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 吴忌寒 ,陈伟星认为自己更倾向成为一个投资者。他把自己定位为“战略设计师”。

1572575609018062.jpg

文 | 火星特稿组 杜会堂

出品 | 火星财经 APP (微信:hxcj24h)

引言:陈伟星是一名横跨多个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快的打车”创始人,现任泛城控股有限公司和泛城资本董事长。

2006 年,正在读大三的陈伟星开始创业,成立杭州泛城科技有限公司。2010 年,泛城资本成立。

2017 年,泛城资本开始在区块链领域发力,并于 2018 年 6 月入选「2018 胡润区块链投资机构 Top30」榜单。目前,泛城资本的区块链投资版图覆盖交易所、媒体、矿业等多个领域,部分投资项目如下:

- 交易所:币安、火币

- 媒体:火星财经、巴比特、链得得

- 矿业:蜂鸟 矿机

160 vs 248。

这是陈伟星在 2018 年和 2019 年发布的微博的数量对比。回顾他在区块链领域的经历,微博数可能是一个无法忽略的指标。在 2018 年初区块链大热之际,陈伟星因为在三点钟社群布道凯恩斯、哈耶克等经济学理论而大获关注,6 月炮轰 EOS 时“渐入佳境”,7 月与李笑来互曝录音后达到高峰,由此引出的李笑来“傻×的共识也是共识”也成为当年热门语录。

二人因此得到大量关注,但到下半年,情况转下。时至 2018 年 7 月底,比特币在突破 8300 美元转头朝下,横盘至 11 月后雪上加霜,接连跌破多个关键价位。再后来,不仅陈伟星和李笑来,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声音都已弱不可闻。大佬、小白,庄家、韭菜……很多人离场。

至 2019 年,受交易所 IEO 推动,区块链市场被激活。此后摩根大通推出稳定币 JPM Coin,Facebook 被传出到真正发布加密货币项目 Libra,市场热情被再度点燃。比特币价格复苏,来自大机构的资金大量涌入。《福布斯》描述了一则比特币场外交易(OTC)的故事,展现了大机构入场的冰山一角——一家原本从事艺术品交易的中介机构转型为比特币 OTC 平台,通过艺术品交易中积累的超级富豪资源,成功建立起撮合富豪进行大额比特币交易的生意。

“只有经历过一轮牛熊,才可能成为成熟的投资者”。用这句话作标尺,透视 2018-2019 年后加密市场从业者的变化,充满深意。以陈伟星为剖面,在 2018 年最被关注的时期,他因为大胆言辞和从不避讳批评者姓名的风格而被冠以“陈怼怼”的花名,但没多少人认真思考他所推崇的经济学理论和对加密资产市场的道德主张。外界对他的印象很复杂。

陈伟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10 月 26 日,成都下了场小雨。和即将入冬的北京一样,这里也透着逼人寒气。10 月底也是四川盆地丰枯水期电价调整的节点。再过两个多月,四川将全面入冬,明年夏季则会迎来密集降雨。届时雨水倾盘而至,令无数比特币矿工期待的“丰水期”也就到来了。

尽管丰水期廉价的电力成本曾吸引大量矿工到四川淘金,但随着算力军备竞赛升级,挖矿的门槛也越来越高,单台算力 40T 以上的矿机正在成为主流。大算力比特币矿机由于投资大、时间成本高,同时对稳定性要求更高,廉价但不够稳定的水电正在失去优势。

是问题,也是机遇。

10 月 27 日,我参加了蜂鸟矿机在成都举办的矿机芯片发布会。蜂鸟是陈伟星投资的矿机项目。是的,现在他也是矿业从业者中的一员了。和众多矿工一样,对能耗、算力等等参数如数家珍。

陈伟星在矿业的经历要追溯到一年多以前。蜂鸟矿机成立于 2018 年 1 月,创始人是高科技创业领域的老兵刘志赟。刘志赟透露,他和陈伟星相识于大学时期,早在 2012~2013 年就已经了解比特币,并且购买了一些。但此后他和陈伟星的人生路径发生分离,购买的比特币也进入“休眠状态”。直到 2017 年,刘志赟在朋友圈看到陈伟星发的一些和比特币相关的东西,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持有比特币。此后二人萌生在矿业创业的想法。

“我全力投身比特币矿业也是受了陈伟星的影响。”刘志赟说,陈伟星对区块链产业的上、下游做了很深研究,认为矿业芯片至关重要。于是在一个晚上,“陈伟星不睡觉,要拉着我一起做矿机。”

△10 月 27 日,蜂鸟矿机 CEO 刘志赟在发布会现场公布下一代产品蜂鸟 H9

和大多数创业公司搭建团队一样,刘志赟早期为寻找合适的成员耗尽心力。蜂鸟矿机联合创始人、CTO 黎博在发布会演讲中回忆起这段经历。他说,在一年前的某天早上,刘志赟询问自己是否听过“比特大陆”和“比特币”,他回复“没听过比特大陆,但知道比特币”。刘志赟随后向他透露自己已经投身比特币矿业,并发出加盟邀请。黎博在当天买了一本区块链的书,通宵学习后回复刘志赟“也许可以”,随后就“上了贼船”一直做到今天。

当天发布会上,刘志赟和黎博一起推出多款产品——现货矿机产品蜂鸟 H7 Pro 以及服务器版本 H7 Server,以及下一代芯片——H9 和 H9 Server,后者算力据称达到 200T。这是个惊人的数字,意味着每台 H9 Server 相当于 10 台当前使用主流比特币矿机。

“你做矿机是不是受了吴忌寒的刺激?”

10 月 21 日,胡润发布《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榜》,11 家区块链公司入选。上榜的区块链公司中,4 家做矿机,3 家开交易所,比特大陆位居首位。在胡润随后发布的《2019 胡润 80 后白手起家富豪榜》中,吴忌寒以 170 亿的身家位居第 7,徐明星、李林等 7 位区块链产业人士同时上榜。

吴忌寒出生于 1986 年,今年 33 岁;陈伟星出生于 1983 年,今年 36 岁。

△《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区块链独角兽清单。11 家区块链公司上榜,其中 4 家为矿机,3 家为交易所

“当然不是!”陈伟星断然否认。

陈伟星说,这些对他没影响。如果为了赚钱,他可以直接去开交易所,而不是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矿机业务是他布局区块链生态的重要棋子,陈伟星认为在实现“创造加密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道路上,矿机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不同于吴忌寒,他把自己定位为“战略设计师”,觉得自己更倾向成为一个投资者。之前,陈伟星也曾公开解释为何没有直接参与管理。“我的精力放在最有价值的事情上。你要想哪些事情是最重要的,心里得装着世界。”

蜂鸟矿机芯片进展不错,发布会现场反应热烈。陈伟星说,公链其实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2018 年 10 月,他在微博公布了资管、矿机 & 矿池等 6 个项目,也首次提到名为“Flow”的公链计划。今年 1 月,他再次提到 Flow 公链,表示被之前称为“打车链”的 vvshare 共享经济平台是一个基于 Flow 公链的案例,“要先把链的基础设施 Flow 开发完善,再来实验打车这个具体的设想。”

“我们吹过的牛逼,就一定会做。”

交谈中,陈伟星向我透露了公链的最新进展。他说,公链仍在开发,它拥有不少自有设计,包括 DAO 及类似组织形式。“目前已经测试了一段时间,预计明年 1 月会发布出来。”

越来越多公链开始转向 PoS 机制,但陈伟星对此很不屑,坚持 PoW 更公平,认为它是“唯一的公链共识”。正在开发中的 Flow 公链也将采用这一共识。

在蜂鸟矿机芯片的发布会演讲中,陈伟星解释了为何“PoW 是唯一公链共识”。他从自己熟悉的全球宏观经济切入,指出当前全球民粹情绪盛行、经济不振,很多人将原因归于特朗普政府管理、西班牙国债等外因,但美元超发才是根本原因。他说,本质上,这都是货币制度激励机制失调所引起的,“人们不断地印美元、发美元,不断地超前发展,用债务来提高福利、用债务来发展社会设施。最后,没人知道如何承担责任。”

△陈伟星在蜂鸟矿机发布会现场,发表题为“PoW 将是唯一公链共识和万亿市场”的演讲

陈伟星把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指向了中本聪所创建的比特币和比特币网络。他说,在比特币网络中,全世界采用 PoW 的方式公共记账,它具备其它生产关系所不具备的 3 大优势:

人人都能参与

最终的权利和能源相关,而为地球提供能源的太阳能是分布式的

PoW 中,记账者和持币者的责任相互分离,各自将越来越专业

“PoW 为全世界培养了安全、忠诚记账的群体。他们不断地向去中心化和分布式进化,让这个系统更加安全和抗风险。”

有感于 PoW 的 3 大优势,陈伟星说它不只是为生产比特币而生,可以应用于其他公链,“未来将是世界所有公链的记账共识”。因此,正在开发中的 Flow 公链将利用比特币矿池进行验证同事支持智能合约,可以实现更大的 TPS、更高的效率。

除了矿机芯片和公链,陈伟星说他还投资了一些海外媒体,随后吐槽海外媒体被极左思想污染严重,对此忧心忡忡。对于影响思维认知的媒介,陈伟星似一直格外在乎。

他承认了这点,表示此前多次公开发声也是希望能够提升人们的辨别能力。他说,这在币圈格外重要。在他看来,目前区块链行业趁规则不明借机捞钱的人比比皆是,“骗子横行,污浊不堪”,以至区块链被污名化,被外界认为是“骗子行业”。

陈伟星认为乱象之下,肃清产业和提升大众辨别能力比赚钱更重要。他看好区块链产业的长久发展,但也认为一个产业要想健康、有序、长期地发展,人、资金、规则……各项要素,缺一不可。眼下随着国家领导人在讲话中公开鼓励区块链发展,更多场外人士投身进场,提升大众的辨别能力变得愈发紧迫。

△10 月 25 日,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最新讲话,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是的,区块链被国家领导人公开鼓励发展了。10 月 24 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新华社、央视等中央媒体在 10 月 25 日报道该讲话后,比特币、中概链等加密资产全面大涨,A 股、美股等多只区块链概念股也出现涨停。

行业欢呼雀跃,但事实上,挑战与机会俱在。随着区块链被国家领导人公开鼓励发展,竞争者将伴随用户一起进场。拥有更多资金、更强开发能力、更多资源和渠道的大公司涉足区块链业务后,现有交易所、项目方、投资机构该怎么办?

对陈伟星来说,他可能会面临一个更具体的问题——如果滴滴的程维也进入区块链市场做一条“打车链”,他该怎么办?

“我明白你的意思。”陈伟星说,“如果程维也进来做区块链,我们可以合作。”

来源:火星深度

来源链接:www.bitpush.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