中我决定与 Tezzigator 合作,也阐述了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你也可以在这里(http://www.mytezosbaker.com)看到其他面包师的名单。

Tezos 为何与众不同,你理解它的「自我修正」模型吗?Source:Data extracted from tzscan.io at 1 pm EST on Friday, July 20 2018, data from Tezos Genesis block

这张图试图展示的,尽管并不完美,但在创世区块发行的所有 XTZ 中,只有大约 1/3 的代币被委托出去。在创世区块中共发给持有者 6 亿 XTZ 中,其中 2.2 亿已经被委托,我们相信其中的 1 亿左右是基金会的 token。这意味着在发给社区的 6 亿个代币中,只有 1.2 个亿个被委托出去,大概接近 20%。

Tezos 为何与众不同,你理解它的「自我修正」模型吗?Source:Data extracted from tzscan.io at 1 pm EST on Friday, July 20 2018, data from Tezos Genesis block

如果我们把目光从原始的 XTZ 数量转移到 XTZ 委托数量的占比,我们看到的是拥有更多代币的持有者更有可能已经委托了他们的代币。更多数量的代币持有者可能是机构或活跃的投资者,他们非常依赖于 Tezos 实验的结果。如果我们有更精细的数据,我们还可以描绘出谁正在委托烘焙,或者谁是被动或积极参与共识。

随着越来越多的持有者获得其代币的所有权并了解到 Tezos 协议中独特的共识设计,我预计 Tezos 持币人中积极委托的百分比将接近 2/3 或更高,但考虑到用户的错误和纯粹的懒惰,这一比例可能不会超过 90%。

关于交易所钱包、钱包服务以及其他帮助持有人管理其 Tezos 代币的加密金融服务提供商,依然存在很多问题。Tezos 实验的部分乐趣在于,通过它能了解权益委托证明共识模式实际上如何「野生」运作,以及发现用户是如何响应不同形式的「委托」。

作为一种协议,Tezos 最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于,当我们从协议的实际使用和 Tezos 持有者的行为中学到更多东西时,社区可以对协议本身进行优化,以解决问题。

让我们谈谈为什么这很重要。

什么是信托责任?

把信托责任的概念应用于加密资产生态系统方面仍处于萌芽阶段,正在逐步发展。受托人是对管理别人的钱负有法律责任的任何人。这些人或公司被置于受信任的位置,背叛这种信任可能会有后果。

信托责任不只是投资过程中的责任。这也关系到投资之后会发生什么。通常情况下,拥有公司股份或股权的人通过对董事会决议投票参与公司治理。现在,许多公司拥有数千名股东,其中一些人可能无法或没有意愿参加股东大会,并就某些问题进行投票。股东可以指定一名代理人,如公司管理团队的一名成员,按照股东在委托书上的指示投票。这就是所谓的代理投票。

根据美国 SEC2003 年制定的一项规定(https://www.sec.gov/rules/final/ia-2106.htm)基金经理应将公司委托投票视为受托责任。如果我们认为 Tezos 中的「代表团」与代理投票类似,我们就会开始看到有趣的相似之处。

虽然拥有 XTZ 肯定跟拥有公司的股份不一样,但是 Tezos 的独特之处在于,拥有 XTZ 确实赋予了持有者参与协议治理的权利。实际上,把自己的 XTZ 委托给「面包师」(译注:类似于矿工),其实就是在选择代理人,代表自己「投票」。

Tezos 项目仍处于起步阶段。网络已经启动并运行了 7 个「投票」周期(译注:目前已有 69 个周期),目前看事情似乎进展顺利。随着时间的推移,Tezos 网络会逐渐稳健,随着参与众筹的代币进入委托服务,预计我们可以看到 XTZ 持有人是如何选择「面包师」来代表他们的利益,以及如何通过投票来实现对协议的优化。

以下是一些关于人们在选择今天的面包师和明天的面包师时如何平衡技术、财务和政治参数的假设 :

Tezos 为何与众不同,你理解它的「自我修正」模型吗?Source: My weird mind + conversations with Tezzigator — Bo Byrd and K S Srinivas

代币持有人的激进主义

如果我们要讨论股东对传统公司的投票,我们还需要讨论那些对管理层不满的股东。股东激进主义是一个长期吸引我的概念。从一个精彩的话题(http://www.pidend.com/how-to-invest/the-icahn-effect-a-primer-on-activist-investors)谈起 :

激进投资者是指为了对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和改变而大量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个人或团体。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许多激进投资者也会试图在公司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 (补充说 : 通过参与董事会层面的治理)。通常情况下,这些投资者的目标是那些他们认为管理不善的公司,或者那些可能会获得更高利润的公司。目标是解决根本问题,提高公司的价值,并从股价上涨中获利。

卡尔·伊坎 (Carl Icahn) 的职业生涯一直是一位激进的股东。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这位传奇投资者,你应该听听这个简短的 NPR 播客(https://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92751646)。高管们害怕他。股东们爱他。他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资本,可以用这些资金进入一家公司的治理结构,而且对于如何让自己的股权变得更有价值,他还有非常具体的想法。值得注意的是,他迫使 eBay 剥离 PayPal,使他和股东们净赚数十亿美元。他一直在向苹果董事会施压,要求将苹果 2,850 亿美元(https://www.cnbc.com/2018/02/01/apple-earnings-q1-2018-how-much-money-does-apple-have.html)的巨额现金回报给股东。(是的。苹果手头的闲钱比整个加密市场加起来还多。)

让我们考虑一下加密资产网络中的激进代币持有人。加密公司的债券可能没有苹果公司那么大的现金储备,但它们的资产负债表上确实有很多「资产」,既有流动性加密资产,也有现金,还有尚未流通的代币供应。幸运的是,对于大多数项目来说,除了投资者在公司的基金会或董事会上,代币持有人无权参与项目的任何级别的治理。然而——Tezos 是一个完美的协议,可以用来验证代币激进主义者的想法。

在 Tezos 这样的协议中,它有一个自我修正的账簿,代币持有者可以在其中提出修改规则的建议,并就这些提议进行「投票」,代币持有者实际上可以积极参与治理。想想其中的含义。让我们以代币持有人作为背景,重新编写上面关于激进投资者的一段话 :

激进的代币持有者是在区块链网络中购买大量代币的个人或团体,以便对协议和网络产生重大影响和变更。许多激进代币持有人也将试图在基金会的董事会中占据一席之地,以通过影响基金会资源的使用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从而丰富代币持有人 / 激进投资者 / 董事会成员。通常情况下,这些代币持有者会瞄准他们认为管理不善的网络或可能符合自身利益的网络,无论是从财务还是社会收益层面。其目标是改变系统的基本规则,以增加代币价值,并从其价值的上升中获利。

我们已经多次在加密世界中看到这种情况了,下面是最完美的例子 :

Mike Novogratz 是 Block.one 的一位投资者,Block.one 是 EOS 的开发公司。双方创建「EOS.IO 生态基金」,以期增加 EOS 网络的价值,随之提高代币的价值。

https://globenewswire.com/news-release/2018/01/23/1299333/0/en/Block-one-and-Mike-Novogratz-s-Galaxy-Digital-Announce-Joint-Venture-for-New-325-Million-EOS-IO-Fund.html

我不知道这笔交易的具体细节,但我认为他获得了 2% 的管理费和 20%+的利润分成。这意味着,在 EOS 的投资上,每年仅在资产管理费这一项上,他就获得了至少 600 万美元的收益。

现在,在 Tezos 中,游戏的玩法略有不同。由于 Tezos 区块链是自我修正的,在财务上有更多利害关系的大的代币持有人更有动力积极参与决策。毕竟,影响决策是金融投资的一个重要方面。风投在初创企业中拥有不成比例的权力,纯粹是因为它们提供了金融资本并拥有股权 (见上文,以及硅谷反复出现的令人作呕的情况)。

因此,如果我拥有很多 Tezos 代币,而且我对 Tezos 项目的管理方式感到不满,理论上,我可以与其他大的代币持有者联合起来,或者通过委托代表聚集大量选票,来实施我所期望的变化。也许我可以创建一个免费的「烘焙」服务,以积累 50% 以上代币来建立一个仁慈 (或暴力) 的链上权威治理。记住:区块链不会改变人性。

潜在的结果

希望到目前为止,你已经了解了 Tezos 实验的独特特征、它与传统金融世界的类似之处、以及对链上治理演化的影响。我对权威统治和香蕉共和国的评论,当然是玩笑话。但是,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检查我们参与的这些项目,在这个加密世界中,提出问题、分析信息、形成和测试关于行为金融学的新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