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Fund 作为一家加密资本需要直接参与项目的运作,而最近比较热门的基金参与项目运作的方式是 Staking,但是广义挖矿的范围比 Staking 更大。除了参与投资的项目 Staking 外,CoinFund 还参与加密通证经济的运作,比如在 Props 的侧链上便是三个验证节点其中一个。

原文标题:《Mable 带你逛 Web 3 峰会——专访 CoinFund Jake Brukhman》

整个区块链行业都瞩目的 Web 3 Summit 正在德国柏林进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特派记者 Mable 正在会场与多个加密资本合伙人和区块链项目方进行独家专访。Mable Jiang 是 Nirvana Capital (涅槃资本)的合伙人,她作为 Web 3 Summit 的圆桌会议嘉宾出席该活动。

这是 Mable 带你逛德国 Web3 峰会的第一期采访,采访对象为 CoinFund 的 Jake Brukhman。CoinFund 以 Generalized Mining 出名,这家机构认为「Generalized Mining (广义挖矿)」将成为一种全新的投资方式,并在过去几年里一直致力于推广这类适合几乎所有人的加密货币挖矿形式。

在 CoinFund 的投资策略中,我们看到了 Decred、LiverPeer、Compound、NuCypher 和 Steem 等区块链项目,这些项目的投资者都可以以参与的方式获得收益,是广义挖矿的典范。

在本次 Mable 与 Jake 的专访对话中,你将了解到:

  • CoinFund 对 Web 3.0 的定义是什么?
  • CoinFund 在 Web 3.0 时代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 CoinFund 对 Generalized Mining 的定义是什么?
  • CoinFund 对 DAO 的看法是什么?
  • CoinFund 怎么看加密收藏品?

以下是 Mable 与 Jake 的专访全文记录:

Mable:你是否愿意与我们分享一下你对 Web 3.0 的定义,以及你在 Web 3.0 时代的投资策略?

Jake:我是学数学出身的,所以我希望我的任何表达都能够「精确」一些。对我而言,Web 3.0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Web 3.0 可以分为两种使用场景,一种是服务场景(service user cases),另外一种是市场场景(market user cases)。

所谓服务场景,包括去中心化存储、去中心化计算、去中心化域名注册,也就是将传统互联网的服务去中心化了。而市场场景是一个更通用的术语,比如亚马逊、Uber 等等这样的市场,区块链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些中心化的市场给打破。

我们学习了很多区块链和 Web3.0 的商业模型、去中心化网络会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开发去中心化网络、如何与互联网巨头竞争、如何赚钱、如何降低成本、如何沉淀系统价值到通证经济模型,等等。如此种种,是我对于 Web 3.0 的一些理解。

Mable:有意思。对我个人来讲,Web 3.0 我觉得是关于数据和隐私所有权。

Jake:你说的没错。去中心化网络应该具备下一代网络属性,比如抗审查、 隐私保护、安全,甚至还包括零知识证明、网络的全球可用性等。这些都是很有趣的属性,一方面使得这些去中心化网络能够绕开一定的监管,另一方面也能够让这些去中心化网络最终比传统的中心化公司走得更远

Mable:我们都知道你在 2017 年的时候写了《「胖协议」不该是种投资理念》这篇文章。你说你更相信投资多层栈并通过互操作性捕捉价值发现的地方。时间过去 2 年了,你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观点吗,或者说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想法补充?

Jake:首先要说的是《胖协议》文章的作者 Joel Monegro 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两家基金( 注:Joel Monegro 是 Placeholder VC 的联合创始人)现在还有很多合作。

胖协议理论是区块链投资领域的一次早期尝试,它让很多投资者明白了应该如何投资去中心化网络。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理论和假设。按照胖协议的假设,如果你投资了底层项目,底层项目发了币,所有基于底层基础的项目都会将价值传导给底层代币,因为每个人都会使用底层协议。

在过去的两年半里,这个理论被证明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但是却跟现实有很大的差距。因为人们发现,不是底层项目的代币也可以赚钱,并非所有的底层都会受惠于上层项目。很多产品、很多项目,他们来到区块链之前就已经有大量用户,天然优势,比如 Kik、YouNow 这种几百万、上千万用户的项目,他们本身就可以赚到钱。

所以,2 年半之后在看胖协议,我们就会发现,投资者不仅仅再去投资底层协议了,他们也开始投资中间件、中心化产品、去中心化 App 等。如果说我的观点有什么变化的话,现在我认为,「胖协议」的逻辑已经不再生效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哪怕即使底层协议捕捉到上层应用传导下来的价值,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模型能证明区块链捕获的价值能够传递到底层协议上。无论是折扣代币、管理代币、应用代币、证券型代币、DPoS 代币等,只有极少数代币能够证明价值可以积累下来。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现在的消费者需求还不够大。即便区块链已经发展了十多年了,我们还是没有看到进入主流市场大规模应用的产品。即是胖协议是有效的,也需要很长时间去证明它。

Mable:在圆桌对话的时候,Nick Tomaino (注:1confirmation 加密基金创始人)反对大企业拥抱区块链是大规模应用的利好,说从他当年在 Coinbase 的经历来看大多数企业尝试所谓区块链都只是搞着玩或者为了个噱头,没有公司制度下的大企业会真正有动力进入 Web3.0。但我觉得,就像你提到的已经有几百万用户的平台,可能天然在 3.0 时代对获得大规模应用有优势,而且 3.0 也不可能完全否认 2.0 的成果全部打掉重来。当然,我同意这种说法,本质上很多互联网公司不愿意从 Web 2.0 转到 Web 3.0 因为的确这不符合他们原有生意模式的根本利益。你觉得 Web2.0 的公司会转变他们的商业模式进入 Web3.0 吗?

Jake: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不得不提下 YouNow 这家公司,这是一家很传统的科技公司。因为这家公司有产品、有用户,所以他们有天然优势可以参与区块链实验、参与 Web 3.0。这跟 ICO 领域也有很大的区别,ICO 区块链项目都是新项目。而且绝大部分 ICO 项目都没有稳健、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比如说聊天软件,聊天软件绝对是全世界大家每天都在用的东西第一名了,但是现在只有中心化的机构才能够提供这样的通讯服务,比如 Google 和腾讯等才能负担的起。

腾讯不靠聊天赚钱,但是它可以靠支付等用户用到的功能去赚钱。只有公司足够大了,他们才不会去考虑光靠聊天赚不到钱这件事,因为人够多了他们就有更多方式赚钱。聊天软件公司 Kik 则不同了,他们在过去的 10 年里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盈利,就是走不通。所以像 Kin 这样的公司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如果线上社区没有好的变现模式,在生态内加入数字加密货币,用户就可以在聊天之外找到更多功能,也让团队想出之前不存在的商业模式。

Kik 是第一个,然后 MobileCoin,甚至 Libra。所以微信是 Web 2.0 的第一个,但是 Kik 可以做到加密货币行业里第一个变现的聊天软件。

我认为或许会有 Web 2.0 的公司能找到赚钱的方式,但是还有很多公司找不到商业模式、赚不到钱。

Mable:如你所言那样,Facebook 发行 Libra 或许只是为了提振股票价格罢了。当然这话扯远了。比如说开源软件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习惯于去给收费软件付费,做开源软件的人基本上拿不到什么钱。但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小批人愿意为这种实验做出牺牲。你刚才在圆桌讨论上提到 CoinFund 这一年有 30% 的回报都是从广义挖矿(generalized mining)处拿到的。这和 Nick Tomaino 说到的基金就该专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投资)而不是分心到别的事情上很不一样。能不能谈一谈「广义挖矿」和你们的策略?

Jake:Nick 的看法反映了传统的硅谷风投投资的风格:风投给硅谷的公司投资,然后期待长期回报,跟这家公司利益绑定、一致行动。但是 CoinFund 并不采取这样的模式,作为投资者,我们不断地在推进可以投资的界限;作为加密货币基金,我们不是风险投资,我们不是对冲基金,我们也不是混合型基金。

现在在加密货币领域,在协议层找到跑赢市场的机会实属不易。对我而言,作为一家加密资本我们需要直接参与项目的运作,而最近比较热门的基金参与项目运作的方式是 Staking,但是广义挖矿的范围比 Staking 更大。除了参与我们投资的项目 Staking 外,我们还参与加密通证经济的运作。比如在 Props 的侧链上我们是三个验证节点其中一个。

很多项目方后来都在模仿 Livepeer 的 Merkle 挖矿模式。Merkle 挖矿是一个链上通证经济模型游戏,60% 的代币放入游戏池中给矿工通过链上游戏挖出,CoinFund 也是 Merkle 挖矿的最大参与者之一,我们通过获得空投的方式掌握了不少的代币。比如说 NuCypher 的锁仓挖矿、Edgeware 的锁仓空投等。这种挖矿或者空投模型下,ETH 代币并不需要销毁,但是却产生了很大的新项目价值。

另外一点需要提到的是协议套利。传统的交易所套利方式需要检测两个交易所的价差来搬砖,而协议套利则可以实现链上代币与交易所代币之间的套利。比如我们现在就在做的是实现协议稳定币和交易所稳定币之间的价格稳定,也可以用 Set Protocol 的仓位重新平衡来实现借贷仓位利息最小化、MakerDAO 的 CDP 清算甚至其他任何带有 keeper (受到系统提供的激励,确保已发行的稳定币是完全抵押和可偿付的用户)的系统等。

虽然现在这个市场很小,但是当大家都接入的时候,这些协议级别的项目就可以做得很大很大。这是我理解的广义挖矿。

Mable:那么广义挖矿究竟该如何定义呢?

Jake:通过与去中心化协议进行互动获得回报,这就是广义挖矿。一般来讲,你需要做的是在这个去中心化网络中提供一些服务,比如说做节点、做侧链或者是做监督者节点(fisherman)等。

Mable:你看,Nick Tomaino 代表的硅谷传统风投群体可能会更多考虑投资本身,而你则同时会考虑如何参与到网络中去创造价值。你怎么看你作为投资者 v.s. 创造者角色的关系呢?

Jake:Nick 虽然和我只是在基金的策略上不一样,但是我们两个人都坚信区块链市场会很大,很有未来。不同的基金,LP 不同,策略不同,有的走 VC 路线,有的走对冲基金路线,有的喜欢创新项目,有的倾向于实体产业等。Nick 服务的是一片市场,我们服务的是另外一片市场。

但是你提的问题很好,加密货币世界的投资者,确实在成为主动参与者方面更有优势。但是以前的很多 VC 也会帮自己投的项目做一些事情,所以也不算是什么观念上的突破。现在,在加密货币领域,如果你的投资对象是去中心化网络,那么帮助这个网络最好的方法是参与网络、为其他来资金、推广这个网络、让网络更安全。像 CoinFund 这样,投资后直接参与技术层面的运营工作。

Mable:那你怎么看 DAO 这事?Ryan 最近也开始做和 DAO 有关的事情了,DAO 的投资机会你觉得在哪里?

Jake:我和另外一个朋友 Kenny Roe 都是 Aragon 的顾问,我个人也很喜欢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这个概念。为什么会有 DAO 这个东西存在呢?纵观全球的商业市场,每天会发生成千上万起纠纷事件,比如中美之间做生意发生纠纷,两国的法律系统不同,无法在公开场合下解决,只能靠私下调解,或者叫「私人仲裁」。

私人仲裁这个买卖,每年大概能产生万亿的生意。Aragon 这个项目就让这个私下仲裁做到链上来解决,以 21 世纪的方式解决,为做生意的人提供一个解决争议的场所。所以说,Aragon 这个项目很有看点,也就是 DAO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做的原因。

当然了,怎么调解,调解是否接受,调解结果是否符合法律规范等都需要进一步的优化解决。

Mable:我本人也是去中心化组织的参与者,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个分叉 This Artwork is Always On Sale 的哈勃格税区块链广告牌,这个项目组织本身就是一个 DAO。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发现很多问题,比如说每个 DAO 的运行方式都不一样,使用协议很难将所有的 DAO 统一运行。但是就你提到的 Aragon 而言,是不是更应该在这个领域做更多实验、独立解决一些问题,再讨论总结概括方法论 ,包括做 SDK 之类推到更大的市场上?

Jake:你说的对。不过 Aragon 走的路线不同,它是 2017 年的早期社区 ICO,一开始就拿了一大笔钱而不是现在这样每解决一点问题再融一点新的钱。而且其实这个领域已经有很多实验了:Moloch DAO,Moloch DAO 的分叉项目 MetaCartel、YangDao 等等。有两年多很多人还是对于 2016 年 the DAO 被盗币后以太坊分叉那件事耿耿于怀,所以很长时间里大家都不愿意碰 DAO,但是市场现在又回温了。

但是我也问了 Moloch 团队,问他为什么不把 Moloch 配置在 Aragon 上,他回答我说,我们首先得保证安全、追求极简,不让 the DAO 的事情再次发生;而且 Moloch 的一些功能是 Aragon 不具备的,比如 rage quitting (愤怒离开)。不过好在整个区块链行业里都在做各种实验,这些实验的结果都会汇聚成一种框架或者是开源框架,比如说现在很火的 DAO Stack。DAO Stack 的项目方就不想给使用者提供多种模块,或者将管理简单化,我们只想让其规模化使用。所以,Aragon 是模块化的 DAO,DAO Stack 是规模化的 DAO,Moloch 则只想拿钱来给以太坊社区开发用。将这些项目汇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可扩容的、可使用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你想,人类在公司 / 合伙制度已经进行了上千年,但是对于投票、治理系统层面上数学性的研究,也就两百年。DAO 实际上是从计算机科学的角度研究治理,你可以基于运行软件来重复不同的实验,进步快很多。

Mable:今天早上 Aragon 的 Luis 提到 DAO 的出现改变了人工决定规则和事物的现状,可以用智能合约和激励机制来管理这个社会,可以说人类智慧达到了一种新的高度。所以参与 DAO 的建设,应该会很有趣。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看 NFT 或者加密收藏品?

Jake:现在有迷恋猫、加密艺术品,当然也有一些基于 NFT 的债券产品等。我个人热爱艺术,一直在搞艺术,所以我特别希望艺术家都能使用区块链、体验这一技术。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开创新的艺术品变现方式;第二,艺术通证化,将创造一种全新的资产类型,这是以前普通投资者无法接触到的一种金融产品。传统艺术品收藏市场对于有钱人很友好,但是普通人却接触不到,但是将艺术品通证化后,普通投资者就可以参与投资,它可以使艺术品交易市场流动性更大,解决一些艺术品市场的社会问题,突破传统艺术品市场的中心化问题。

我们自己投资了 Editional,是一个数字艺术发行平台。相似的项目还有 SuperRare、Digitally Rare、R.A.R.E Art、Mintable,等等,大概 10-12 个类似的公司。他们面对、我们投资选择的是一个还不存在的市场和机会,这个市场很有趣,虽然很早期,但是未来想象空间很大!

Mable:Simon de la Rouviere 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资产类型:艺术品资助费通证化。我强烈推荐你去读一下。他提到基于哈勃格税系统,我们可以将自己的赞助费用做成带有时间限制的、可转移的资产,持有者不仅持有艺术品的一部分,也将获得赞助费的一部分。这相当于一种衍生品,可以带来很好的流动性。很多人不买收藏品不仅仅是因为贵,还因为艺术品的周转实在太慢,所以我觉得现在有了智能合约,让艺术品流动起来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很多。

Jake:流动性差确实是一个问题。如果可以使用技术来让资产的流动性升上来,那么会让更多人成为艺术家,也可以让很多艺术家像程序员一样有稳定的收入或工作。用技术,也可以解决一些社会问题。

Mable:的确,我很期待未来人人都是创造者的世界,那一定会很有意思。感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来源链接:www.theblockbe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