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5 月 13 日,SorosReport 和 Winkrypto 主办的 AMA 在真本聪社群举行,本次 AMA 邀请了 Trias CTO 魏明,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聊到了隐私数据安全、可信执行环境(TEE)。他们针对社区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解答,包括可信硬件的安全性,Trias 在数十个产业的落地情况,NGC 的投资逻辑等。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

以下是本次 AMA 的主要内容 (为了便于阅读,我们删减了部分内容),enjoy it!

Q1:Trias 在官网的一个简介是“支持全平台(服务器、PC、移动、物联网等)原生应用程序的新一代智能合约运作平台、开发框架、与协作生态。Trias 旨在定义新一代全平台公链体系,构建可信赖的智能自主运算设备(Trustworthy and Reliable Intelligent Autonomous Systems),让人相信机器”。

能稍微简单通俗一点用三个关键词或者三句话重新阐述一下 Trias 是什么,做什么,还有解决什么痛点吗?

Trias CTO 魏明:Trias 的目标是一个可以支持全平台应用开发的公链系统。

主要是可以方便地为用户提供各种类似现在公有云中的企业服务和微服务的功能。

能解决现在企业用户的行业应用软件很难上链进行去中心化业务转型的痛点。

Q2:为什么是我们需要相信机器,为什么是 Trias,现在的中心化公司能做到这一点或者他们会尝试做到这一点吗?

Trias CTO 魏明:因为现在人们已经有大量高质量的数据和作用强大的程序运行在机器上面,如果机器本身不可信。就像我们牛津的教授他们现在帮特斯拉做的一个项目,如果你在用自动驾驶,突然有人电话你,说你必须打钱给他,他已经控制机器了,那么这个时候你的机器如果不可信,你怎么办?还敢用自动驾驶吗?

其实不一定是为什么是 Trias,而是应该是和 Trias 类似的公司,因为我们都尝试一定要在一个可信的机器基础上,再去编写程序和运行其它任何的东西,最终的结果才会真正的是对人类用户有意义的。

Q3:可以介绍一下你的个人经历吗?教育经历和工作经历,还有是什么时候接触加密货币,为什么相信加密货币与区块链?

Trias CTO 魏明:我个人是北大毕业,我在出来创业之前,当时是在航天做航天项目,还有云计算航天应用的改造等。其实我和我北大的同学接触加密货币很早,因为我们的专业是信息安全方向。暗网和加密货币这些在北大的实验室都是必须要了解的。

因为暗网在很早前就有强大的刚需,现在也是这样,所以相信这些到现实世界也一定有它的价值。

Q4:我从领英看到 Trias CEO 阮总之前创立了八分量信息科技公司,是一家基于可信计算技术做安全的初创公司,想问一下这一家公司现在的情况。还有这家公司与 Trias 的关系是怎样一种关系,会与 Trias 冲突吗?

Trias CTO 魏明:其实八分量是我们创业的第一家公司,2016 年拿到的投资。感兴趣的朋友,或者有了解我们的朋友都知道,那个时候我们拿着背包到处见投资人的时候,区块链技术已经是我们产品中的一部分。

因为区块链技术在学术领域的划分中,在国外本来就划分在解决可信的问题。就像经济学人 2015 年 10 月 31 日的区块链专刊的定义,是解决可信机器。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

记住经济学人的定义,是可信技术哈。不是安全技术千万不要弄混了。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

目前 Trias 所有的核心技术全部是由八分量提供的,是技术合作关系,不会有冲突。

Q5:可以讲讲 Trias 项目是怎么诞生的吗?是什么契机下你们决定要做这个项目,然后可以分享一下团队组建的一些故事还有你们团队文化吗?

Trias CTO 魏明:其实 Trias 的诞生很有意思。这里有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在 17 年初做好第一版可信安全产品的时候,投资人就介绍我们去各个相关单位开始讲解和推广。

但是新技术的接受是很困难的。当时我们的方式都是拿实力说话,每次现场拿 3 台笔记本建一个最小的私链环境,然后把所有的权限给用户,不加密。如果用户能成功篡改我们在链上的数据,就算我们输,我们就再也不见面。我们是想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数据防篡改和溯源的问题。

结果,我们见到当时投资人安排的黑客团队,他们当时被称赞很厉害。我们让他们现场去攻击,拿到管理员权限的情况下,还是不能成功篡改我们的数据。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不认可区块链的价值。

后来比特币涨起来,17 年后面的时候,大家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很多投资人又回来主动找我们,让我们一定要专注做区块链,然后好多之前说我们是骗子的人,也开始关注我们。

所以我们是主动出击,但是没有人信,然后币涨起来,又有人鼓励我们去做,真的是非常有意思,人生如戏哈哈。

我们团队大家看我们的背景就知道,我们比较偏技术和学院派一些。大家可以通过领英和我们多交流。

Q6:可以谈一谈 Trias 的定位,或者说有对标现在区块链的哪些项目吗?你认为 Trias 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谁,Trias 怎么看待这些竞争对手?以及和对手相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Trias CTO 魏明:从一开始的话,我们一直认为可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微信还有思科,因为相信大家也看过他们的区块链白皮书,他们的思路和我们很类似,底层是要通过可信计算技术作为基础比如 TEE。

但是好消息是这两个公司的产品在发完白皮书以后就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让我们子弹先飞一会儿 。

由于他们的代码和可运行的第一个版本还没看见,所以只能看白皮书。

我们的不同是,我们的可信计算基础是异构方式,我们并不只是支持 SGX,我们采用的方式是,采用广泛支持比如 SGX,TXT,TrustZone 等,这个权利由用户来选,不会出现单一 SGX 这样的可信证实中心化问题。

Q7:Trias 的架构分成了三层,Leviatom/Prometh/MagCarta 三层,可以展开讲解一下这三层的设计、功能还有差异吗?这样的设计和传统的区块链(比如以太坊)对比的优势在哪里?

Trias CTO 魏明:其实这个优势的话,大家即使没有看过我们的白皮书就能了解,首先我们的三层从角色权限上形成 3 权分立的情况,不会有任何一层出现大量资源掌握集团,开始整个链的掌控权不会出现一定的寡头。

另外从技术应用上,我们吸收了云计算长期发展为用户提供服务的经验。根据不同的应用需求,形成最基础的底层,企业服务层,应用程序服务层。就像 I,P,S 层。这种优势相对以太坊的话,我一直认为以太坊有点像传统的服务器上面编写应用程序模式,而我们是云的模式,除了底层的服务器层,还有企业服务层,还有 SAAS 应用程序,可以不同的层不同的企业或者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提供服务。

Q8:Leviatom (可信层)中采用的算法是 HCGraph,它有点像 Hashgraph 或 DAG,可以谈谈和 Hashgraph 或 DAG 的区别吗?

Trias CTO 魏明:其实严格来说,Hashgraph 还有 HCGraph 都有点像 DAG。因为 DAG 是学术界已经发展比较长一段时间的技术,比如大家熟知的 Spark 这些底层都采用了 DAG。

我们 HCGraph 和 Hashgraph 或 DAG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我们的所有图单元在运行的时候都要以可信计算为基础,并以可信计算为节点加入的主要准入权重。同时我们的组网广播模式主要采用修改后的小世界网络 gossip,不像 hashgraph
是 gossip for gossip。

Q9:我从网页和白皮书看到 Trias 是 2019 年 Q2 主网上线,现在的开发情况到哪里?进度和预期相符合吗,测试网的一些关键数据如何?

Trias CTO 魏明:现在我们第一版测试主网已经 Q2 上线。群里如果有我们深入合作的伙伴都应该拿到了测试地址,还有 API 手册等,同时现在的国外很多评测机构都对我们进行了测试,还有对应代码审阅。

目前的评测效果,还有数据表现都不错,也欢迎大家可以申请加入我们的测试验证者,会有对应的很好的激励的哦。

这是最近各个评测机构对我们测试网和相关白皮书,源码审核的情况。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


Q10:从前几天链闻的一则内容看到,Trias 表示其 DSaaS 服务已经落地消防安全、变电、海洋渔业等数十个产业,预计 19 年创收近千万美元。可以具体展开讲讲 Trias 现在在哪些行业落地了吗?以及具体的落地情况如何?

Trias CTO 魏明:目前进展比较深入的是证券,变电和海洋。证券现在已经做到第三期,其实国内的证券公司在落地的时候也是非常务实的。

我们第一期做的时候,是他们发现没有很好杜绝关键数据被破坏的方法,都是受勒索病毒的影响哈哈。所以我们第一期的时候他们就是让我们常说用区块链技术保护关键的数据不被篡改破坏。后来出了一些事情,证明了其实要杜绝勒索病毒的破坏,区块链技术真的是很好的东西。

然后现在开始的是把更多重要的交易数据行为加入到区块链中,解决很多很有意思的金融行业管理需求。

Q11:这些落地与收入对代币的意义如何,这些收入能为代币的价值(格)增长提供充分支撑条件吗?同时持币者无法验证以上收入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如果实际上创收是 2 千万,但有可能被瞒报成 1000 万的可能,你们怎么看?

Trias CTO 魏明: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光区块链的代币投资人,你正常的投资传统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也是一样的。只要公司没有上市,我觉得普通老百姓都很难确定实际的这家移动互联网公司他的销售额是多少,对于代币区块链公司也是一样。

所以这个时候的保证,只能是专业投资公司还有社区的管理,由他们大家一起来监督和确认才可以。再说上市以后,现有体系下那么严格的审核,很多公司依然可能通过各种方式来瞒报。

Q12:可以分享一下 Trias 在落地和大规模采用方面的一个未来计划,另外现在有计划的或者已经合作的项目基于 Trias 吗?

Trias CTO 魏明:现在的大规模落地应用,短期内就是证券,电力,还有海产品。关于我们的进展请大家多关注我们社区的通知和消息,我们一直在实时汇报目前的推进情况。

Q13:我们看到很多交易所的 1E0 项目上线时候火爆,但普遍进行 1E0 的项目都会在上线之后回落地很厉害。请问 Trias 有观察到这个现象吗?有什么方法避免出现现在比较普遍的“1E0 项目上线后接盘就会被套”的现象呢?

Trias CTO 魏明:我觉得大家不要太浮躁哈,其实你跳出数字货币上交易所这个范围。你看看就是传统公司上交易所,就拿小米来说吧,一般来说也会出现一定的高开疯狂一阵,然后后面接盘侠。还有当年的腾讯。天呀,多少人在第一天腾讯破发的时候就卖完了。

因为毕竟有一级市场,肯定有一些大资本能拿到一个不错的初期价格,哇一开盘,已经 3 倍了,算了至少把我的本钱出出来吧,然后贪心点,出了所有利润,留个原始成本在里面就可以。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很正常哈,可以借鉴对比传统公司上市。

但是最主要的是大家自己要能最终赚钱,所以大家还是不要太浮躁,只要你看好的项目,它的每次波动都是为了未来更高的高度,那么就行了。

Q14:我们看到 NGC 是 Trias 的早期投资者,另外 NGC 创始人 Roger Lim 也是 Trias 的顾问。我想问一下子豪,你们为什么投资 Trias,同时官网上一共只有四家投资机构,这是为什么呢?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我们投资 Trias 主要是看中团队。阮总和魏总带领的团队对可信及隐私计算领域的理解非常深入,同时也有极强的工程能力,并不依赖于 intel SGX,开源的 trustzone 同样支持。

最重要的是他们本身已经是一家盈利的公司,这在整个区块链创业圈都是难能可贵的。当然,我们本身也非常看好可信隐私计算这个赛道,我们也投资了 Oasis labs,Starkware, Teex 等隐私相关的项目。

至于为什么只有四家投资机构,我认为原因分为内外两层,内因是种子轮融资额也不大,没必要让太多的机构参与进来,团队是选择了他们认为和 trias 协同效应最强的几家机构。外因则是 18 年下半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都比较萎靡,敢于出手的机构已经大大减少。

Q15:NGC 准备什么时候卖出 Trias?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我们一向是偏长线的持有 portfolio。例如 zilliqa,2018 年 1 月就发币了,翻了几十倍吧,解锁也早就结束了,但我们现在仍然持有大量 zil。实际上我们在主网上线后还加仓了不少。

而 Trias 现在有营业额,有利润,这是很多项目都不具备的,我们更会倾向于长线持有。 具体到卖出时间的话,这是由整个投资委员会决定的,目前还没有定论。

Q16:问一个稍微题外一点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今年的大势在 PoS 和 Staking Economy,想了解一下 NGC 在这方面的布局,以及 NGC 怎么看待 19 年上半年这一阵 Staking 趋势?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Staking 方面 NGC 很早就开始布局了,从去年年末运行 Tomochain 的主节点开始,到今年年初我们和 XOrder 一起推出 NGC StakeX 这个品牌,目前已经支持了四条 PoS 类公链:COSMOS, IRISnet,LoomNetwork,TomoChain。

未来还会支持 Algorand,Nucypher,Polkadot 等项目。目前我们主要和机构伙伴展开合作 staking,比如回向基金,GBIC,界石等机构。

也欢迎大家将 Token 质押到 NGC StakeX,我们已经建立了 24 小时的全自动运维机制,我们的 uptime 也长期保持 100%。

关于我们怎么看待的:staking 其实去年就在国外社区开始了,最开始还是 Dash 衍生出来的 Masternode 模式,后来逐渐有了 PoW/PoS 混合共识的比如 Decred。然后才是最近大热的 COSMOS 和 IRISnet 的 BPOS。

但国内社区直到最近两个月才热起来。所以与其说这是今年上半年的趋势,不如说我们其实是在延迟走去年海外社区已经走过的路。

说回 PoS 本身,这是克服 PoW 缺点的一种很好尝试,在牺牲一定去中心化程度(这点其实有争议)的前提下,有了更低的能源消耗,更快的速度,更短的 finality time,同时也获得了众多优秀项目的支持,比如 Algorand,COSMOS,币安 DEX,Polkadot,Nucypher 等等。

我认为 PoS 机制会成为 2019 年新发项目的主流机制,甚至很多以前准备 PoW 的也会慢慢转变为 PoS,因为要取得足够的矿工支持 PoW 太困难了,总共的矿工量就那么多,而 staking 更适合资本入场实现规模化。

当然,并不是说 PoS 会取代 PoW,我认为未来大概率会是 PoW 和 PoS 精彩的分庭抗礼:最顶上的项目仍然可以 PoW,tier 2 的项目以 PoS 居多,而小币种则 PoW 和 PoS 参半。

这是从项目的角度讲,staking 领域还有另外两类玩家,一类是钱包 / 交易所 / 服务商,比如 Cobo/imToken/Coinbase/staked/bison
trails/Wetez,另一类就是资本方,比如我们,比如 Hashquark。

NGC 会在 staking 领域持续投入,正如上面所说,相信未来会是 PoW 和 PoS 精彩的分庭抗礼。

Q17:请问你们的融资规模是怎么算的,需要这么多钱和估值吗 ?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Trias 总共融了大概 5 百万美元,计算方式是根据团队规模支撑工程主网上线的时间来计算出来的融资规模。没有任何多融的地方。

实际上 5 百万美元在区块链领域只能算中小型的融资水平,尤其在 2018 年动辄一亿美元估值的背景下。

KOSMOS 是澳洲基金,丹华是硅谷基金,NGC 是新加坡的基金(我们的大部分 Portfolio 都是海外的),所以不存在海外融资困难的情况。

Q18:DeFi 目前是很火爆的概念,Trias 能否理解为 DeFi 框架下的项目呢?您对 DeFi 的前景和发展趋势怎么看?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这个问题实际上反了,Trias 是公链,可以支持 Decentralization - Finance,还可以支持”Decentralization-Everything";

金融是区块链很大的一块应用场景,关联领域非常多,枝繁叶茂。其实在 DeFi 这个概念出来之前类似的概念就已经存在了。简单的例子例如艾希欧,就是 DeFi 概念之前就有的去中心化金融场景,这注定是区块链重中之重的大赛道。

Q19:TEE 依赖于硬件,那么如果这个硬件被攻破了呢,或者说这个硬件如何证明可信度 ?

Trias CTO 魏明:确实,这个问题就和“intel 的处理器突然发现有幽灵熔断漏洞,能直接破坏掉硬件,然后数据都被偷走了”一样的问题哈。

现在硬件的可信证实,在可信计算中大多是远程证实采用挑战者模式,但是这样的模式也不可能是 100% 没有问题,但是比没有这种的措施的机器要强很多,可以看看相关的论文,很早前就有证明是可以做到 90% 及以上哈。

世界上没有 100% 的可信或者安全哦,注意。

Q20:Staking 节点服务商竞争的主要护城河在哪里?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好问题,这个问题是目前很多服务商都没有解决的问题。

在一个开放的充满流动性市场里,大家很可能会以为护城河是价格(手续费率),但实际上目前的局面是很多节点将费率调为 0,依然没有人愿意过来 stake,比如 COSMOS 第一名的费率是 20%,非常高,市场平均 10%。

究其原因,大家更愿意把 stake 给到自己熟悉的(名气大的)机构,而不在意百分之几的差距,尤其个人投资者。

所以怎么样获得更多的客户并进行留存呢?

*扩大名气,增加社区影响力
*同时降低费率,吸引机构 stake,越大的盘子可以允许越低的费率
*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钱包的 UX,节点的 uptime 等等),这点和传统互联网类似
*通过其他业务转化现有用户(尤其交易所和钱包)

Q21:NGC 的投资成绩非常好,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概括一下你们的投资逻辑吗?

NGC 投资总监陈子豪:我们的投资逻辑是“外圆内方”的。

外圆 - 是根据行业阶段和现状变化的部分,内方 - 是无论哪个项目我们都会坚持的部分。

不变的是我们一直看重项目团队的品质,经验丰富,执行力强,技术扎实,商业意识饱满,这是我们选择项目团队的一贯标准。

创新性也是我们一直关注的点,有没有解决现有的痛点? 比同业对手领先在哪里? 在未来是不是有一席之地? 都是我们考虑的点。

变化的部分则是去年我们更看重项目对于底层技术的突破性,今年则在此基础上强调项目的落地性和现金流能力。

可信计算项目 Trias 能否安邦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