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多利益的牵扯之中,具有理想主义和反叛精神的杜罗夫也只能服软,在潮流的裹挟中推进 TON。

原文标题:《监管方围堵,投资人追债,Telegram 该如何是好?》
作者:小苹果啊

杜罗夫曾在自己的自传里写道:「我并不是在为自由而战,而是在用自己的存在证明自由并未消失。」杜罗夫是这个时代的叛逆者,他和权力较劲,和金钱较劲。

然而,这些都是写在 TON 项目(Top Open Network)之前。2017 年,在杜罗夫开始寻求布局区块链项目 TON 之后,并且在短短两三个月募集到 17 亿美金,他注定要在投资人和监管机构之间撕扯,在利益之间反复权衡。 如今的杜罗夫还能是自由身吗?

SEC 狙击 Telegram,Telegram 的四种选择

10 月 12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了一项诉讼,对 Telegram 旗下 TON 1CO 的两家离岸实体提起「紧急行动并获得临时限制令」,并将其 Grams 描述为「在线非法数字资产证券销售」。 Telegram 此前在发送给潜在投资人的文件中曾表示,如果该产品未能在 2019 年 10 月之前推出,该公司会退款。

上线之际被 SEC 盯上,融下 17 亿美金的 TON 有点头疼

Telegram 被 SEC 下达通知了,而这个日期恰巧在对赌上线之日之前,Telegram 可以说是倒霉到家了。

10 月 31 日,迫在眉睫。留给 Telegram 做选择的时间不多了。外界对 Telegram 此次的应对策略也纷纷做出了猜测,哔哔 News 整理了 Telegram 可做的四种选择,并且对四种选择的可实施性做了推测。

A、telegam 无法上线,全额退还资金

如果按照 Telegram 的承诺,此次 Telegram 如果不能在 10 月 31 日发币,就应当全额退还资金。对此,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人万卉在微博上评论,「如果真的按约定全额退款,说不定是熊市后回报率最高的‘天王级项目’。」

分析:这个选择对于 TON 团队而言,简直是送命,这也是最坏的选择。Telegram 显然不会笨到让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此外,Telegram 的早期投资人也不允许 TON 死于 SEC,早期投资人对 Telegram 投入了巨大的希冀,他们期待 TON 的上线能为他们带来更大的盈利。这个选项还存在很多的不确定。

B、推迟上线,选择向 SEC 赔款

在 SEC 对 Telegram 下达紧急行动之后,CNBC 主持人 Ran NeuNer 就发推称,根据我的计算,Telegram 需要向 SEC 支付 1020 万美元(的罚款)。此前,Block.one 为筹集 40 亿美元支付了 2400 万美元的罚款(0.6%);Telegram 筹集了 17 亿美元,0.6% 是 1020 万美元。

分析:如果真的有这个选择,相比于退还 17 亿美金,赔偿 1 千万让 SEC 开个绿灯,对于 TON 项目而言,这简直不算个事,更何况 TON 背后有那么多金主爸爸加持。

然而,此时的 TON 和之前的 EOS 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在 SEC 咬住 EOS 之前,EOS 主网已经上线了,SEC 只能让 Block.one 团队赔偿。另外,EOS 在 1CO 之前,几乎没有其他业务,所以它没有向 SEC 需要披露的资料,而 Telegram 是一家有真实落地场景的公司,它应该向公众披露更多的信息。显然,SEC 对 TON 的态度会更加坚决,对 TON 的惩罚也会更加严重。

C、推迟上线,选择向美国投资人赔款

此外,有律师称,除了向 SEC 赔款。杜罗夫团队还有另一种解决方案。它可以把投资返还给 39 位美国投资者,此后无论是否获得 SEC 的批准,杜罗夫都可以继续进行代币发行。

分析:这个选项表面看上去可行,但是却不是长久之计。TON 项目和美国投资人的关系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TON 上线之后依旧很难说美国居民不会购买 Gram 代币,SEC 对 TON 的监管只是迟早的事。

D、推迟上线,不退还资金

俄罗斯媒体机构 the Bell 在一篇报道中提到「不可抗力条款」,包括自然灾害、恐怖主义威胁和战争爆发,也包括有关当局的法律或监管行动。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此次的紧急行动可能就属于不可抗力条款,因此 Telegram 可以选择推迟网络的上线,而且不用赔付投资者资金。

分析:TON 项目之所以能在私募阶段获得巨大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 Telegram 团队和杜罗夫本人的背书。如果他们既不能如期上线,又不打算退还资金,不管他们是以什么理由拒绝退还资金,Telegram 团队的信誉都会遭受重创。

Telegram 的内忧外患

2018 年 3 月,Telegram 已经达到每月 2 亿活跃用户,每天至少 70 万新用户加入。这是 Telegram 的高光时刻。然而,这样一款在全世界带来有影响力的产品,其实也面临着它的内忧外患。

上线之际被 SEC 盯上,融下 17 亿美金的 TON 有点头疼

内忧:没有商业模式

Telegram 在设计之初,就是杜罗夫为自由而向世界宣战。Telegram 是个不被任何第三方组织监控的社交平台。Telegram 采用了一种新型的 MTProto 加密协议,用户可以一对一加密聊天。

上线之际被 SEC 盯上,融下 17 亿美金的 TON 有点头疼Telegram 应用架构原理图

杜罗夫在 Telegram 上做了巨大的投入,他把他能卖的都卖了,包括房子、家具、车等固定资产都卖掉,然后换来的钱全部投入 Telegram 的开发。另外,杜罗夫在其他业务的收入也会及时供给给 Telegram 团队。

一直以来,为了保证 Telegram 的独立性,Telegram 完全由杜罗夫和他的亲人所有,Telegram 创始人 Pavel Durov 声称永不销售广告,不接受外部投资,也不会被收购。

由于 Telegram 完全没有商业模式,Telegram 的业务一直处于烧钱的状态。仅 2017 年就烧掉了 7000 万美金,主要用于服务器费用、用户验证以及员工薪酬等。如果 Telegram 一直无法产生收入且支出水平持续增加,那么该公司最终可能面临破产。

外患:各地政府的围追堵截

Telegram 作为一款产品的另一层尴尬是,它不受全球各地政府的欢迎。Telegram 隐私保护性太好,也吸引了大量恐怖分子聚集,甚至成为 ISIS 恐怖主义者交流的基地。

在此次香港暴力事件中,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就在本月 15 日致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议取缔部分网络平台,其中就包括「连登」和「Telegram」。 何君尧在信中提到,「连登」和通讯软件「Telegram」是暴徒一直依靠的社交平台,暴徒在这些平台发放煽动及煽动性言论,违反香港法例第 200 条《刑事罪行条例》第 7、9、10 章。

在此之前,很多国家都曾宣布封杀 Telegram。 2018 年 4 月 13 日,由于 Telegram 没有将解密用户消息的密钥提供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俄罗斯法院宣布在境内屏蔽 Telegram 的服务。 2018 年 5 月 2 日,由于在伊朗国家的多次袭击事件中,Telegram 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提供了安全地带,以及在多次抗议活动中发挥作用,伊朗法院宣布禁止民众使用 Telegram 服务…… 包括杜罗夫的偶像斯诺登和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都曾指责 Telegram。**在诸多现实的约束下,Telegram 的内忧外患很难再支撑杜罗夫的理想。

为钱所累的 TON 计划

2017 年,Telegram 发起了加密货币项目——TON (Telegram open network),在 Telegram 的愿景中,TON 是一个以加密货币为媒介来换取商品和服务的全新经济体系。相较于单一通信功能的 Telegram,TON 提供的服务更加立体和全面,而且强调了「经济体」的属性。

上线之际被 SEC 盯上,融下 17 亿美金的 TON 有点头疼

杜罗夫布局区块链既可以看作是 Telegram 团队的一次自救行动,也可以看作是杜罗夫极客精神在另一个世界的野心。

根据 TON 最初白皮书的计划,本计划向私人投资者和公众分别出售 6 亿美元,一共筹集 12 亿美元。然而,Telegram 却将这个目标超前完成了。Telegram 经过两轮私募融资,总共募集 17 亿美金,包括红杉资本、Benchmark、KPCB 在内的顶级风投和国际投资机构都有参与。

在熊市的大行情下,Telegram 募集的是实实在在的美金。相比于其他区块链项目,Telegram 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多家区块链媒体评论,TON 是 2019 年最让人期待的区块链项目。

Telegram 团队的 TON 项目如此受区块链人喜欢,仔细想想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据了解,全球有 60% 的 1CO 都是通过 Telegram 进行的。另外,Telegram 自带 2 亿用户的流量也非常吸引人。最后,Telegram 本身点对点加密传输的特点就和区块链技术的特质相吻合。

2018 年 4 月,Telegram 取消向公众 1CO,一方面是因为预期的资金已经募集完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规避监管。 然而,这依旧不能阻挡市场对 Telegram 的热情。据了解,TON 的主网虽然没有上线,但是早期参与私募的投资人却早已催生出了一个繁荣的二级市场。

根据 TechCrunch 报道,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有卖家以 1.3 美元的价格寻求出货 TON,作为早期私募投资人,其购入价格大概是 0.37 美元,算下来大概是 3.5 倍的收益。在熊市的背景下,这个回报率其实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然而,因为中间涉及买家、卖家以及中间经济人,这些私募额度的真实性其实很难验证。另外,人们对于 Gram 代币的购买欲望,也让市场诞生了一系列 Telegram 的李鬼网站。一家域名为 Gramtoken.io 的网站和 Ton-gram.io 的网站就曾假冒 Telegram 团队分别骗取了 500 万美元和 3 万美元。

根据 Coindesk 的统计,截止 2018 年 3 月,至少出现 9 家以 Telegram 1CO 的名义进行诈骗募资的网站。这些都让一些投资人白白遭受损失。虽然这些都是市场的自发行为,与 Telegram 团队本身没有关系,但是这些举动无疑也让还没有出世的 TON 项目劣迹斑斑。

刚硬如杜罗夫,也有服软的时候

10 月 16 日,Telegram 区块链项目的两位早期投资人告诉福布斯称,TON 可能会延迟 6 个月至 1 年发布。Telegram 创始人杜罗夫的团队有信心在此段时间内解决与美国 SEC 的所有纠纷。

上线之际被 SEC 盯上,融下 17 亿美金的 TON 有点头疼

尽管一个月之前 Telegram 团队还非常刚硬,但这次在 SEC 的紧急行动下,也不得不选择妥协与退让。但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Telegram 团队能做的选择并不多,而且无论它做哪种选择,都会打击市场对 TON 项目的期待与信心。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万卉就在社群中就表示,Telegram 的重心和优先级完全不在币这条业务线上。融资更像是 Telegram 应用本身的资金纾困。 显然,Telegram 团队布局区块链的初心遭受到了质疑。另外,链比特创始人陈威廉也发微博称:「大家别去碰这个币的期货或者场外交易,目前看来没有什么投资价值,前期投资者能回本就不错了。」

针对 Telegram 团队的重心在 Telegram 还是 TON,我们或许很难揣测。不过,客观地看,Telegram 团队在 TON 项目上还是花费了心力。在 SEC 的紧急行动之前,TON 的推进非常迅速。

今年 8 月,TON 中文社区曾宣布,TON 核心代码已基本完成;
9 月 7 日,TON 宣布主网已经进入上线前的最后的准备阶段;
9 月 25 日,Telegram 官方公布 TON 的编程大赛,为 TON 平台构建智能合约;
10 月 8 日,Telegram 还发布了加密货币钱包 Grams Wallet 的使用条例,Grams Wallet 不仅仅适用于 TON 网络,同时也将作为独立产品为 Telegram 提供服务。

事实上,在 Grams Wallet 发布之前,Telegram 团队都没有公开与 TON 区块链的关系,团队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确保 TON 能按照计划正常发布和运行。不过,Telegram 这一路走来的情况,也在提醒我们,无论是 Telegram 本身的业务,还是新的 TON 计划,Telegram 团队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杜罗夫本人也不得不在新世界做出退让。事实上,当前的 TON 项目和 Telegram 产品已经有了本质上的不同。TON 在主网启动之前选择向私募投资人募资,此举就决定了 TON 在未来的发展必须得考虑投资人的意见,TON 不属于杜罗夫,而是属于社区。

在此次 SEC 针对 TON 的事件上,我们随处可以看到 TON 投资人的身影,他们有的出谋划策,有的则声张维权。因此,尽管钢硬如杜罗夫,在 SEC 的大棒之下,在众多利益的牵扯之中,具有理想主义和反叛精神的杜罗夫也只能服软,在潮流的裹挟中推进 TON。

参考文章

《融资 117 亿,如今 Telegram 的 IEO 却是一次大鲸出货?》by31QU
《被普京封杀的叛逆黑客:Telegram 创始人杜罗夫》by 极客电影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