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30 日,ChainNode (链节点)和 Chainge 在上海举办了主题为《跨链:技术与新机遇》Chainge 技术沙龙。在当天的“万链互联——跨链技术应用新赛道”技术圆桌上,IRISnet 创始人 &Cosmos 中国负责人 Harriet,Nervos 联合创始人吕国宁,比原链首席架构师 James ,ChainLink 中国社区负责人条子哥等嘉宾结合自身项目进展为大家带来跨链技术的精彩解读,本场圆桌的主持人是 Random Capital 合伙人刘毅。

核心要点如下: 1)很多项目都称有预言机功能,但是他们只能为自己的链服务,这是一个硬伤。 2) Chainlink 这么火跟它是跨链预言机有很大关系。 3)跨链技术虽然火了,但在真正的生产环境下跑通,还是一个开放的问题。 4) Cosmos 首起 Slash 事件并非是网络安全问题,实际上证明了 Tendermint 的 PoS 协议真的是非常先进的。 5) Bystack 将区块链分为 3 层,通过需求反推技术进步,进而推动 DAPP 大规模应用。 6) Nervos 主打分层架构网络,通过支持 Layer2 的方式推动 DAPP 发展。

万链互联,跨链能否打开应用新赛道?左起:刘毅、吕国宁、Harriet、James、条子哥

以下为对话节选,巴比特整理:

主持人:IBC 是 Cosmos 最高优先级的任务,在去年已经实现第一个 transaction 了。Harriet 能介绍一下现在的进度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Harriet:IBC 的实现是非常有技术挑战的工作,其实去年上半年我们就完成过一次原型,但在测试网的分布式环境验证时发现需要对共识层还要做很多的优化,所以去年中对 IBC 基于底层的 Tendermint 共识又做了代码更新。
IBC 的技术实现现在是顺利的,但 IBC 能跑起来,不仅是要完成技术开发,还会涉及到在分布式开放环境中多重协作角色的部署,以及他们之间的经济激励机制的实现。

经济激励机制实现这一块,我们还在相对初期,如何保证在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环境里面,信息包在跨链被传递过程中,能够保证在协议层上能对作恶进行惩罚,同时在利益分配也是个有趣的问题。Cosmos Hub 和 IRIS Hub 我们在探索多枢纽协作上,有许多有趣的探索,比如我们在借鉴跨国漫游这样的各个网络之间计费的方法来定义利益分配等。

我们非常期待在今年 9 月底的时候,内部测试能完成,希望在年底能够让大家看到 IBC 能够真正跑起来。

主持人:跨链技术已经这么火了,但是其实怎么在生产环境下跑起来,其实还是一个开放的问题,我们就保持耐心。第二个问题给条子哥,Chainlink 是 Polkadot 大家庭中的一员,现在是一个跨链 Oracle 还是一个多链的 oracle,为我们介绍一下?

条子哥:将来 Polkadot 主网上线以后,Chainlink 会和 Polkadot 合作开发预言机的策略,因为细节还没有披露,我也不是很清楚。

主持人:Chainlink 是比较早的定位做跨链预言机的项目,预言机其实也有挺多的了,您觉得,Chainlink 这么火跟它是跨链预言机有关系吗?

条子哥:完全有关系,很多项目都说自己有预言机,但是他们只能为自己的链服务,这是一个硬伤。 Chainlink 是可以和任何的区块链去连接,连接完以后,每个区块链他们都会有预言机功能。换句话说, Chainlink 是没有竞争对手。大家都希望和我们合作,因为是一个共赢的关系。

主持人:我们知道,Cosmos 有 SDk,Polkadot 有 Substrate。所以在 Nervos 和比原链要怎么来开发 DAPP?

吕国宁:Nervos 主打分层架构网络,Layer1 支持 Layer2。要做 Layer2 并非是要等到 Layer1 做好之后在去考虑怎么做,实际上是已经有大量的 Layer2,尤其在 2018 年的下半年到 2019 年,已经有大量的 Layer2 团队在试图通过像闪电网络、支付通道这样的这些技术,去解决资产从以太坊到自己的侧链当中的方案去做自己的 DAPP。

如果要简单理解一下在 Nervos 怎么做应用,我更愿意把它描述成我们如何能够让类似以太坊这样的智能合约平台去支持 Layer2 的应用的效能能提升十倍,接入的门槛能简单十倍。因此,对我们来说,Layer2 就是我们的 DAPP。

James:Bystack 把区块链分成 3 层, Layer1 已经上线了,我们在 Layer2 做了可定制化,可以有不同各种配置,满足不同 DAPP 的需求。我们最核心的还是 Layer3,就是一个中间件,就是把区块链的逻辑转换成传统的互联网行业能够懂的逻辑,比如 API,给他们调用。

Layer2 在 7 月 20 号就会上线。我们下面一年的时间会帮助一些传统的企业在 Layer2 和 Layer3 上面开发应用。当企业用的时候,他们能够发现一些 Layer2 上的一些缺陷,或者 Layer3 上面的需求。这些需求会反推我们的技术进步,通过这种方式让区块链真正的跟实体应用结合起来,这是我们推 DAPP 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6 月 30 日上午,Cosmos 有一个节点首次出现 Slash 事件。曹老师对这件事情是怎么评价的?后续会有什么发展吗?

Harriet:Cosmos 的 SDK 很重要的一个安全性就是 Slash 惩罚机制,从协议层里面捕捉做恶的因子,只要你作恶了,就从协议层面第一时间把你拿下线,而且还会从投票权上面给你一个很大的经济惩罚。这就保证每一个节点出于自身的经济激励的考量,会用最安全的方式来配置和运营自己的节点。

所以这个新闻出来了以后,看不懂的人有些恐慌,认为网络是出现什么安全问题吗?实际上这是证明了 Tendermint 的 POS 实现的先进性,像双签、不在线或者出垃圾块,虽然一个节点这么干对网络共识没啥影响,但还是会被协议识别出来,从而给出相应的惩罚。Slash 是 Cosmos 给 POS 在区块链实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贡献。

主持人:我个人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待商榷的,因为这个事件出现的背后是有主备两台机器同时跑,然后同时签了。我们在网络上其实不能知道背后那个节点的用意是好的还是坏的,比如说像这样的双签,明显的是以卵击石的,就是说它离 33% 还差得好远,所以说在 Slash 规则上面能不能人性化一点?

Harriet:Cosmos 对安全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也是希望每个节点都把它看作是自己的第一优先,所以惩罚机制设置非常的严格。
Cosmos 生态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可以有多个跨链枢纽 Hub,每个 Hub 可以按自己认为更好的治理方式来发展网络。

IRISnet 我们希望在节点越来越熟悉网络功能后,逐步来加强惩罚的力度。比如 IRISnet 的 Slash 现在比较温柔,最严重的双签罚 1%,然后其他犯错都不罚 token,只是有不同等级的关小黑屋(Jail)不能参加共识。因为我们考量在网络的初期,很多验证人的节点实际上还在慢慢熟悉网络。而且确实要想达到 1/3 的节点同时都作恶的几率是很小的。

但随着 IRISnet 已经上线 4 个月了,我们也在提高门槛,现在正在进行的一个链上议案,就是要提高惩罚的力度。作为开发者我们做了这个议案,我们在呼吁验证者节点同意给自己加点难度。原来是在过去的两天里面,如果 50% 的时间节点不在线,会被罚关小黑屋一天。我们现在会把门槛提高到必须 70% 以上的时间在线,而且除了双签,不在线达到一定时长后也会开始 0.03% 的小小的罚金,就是让大家意识到节点不仅仅有权力和收益,维护节点安全和高可靠性是一个高价值网络的第一要素。