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把创业当成创作一部小说一样的历程,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去为同一个目标而跌宕起伏,如果说创作小说也有不同的作者人设,我希望是曹雪芹,十年磨一剑。——长铗”

6 月 23 日下午 4 点,巴比特 & 比原链创始人长铗作客“MXC 抹茶”社群活动,围绕着《为跨链 DeFi 量身定制,看国产公链 Bytom 如何突围》话题与社区进行分享交流。作为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和采用者,长铗在区块链这条路上已经探索了 10 年有余,从布道比特币到自己创建比原链公链,再到打造下一代去中心化金融 MOV,长铗经历了怎样的新路历程?为何如此看好 DeFi?MOV 将在 DeFi 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比原链团队未来会有什么计划?通过这篇文章,我们带你窥探一二。

搭积木无法建筑 DeFi 摩天楼,Bytom 用工程思维构建 MOV 宇宙

入行 10 余年,角色转变,但信念未变

从布道比特币入行到实现比原链愿景,是放弃了比特币?长铗的心态经历了什么?他说,有坚持也有新的理解。2014 年,我与李钧、宋欢平等 7 位作者合著的《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一书里,就对智能合约、零知识证明、智能资产、去中心借贷与抵押等场景进行了展望,可以说,今天 DeFi 的发展,正在印证过去的一些设想。过去我们对一些山寨币、创新币的态度过于嗤之以鼻了,但其实,这些创新区块链有其用武之地,哪怕是拷贝猫也因它的交易市场与社区基础而有其固有价值。创新区块链可能未必在价值存储这个赛道上竞争过比特币,但可能会在智能合约、支付、兑换、去中心金融等领域施展手脚。而且这些赛道的创新并不会稀释比特币的价值,反而会加强它作为抵押型、储值型中心 token 的地位。因为多数链都会把比特币作为跨链资产、抵押型资产的首选。

从资产上链到 DeFi,比原链的定位已经变了?长铗:从未改变,只是换一种形态

2017 年,长铗带领团队发布了比原链白皮书,致力于实现让资产从原子世界跃迁至比特世界,核心定位便是资产上链。2020 年 1 月 15 日,比原链团队发布 MOV 稳定金融体系白皮书,提出一种基于 MOV 跨链生态的稳定币金融体系。这是否意味着比原链的定位已经发生了变化,资产上链已不是其核心目标?

长铗说,比原链的定位从未改变,选择 BUTXO 架构也是因为专注于资产的交换,因为 UTXO 架构的价值转移天然是并行的。只不过我们对资产上链的理解与过去不一样,过去说要实现真实资产的上链,固定思维是需要有中心化权力机构的确权或授权,才能实现资产上链。而这一过程是强监管环境,推进将是非常困难。但现在看,其实资产上链可能会换一种形态,是抵押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资产,然后通过预言机锚定真实资产的价格,相当于映射出了合成资产。DAI 就是一成功的合成资产,有了合成稳定币,将来就会有合成黄金、合成股票。而且这一领域相对没有法律风险,因为没有真实资产的转移与交割,也不涉及法币,更没 ICO 新发 token 的原罪,因为合成资产都是由具有市场价值的数字资产抵押生成的。

为什么选择 DeFi 这条路 ? 比原链与 DeFi 项目 MOV 什么关系?长铗:2020 年乃至未来都是 DeFi 浪潮

2020 年,DeFi 毫无疑问已经成为区块链的最大风口。长铗表示,如果把过去区块链总结为三个浪潮,2009-2014 是数字货币,2014-2019 是数字资产 ICO,2020-未来是 DeFi。

比原链也顺势抓住了未来的发展潮流,推出了 MOV。

长铗说,MOV 就是比原链的 DeFi 协议簇,这与以太坊 DeFi 的设计理念不同。以太坊采用的是搭积木的方式,堆叠各种 DeFi 协议,可能每个 DeFi 协议都是由不同开发团队实现。这固然带来了灵活性,但也带来来了协议间的耦合风险,比如最近因为不同 DeFi 对 ERC777 协议的理解不一致,导致的被黑事件,闪电贷对其它 DeFi 协议带来的零成本攻击风险等,其实都是这种协议耦合风险,单个协议运行没问题,把它们放在一起相互调用就有问题。比原链 MOV 则是首先把一整套 DeFi 协议设计好,在这些协议上线前,就已经在头脑风暴、数学建模、仿真环境模拟中规避了协议之间的冲突与自我矛盾。然后让外部开发者基于统一的协议规则去开发应用。这就好比架空世界,我们是先创造好了一套世界规则,让作者们基于同一世界观去创作。以太坊是 将笔一开始就交给了所有人,每个作者都可能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规则。所以可以将 MOV 协议簇视为一个专门为 DeFi 量身定制的 MOV 宇宙,而以太坊 DeFi 则是由许多个小宇宙构成的平行世界。

1.MOV 经济模型:BTM+MOV 稳定币

MOV 的经济模型采用了双代币机制,目前只有 BTM,未来会联合生态伙伴推出多元跨链资产抵押稳定币 MOV。BTM 作为中心权益 Token,也是抵押型资产,一切经济行为都围绕 BTM 来设计。Gas 都是以 BTM 支付,目前 Layer2 Gas 是基金会代付,所以其实没有 Gas 费。兑换手续费则视不同 MOV 协议而定,像 MOV 目前上线的磁力兑换、闪兑等功能不需要运营方的协议,手续费的 40% 分配给支持 MOV 协议的钱包方,分配比例按有效交易量(与币天销毁挂钩,无法刷量与作弊),10% 分配给支持跨链的钱包,10% 给社区合伙人,20% 由项目方回购 BTM 再永久销毁,20% 留给团队。如果是存在运营方的 DeFi 协议,则由运营方来定分配机制。

2.MOV 稳定币之于比原链,正如 DAI 之于以太坊,但绝不是简单复制

由于过去 BTM 只是原生系统代币,并没有太多业务跑在链上,针对 BTM 核心权益的设计还远远不够,未来随着 DeFi 业务的扩进,将有越来越多体现 BTM 核心价值的经济模型设计,比如,创造合成资产,必须抵押一定比例的 BTM,支持哪些跨链资产,用 BTM 投票。一些事关 Bytom 生态发展的重大事项,用 BTM 投票。加入共识节点、联邦节点,需抵押 BTM。今年下半年,我们还会推出 MOV 稳定币。在 DeFi 生态中,稳定币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与 BTM 的定位并不冲突,BTM 是作为权益型、抵押型资产,MOV 则是作为交易型、支付型资产,正如 DAI 之于以太坊。

2020 年 3 月 30 日,MOV 正式上线。目前已经上线了闪电兑换、磁力兑换、超导兑换等重要功能,不过这只是 MOV 协议簇的冰山一角。在 DeFi 三大主要赛道(兑换、借贷、合成资产(稳定币等)),MOV 未来都会覆盖。

但 MOV 绝不是以太坊的简单复制。6 月 22 日,MOV 创新性地推出了超导兑换(CFMM),相对于 AMM 模式的 Uniswap 和 CFMM 模式的 Curve 做了非常多的创新。

这里就要谈一下 MOV 的三大创新思想:

  1. 交易即转账,即磁力合约。在 BUTXO 架构中,交易与转账是同一种事务。
  2. 锁定即铸币。此功能在合成资产时非常有用,锁定(或抵押)资产生成新的资产(票据)。此功能把资产的利用效率发挥到极致,是拆借、利率掉期、期权交易的基础。
  3. 使用即支付。 预言机数据的调用与支付的过程是同一的。充分利用 BUTXO 的并行特性,这是串行的账户模型难以实现的。

所以 MOV 最新推出的 CFMM 究竟是什么?

长铗此前曾在微博上表示,CFMM 是 AMM 的加强版,代表未来自动化做市商的方向。

具体来讲,CFMM 可以根据不同资产间的兑换灵活调整做市函数,拥有极高的拓展性。相比之下,uniswap 恒定乘积 AMM 就不适合稳定币资产的兑换,滑点太大了。也不太适合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资产,流动性提供者承担了收益曲线的凹性风险,交易对只有在一定波动范围内,流动性提供者才是赚钱的,超过一定范围,则是亏损的。所以也没人去 uniswap 开主流 Token 的交易对。

CFMM 相较于 curve、uniswap 有以下几点创新:

  1. 将曲线扩展为曲面,用多维几何空间取代二元函数模型。即支持在一个储备池中实现多个币种间互相兑换,并解决存入单一资产问题。
  2. 通过引入计息规则,完善当前 CFMM 手续费和收益计算模型的不健全,并基于凸优化为套利者提供高效的套利策略模型。
  3. 针对外部市场波动风险,提供基于预言机的动态保护机制,包括 LP 的无常损失保护、滑点保护机制。
  4. 针对稳定币特性优化交易曲线,滑点极小。在 50 万量级流动性下,一次性大额交易 20 万美元的滑点为 0.29%,在 1 万以内的兑换,滑点损失可忽略不计。这还是初始储备池规模的情况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为储备池提供流动性,交易磨损还将进一步下降,这就是我们将 MOV CFMM 命名为超导兑换的原因。

搭积木无法建筑 DeFi 摩天楼,Bytom 用工程思维构建 MOV 宇宙
MOV 超导滑点实验数值

详细介绍请看《万字长文解 MOV 超导核心技术

长铗:走与以太坊 DeFi 不同的路,新公链才有机会

随着 DeFi 几乎被公认为金融的未来,很多区块链项目都已经瞄准了这块高地,以太坊生态更是几乎垄断了所有 DeFi 赛道,即便是第一大加密货币比特币也难以短时间撼动其地位,那么其他公链如何在 DeFi 突围?

一味复制以太坊,注定只能走在其后。比原链 MOV 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

长铗表示,如果大家做的 DeFi 都特别像以太坊上的 Compoud、Uniswap、MakerDAO 们,那么,可以判定,这些新公链、新 Defi 肯定没有机会。 所以,新的公链必须要有几个拿得出手的、人无我有的竞争优势。比原链主要实现了以下几个突破:

一是率先推出主侧跨架构:我们有 Layer2,TPS 都是万级,交易效率不在一个量级,我自己就是以太坊 DeFi 的体验师,几乎每个热门的 DeFi 都用过,体会过那种被高昂的 gas 和漫长时间煎熬的心情,所以我相信,一入 Layer2 终身 Layer2,当然以太坊和其它公链也在抓紧上 Layer2,大家都在跟时间赛跑。

二是定位的不同:MOV 专注于跨链资产,以太坊 DeFi 更多是基于以太坊链上生态,虽然最近也有跨链 BTC 的引入,但账户模型的设计与比特币、莱特币等 UTXO 模型数字资产有天然相悖之处。Bytom 是与 BTC 一脉相承的 UTXO 设计,主链也是 POW 机制,所以,我们跨链接入 BTC、LTC、BCH 资产没有历史包袱,UTXO 模型的生态钱包基于 MOV 开发 DeFi 钱包会非常方便。

可以这么说吧,比原链 MOV 承担着将 BTC、LTC 引入 DeFi 世界的使命。

三是设计理念的不同:MOV 是统一协议簇,以工程思维去建设 DeFi,以太坊是搭积木。所谓工程思维就是统一规则、统一标准、统一流程。像是用公链思维去与 DAPP 开发者竞争,有点降维攻击的意思。0X 是以太坊上非常不错的 DEX 协议了,但是设身处地的想,0X 开发者想要倒逼官方去支持某种协议或功能,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在顶层架构上去创新,所以像磁力合约这样的系统级创新,可以很快的推出来。工程思维与搭积木思维哪个更适合 DeFi?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答案。我的答案很清晰,搭积木方式是无法建筑金融摩天大楼的。

长铗:数字货币世界其实并不需要中心化稳定币,更需要的是 DAI 这样的抵押型合成稳定币

无论是中心化稳定币,还是去中心化稳定币,或是其他未知数字资产(包括各种央行数字货币,如 DC/EP),区块链带来的全球效应正在引起各国政府的密切关注和参与?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世界将会迎来什么样的新变化?

长铗表示,中心化稳定币给比特币世界带来了新的资金增量,有可能是下一波牛市的动力之源,但硬币的另一面,也可能是牛市终结的黑天鹅。因为一个政策动作、一个监管信号、一个人性之恶的念头就有可能毁灭一个中心化稳定币。我认为数字货币世界其实并不需要中心化稳定币,更需要的是 DAI 这样的抵押型合成稳定币。但 DAI 也有它的问题,仅限于以太坊生态,既受限于以太坊的经济带宽,盘子小,还不够稳定,还受限于以太坊的网络带宽,比如网络堵塞引起的清算事故。可能还有协议上的自我矛盾之处,比如收稳定费(虽然目前不收)还支付利息等。但 DAI 确实已经掀起稳定币、合成资产的一幕大戏。我相信,将来人们在链上购买黄金、特斯拉股票、指数基金、ETF 将不再稀奇。

长铗:比原链团队会坚守承诺,即将发布锁仓计划

此外,长铗今天正面回应了投资者社区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最近有传言说比原链团队计划进行锁仓。

长铗正式进行了回应,他表示,最近比原已经推出了延时转账功能,资产可以锁定到若干个区块后才能使用。比原是一个推崇延时满足、持长期价值观的团队,我们的流浪地球计划甚至规划到了 2031 年。大家猜对了,团队近期会推出锁仓计划,而且时间期限也会像我们承诺的那么长,几乎相当锁定了团队持币的流动性。具体计划下月会公布。而且,我们也会向共识节点、联邦节点、生态伙伴与社区开发者、志愿者推荐延时锁仓的支付选项,将长期价值观推广为社区共识。

最后,长铗寄语社区:公链这个赛道才走过几个年头,就有人匆匆下定论唱哀歌,甚至给国产公链盖棺定论,未免太早。就像交易所这个赛道,也远未到排座次论英雄的阶段,“MXC 抹茶”也是一个新玩家,推出 DeFi 指数、公链指数产品,创新不断,引领潮流,将来都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只有未来,才是最大的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