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那种货币能像比特币那样传奇,从诞生时的一文不名,到十年后的电子黄金,其背后的思想为人深思,其挑战传统金融制度的初衷为人所赞叹。

十年之后,再来看看比特币的诞生和其走过的路,堪称跌宕起伏,对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理解也会有全新的理解。

本文从比特币的最初理念为出发,详细梳理这十年来比特币在传统金融和监管的夹缝中的生存历程,也通过这段历史,激发对其未来的思考。

原文标题:《比特币之伤 , 十年后名气大涨却是场败仗》
作者:Elizabeth Lopatto

在比特币白皮书发布仅仅几个月后,比特币区块链的第一批代码就于 2009 年 1 月 3 日诞生了,这样算的话今年的 1 月 3 日正好是它的十岁生日。这些代码称为「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其创造者正是大名鼎鼎的中本聪。

后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创世区块

2009 年 1 月 12 日,中本聪向比特币最早的参与人员 Hal Finney 发送了 10 个比特币,自此一种新的反主流金融文化诞生了。当时,比特币的价值可以忽略不计。基本上,用户只是将比特币用来奖励论坛上精彩的评论。

后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最早持有比特币的人 Hal Finney

第一笔「真实的」交易发生在 2010 年 5 月 22 日,Laszlo Hanyecz 用 1 万个比特币购买了两个披萨(当时 1 万个比特币大约值 30 美元,按照现在的价格值 3800 万美元,但愿那个史上最贵的披萨吃起来不错)。

自诞生以来的大部分时间内,比特币主要在三个相互重叠的小社区间流通:比特币早期投资者和信徒、区块链技术狂热爱好者、想要赚钱的投机者。最近有出现了一个新的社区:金融业守旧派人士。

比特币原本是带有哲学意味的货币,而不是中央银行。比特币融合了编程和中本聪的白皮书,这两者本身就是对传统金融机构的怀疑。但是后来中本聪消失了。随着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的起飞,原本在去信任的前提下工作的系统却出现了信任问题。随着价格的暴涨,比特币反而成了传统金融系统的另一个投资工具,而后者正是它所要推翻和取代的。

十年之后,比特币已经成为了这个系统的一部分。

诞生于危机之中

如果十年前有人问我,我一定想象不到金融业竟然会出现反文化。2008 年,银行业危机正处于高潮,一批无政府主义者、自由论者以及对现实不满的技术信徒创造了一股反文化(当时还出现了另外几种数字货币,但是都没有成功)。

2008 年 8 月,某人注册了 bitcoin.org 这个域名。同年的万圣节前夕,一份描述一个不依赖信任进行电子交易的去中心化系统的白皮书进入大家的视线。中本聪的白皮书开头是这样写的:

本文提出了一种完全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它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

从这句话中你可以看出银行业危机对比特币设计理念的影响:首先,它明确表示了对金融机构的不信任。金融危机期间发生的背信行为不计其数,但是一家名为 Reserve Primary Fund 货币市场基金干的事才真正可怕:它跌破了面值。也就是说,如果你投资 1 美元,你只能收回 97 美分。因为这家市场基金投资了当时刚破产的金融公司雷曼兄弟。

在某种意义上,货币并不是「真实的」

在当时,货币市场基金被认为是和银行存款账户一样安全。根据《今日美国》的报道,截至 2008 年 9 月共有 3 万亿美元投向了货币市场基金。但是,让投资者惊讶和失望的是,货币市场基金并不像银行存款账户那样安全,而这正是它们回报率高的原因。(随后针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法规作出了修改:货币市场基金需维持一个流动资产净值,取代原来的份额净值固定在 1 美元)

雷曼公司的破产像传染病一样传染到了更广的金融市场,这让人们看清了银行之间的联系是多么的紧密。应对金融危及有这么几种方法:加强金融监管,调整金融系统,然后就只能希望系统运行得更稳定些。另一种应对方法是,创造一个没有这些风险的新系统。突然之间,很多人开始认真看待比特币了。

比特币凸显了货币在本质上的奇特性。在某种意义上,货币与物体不一样,货币不是「真实的」,而一棵树就是真的一棵树。货币是人类为了便于商品交换而发明的一种价值载体。

但是正所谓人为钱死鸟为食亡,钱就像是《彼得潘》中的小仙子 TinkerBell:如果很多人都相信,它就是真的。

2009 年,主流金融系统出现灾难性的崩溃后,很多人都在寻找替代的系统。大多数人都知道,银行业的核心是货币。当没有银行家参与时,货币会变成什么样?在所有基于因特网的加密货币中,比特币脱颖而出,成为最可能取代现有金融系统以缓解社会共同焦虑的解决方案。

地下世界

比特币的结构体现了它的设计理念。点对点货币网络的概念起源于旧式硅谷的破裂。给银行或西联国际汇款公司等第三方机构转钱不需要支付费用。但是比特币的早期设计理念比这更激进,如果说国家是暴利机器,那么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法定货币(例如美元)是一种强迫的国家垄断。比特币的使命是作为一种基于货币的方式仇恨政府,推翻这种垄断。

甚至连「挖矿」这个术语也传递出了这种理念:很多投资者将比特币视为一种像黄金一样的通货(金本位)。但是比特币也有局限性:在当前的协议下,全世界只能有 2100 万个比特币,超过 1700 万个比特币早已被挖走。剩下的比特币会按照可预测的挖掘速率放出,随着越来越多供给的出现,这个速率已经有所放慢。任何中央银行或银行行长都无法加快这个系统的运行速度,也无法刺激通货膨胀,以满足他们的政治企图。

「丝绸之路」的关闭终结了比特币初期阶段

避开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国家)的另一种关键技术是分布式账本。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区块链」的公共部分——记录所有历史交易的账本。至少在理论上,不需要银行金融机构来确保交易的可靠性。如果用户可以让自己的电子钱包保持匿名的状态,那么就不需要知道他是谁了。

过去的十年让我们明白了,如果从金融系统中去除信任这个元素,那么别的地方就会出现信任问题,这正是反文化形成的原因。为了让你投资的比特币值钱,你必须让别人相信比特币很值钱。于是,比特币社区在 IRC 和 Reddit 等论坛上如雨后春笋般扩大了起来。

早期最主要的比特币社区是暗网市场——丝绸之路(Silk Road),创始人是 Dread Pirate Roberts,后来有消息称其真名是 Ross
Ulbricht。

后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暗网「丝绸之路」页面;图片来源:知乎 @ 谢幺

丝绸之路基本上是自由至上,其理念是任何东西无论是否违法都能用来交易。交易的商品大部分是大麻、假身份证以及苯二氮卓类药物等处方药,比特币给这些交易带来了便利。当美国政府 2013 年查获丝绸之路时,被没收的赃物中就包含属于 Ross Ulbricht 的 144336 个比特币。

丝绸之路的关闭标志着比特币初期阶段的结束。这时人们才意识到,从金融系统中移除金融机构不但不能保证一个更加可靠的环境,而且还意味着无法获得国家的保护。进而,当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商「门头沟」(Mt.Gox)申请破产时,比特币存在信任问题已成定局。

Mt.Gox (全名:「Magic: The Gathering Online eXchange」)一开始并不是比特币交易平台,直到 2010 年它才成立了一个比特币交易所。Mt.Gox 的用户可以使用银行转账的方式买卖比特币。2011 年,Mt. Gox 的创始人 Jed McCaleb 将 Mt. Gox 卖给了 Mark Karpelès。Mt. Gox 的早期阶段表明在线货币意味着新风险,比如黑客攻击、运转中断、与政府的冲突等。

后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Mt. Gox 收到检方传票

2014 年,Mt. Gox 在客户投诉无法取出比特币后申请破产。当时 Mt.Gox 的失败可能是灾难性的,据估计在截至 2014 年 2 月前发生的所有比特币交易中,Mt. Gox 对其中的 70% 负有责任。比特币的承诺是用户的钱不会被破产的银行所劫持,但是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Mt. Gox 等交易所基本上充当的是比特币版本的通货交易所,它们简化了比特币交易的过程。这些交易所允许用户设定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的汇率,用法定货币(国家发行的货币,如美元)换取加密货币,买卖加密货币。

这些交易所让平头百姓能轻松地上手比特币,但是他们也买进了新的安全风险。黑客知道如何非法入侵交易所,那么一个漏洞就可以导致数千万美元的损失。

传统的银行和交易所也会受到黑客攻击,但是他们花重金加强自己的安保系统。但是,比特币交易所没有现成的资金、时间甚至技术能力加强安保系统,快速地低于潜在袭击者。

打造更智能的加密货币

即使在 Mt. Gox 崩溃和丝绸之路被查获时,比特币仍然一路高歌猛进,进入主流社会。据 Cointelegraph 报道,2014 年年底微软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2015 年,比特币出现在《经济学人》的封面故事中。在这期间,其他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也开始出现,其中最重要的是 2014 年发布的以太坊,其 ICO 时共筹集了 1800 万美元。

后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

以太坊的出现标志着比特币社区的另一个重大转折点:关注点从比特币本身转移到了区块链技术上。以太坊利用区块链,让用户可以编写应用并从作品中获利,「智能合约」就是其中最著名的应用。

智能合约的原理很简单:假设双方同意,如果我给你写一篇关于比特币历史的文章,你会在我今年生日当天给我 10 美元。我们可以制定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合约,这份合约需要包含律师、公证人等。我们也可以通过以太坊来制定合约,你先交出价值 10 美元的智能货币给第三方保管,当合约的条款得到履行后,我就会收到这些货币。如果我没有履行合约的条款,这些货币就会返还给你。

比特币和真正信仰者的社区渐行渐远

虽然以太坊是所有公司中最值得注意的,但是很多其他公司也进行了 ICO,包括:NXT Neo、Spectrecoin、Stratis 和 EOS,这些公司的 ICO 通常和特定的业务与产品相绑定。随着各国政府意识到可以向新的数字加密货币征税,而且这些货币还可能成为可以监管的投资工具,区块链技术宇宙(这个术语是我自造的)开始成型。

2017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在某些情况下,数字货币的融资应被视作为证券,随后一连串诈骗性质的数字货币项目因违反证券法受到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起诉。

你可以将这看作为使加密货币合法化的一种可能方法(连政府也选择将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投资工具进行监管!),也可以看作是对中本聪创造比特币时所做出的无政府参与承诺的违背。不过,比特币已经和其真正信仰者的社区渐行渐远。

2017 年,比特币的价格暴涨了 1000%,这就解释了以赚钱为职业的人对比特币产生如此强烈兴趣的原因(后来一位德州大学金融学教授指出,一半的价格上涨归咎于市场操控行为)。2017 年 12 月 17 日,比特币的价格达到了创纪录的 20,000 美元。美国禁毒局的一位专员告诉彭博社,与丝绸之路时期比特币交易由黑市霸占不同,如今大部分比特币交易都是由投机者完成的,但是与比特币相关的犯罪却大幅蹿升。

对这些投机者而言,2018 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比特币的价格在 2017 年从最高点下跌了 80%。随着价格的暴跌,大多数人对比特币的兴趣也消减了,但是金融业从业人员并没有,因为不管资产升值还是贬值,他们都可以赚到钱。

截至本文发出前,交易加密货币(准确来说比特币)的风险通常是资本公司(例如: Draper Fisher Jurvetson 的 Tim Draper 和 Andreessen Horowitz 的 Marc Andreessen 等煽动购买者)、对冲基金、神秘的比特币「巨头」以及乔治索罗斯等主流投资者。据报道,高盛集团也曾考虑过进入加密货币领域。

即将成立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可以让投资者像交易股票一样交易加密货币,将数字货币紧紧和金融系统绑定起来,而这个系统正是数字货币所要取代的。

比特币出乎意料的爆红让金融社区外的群体付出了代价。挖矿的人越来越多,科学家们使用的高性能芯片价格翻一倍,这让天文学家等科学家捉襟见肘,无法进行研究工作。比特币挖掘还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产生了大量的排放,这让气候学鹰派人士很紧张。

很多人曾尝试找出中本聪的真正身份,但是都失败了。虽然出现过几位冒充者,但是他们都没有给出决定性的证据:交易中本聪的比特币。

讽刺的是,银行系统的信任危机似乎已经远去,但是新比特币时代最大的赢家可能正是系统所要避开的那些人:机构投资者和银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