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宇先生 2001 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电气学院电气工程专业,其于 2012 年创办 GreenLab 创新和投资智库,现为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UN ESCAP ESBN)委员、西安交大电气校友会深圳分会执行会长,深圳市数字货币国际合作研究课题负责人。本文整理自包宇在「西安交大电气校友会深圳分会」成立仪式上的演讲,主题为「区块链与数字经济」。在本文中,包宇从商业发展模式 —— 「机器」不断替代人力创造财富这一点出发,和大家分享为何区块链是一种真正的「软件机器」,以及何为数字经济。

原文标题:《包宇:从区块链到数字经济》
作者:包宇,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委员
文章来源:公众号 西安交大电气校友会深圳分会

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委员包宇:区块链是真正的软件机器包宇,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委员

区块链这个概念从去年火到今年,今天我们不谈币的问题,我想用 15 分钟看能不能从理工科和经济学的角度做一个分享。我 2014 年参加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这个工作组(UN ESCAP ESBN),15 年全世界出现了数字货币热,人民银行在全球做调研去了几家公司,正好我对那几个公司比较熟悉。16 年深圳市科创委让我做数字货币国际合作研究课题的负责人。区块链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技术。

李万寿校友一会要从投资的角度给大家做分享,投资就要谈商业模式,有没有一个商业模式是贯穿了人类社会三千年的?我觉得可以有,这个模式就是用「机器」来替代人力创造财富。最早人类靠狩猎,狩猎很不确定,机器可能是你自己或者是那匹马。到了农耕社会,土地可以看成是机器,占有这块土地,土地靠阳光雨露产生的粮食是相对稳定的,所以游牧民族没办法消灭农耕民族。后来有了机器,机器主要是用化学或者是电能代替人力,资本家创造财富的速度是地主的一两个数量级以上,最后用电来创造了。最近十几年,搞工厂的这些企业家就受不了了,互联网的致富怎么这么快。在深圳如果 80 年代来创业成功的,可能有一个产业园。90 年代来创业成功的可能在深南大道旁边有一栋楼,但是只有像腾讯这样的公司是 2000 年左右才创业,在现在在深圳拥有了很多栋楼。因为互联网公司是把数据转化到物流,它的原料是数据,也不是电,也不是矿石,因此创造财富的速度就更快了。但是互联网公司这种“机器”还是需要人去维护,要程序员加班,要编代码,要想用户需求,用户体验。

那么下一代创造财富的「机器」是什么形态呢?我认为互联网经济是工业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一个过渡,数字经济是什么样的?区块链这个技术里面体现出来的很多特征,其实体现了未来数字经济的一个形态。

最后区块链圈子里面也讨论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马克思认为社会化大生产最终一定是要求生产资料的公有制,现在看这个不是一个意识形态和伦理上的问题,可能是一个技术和经济上的问题。就是对于真正的社会化大生产,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效率更会高,从用机器创造财富这个角度就比较好理解,因为人的因素总是瓶颈,但并不是说要消灭「私有」的,用于消费生活的资源,我觉得以前可能搞错了,说共产主义是要消灭私有财富。

区块链我们可以把它看成一种真正的软件机器。作为一种新的机器,跟以前的电机也没有什么不同,但从创造财富的角度,它一个真正的机器,为什么?以前的软件不是机器,因为以前的软件是要程序员编代码的,如果出了问题这个程序员就不能下班,晚上就得加班修改。而且这个代码你也不放心。比如说华为在国外卖的设备,美国人总觉得有问题,因为代码是中国人写的。

为什么区块链是一个真正的机器呢?

因为区块链的算法是公有的,同时数据可以私有。我们现在的软件和互联网是反过来的,算法是各个公司私有的,用自己的硬件和防火墙保护起来,但是每个人的数据被互联网公司「公有」了。这个模式形成了互联网公司发展的瓶颈,因为用户很难把真正的财富放到你的私有算法里面去管理,我不知道你怎么处理我的钱的,你说的我也无法相信。但是这个在区块链实现了,算法公有,但是数字资产的数据是私有的,完全受用户自己的密钥控制,即使在区块链上跑,用户不担心。数据私有非常重要,比如说现在 2014 年欧盟通过了一个法律,就是通用数据保护法案简称 GDPR,这个法律的威力正在逐渐显示出来。这个法律变态到什么程度?你的行为产生所有的数据是属于你的,而不属于处理过你数据的机构,包括你是医院、是互联网公司,你有权在任何时候召回你自己的数据。例如在 QQ 过去 20 年的数据,可以要求腾讯 20 天打包还给我,再删除服务器里存的,还不了欧盟就罚款,每笔 2 千万欧元起步的。于是在去年生效之前的一个月腾讯就关闭了他在欧洲的 QQ 业务,因为如果继续开下去就要接到无数罚单。当然欧盟保护数据,并不是要杀死互联网公司,他的逻辑是说如果充分保护了私有数据,大家反而更愿意把自己最核心的数据拿出来,这样才能开辟数字经济的新发展空间。

那么区块链技术是如何实现的?为什么以前的软件没有想到?因为区块链是把现在密码学的技术跟计算机软件做了一个密切的融合。密码学理工男比较容易理解的,什么样的密码是绝对安全的?香农在一百多年前就说明白了,你用跟你要发送的明文等长的密钥来加密后的密文就绝对安全。什么意思?你要写一封信,用一千个比特,你担心别人看见了,你得外另外一千个比特,这一千个比特就是密钥就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这样加密后的一千个比特是不可破解的,量子计算机也破解不了,因为 2 的一千次方可能超过宇宙里面原子的总和。其实也是一个悖论,等于说彻底的加密是没有现实意义的,因为你既然可以保证获得一个和明文等长的密钥,那加密也就没有意义了。

香农的意思其实是说单纯数据算法产生所有的加密机制都是不安全的。比如说 WIFI 密钥,用 8 个字符大概 256 个比特去加密在家里上网一天大概是几个 G 的数据,理论上是非常不安全的,所以要定期更换。

现在产生了数学加密更进一步的研究,就是物理效益加密。科大做的是量子密钥的分发,还不是完全的物理效应加密,物理效应加密比较热的一种是随机数流加密。用每秒一兆的随机数流加密你的每秒一兆数据通讯流,这个接近理想密钥。这个随机数流怎么产生呢?比如说现在可以编一个软件,把随机打到你的手机摄像头里面 CMOS 上面光转化为随机电信号,大概可以产生一兆每秒左右的随机数流。

更前沿的是化学跟生物效益加密,就是把化学生物反应当成一个加密过程,这个量子计算机根本是破解不了的,但是这个要怎么机械化,做成芯片,这是全世界的前沿。

区块链进行从今年开始有多热点,我一解释就明白了。比如说分布式存储,我存一个文件存到网上,你也不知道存在哪儿,也不知道存了什么东西,但是保证不会丢。这个就可以不用私有的云计算,云可以全部打散,这个文件可能是切割成了很多片,存在不同的地方,会自动保证有一个备份存在。这个不久会逐渐走进我们生活,这个模式就足以颠覆现在大部分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了。

第二个是同态加密,数学上已经证明了,一套数据用一个加密过程可以生成 N 个不同的密钥,每个密钥进去打开是看到数据不同的维度。比如说现在银行的数据和医院的病例,有的东西医生能看,有的东西政府能看,有的东西主人可以看别人不能看,一次性加密,一个拷贝,但是不同的密钥看见不同的纬度,同态加密。

还有一个是非常颠覆性的,现在很多的数学家和计算机学家都在做多方计算。比如我有一道题,我的数据是我的,但我用你的计算机来算,你的计算机看不懂我的数据,结果也看不懂,因为是加密的,只有我能看得懂,但完全不影响你对数据进行加减乘除各种处理,结果也不会算错。这样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可能就彻底颠覆了,因为各种应用都不需要跑到一个中心化的平台集中处理了。

这些都是区块链延伸出来的新技术。

那么什么是数字经济?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公式,数字经济 = 区块链+万物互联。数字经济的本质是实现资产的数字化,比如说我们有一套房子,现在在深圳买那套房子只能住那套房子,给你打了一张证,这个证丢了还要去补。数字经济以后你交了一套房子的钱,全世界都有平台保证你在很多地方都有房子住,而且可以根据你的旅行的日程协调你那里有房子住,而且这个房子也不需要是固定的房东,根据协议完成了匹配,而且是开放的网络,新的房子交入,新的房子退出,现在已经有人在做这样的事情了。

区块链现在最大的净瓶是观念和法律的瓶颈。区块链不是「落地」的,凡是那些具体的问题不需要用区块链,用互联网,微信就可以做得很好了。区块链是解决什么问题?是在新的领域中形成一个全球化的生态。人不需要出国,但是我们就可以在全世界做生意,这是区块链要解决的问题。而且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的参与这个过程,不需要通过中介。现在在俄罗斯、东欧、印度的优秀的软件程序员,他不需要去找工作了,以前可能要去微软研发中心投简历,现在在家里接活,就是帮助这些区块链项目编代码,每天睡到自然醒,而且赚的钱是很多倍,只要把活交出来了就行,而且代码自动运行没问题就可以赚钱。

数字经济可能会导致现在主权国家的竞争,集中到随着法律,监管,产权制度可以产生新生态。比如说瑞士,香港,新加坡、韩国非常的狂热,瑞士这么保守的国家都在最大速度的拥抱这个东西。但是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大经济体,确实不能贸然做决定,在立法,美国国会平均一两个月都有听证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还是非常的犹豫,纠结。但是在中国还是有很好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我在几个城市和市场都谈过,能不能以开发区的平台来做一个整体的实验。

最后讲一下我们过去一两年做的工作,我们申请了二十多个专利。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区块链呢?首先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比如说创业的时候很担心别人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他在另外一个国家你知道。投资人也担心投了一个项目,其实很多人已经做失败了,但是你不知道。我们这个区块链,可以把各种文档收集上来,用自动的算法进行处理,比如说那边就是全世界有几千个区块链项目,对他用 AI 算法进行分类和分析,所有的分类都是机器自动分类的。我是去年 11 月份和光大银行香港分行行长陈林龙师兄发表在银监会的《中国银行业》杂志也发表了一篇论文「正本清源区块链,迎接数字金融新机遇」。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