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数字货币创新必须被视为解决支付系统效率低下、金融排斥和不平等等关键问题的方法,而不是作为获得国家影响力的地缘政治工具。

原文标题:《纪沧海观点:相切相磋,如琢如磨——全球新常态下的中美央行数字货币发展之路》
撰文:Victor Ji 与 Nikhil Raghuveera,前者为美国贝尔弗中心智库研究助理,后者系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地缘科技中心研究员

中美两国政府都将数字货币技术纳入其大国竞争 (great power competition)的一部分。但是,要改善世界的支付系统需要两国在央行数字货币技术上共同努力,互相合作。时至今日,中美关系已经成为竞争加剧的问题之一。 2019 年 10 月 23 日,美国互联网巨头 Facebook (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美国众议院的听证会上为其领导的 Libra 稳定币作证。整场会议中扎克伯格与国会议员之间有诸多分歧,但却关于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达成了共识。扎克伯格指出:

「在我们辩论这些(Libra 合规性)问题的同时,世界其他地方也没有等待。中国正在迅速采取行动,在未来几个月内提出类似的想法。」

竞争还是合作?探讨全球新常态下中美央行数字货币发展之路

在此基础上,美国参议院最近讨论了对数字美元的需求,以回应中国在此方面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同样,中国政府支持的重要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副主席 黄奇帆也声称,政府主导的 DC / EP (Digital Currency / Electronic Payment)央行数字货币项目将取代 SWIFT,并且将 SWIFT 描述为「美国行使其全球霸权」的工具。

中国在区块链和央行数字货币(CBDC)技术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数字货币之所以陷入中美之间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争端之列,这是有道理的。虽然两国有很多分歧,特别是在军事和经济利益,政治联盟以及解决诸如人权和隐私等问题方面,但在大国竞争中不应限制两国创新的责任。数字货币技术提供了一个将金融体系重塑为更高效,更具包容性的机会,这对于两国都至关重要。

面对经济下滑和贫富差距悬殊等问题,美国和中国都必须保持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才能使世界更加一体化。因此,数字货币创新必须被视为解决支付系统效率低下、金融排斥 (Financial Exclusion) 和不平等等关键问题的方法,而不是作为获得国家影响力的地缘政治工具。 本次疫情(COVID-19)展示了全球各国的相互联系。同样,未来的支付方式有必要构建一个更具互操作性和集成性的框架。因此,东西方这两个伟大的国家必须在此方向寻求相互学习和合作以实现世界的共同繁荣。

美国 「三位一体创新」的崩溃

美国创新历史是存在于「政府,学术界和私营企业的三位一体创新联盟」基础上,但是这种关系已经逐渐破裂,因为美国联邦政府的研发费用越来越被私营企业的风险投资所取代。数字货币的结果是 Facebook 领导的 Libra 协会试图在不与美国政府合作的情况下扩展支付系统。

Libra 最初提出了一种全球稳定的货币并立即引起了全球监管者,中央银行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担忧,尤其是考虑到其对法币的影响。作为回应,Facebook 在今年四月份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的第二版。这些变化削弱了 Facebook 追求全球货币的野心。重要的是,Libra 的新设计同样旨在促进各国的国内数字支付。

Libra 遭到了美国政府的强烈抵制,这不仅是出于保护消费者和金融稳定的原因,也是由于更广泛的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利益。Libra 威胁要颠覆 1944 年来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其方法为:

  1. 减少国内和国际使用和持有美元
  2. 破坏美联储执行货币政策的能力并带来无法预料的系统性风险
  3. 限制美国政府对伊朗和朝鲜等对手实施经济制裁的能力

考虑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有着战略意义,美国政府可能实际上并不希望在支付领域进行创新。但是,如果美国不创新,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越来越多地采用更新更有效的支付系统来代替美元主导的支付体系,美国可能会落后于其他国家的发展。

Libra 测试了私营企业创新的程度。更广泛的支付系统转型需要更加活跃与更高参与度的美国政府。但是,除了最近的美国国会的听证会对该技术表示开放之外,美国政府积极参与讨论央行数字货币,目前的监管体系也不允许类似 Libra 这样的私营企业参与法币领域的创新。

此外,美国监管机构必须更好地定义加密货币的角色以及它们如何与现有数字化支付系统整合。政府领导能力的缺乏导致了现有支付系统的缺陷,这体现在政府无力迅速向美国民众发放本次疫情的经济刺激支票上。

中国式创新与「中心化」发展模式

对于中国而言,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技术是推动中国实现全球雄心的关键。 虽然 2017 年,中国禁止所有私营企业的加密货币交易和首次代币发行(ICO)筹款,其目的或包括为 DC / EP 的发展让路。扎克伯格与国会举行听证会后不久,习近平主席发表讲话,指出区块链技术将成为中国未来创新的核心技术。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不再依靠私营部门的创新,而是发挥了创新者的作用。这种集中化的方法是促进创新以适应中国政府的支付需求和政治目标。 2014 年,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以寻找数字法定货币的创新解决方案。Libra 宣布之后,中国加快了 DC / EP 的研发。

DC / EP 代表在人民银行以 1:1 的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支持的货币。该数字货币可能会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私有支付公司集成。 2020 年,中国朝着这一目标迈出了重要一步,完成了 DC / EP 的顶层设计和分销实验,并开始与私营公司进行测试。

按照中国的创新方法,该支付系统的核心账本将被集中化,从而使交易不受扩展性的限制。 DC / EP 还旨在促进中国的地缘政治利益,DC / EP 提供了一种新的清算和结算跨境支付系统,该系统可以绕过传统的 SWIFT 国际报文系统,允许中国的国际支付体系独立于美元开展业务,并规避任何潜在的制裁措施。

中国式创新对美国政府的启示

美国无法像中国那样采用集中的政府创新方法,因为这会破坏美国私营企业的发展并违背美国的治理模式。但是,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以下方面以促进支付系统创新:

  1. 美联储不仅需要对私营企业的数字货币开发作出回应,还需要设计一个央行数字货币,或者至少要在设计中扮演积极的主导角色,以超越参议院听证会的维度。这将包括开发技术框架(分布式账本,密码学,API,互操作性),以及确定如何保护消费者,保证网络安全,确保金融稳定性和促进包容性。

  2. 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包括国会,美联储,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财政部)必须更好地定义私营企业参与的作用。美国政府历来通过发行和管理美元以及建立为金融机构创造空间的监管框架来支持全球支付系统的发展。类似地,数字支付系统的发展将需要美国政府所建立的数字化基础。

美国在去中心化和消费者保护方面对中国的启示

迄今为止,中国人民银行官方尚未发布任何有关 DC / EP 的研究报告。科技的实验性,包容性和创新性需要一种借鉴美国的更开放式设计。

  1. 中国人民银行应公开 DC / EP 的研发流程,允许私营部门和学术专家公开参与更加开源的数字货币支付系统的建设。这将使监管机构能够更好地测试 DC / EP 并发现问题,并积极推动 DC / EP 与现有支付平台交互方面的创新。
  2. 政府应开放关于清晰定义加密货币的公开讨论,可以参照美国 SEC 和 CFTC 对证券或大宗商品的定义,以保护个人投资者。尽管政府禁止发行和交易加密货币,但当今仍有大量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国外注册,并从权利无法得到保障的中国投资者手中收取资金。
  3. 中国人民银行应与其他央行和跨国机构(例如,英格兰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并保持合作关系,共同制定国际央行数字货币标准并探索跨链支付系统。
  4. 建立更严格的数据保护标准,以确保基于央行数字货币的付款安全并保护匿名性。全球对 TikTok 的打压表明了数据隐私的重视度,特别是在政府监管方面。如果中国政府主动设计一个保护隐私并限制政府入侵个人信息的央行数字货币,则可以增强国际公信力并获得更强的影响力。

全球繁荣需要合作共赢

支付是将全球的组织与个人连接起来的系统。当前的支付系统缓慢,昂贵且支离破碎,阻止了数十亿人进入和使用全球金融市场的服务。结果,包括中美居民在内的数十亿人无法创造并保护财富。然而,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实地人民的和谐发展需要在竞争中进行合作。为此,两国央行之间应开始采取合作共赢的姿态,并采取以下形式:

  1. 共同设计可维持金融稳定的央行数字货币框架和网络安全标准
  2. 与私营企业共同设计测试,以确保在一开始就拒绝不受监管的侵入性技术以保护数据安全
  3. 整合大型私营企业的支付系统
  4. 通过直接与边缘化社区的个人和组织合作来评估金融包容性(financial inclusion)机会
  5. 确定如何在国家安全利益的背景下保护消费者隐私

中美之间的数字货币战争 不会提高中国或美国人民的生活,更不会改善世界。相反,这场战争冒着创建两个单独支付系统的风险,这些系统只会进一步的加剧全球竞争和不信任。在自负虚荣和大国竞争推动下的数字世界中,被人们抛在脑后并遗忘的是:人民只需要一个包容,高效和低成本的支付系统。

数字货币技术为建立更繁荣高效的支付系统提供了机会。中美两国相互学习的方面还有很多。通过共同努力改善支付系统,中美两国可以迎来一个包容性经济增长的新时代,以实现一个更加互联的世界。

作者感谢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前摩根大通人民币解决方案全球负责人蒋红波以及上海财经大学金融中心研究院丁剑平教授的评论和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